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5 天黑请闭眼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85 2020.01.08 08:30

  往前走了数百步,两人的鞋子上几乎没有一处干整的地方,布满黑色的淤泥。

  已经分不清是内脏,还是泥土。

  潮湿的空气昏昏沉沉,让人提不起精神。

  道路两旁的土屋建筑群,像是复制粘贴出来的,一模一样,就连窗户的位置,大门上贴着的左右门神,也完全一致。

  古老而厚重的气息,与一道道紧闭青铜门上附着的锈迹暗自和鸣,显得更加刺鼻。

  朱天舒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有一处房屋大门是木制的,而且敞开着。

  脚步声仿佛踩在他们的心尖儿上,极其缓慢,偶有似指甲划破黑板的声音传来,让人头皮发麻。

  不多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拄着拐杖从室内走了出来,看上去慈祥和蔼,增添了一缕生气。

  朱天舒不受控制地心头一松,刚想迎上前去,就被一只手拉住。

  “这地方很古怪。”何氏壁在他耳边悄声说道。

  朱天舒瞪了他一眼,这还要你说?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老人家,您好,我们是从外地来的。”

  礼貌上前打了个招呼,朱天舒这才注意到,老人穿着一件花花绿绿、做工精致的衣衫,看上去很是喜庆。

  “外地来的啊。”老人的声音苍老而无力,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示意朱天舒扶他一把。

  如果从山顶上看,可以清楚的看到,开门的那位老人所居住的房子,正处在锁燕村鸟嘴的位置,他一开门,就像是蹲着的燕子张开了尖利的喙。

  他略微思忖,便上前扶住了老人的胳膊,细瘦的手臂轻如鸿毛,他有种扶住空气的错觉。

  如果不是那温热的皮肤刺激着他,恐怕这个时候朱天舒已经拔出公允剑了。

  走得近,朱天舒才发现这个老人的双眼如同蒙上了一层白雾,里面黑色的眸子半点也无,原来是一个盲人。

  他拉着朱天舒就往屋里走,何氏壁想要上前阻止,但看到朱天舒背在身后冲他左右摇晃的手掌,咬了咬牙,跟了进去。

  两人进入屋内,狂风也止住了,柔和的灯光掩映着整洁的装饰,里面的布置实在温馨。

  老人将门关上,用拐杖固定住门把,做完这一切之后,才点了点头,寻了个椅子坐下。

  佝偻的身体被三面环包的椅子团团包住,脚尖触地,老人将手平放在膝盖上,看向二人。

  “天已经黑了,你们这个时候出门,会有危险的。”

  何氏壁露出疑惑之色,这个老头看不见,是怎么知道现在天已经黑了?

  像是察觉到了何氏壁的疑惑,老人继续道,“我桌子上有一个漏斗,到了午夜时分我就会将它翻过来,然后上床睡觉。你们看,现在它是不是只剩下了不到一小半?”

  朱天舒和何氏壁听到这话,不由得循物看去,果不其然,那张桌子上立着一个散发着银白光泽的漏斗,里面还有细密的沙子,现在,已经不到三分之一了。

  两人依旧不解,毕竟这还是需要用眼睛去看。

  老人笑了笑,脸上布满了沟壑,“我眼睛不行,但是我的耳朵顶用,不同时间沙子碰撞的声音是不一样的。”

  何氏壁认真的用耳朵听了听,更加觉得匪夷所思了,这能有什么不一样?

  他还欲追问,被朱天舒制止。

  “老人家,这么大一个村子,怎么见不到几户居民呢?”朱天舒问道。

  这一路走来,委实有些太过安静了,若不是老人及时出来,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个村子根本没有人居住。

  “他们在这个时候已经休息了,只有你们还在外边乱逛,所以是看不到的。”老人打趣道,“如果不是我听到了你们的脚步声,估计你们今天晚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听到他的解释,朱天舒心里稍稍安定了些。

  他通过黑白一气珠观察过这个老人,他身上并没有什么古怪。

  “时候不早了,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如果想见人的话,明天我带你们去。“老人将身体滑出椅子,负着手慢悠悠走进了左边的屋子,补充道,“你们在右边屋子里住下就行,里面的衣服、被子都是新的,我那两个儿子出了远门,最近是不会回来了。”

  说到这里,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显露出沉重的孤独。

  “原来这还是一个孤寡老人。”何氏壁撇着嘴,细声说道。

  朱天舒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赶忙捂住了嘴,不敢多言。

  “今天暂且就先这样吧,你赶紧去换衣服,顺便把地拖一下,都馊了。”朱天舒皱了皱眉头,吩咐道。

  何氏壁有些不情愿,“那你呢,这些事情我都做了,你干什么?”

  “我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你赶紧去吧。”朱天舒也不多做解释,换了双鞋,走进了老人住的那屋。

  进去之前,他还指了指鞋子,做出刷洗的动作,意味不甚明了。

  看着上面厚重的淤泥,何氏壁胃里直犯恶心,他只觉得天都塌了下来了,自己逍遥快活一生,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

  早知道就不屁颠屁颠的跟着来了,再混下去都要混成跟班了。

  他心里难受着,却还是老实把交的去干活了。

  朱天舒走进右边的卧室,坐在床边,然后慢慢站了起来,收敛起自己的脚步声。

  他没有发出丝毫动静,可以自信自己绝对没有被老人发现。

  这个时候,朱天舒已经悄无声息地进入了老人的卧室。

  落入眼帘的是一张长度约在一米六左右的小床,靠着墙壁,老人此刻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好似就连呼吸都止住了。

  室内一片漆黑,他的五感通达,才能在黑暗环境中看得清楚。

  不过不开灯也实属正常,因为想来对于老者来说开灯已经没有必要了。

  毕竟他是个瞎子…

  想到这里,他忽然意识到,之前自己跟何氏壁进来的时候,屋内的灯是亮着的!

  之前不让何氏壁继续追问是怕失礼,现在察觉到异常反而陷入沉思。

  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为什么会点一盏灯在屋里?

  难道是因为早知道他们要来,所以他提前点亮了灯?

  还是说之前有人来过,没有将灯灭掉?

  又或者说,他在等待他的那两个还未归来的儿子?

  无数种可能性在他的脑海中浮现,看着那摆在桌案上的一盏灯,朱天舒嘴角竟慢慢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

  客厅里的灯可以解释,卧室里的灯就无法解释得通了。

  毕竟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他的卧室里,本就不应该出现灯盏这种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