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人之旅 夜深 5841 2005.07.21 12:03

    感谢尘缘的指正,帮我找出了在第二章的一个笔误,现已在第一时间做了修改,不影响阅读,希望大家能喜欢这本书,提出更建议和指正错误.夜深在此向读者表示感谢.

  **********************************************************************

  随向坟地中央走去,赵平感觉到不安的气息越来越凝重,再走几步发现这气息来自从一座掘开的坟。赵平停住脚步,催动元婴看去,只见有一股股黑气从挖开的口子飘散出来,笼罩着整个墓穴上空。墓穴里深不可测,只见一团团黑云不停的翻滚着。

  赵平提神真元护住全身,小心谨慎地探去,突然黑气向遇见食物的毒蛇一样向赵平卷了过来,一触及到赵平护身的光罩被弹开后上下飘浮着围绕着他盘旋。

  “怎么会这样?难道真有僵尸和鬼?”赵平看到黑气无法突破防护定了定神,心想:“不管这是什么鬼怪,留着总是后患无穷,那几个死的人估计就是中了黑气的袭击而亡的,今天必需想办法解决它。”

  由于赵平的攻击法宝只有一把邵随风的飞剑,加上飞剑的修炼还不纯熟,他想到这种妖气大多是属于阴寒的一种,可能自己的三味真火可以克制它。

  赵平小心的射出一团三味真火向黑气烧去,果然不出所料,黑气一见三味真火烧近就慌忙地向后躲去,赵平见有效,心中一喜分出两团三味真火截断黑气的退路,准备除掉它。

  被三味真火包围的黑气左冲右突,减减地缩小成一团,随着三味真火的焚烧拼命地向坟穴逃去,在大部分黑气被消灭的时候,有几丝终于逃回了坟穴,同时在坟穴深出传出一阵尖锐的啸声。

  突然坟穴的黑气越来越浓,紧接着凝固起来,一个半人多高的黑色人影出现在坟穴上空,只见这人影一双眼睛目光呆滞,脸上没有鼻子只见二个黑色的小洞,露出一口亮着獠牙的大口,狂笑着向赵平扑来。

  “这是什么东西?不好!”赵平向后退了几步,运起三味真火向它烧去,希望能够消灭这可怕的怪物,但这次没有刚才那么容易,黑妖之张嘴喷出一口寒气就抵住了赵平的三味真火,接着围着赵平不停的转圈,继续向他扑来。

  赵平运功靠着八极罩和战甲的威力勉强得抵挡住黑妖的攻击,但黑妖喷出的寒气渐渐让赵平承受不住,无奈中赵平只能祭出飞剑对抗,黑妖似乎对飞剑有点忌讳,不敢靠得太近,只在赵平周围快速移动着,寻找突破的机会。

  赵平苦苦地支持着,不使自己出现破绽,努力的运行飞剑找机会给黑妖致命一击,就在相持不下的时候,一道流光从远出掠来:“这位朋友小心了,让贫道来收拾这个恶灵。”赵平眼前一花,一个中年道人站在他的面前。

  这个道人长着一张四方脸,眼如铜铃射出闪烁的精光,一双剑眉又浓又粗,阔口大耳,留着三寸胡须,头上带着一尊黄色的道冠,身穿一件粗布道袍,背后插着一把三尺长剑,腰寄着一个绿玉葫芦。赵平一看傻了眼了,这个打扮可真够复古的,如果他去拍武侠片的话,大侠的角色一定非他莫属。

  正在赵平胡思乱想时,布衣道人向赵平说道:“朋友,请让一旁,让我来收这恶灵。”

  恶灵自布衣道人出现后感觉不妙,丢下赵平二人就向坟穴逃去。

  布衣道人冷冷一笑:“哪里跑?”伸手撒出一到光幕拦去恶灵的去路,接着抛出腰边的绿玉葫芦,口中年年有词。只见绿玉葫芦越变越大,口下底上,射出一道红光向恶灵飞去。

  恶灵在空中翻腾尖叫着,想挣脱红光的笼罩,但抵不过绿玉葫芦的威力越变越小,“嗖”的一声被吸进了葫芦里。

  布衣道人控制着绿玉葫芦在乱坟岗上空盘旋一圈,把余下的黑气全部消灭干劲后收回葫芦,笑眯眯的看着赵平说道:“这位朋友敢于为民除害特来收取恶灵,真是大丈夫。”

  赵平惭愧的说道:“道长,我那里是什么大丈夫啊,惭愧,如不是您出手相救,我今天就讨不过好去了。”

