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0 惊悚升级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537 2020.01.05 17:30

  坐在外面听到这话的朱天舒,脑袋里如同惊雷炸响,久久不能平静。

  虽如他料想,但这结果未免太过残酷。

  他不禁又回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两人互相对刺,看上去滑稽而疯狂。

  无数念想从他脑海中打马而过,他似乎抓住了什么,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直到女子唤来小萝莉,跟她诉说自己要出远门,暂停行医的话语之后,他才回过神来。

  从后门离开,女子换了一身朴素淡雅的着装,看样子是乔装之后,原本的面容也没有展示出来。

  她挎着一个黑色的布袋,里面应该是药箱。

  朱天舒悄无声息的跟了出去,并没有上前,只是远远地打量着她。

  穿过街头巷弄,人来人往的闹市。

  再过了青岗石铺就的桥,桥边流水波光潋滟,有船夫撑船划过,留下一条细长悠远的波纹。

  呼来喊去的街头小贩,你追我赶的调皮孩童,还有算命先生摆摊看相。

  女子脚步匆忙,一路上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她的目的性很明显,民安街。

  说是民安街,其实是一条青砖铺就、满是泥淖的破旧长巷。

  黑色的布鞋踩在缺乏修葺的道路上,简直是一种极致糟糕的体验。

  不断有泥水溅在鞋面、裤腿,不过片刻,就显得狼狈非常。

  反倒是那名女子,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她无视了这些脏兮兮的泥水,只是偶尔绕过水洼。

  一股难言的味道从昏暗的巷内传来,朱天舒从屋顶可以看到,有不少流浪汉依靠在墙边,目光里带着几分凶狠、不善。

  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美人,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啊。”一个嘴里衔着狗尾巴草的男子站起身来,脸上带着一股子戾气,冲着女子嘿嘿笑道。

  女子没有理会,她已经看到了第三间房的位置。

  “长得这么漂亮,不会是个哑巴吧?”几人反而有了兴致。

  “哑巴,我就喜欢哑巴!”另一名男子也站了起来。

  不多时,女子就被团团围住,她紧抱着自己怀中的药箱,眼神里没有丝毫胆怯。

  “我急着救人,你们有什么事之后再说。”

  “救人?难道你还是个大夫?”为首的男子有些诧异,“我们这里什么时候请得起大夫了?是你叫的吗?”

  “我叫个老鸨还行,叫大夫怎么可能?再说了,什么病抗一晚上过不去?”

  朱天舒一阵无语,这种方式倒是方便,要么病过去,要么人过去。

  男子狐疑的看向女子,“喂,你说你是医生,把箱子打开让我瞧瞧,我还一直好奇大夫的药箱里有些什么东西呢。”

  “我没有时间跟你们啰嗦,赶紧让开。”女子有些急躁,她可以等,但病人不能等。

  那被刀捅成千疮百孔的男子最后说出的那句“她快死了”,如同一把刀,悬在她的头顶,让她时刻不能松懈。

  她可以救活人,但救不了死人!

  “你们还是让开吧,打劫也打劫不到大夫头上,难道你们以后孩子发高烧,也像你们一样抗过去?”朱天舒从屋顶跳落,稳稳落在地面,慢慢从黑暗中显现身影。

  “哟,还真有个不怕死的。”

  “不过看不看大夫,关你什么事?这年头打劫还看职业,只要能吃得饱,谁会生病?”

  “这么说,这人你们是拦定了?”朱天舒冷声问道。

  虽然他并没有想跟这些终年深陷贫困、思想已经变形扭曲的人纠缠的想法,但现在情况特殊,他不得不为。

  “小子,我看你是想死吧?”一个人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嘴角露出邪性的笑,“我看你穿着打扮不错,拿点银子出来给兄弟们花花?”

