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海皇与舰娘的星辰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群岛幽灵与堕落的秘境

海皇与舰娘的星辰征途 盖亚血痕 3780 2021.05.04 19:08

  谈判顺利结束的几天后。

  海面下50米,深海潜母内。

  “想不到那么快就来到了所罗门群岛附近,真是惊人的速度。”张舸看着眼前的海图说道。“这里的空间比想象中大得多,设施也相当不错,你们也真看得起我。”张舸回头,对着身旁的香格里拉说道。

  “毕竟是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也是南方所看重的人,不给你们展现一点我们在战争之外的实力怎么能行呢?”香格里拉抱着记事板,推了推眼镜说道。“看起来您对此相当满意?”

  张舸微笑着点了点头:“那是自然。温度、湿度甚至是光线都非常适宜,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几乎就像是早就调查好了我们喜欢什么一样,举个例子吧,贝尔法斯特正在园艺室里仔细呵护花花草草,模拟对抗室里的设备比学院里好上了不知多少个等次……”

  “阁下似乎很喜欢这里呢。”香格里拉低头在记事板上写了点东西,抬头玩味地笑着说道:“我会向南方提议,将这艘潜母当做礼物送给您的。”

  张舸苦笑着,毫不遮掩地说道:“呵呵呵,我现在的实力和资源可受不了这份大礼,不过呢,这艘潜母可以当做一个隐秘的行动基地来避免遭受严重的伤害和打击,我也确实喜欢里面的环境。如果要真送的话……等我打出了油,送给了你们再说吧。”

  “在自己的欲望和感情上诚实,是难得的品质。”香格里拉点了点头,赞许地说道。

  “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张舸笑了笑。“我只是对自己绝对信任的人会这样而已。我以前怎么会敢在监视网之下暴露自己的目的呢?”

  “你究竟是未雨绸缪,还是单纯的被害妄想呢?”香格里拉拿笔敲了敲自己的记录板,若有所思地问道。

  “被害妄想吗?呵呵……的确,不过这种东西,说好听点就叫做自我保护意识强烈。不过我确实有段时间不断地脑补会发生些什么坏事,以及我该怎么去合理应对,并且不能被学校所关注或者处理掉。”张舸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我害怕失去我所拥有的东西,所以我之前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活着,直到我终于有了逃出那里的必要性和实力。”

  “言归正传,你对于徘徊于所罗门群岛附近的‘幽灵’有什么看法?”香格里拉抬起头问道。

  “所罗门群岛的海战中,最出名的舰船也不外乎大黄蜂、黄蜂、华盛顿、南达科他、海伦娜、波特兰、拉菲、比叡、雾岛、夕立、绫波等数艘舰船,当然还有大名鼎鼎的雪风和企业。”张舸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由于根据目前所拥有的情报,那个‘幽灵’的主要攻击方式之一是鱼雷,并且似乎还拥有使得大型船舰停止行动的能力,那么范围就迅速缩小到了三条‘所罗门疯狗’的身上了。”

  张舸喝了一口水,舔了舔嘴唇。“夕立的战绩不明确,而拉菲和绫波的战绩可谓是双方所公认的辉煌。拉菲近距离将比叡重伤,绫波使得南达科他全舰断电,不过也间接导致了华盛顿的辉煌和雾岛的沉没。至于她到底是谁……等我近距离看到她时就知道了。当然,还是最好不要遇见。”

  通过谈判和这几天与香格里拉的交流,张舸明白了一些事情。比如说太平洋内其实是存在极少数量的,不受南方等人控制的深海。被称作“所罗门的幽灵”的这位,也是不受控制的其中一位。同时,根据彼得大帝整理出的资料来看,这次“大破袭”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位“所罗门的幽灵”,在夜战中重创了所罗门群岛地区的绝大部分主力舰,甚至部分前去支援的新几内亚地区的铁血舰队,使得所罗门防线出现大规模的崩溃,新几内亚凭借复杂的地形和具有高防御力的铁血舰队才顶住了深海的压力……当然这也有欧根亲王与深海的交易的功劳,深海只是做了个样子就转去攻击其余地方了。

  “当然更糟糕的一种可能是她是由在所罗门群岛沉没的所有舰船怨念的集合体,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能使用绝大多数武器,会成为一个令所有人都感到相当棘手的存在。”张舸皱着眉头,拿起了手边的资料,再次仔细地阅读着。

  “那样的话,就算南方带着舰队过来,也会感到相当麻烦。”香格里拉表示赞同,细指轻点,正前方的地图上就出现了这位“幽灵”所活动的范围。

  “几乎是整个所罗门群岛地区…….据推测和观察,在瓜岛附近尤为频繁。也是,毕竟这里可是‘铁底湾’。这样看来,怨念的集合体的概率就更高了一些。”张舸走近了地图,轻轻抚摸着被标识出的这片区域。“而且几乎是我们的必经之路……虽说我们只是从这片区域的边缘经过并到达马当或者莱城港,但是由于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的距离,我们有很大几率会碰见她。根据我们目前的航速来看,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入这片区域。”

  “不排除她很可能会拥有声呐探测,如果我们被探测到了,毫无疑问我们的机会就很少了。”香格里拉轻轻咬了咬嘴唇。

  “不是机会很少,是几乎没有机会了。一旦潜艇被反潜舰定位,剩下的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至少我认为是这样的。”张舸摇了摇头。“如果我有不对的,请告诉我。”

  “基本是正确的,如果我们被投下了深水炸弹,就很有可能会导致舰体破裂……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

