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人之旅 夜深 5032 2005.08.23 18:12

    回到S市的赵平这些天一直也没有清静,刚一回来郭建豪就告诉他,王晓军已经前前后后找了好几次。这些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几乎每天都跑二三次,看他的表情似乎很急。

  赵平马上联系上王晓军,电话里吵吵闹闹的,声音很杂,仿佛周围有人在争论什么。听到赵平的声音,他什么也没多说,只急急的告诉他在公司,让他马上去一次。

  挂下电话后,赵平就急急的向公司赶去,到了公司就觉得气氛有些凝重,而且有几个员工还聚在一起,小声的在说些什么,看见赵平电梯出来后,都停止了说话,散了开来。

  赵平用扫了他们一眼,要知道公司一直按国际的管理模式在操作,对员工的要求也很严格,平时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在刚才的几个人里,居然有两个是部门的主管。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赵平感觉到有些奇怪,联想到王晓军急急忙忙的找他,可以肯定,公司有麻烦了。

  总经理室门口,王晓军的秘书看见赵平,一表常态的只向他点点头,站起来带着他向里间走去,走到大门前只悄悄的对赵平说道:“董事长,您千万别在公司透露自己身份,看见其他人都当不认识,王总刚和审计部门开了个会议,好不容易脱身,在里边等您呢。”说完后帮他拉开门,赵平觉得奇怪,回味着秘书的话,走了进去。

  踏入总经理室,只见王晓军满头大汗的瘫在沙发上,双目无神直愣楞的看着窗外,名贵的西服随便的扔在一边,领带早已经被扯下一大截,衬衣解开着,露这胸口,那里还有以前意气风发的样子,简直就是像刚死了老娘一样,说有多沮丧就多少沮丧。

  赵平轻轻的关上门,走到王晓军面前,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王晓军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当他转过头去才看见赵平正笑眯眯的坐在他对面,一下跳了起来,连声说道:“好好好,你回来了就好了,快想想办法!要不我们就惨了。”边说边焦急的搓着双手,来回的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赵平被他吓了一跳,他认识王晓军也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样子,不用多想,肯定是碰到大事了,要不也不会这么失态。赵平问道:“老王,别转了,我头都晕了,什么事?别急,坐下来慢慢说。”

  王晓军一屁股坐下,双手抱着脑袋说道:“公司出问题了,大麻烦。”

  赵平冷静的问道:“慢慢说,什么问题?”

  王晓军喝了口水,说道:“公司被人盯上了,特别是合作的项目和基金会,有人想把我们的公司夺为己有。”

  赵平一楞,问道:“谁这么大胆?公司是我们建立的,不是谁说想要就能拿去的,何况我们公司又没上市,谈不上收购。”

  王晓军摇摇头,苦笑道:“兄弟,不是有人要收购我们公司,是准备不花一分钱光明正大拿走。”

  没想到王晓军说出话,赵平怀疑他是不是发烧了,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关切的问道:“你是不是太累了?怎么说胡话呢?”

  王晓军拍开赵平的手,冲着赵平大声叫道:“我没病,这是真的!”接着他像一只泄了气的球一样瘫在沙发上,慢慢的说道:“你听我把经过说清楚,就明白了。”

  赵平静静听着王晓军的解说,原来他离开没多久,王晓军接到一封由一个部门发出的邀请通知,上面只说到邀请公司老板去首都开会,会议的内容重要,必须出席。由于公司渐渐做大,王晓军作为公司的法人,很多商务会议都是他出席的,而且参加过一系列的政府会议,所以开始他只是当是一场例行公事,准备到时候去一次就行了,也没放在心上。

  但就在接到邀请的第三天,在一次同行业聚会上,王晓军无意和圈子里的朋友谈起将要参加的会议时,出乎意料的是,除了他一个人接受邀请,没有任何其他的公司接到过通知,甚至连邀请中提到了出席名单内的其他企业,通过了解也不知道有这么个会议。王晓军这才觉得事情不是他想得这么简单,不由得奇怪起来。

  考虑了一天,他暗地里交代几个人调查了一下这次会议的底细,二天后,当结果放到他面前的时候,王晓军简直不相信这封调查的真实性,当他再次确认第二份调查后,才恍然大悟,差点没气得晕过去。

