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 等待而来的到底是什么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80 2019.12.12 08:30

  出乎意料的是,这下子贾帅没有再反驳了。

  倒不是说他有多聪明,猜到朱天舒所说的话是真是假,就是单纯的怕了。

  真要扒皮,这痛苦他可忍受不住。

  说着,便灰溜溜的走了,八百两纹银的待遇还没来得及享受,就留下东方沁一人独坐桌旁。

  “这家伙,也就嘴上功夫了得,怂包一个!”叮当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

  “没受过教育都这样,不过里面也有横的,遇上这种你可得小心点。”朱天舒善意提醒道。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手握机械键盘高喊着“键来”的键盘侠虽多,但难保有顺着网线提刀杀人的货。

  “对了,听说甄庆楼今天选花魁,怎么人这么少?”

  朱天舒不由得疑惑道,这大厅里三三两两加上他,坐着的也就不过数十人,平日里可是热闹得紧,座无虚席,怎么今天门可罗雀,生意差成这个样子?

  叮当还未开口,东方沁就说话了。

  “朱大人日理万机,没想到还记得花魁大选。”她左右四顾,苦笑了一声,“哪里是选花魁,甄庆楼的第一美人之位早被人占了,否则我也不会当这万年老二。”

  “万年老二?”朱天舒笑问道,“真有这档子事?”

  “有的,就在今晨,掌柜的跟诸多下人都出城去了,只留下这些人守着,县里很多公子哥都在城门口守着,等着一睹花魁风姿呢。”

  “这倒可以理解,毕竟第二美人都要八百两,这第一岂不奔着一千去了?见到就是赚到啊。”朱天舒故意道。

  果不其然,东方沁细嫩的青葱玉手握着酒杯微微颤抖,肺都快给气炸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气人!

  “朱大人要是觉得八百两花的冤,我可以悉数退还,不过今后还请朱大人嘴下留情,小女子在平江县混口饭吃不容易。”她怒目圆睁,俏丽的大白眼珠子都气的通红。

  “不用不用,你还是留着买衣裳吧,我现在也不喝酒了,没什么要花钱的地方。”他连连摆手,再多嘴,恐怕东方沁就要当场哭出声来了。

  他最怕女孩子流眼泪,眼泪这玩意儿再强的本事遇上,也没辙。

  东方沁的犟脾气上来十头牛都拉不住,火急火燎的上楼,又抱着一个小白玉箱子吭哧吭哧的下楼,完全没有淑女的样子。

  把小玉箱子往朱天舒怀里一推,她认真道,“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朱天舒抱着箱子,看了看叮当,又看了看她,“你确定?”

  “确定!”

  “那我就收下了。”朱天舒将箱子打开,只取了五张百两银票,还有些细碎银子,他把这些往袖里一揽,再把白玉箱子递还给了东方沁。

  “你还是值个二百两的,其余的是吃饭喝酒的钱,另外里面还有小叮当的三十两。今儿个爷玩得尽兴,就不用优惠券了。”

  说罢,朱天舒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你要去哪?”东方沁盯着他,腮帮鼓鼓像极了嘴里塞满食物的仓鼠。

  朱天舒背对着她,摆了摆手,“去城门口,赚那一千两去!”

  “这家伙!”东方沁立时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把自己手中的白玉箱子狠狠砸在他身上,只是双手顿了顿,终究还是没舍得。

  倒是叮当,看着朱天舒的背影愣愣出神,嘴里喃喃道,“姐姐,你说那花魁该有多美啊,就连朱大人都一睹芳容去了。”

  “鬼才知道!”

  ......

  秋天的风儿甚是喧嚣。

  朱天舒紧了紧身上的黑袍,倒不是因为冷,他怕自己一路迎风而来,被数千名公子哥看到,还以为在故意装逼,到时候挨打就不好了。

  “也不知道顾东林那货查的怎么样。”他心里暗道一声。

  没想到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在快到城门口的时候,正巧遇到了伸长了脖子跟长颈鹿一样的顾东林。

  不过此时顾东林乔装打扮,还戴了一顶厚重严实的大黑帽子,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这就是那个平日里耀武扬威的顾县令,相比之下,朱天舒确实要张扬多了。

  朱天舒悄无声息地靠近根本忘记了自己身负重任的顾东林,轻轻一拍他的肩膀。

  “莫挨老子。”

  “卧槽,脾气还挺大。”朱天舒嘴角上扬,忽然蹲下身子,在拥挤的人群中喝了一声,“顾大人!”

  顾东林立时察觉到不妙,他的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抱头蹲下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一气呵成!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却没有看到所谓的顾大人,嘴里骂骂咧咧口吐芬芳不断,一时间竟有种同仇敌忾的感觉。

  “这顾东林真的是个狗官!”

  “你可能不是人,但他是真的狗!”

  “闭嘴吧,小心隔墙有耳,指不定地上趴着的哪条狗就是顾东林呢。”

  顾东林听着各种对于自己的问候,一张脸憋成了猪肝色,要不是怕被小妾知道自己偷溜出来,他肯定要把这些刁民通通抓进县衙打上十几大板!

  “顾大人,好巧啊。”朱天舒与顾东林隔腿相望,嘻嘻笑道。

  “孙贼,是你!”顾东林气得差点炸毛,刚想再补充两句,以泄心头之愤,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出现的方式,似乎见不得光。

  他像是活生生吞咽石子一般,将卡在喉咙里的话憋了回去,鼻子里哼了一声,站起身来。

  朱天舒随后也站起身,两人蹲下隔着一条腿,站起来就处在左右位了。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顾东林冷声道。

  “顾大人来干什么,我就来干什么。”朱天舒一口一个顾大人,叫的着实亲热。

  顾东林恨自己手上没有菜刀,不然肯定剁了这厮。

  “我是来查案的,真凶很可能就在这群人中间。”顾东林板着脸,一本正经。

  朱天舒还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也不戳破,“我觉得顾大人说的很对,这里面确实藏有真凶。”

  “真有?”顾东林这下子立时不能淡定了,“是谁?”

  “凶手既然会剥皮之术,肯定懂得易容,我们切不可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朱天舒细声道,“你我细细观察,察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就赶紧确定对象。”

  “平江县的安宁就靠你我守护了,顾大人,你可不能让万千县民失望啊。”朱天舒鼓励道。

  “那是自然的,我可是百姓父母官。”顾东林的眼神无比坚定,没有一丝迷惘。

  断案如神的顾大人,完全相信了朱天舒的胡言乱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