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 夜色下白骨起舞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293 2019.12.08 20:00

  平江县的县令名叫顾东林,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头发略少,有些肥胖,看上去没有多少威严,却鲜有人不怕他。

  第二天一大早,顾东林还在跟自己的小妾暖被窝呢,忽然就听到有人擂击县衙门口那红色大鼓的声音。

  他有些愠怒,轻轻抚慰了一下眼神有些幽怨的美妾,三两下将衣服穿起来,打开门,师爷早就在门口候着了。

  见到他,顾东林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人报案?”

  “报案的是东街那烂赌鬼陈三,他慌慌张张的,话都说不清楚,只是说什么人骨头会跳舞之类的浑话。”师爷回答道。

  “会跳舞的人骨头?”顾东林蹙着眉头,“这点荒唐事你处理一下就得了。那家伙明显是来胡闹的,还不赶紧派人将他撵出去。”

  他说着就要回房,师爷吴秀才赶忙拉住了他,“大人,那家伙可是带着人骨头来的。”

  顾东林脚步顿住,“真的?”

  吴秀才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

  顾东林这才意识到事态可能有些严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夜温存犹在,他只觉得脊背仿佛被一根冰冷纤细的手指划过,明明是大白天却打了个寒颤,声音不由得也低了下去,“吴师爷,你怎么看?”

  “先审审吧。”师爷回应了一声,顾东林也点了点头。

  两人这才一前一后的,走到大堂去。

  平江县人口不多,县衙里一般也只有些打架斗殴之类的案件,涉及到命案的不是没有,但是极少数,一般遇到这种情况,都是让大理寺直接接管。

  不过现在大理寺的管事爱慕青楼女子,终日酗酒已经闹得人尽皆知,手下的人碍于脸面都转到别的分辖了,整个大理寺现在只剩下那个酒鬼,让顾东林去找那个酒鬼断案,还不如自己亲自来审靠谱一些。

  进了大堂,顾东林整理了一下衣冠,一眼便看到了跪在案下堂中央的陈三,他此时脸上早已老泪纵横,一口一个“大人救我”喊得十分撕心裂肺。

  当真是听者伤心,见者流泪。

  顾东林端坐着,一拍惊堂木,声音浑厚有力,“堂下可是陈三?”

  “是的,大人。”

  杀威棒一一陈列左右,陈三不敢再胡言乱语。

  “你为何擂鼓?”

  陈三抹了抹眼泪,赶忙道:“大人,我发现命案!”

  命案?顾东林心头一凛,“说!”

  陈三咽了口唾沫,说道,“今早小人从东街街角醒来,发现一具人骨,一堆冥币!”他伸手一指,顾东林这才看到在他身前摆着一具满是爪痕的人骨,还有一地的纸钱。

  看到齿痕纵横交错的骨头,顾东林心里一紧。

  他正想派人将这些呈上来看个清楚,却瞅着那人头骨黑洞洞的双眼瘆得慌,就将这个环节免了去。

  他摆过头到一边,“师爷,最近平江县可有县民失踪案?”

  “没有。”吴师爷翻看了几页案牍,回答道。

  “既然无人失踪,从这幅骨架我们也看不出死者的身份,难以入手。这样吧,此案暂且记下,待发现更多线索,他日再议。”顾东林正欲再拍惊堂木,就此罢了,却见陈三冷汗涔涔,身子哆哆嗦嗦,面色惨白。

  顾东林皱起眉头,定睛看去!

  满室白昼,陈三整个身子都浸润着垂入堂中的阳光,有什么邪祟早就被紫外线杀了个精光,可他这种状态,分明是受惊了!

  顾东林心中疑窦重重,无奈叹气,还未开口,陈三自顾自说了起来。

  “昨夜小人赌钱赌输了,喝了二两酒,本以为路上踢到的是一堆废纸,结果擦亮了眼,发现是一沓又一沓银票,就往怀里塞。小人当时被猪油蒙了心,竟不知是死人的问路钱!”

  陈三边流泪边给自己打了一巴掌,继续道:

  “我摸着黑在东街拐角处打地铺,睡觉的时候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动静,朦朦胧胧看到一个漆黑的人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他看上去很痛苦,好像很冷,又好像很热,嘴里只是哼哼,一句话也不说,就跳起了舞。”

  他说到这里,浑身抖如筛糠,眼泪鼻涕都混杂在了一起,“我发誓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让人发毛的舞!那个人四肢的关节已经错位,却还不要命地甩动自己的四肢!我能感觉到他的动作越来越慢,但是却不敢停下来,因为他一停下来,那些狗就会一起扑上去!”

  “陈三,保持客观,不要添油加醋!”吴师爷提醒道。

  堂外的百姓虽然只有三两个,但这些鬼怪之说还是得注意一点,闹得人心惶惶就不好了。

  而且像这些地痞无赖平日里最讨厌官府,鲜少有会来报官的,陈三闹这一出说是独此一家也不为过。

  师爷一是有些怀疑,而是考虑到影响不好。

  见师爷不信,陈三立马急眼了,“大人,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啊!”

  “可有目击证人?”

  “没,没有!”陈三摇了摇头。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听信你的一面之词,相信你面前这副人骨在昨晚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地上的一堆冥币其实是一沓银票?”师爷怒目圆睁。

  陈三被吴师爷瞪得一愣,接着嚎啕大哭,“死人借路!死人借路!”

  他像是疯傻了一般,忽然站了起来,嘴角竟由下往上,慢慢咧出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

  “我收了他的钱却挡了他的道,我该死!我当真...该死!”

  说着,竟一头往柱子上撞。

  他动作又快又突然,众人根本反应不过来,眼看着就要一头撞死在大堂那双人环抱的红色梁柱之上,一个人影忽然闪过,陈三的身子于半空中戛然而止,瘫软在地,没了声息。

  人没死,被人救下了。

  顾东林长舒了一口气。

  他没有料到陈三竟如此疯癫,要是真的一头撞死在县衙内,到时候平江县一县之长的名号就得悬于他人头上了。

  若是情况更糟糕一点,闹得人尽皆知,他和吴师爷都得吃牢饭。

  还没来得及庆幸,看清楚来人之后,顾东林的表情僵住了。

  此人顶戴镂花素金,补服上纹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独角犀牛,从穿着上可看出是个八品武官,比他还要高上一级。

  让他在意的并不是这点,而是除此之外的一些东西。

  来人面色雪白,肌肤柔嫩,红唇皓齿,眉眼动人,一看就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

  她身上配饰佩剑,与那醉鬼朱天舒无二,是大理寺的!

  顾东林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只能说明这个女人是上面新派到平江县大理寺,正巧赶上了陈三寻死。

  这下子可不好收场了啊,顾东林本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顾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柳如之柳眉一扫,质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