  原来,随着企业的扩大,虽然赵平和王晓军都非常小心尽量不去触及某些敏感的行业和减少垄断。但市场是有选择的,等企业到了一定规模,自然而然的会出现现实的垄断趋势,这是无法避免的情况。随着垄断的到来,就会产生巨大的利润,早就有些人对他们公司眼红了,特别是一些高干子弟和官僚,想尽办法想把手插到公司里去,由于他们是私营公司并不卖账,所以一直没能得惩。而上次的基金会成立和矿产项目建立,更让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金山,看着它无法下口,又是眼谗又是嫉妒,狠不得欲夺之而后快。

  就因为这个原因,一场针对公司的阴谋在太阳底下光明正大的出台了。几位“太子”和官僚,联手起来,已经做好瓜分公司的准备,通过他们庞大的网络搞了一个会议理由,对王晓军发出了邀请,并再三嘱咐他会议重要,必须出席。其实他们早就安排好了,只要等王晓军一离开S市到了他们的地盘后,立刻用贪污和受贿的名义将他“双规”,关个一年半载,只要控制住了王晓军,接下来公司就可以由国家的名义正当接收代管起来,再转些手续,悄悄的再把公司变成他们的资产,就顺利完成了合法的并吞。

  随着“会议”时间的接近,为了逼迫王晓军就范,还特地通过审计部门展开了对公司的财务大审查,这些天搞得公司里里外外连正常的工作都无法进行,不论王晓军如何据理力争,那些官老爷们都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天天都来公司报道,名义上是查帐,暗地里其实是监视王晓军,以免他对资产进行转移或者出国,并督促他按时去参加“会议”。

  王晓军边说边骂,重重的一掌拍在桌上,骂道:“想不到这些人这么黑,简直就是明抢明夺,说起来还一套一套,口口声声的说为我们负责,全是他妈的狗屁!”

  赵平问道:“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是私营企业吗?而且是注册在香港的公司?”

  王晓军骂道:“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是私营企业,这才绞尽脑汁搞这一手,要不早就光明正大的接手过去了。”

  赵平的火也上来了,骂道:“难道这些人没有廉耻吗?市场开放,法制社会,这些全哪里去了?真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想不劳而获的人,这是强盗有什么区别?妈的!恨不得就去废了他们!”

  看到赵平气的脸都青了,王晓军怕他真搞出些什么事来,连忙拦住他,劝道:“别这么大火,别发火。”

  赵平骂道:“我能不发火吗?按我的意思,什么都别和他们谈,我今天就召集人,给他们些苦头吃吃。”

  王晓军露出一丝惊慌的表情,拉着赵平说道:“别冲动,千万别这么做。”

  赵平惊异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你还想和他们妥协?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王晓军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以为我不想现在就去教训这些王八蛋?可你想过没?如果真把事闹大了,我们的公司怎么办?那些靠公司生活的员工怎么办?小沁和小雯怎么办?你想想,千万不能和他们硬来啊!”

  听了这话,赵平渐渐冷静下来,的确,他可以一走了之,可其他人怎么办?难道要他们来承受随之而来的压力吗?自己一时的冲动虽然可以解决问题,但负担却要其他亲人、朋友和靠公司生活的员工来承担。

  赵平默默的点点头,说道:“对不起,老王,我没想这么多,可是也不能由他们这么把公司拿走,如果真到这么一步,我会一定采取不正当的手段讨个公道。”

  王晓军说道:“如果真到这一步,我也不会阻止,不过还没到时候,离他们给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月,我们想个办法。”

  赵平坐了下来,说道:“怪不得你到处找我,来,我们商量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

  王晓军说道:“我这些天想了很多,想到二个主意,你看看如何?”

  赵平精神一振,问道:“什么办法,快说。”

  王晓军说道:“他们对我们公司的内部了解不是很多,他们并不知道你才是公司真正的老板,我虽然是法人,但不是老板。所以这就给我们在某些地方有了一个主动权。”

  赵平微微点头,看着王晓军,等待他下边的话。王晓军笑了笑,说道:“所以我想了两个方案,第一,我正常去参加会议,由于你的情况他们不清楚,所以你马上出国,等他们准备托管公司时候,你再在国外发表自己的身份,以董事长和大股东的名义接收公司。”