  布衣道人正色的说道:“不论如何,你还是值得佩服的,这种恶灵是怨魂所化,靠吸食生人精魄来壮大自己,如等它修炼到一定地步就会产生自己的意识,会给方圆几百里的老百姓带来不可想象的灾难,我察觉到这里有恶灵的存在,本想替天收了他,可还是朋友你先我一步出了手。”

  接着他又不解问赵平问道:“奇怪的是我看你的修为不算差,以你的修为对付它应该没有问题,我本不想出手的,可见你实在是危险才不得已现身。”

  赵平尴尬的说道:“道长,晚辈是自己莫名其妙修炼的,没有师傅,没有一点经验,而且对法宝的操纵一知半解,让你见笑了。”

  “什么?自己修炼的?还没有师傅?这怎么可能?”布衣道人张着嘴惊讶得问道:“这不可能啊!”

  “我是自己修炼的,其实我的元婴也是莫名其妙才出现的”赵平诚恳说道,并把原因向布衣道人详细述说了一便。

  听完赵平的述说后,布衣道人拉起赵平的手观察了一下他的真元后感叹的说道:“真是奇异啊,你是我第一个听说这种修炼成元婴的人。”

  接着又问了一下赵平的修炼方式和情况,布衣道人说道:“既然我们相见就是有缘,你这样修炼很危险,就算你有青玄子留下的玉简参考,但没人指点还是不行的,修真之路步步艰辛,一个不小心就会神型皆灭,老哥不会看着你这种正义之人而修炼走火,说不得,我来指点你一下吧。”

  赵平一听心中大喜,连忙向地拜到,口中道:“谢谢师傅!”

  布衣道人一把扶起赵平摇头道:“不用叫我师傅,我从不收徒弟,我指点你是看你一身正气,你叫我大哥就行,我们兄弟相称。”

  “谢大哥教诲”赵平深深的向布衣道人施了一礼,布衣道人点了点头,问道:“兄弟,你叫什么,怎么称呼?”

  赵平恭敬的说道:“我叫赵平,请问大哥高姓大名。”

  布衣道人说道:“我道号飘尘,天一派的长老。”

  赵平一闻之下脸色大变,指着飘尘颤声道:“你是天一派的?”

  飘尘惊讶的看着赵平点了点头说:“赵兄弟,怎么了?我是天一派的,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难道是刚才和恶灵打斗运岔了真元?过来,让我检查一下。”

  赵平脑子里一片空白,连飘尘说什么都没听清楚,只听到他说自己的确是天一派的,还是长老,见他的功力比自己高多了,就算跑都不一定跑得了,心里一横,眼一闭就向飘尘说道:“既然你是天一派的,那就出手吧,我受死就是,不过请别连累我的家人和朋友。”

  飘尘被赵平的话说得楞住了,不解的问道:“赵兄弟,什么死啊活的?我杀你干什么?”

  “嗯?”赵平一听这话回过神来,看着飘尘,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叫飘尘?”

  “是啊”飘尘回答道。

  赵平再问:“你是天一派的长老?”

  飘尘挠了挠脑袋说道:“是啊,我是天一派的长老。”

  赵平又问道:“既然你是天一派的长老怎么不杀我?难道你不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飘尘都快被赵平搞糊涂了,说道:“我杀你干什么?我为什么杀你?”想了一想恍然大悟的说:“赵兄弟,你是不是得罪天一派的人了?以为我是来杀你的?不过我看人一向不会错的,你不像邪恶之徒啊!”

  赵平奇怪的问道:“你难道不知道?”

  飘尘哈哈笑道:“我从几十年前就离开天一派出去历练去了,中间一直没有回去过,兄弟别紧张,我看你不会是坏人,怎么回事说给我听听,我至少还是天一派的长老,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赵平这才放下心来,把由于因为吴建利的事得罪了邵随风,之后被邵随风追杀,又大意杀死邵随风,被他的元婴逃离,自己为了避祸远走他乡的前前后后一一讲明。

  飘尘越听越怒,双眉紧锁,一掌把身边的一块墓碑拍得粉碎,怒气冲冲的骂道:“好这个邵随风,仗着他师傅是掌门就不顾门派约束,胆敢助纣为孽充当奸恶之徒的打手,还出手至不会法术的修真者之死地,肉身被毁是自作自受。”接着缓下脸对赵平说:“兄弟,这事你没错,不用怕他,虽说他是掌门的弟子,但是非曲直由我去解说,有我在没人敢动你一根汗毛。”