  “大夫,你先过去,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朱天舒这个时候也没时间跟女子解释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让出一条道来让她通行。

  女子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你小心。”

  看到女子往第三间房走去,几名流浪汉瞬间明白过来。

  “原来是那家伙,老子找他要钱的时候,死活说没有,没想到还请得起大夫,看来真得好好伺候伺候。”为首男子眼神怨毒,“还等什么,上!”

  朱天舒身影一晃,几人瞬间扑了个空。

  “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有点门道。”男人扭了扭手腕,发出噼里啪啦的怪响。

  “你们怕疼吗?”朱天舒忽然问道。

  “怕疼?”几人相视一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我们怎么会怕疼?就是怕你,没有这个能耐,护不住她。”

  他再次被团团围住,却丝毫不惊慌错乱。

  眼看着女子已经推门而入,朱天舒顿时如释重负。

  他的身影如同奔雷般激射而出,几人连眼睛都反应不过来,只觉得胸口、腹部、脸庞上都被挨上了结结实实的一脚,然后天旋地转,纷纷倒在了之前靠在墙边的位置。

  不过姿势,就有些不够雅观了。

  “哎哟”

  疼痛感瞬间如同潮水般侵袭而来,刚刚还不怕疼的男子,此刻身体蜷缩成一团,像极了没毛的刺猬。

  “我这还没用力,你们就倒下了。”朱天舒叹了口气,“还要不要再来?”

  “不来了,不来了。”所有人连连摆手,就差磕头道歉了。

  “那以后你们还打不打劫大夫?”

  “不打劫,以后看到大夫我们都绕着走。”为首的男子赶忙道。

  “哦”,朱天舒眯着眼,微微躬身,仿佛一头蛰伏的雄狮,杀气毕露,“那你们的意思是,除了大夫,都可以打劫了?”

  “没有,绝对没有!”

  “我看你们还有这个想法,看来是力度不够啊,正好我锻炼锻炼身体。”朱天舒又是一套军体拳照顾。

  直打得几人求爷爷告奶奶,呜呼哀哉。

  片刻之后——

  “爸爸,对不起!”

  流浪汉们跪在地上,整齐地排成一排。

  “快滚吧,以后没什么事情不要出现在这条巷子里,否则我直接阉了你们!”

  朱天舒大拇指提了提剑柄,露出公允剑剑身,一股强烈的煞气奔赴而至,直让几人裆下一凉。

  特么的,今天到底是惹了一个怎样的怪物啊。

  对天发誓,做出保证之后,几人比兔子还跑得快,很快就消失在了朱天舒的视野之中。

  朱天舒松了松手指,剑身滑入剑鞘,发出锐利之音。

  而就在此时,他察觉到,屋内有了动静。

  赶忙推门而入,昏暗的室内一盏摇曳的灯刚刚熄灭,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女子瘫倒在地,脸色惨白,药箱倒在一旁,散落一地。

  朱天舒定了定神,他看到女子身上伸出来数条翠绿色的丝线,只是现在,这些丝线上染上了猩红的血液,而那些血液,犹如活物,正在蠕动吞噬!

  而在整个不见光的狭室内,唯一的一张床上,躺着一具只能显现出骨架的干瘪尸体。

  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发出水渍接触地面的奇怪动静。

  朱天舒心神一动眼珠瞬间笼上了一层白雾。

  他皱起了眉头,看到这种情形,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从这具尸体的头部,不断涌出全身通红足足有小拇指粗细的细小蠕虫,它们像是某种流体一般,凝聚在一起,足有人高。

  而那具干瘪的尸体再也流不出丝毫血液,只剩下一具骨架和一幅皮囊。

  它们每一只都是朱天舒从未见过的形态,一张张脸也刻画的更加清晰。

  没有眼睛,没有鼻子,一道十字线从中间分开,仿佛将头颅分成了四份。

  成百上千张头的朝向都落在女子身上,仿佛下一秒,就要扑将过来,将她吞噬得涓滴不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