  赵平听后摇摇头说道:“不妥,如果这样做的话,你和小雯一定会受到牵连,我不希望你们吃苦,而且就算这样做,他们暂时动不了公司,但我的身份还是会暴露,这件事不会就此罢休,等风头一过,重复一次花招,还可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王晓军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只有第二种方法了。就是你再国外移民,这样一来,他们就没借口了。”

  赵平反对道:“这也不行,和刚才的方法差不到多少去,何况这些蛀虫并不能代表我们的国家,我是不会放弃自己祖国的,我对这片土地有深深的感情,不会接受移民国外的建议。”

  王晓军急着说道:“如果这也不行的话,我真的想不出办法了,本来想让小沁和小雯移民,等她们出国后再把资产转移到她们的名下,没想到这些混蛋早就料到了这么一手,把我们全都控制起来了,一个人都走不了。你说怎么办?难道我们坐手待毙吗?”

  赵平深思了起来,王晓军在一边焦急的走动,不时看着赵平,几次开口想让赵平接受他的建议,但看到赵平苦思的样子,又把话吞了回去。

  好一会,赵平抬起头说道:“老王,别心急,反正还有些时间,我好好想想,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暂时先去国外一次,先躲过第一次他们的黑手再说,以后还可以长久考虑。不过我还是想能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听赵平这么说,王晓军算是松了口气,多日愁眉不展的苦脸总算露出了一丝笑容,答应了赵平的看法。

  一阵敲门声传来,随着王晓军的声音落下,他的秘书从外边走进来,看见赵平微微的向他点点头,然后对王晓军说道:“王总,审计的严主任要见您,说讨论一下帐务的问题,您看?”

  王晓军点点头,说道:“好的,请他稍等一下,我五分钟后去见他。”

  秘书犹豫了一下,说道:“严主任就在门外,他听说您在会见客人,所以非得进来不可,我快拦不住他了。”

  王晓军眉毛一竖,就想发火,赵平在一边拍了拍肩膀,问道:“这个严主任就是派来监视你的吧?”

  王晓军点点头,赵平说道:“既然这样,就请他进来,不要让他们觉得你小家子气,大气一些,没关系。”

  王晓军无奈的让秘书去请严主任,拿起一边的西装穿好,整整领带,端坐在办公桌后边,等待他的到来。

  “呵呵,王总工作真是繁忙啊,不是有些问题想和你协商一下,我还真不想打搅你呢。”一个不高不胖的小老头打着哈哈走了进来,带着一副快遮住大半张脸的黑框眼镜,眼镜在鼻梁上晃晃悠悠,仿佛随时就会掉下来一样,薄薄的嘴唇似乎有些干裂,老是不时的用舌尖舔一下,一笑就露出焦黄的板牙,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在办公室内东张西望,腋下夹着一个大文件包,三下五步的就走到了王晓军面,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只贪吃的猴子或机灵的看门狗。

  他伸出瘦瘦的手爪,对王晓军说道:“麻烦王总了,不好意思啊。”

  王晓军鼻子里哼了一声,当是没看见他的手,问道:“严主任啊,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难道你不会和我们财务总监商量吗?”

  看到王晓军没有和他握手的意思,严主任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哈哈一笑,说道:“有些问题还是亲自和王总商量的好,起码我们之间还要做些勾通嘛。”他转着眼睛注意到一边的赵平,笑着问道:“这位先生一直没见过,请问贵姓啊?”

  王晓军向赵平看去,装成不在意的说道:“哦,他啊,是我的一个客户派来的,联系一下业务,因为我不是暂时走不开嘛,客户让他帮我把报价送来。”

  赵平会意的在一边说道:“王总,我们李总说了,如果你们量大的话,价格还可以优惠一些,不过一定得款子到位,你也知道我们厂里资金周转问题,这么大的单子,资金还得靠你们公司多多照应啊,既然你有客人,我就先回去了。”说完向王晓军和严主任点点头,退着向大门走去。

  可能是赵平一直穿着很随便,而且又显得年轻。王晓军的保密工作又做的很好,公司认识赵平的人王晓军事先都吩咐过,因为关系到公司的存亡和个人去留问题,都非常齐心,从不在其他人前提起还有这么一个董事长,所以外人并不知道王晓军并不是老板,严主任也不知道赵平的身份,随意的看了他几眼,就转过身去笑嘻嘻的和王晓军聊了起来。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