  “真是头痛……”张舸敲了敲脑袋。“麻烦的要死,干脆到那片海域之后直接上浮到海面前进算了。”张舸后退了几步,瘫坐在沙发上,放弃了思考一般说道。

  “哈哈哈……没有办法的办法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香格里拉苦笑了几声,吐槽道。

  张舸捂着头,叹息了一声说道:“毕竟我习惯了在绝对的信息优势下进行作战嘛,还是不习惯面对真正意义上部分未知造成的恐惧。就像我在陆地上遇到某种我不知道的蛇,就因为仅仅知道某些蛇是有毒的,但我们不清楚自己面对的这只蛇有没有毒,从而产生的恐惧一样。”

  “那就学会去适应这种情况吧,相信在未来,肯定有许多需要对抗未知的时候,就如同对抗海兽和污染种一样,你不也是对它们一知半解么?”香格里拉平淡地说道。

  “是啊,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张舸站起身,走向了地图旁的终端。随着几次点击,浩如烟海的资料在屏幕上一个接一个地不断出现。

  “累了就去休息,何必如此勉强自己?”香格里拉来到了张舸的身后,有些无奈地轻声说道。“谁都不是全能的,就算是你也是一样。余生很长,况且你也不是没有对最坏情况的准备。”

  张舸的手指停在了半空中,紧接着无力地缓缓放下。“……你说的对。这几天沉迷在资料库里面,精神消耗相当严重,似乎想起了我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后每天废寝忘食地阅读历史的时光。”张舸转头,有些感激的看着香格里拉说道:“多谢你的提醒,香格里拉小姐。”

  “作为我们重要且几乎是唯一的合作伙伴,我可不能让你的身体轻易地垮掉。”香格里拉微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要不要我给你泡一杯藏红花茶?即使成为了深海,我依旧对我的观察能力和制作藏红花茶的手艺有着相当程度的自信。”

  “藏红花茶吗……?我还从来没喝过呢。希望这会是一次有趣的尝试。”张舸重新坐在了沙发上,身体微微前倾,双手十指交叉,手肘弯曲,撑在大腿上,下巴轻轻抵在中指关节上,期待地说道。

  “我的手艺,可不会逊色于贝尔法斯特小姐哦。”香格里拉边说着,边走进了附近的茶水间。

  几分钟后,茶水间的门打开了,从房间中飘出了淡淡的花香。香格里拉端着盛着茶具的盘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盘子轻轻放在了茶几上。香格里拉微微躬身,将花茶从壶中倒进了杯子里。

  “请用。”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张舸端起熟悉而又陌生的骨瓷茶杯,对着杯中吹了口气。

  独特的花香随着被水面“反射”回来的气流,涌入了张舸的鼻腔之中。张舸随即轻轻抿了一口,将这股花香印入了自己的口腔之中。

  “虽然我这个灵魂的家乡的美食是以‘吃花’等闻名,但是说实话,绝大多数的花做成的食物都很不符合我的口味,因为它们都太香了。不过呢……由于藏红花似乎更加偏向药材,所以并没有那么香了?”张舸看向了香格里拉,似乎是想寻求答案。

  “在有关中药的典籍中,藏红花拥有活血散瘀、养心安神等等作用。至于为什么没有如同玫瑰花茶、茉莉花茶那么香甜,我想是因为藏红花仅仅只是用了番红花的花蕊,并没有使用其花瓣之类的吧。”香格里拉点了点头,坐在了张舸对面说道。“而你的故乡……我想是深处内陆的那座‘春城’吧?”

  “嗯哼,生于内陆却心向海洋,追求着我所难以一见的东西的我,有时候连自己都觉得相当有趣。”张舸喝了一口茶水,自嘲地笑了笑。“那里有个地方也叫作香格里拉,官方认证的那种,不过我没有去过,那时也并不想去罢了。所谓人间仙境香巴拉,不正是因为我们所抵达不了,而更加心驰神往吗?不过以这处秘境命名的你,此时却真切地坐在我面前。容我口出狂言——这不也是一种意外的幸福和美好吗?”张舸将茶杯轻轻放在了檀木茶几上,感受着淡淡的花香,开心地笑着,看着眼前的香格里拉说道。

  “呵呵呵,真是一位心直口快的提督啊,还是该夸你胆大心细呢?居然想把依然堕入黑暗的原·人间秘境紧紧地握在手中,丝毫不考虑如果被反噬所造成的后果?”

  “不愧是香格里拉……唉,不对,果然我太过直率了呢。没错,我很贪心,恬不知耻的那种。不过想要侵蚀我,可没那么容易哦。精灵就算坠入深渊,谁说没有办法将其从黑暗中拉回?”

  香格里拉挑了挑眉。“哦?我很期待这一天的出现呢。”

  “等待,并心怀希望吧——我开玩笑的。”张舸一口喝完了三分之一杯茶,笑着说道。“话说回来,如果你是我的秘书舰,我会相当放心的。毕竟你总能指出我工作上的疏漏,并记录我做的不好的地方让我去改进。”

  “很荣幸你能够肯定我的工作能力。”香格里拉微微致意。

  “哈哈……就是某些时候身旁总是跟着个拿着笔不断记录的人实在有些尴尬。”张舸笑了笑,开玩笑地说道。“不过如果你成为了我们的人,我倒也是不介意。就是有点可惜,至少你现在还不是真正的,我们的人。”

  “我能理解,就算是最信任的朋友,也得保留一些秘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