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9 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27 2020.01.09 17:30

  睁开眼来,朱天舒脑袋里昏昏沉沉的,一团乱麻。

  “我睡了一晚上?”

  何氏壁有些古怪地看着他,“你晚上不睡觉,难道跑去偷鸡摸狗?”

  “你也睡了一晚上?”

  他被朱天舒的问题搞得头都要炸了,“朱兄,你要是想说什么就直说,别老是这样,搞得我都快得精神病了。”

  朱天舒看着那从窗台洒下的阳光,总觉得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昨晚,分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货看上去一点印象都没有?

  难道自己只是做了个梦?

  这根本不可能,他的意识无比清醒,如果只是做梦的话,根本不可能有这么深的印象。

  他慢慢站起身来,血液缓缓流动全身,给予他四肢力量。

  来到客厅,空无一人。

  再去看左边老人的卧室,一切与昨晚看到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老人桌上的那盏灯不见了。

  这下子,就更奇怪了。

  他对老人的怀疑,也是起于那盏灯,如果这盏灯从未出现,或者说根本不存在,那么他的判断就有待商榷了。

  “何氏壁,你是何时醒来的?”

  他迫切想要确定一些事情,又无法寻求别人的帮助,只能指望何氏壁能提供一些线索。

  “我刚醒就马上叫你了,别忘了,我们是来查案的,不是来度假,还是要打起精神。”他认真的说完这番话,十分理直气壮。

  朱天舒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脑子里堆积的疑惑都能写完一本十万个为什么。

  “你们醒了。”老人从门外缓缓走进来,左手拄着拐杖,右手拿着一笼热气腾腾的包子。

  “洗漱一下,就准备吃饭吧。”

  他将包子放在抽屉上,就要回房间。

  朱天舒按捺不住,出声道,“老人家,方便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老人顿了顿,转过身来,笑道,“我姓马,叫马友东,不过大家都叫我马爷,这个名字已经有好几十年没从别人的嘴里听过了。”

  马友东!

  何氏壁和朱天舒皆是一愣。

  那掌柜口中说的那位,供给大批鹅肉到张大胖烧鹅店的商人,就叫马友东!

  虽然与记忆中的那位丘先生对不上,但显然,这个时候计较这个,并没有必要。

  “马爷,你是不是跟张大胖烧鹅店有生意来往?”

  老人明显一愣,没想到朱天舒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略微思忖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确实有往来,我一直都有圈养大白鹅,它们也养的挺好,就想着要不要卖掉。”

  “前几天去了趟县城里,跟张大胖烧鹅店掌柜做了些生意。”

  何氏壁露出为难的样子,他以为马友东定是穷凶极恶的罪犯,没想到是一个长了这般和善面庞的孤寡老人。

  “那你能带我去看看你家的鹅群吗?”朱天舒询问道。

  预料之中的争斗并没有发生,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平静。

  老人点了点头,“等你们吃完早饭,我就带你们去。“

  两人应允,安安静静坐下来吃饭,几个肉包子很快就被啃完,软糯的包子皮裹着香喷喷的肉馅,不得不说,手艺还挺好的。

  有了之前的经验,何氏壁学乖了,他从家里淘到了两双宽底厚靴,还在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皮衣,活脱脱一个杀猪佬。

  朱天舒忍俊不禁,在何氏壁的强烈要求下,只能无奈跟他穿了一套亲子装。

  三人气势汹汹的出门,一路上遇到不少村民。

  “马爷,这是你家的亲戚啊,长得真俊!”

  老人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要不把你家的宝贝女儿送过来,到时候我还你两个。”

  “这个不行!我家女儿才十二岁,我乐意她还不乐意呢。”

  除了夸赞之外,还有不少问询的话,基本上话题都围绕着朱天舒和何氏壁展开。

  昨日见到的那些紧闭的大门齐盏盏的都开了,村子里也热闹非常,看上去就是一个安宁祥和的村落,除了环保意识不够之外。

  何氏壁一张帅脸笑得跟盛放的菊花儿一样,他一路点头哈腰,十分有礼的冲着各位村民打招呼,尤其是那些夸他帅的,恨不得立马改姓,做个上门女婿。

  朱天舒满脑门黑线,虽然知道这家伙只是为了表现自己,将那些赞美统统拥揽入怀,宣明自己的主权,但这家伙,也未免太拼了吧。

  “虽然我一双眼睛看不到,但能够想象,你一定长得很让人满意。”老人感叹道,“另一位,就显得有些平庸了。”

  “不过你们俩既然能够成为朋友,想必他也一定有着过人之处。”他补充了一句,所谓不能厚此薄彼,大抵如此。

  看着何氏壁朝自己挤眉弄眼的样子,朱天舒叹了口气。

  走了许久,终于前方出现了一汪被绿色水生植物覆盖的池塘。

  面积不算大,只有千来个平方,不少大白鹅在池水里嬉戏,还有不少在池边交颈而欢,看上去画面很是和谐。

  朱天舒的注意力瞬间就被那些大白鹅吸引了,按照之前所探查的情况,这些大白鹅的身体里,无一例外,都有血虫。

  “老人家,平日里这些大白鹅就放在这里散养吗?”

  “是的,不过它们经常会跑出去,不过玩累了都会回来,不必担心它们走丢。”

  “那能够卖我们一只吗,我们想看看。”朱天舒询问道。

  他实际上想要解剖验证自己的猜想,不过有些话不能明面上说。

  “不用,你们想要自己去抓就好了,反正多得是。”老人笑笑,“如果不卖出去,这里早晚要被它们祸害完。”

  他意有所指,不过说的也对。

  整个锁燕村看上去都很不错,但就是被这些鹅的排泄物和它们的尸体给污染了,要是能够将它们全部出售出去,不仅能够给锁燕村带来收益,也能一点一点改善这里的环境。

  任何物种,如果不遏制住它们的生长,早晚会破坏地方的生态平衡。

  朱天舒也不矫情,“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何兄,我看你长得这么帅,不如下去抓一只鹅上来如何?”

  他又是称兄道弟,又是美誉他的容貌,何氏壁心里都欢喜得快爆炸了,哪里还记得昨晚的累死累活?

  “得嘞,你就瞧好吧!”

  一个身影如同离弦之箭奔袭出去,蜻蜓点水般在河面上悠然漫步。

  如果他不表现出来,还真容易让人忘记他才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