  飘尘考虑了一下,又说道:“不过兄弟,你还是得尽快学好修真的要点,万一有人不顾死活找你麻烦的话,你必须有自保的能力。”

  赵平感激的向飘尘谢道:“感谢大哥的照顾,我不会有负大哥期望。”

  之后,飘尘随赵平回到小县一住就是大半年,在这半年里飘尘细细的解释修真的要点和修炼方法,同时指导赵平修炼邵随风的火龙剑和白龙战甲,并把自己的制器心得和其它法门一一传授给赵平。

  其实赵平不知道飘尘是天一门第一高手,修真有六个阶段,一是凝气,二是练丹,三是元婴,四是出窍,五是合体,六是大乘。而飘尘在三十年前就已练至合体了,这次历练后就准备渡过修真最后的天劫达到大成。在飘尘的指导下,这半年来赵平受益非浅,修真水平快速提高,已经完全掌握了飘尘所教他的东西,所欠缺的只是火候而已。

  天刚亮,赵平从打坐修炼中醒来,惊讶的发现自己快进入出窍期,在一边帮他护法的飘尘欣慰的笑着。

  赵平站起,对着飘尘就是一礼,说道:“多谢大哥这些日子的指点,心中的感激之情我无已为报。”

  飘尘微笑着说道:“不错不错,你的进展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现在在水平已经很好了,接下来只有靠自己慢慢修炼和增加经验,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这个碧波葫芦是我的随身之物,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宝,我马上就将大乘飞升,这就留给兄弟吧。”说着就解下那个绿玉葫芦交给赵平。

  飘尘接着说道:“碧波葫芦的用法我已经交给你了,今天是我们兄弟分手的日子,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一切自己小心,记住,不能滥杀,记得我说的话。”

  “大哥!”赵平拿着飘尘的碧波葫芦焦切的问道:“大哥怎么这么快就走?难道不能多留几天吗?我还想好好向大哥请教。”

  “有聚就有散,我们相识是天意,今天相离也是天意,我必须得回去一次,做好大成前的准备”飘尘抬手让赵平别多问,说道:“你的事我也得回天一派做一下安排,再说你出来也这么久了,应该回去看看,我们兄弟会再相见的,就次告别吧。”

  “大哥,慢走。”话音刚落,飘尘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赵平这才回过神来,飘尘已经走了,手里托着飘尘留下的碧波葫芦,看着天空的白云,心里无比的失落。

  赵平在小县又呆了些日子,好好的修炼了一下所有的法宝,直做到人器合一运用自如后才收拾好东西,他准备回久别的S市了。

  为了不做骇人听闻的举动,赵平和来的时候一样,准备坐火车回去,离家越近,他的心里越是激动,想到这三年多来一直飘荡在外,现在终于可以回到久别的故乡,又惦记着小沁和王晓军,王雯等等,马上就可以和亲人朋友重聚,心里闪过一阵阵喜悦。

  由于离S市很远,坐火车需要三天三夜的时间,火车的机械节奏不停的在赵平耳边响起,他端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等待终点的到达。

  一站站的停下,车又一站站的向前开去,赵平一直没有睁开眼,独自坐在位置上,对于他来说,吃饭睡觉他都不是需要的,路上枯燥乏味的时间用修炼来打发是最好不过的。

  “这位大哥,怎么老是睡觉,不饿吗?来!吃个苹果。”一个柔美的声音在赵平耳边响起。

  赵平睁开眼看着座位对面,只见一个十八九岁左右的女孩子笑嘻嘻的拿着一只削好的苹果站在他的面前。

  这个女孩长着一头乌黑的长发,修长而丰满的身体散发出青春的活力,微黑透亮的皮肤发出古铜色的健康光泽,她长的并不漂亮,普通的脸蛋,平平凡凡,但一双大眼却是亮丽异常,漆黑的眼睛像一潭深水,随着她的笑容闪着晶莹的光芒,散发出一种特别的魅力,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

  赵平觉得这个女孩子很特别,用心神探去,发现她并不是修真者,体内也没有真元力的反映,只感觉她的精神力比平常人强大一些,最引起注意的就是她的一双眼睛,怎么这么奇怪呢?

  “谢谢你”赵平对这女孩起了兴趣,接过她的苹果,自嘲的说道:“太累了,所以睡了一觉。”

  “嘻嘻”那个女孩一笑,说道:“再累也得吃饭啊,车上用餐时间过了,先吃苹果垫着,要不胃可受不了。”

  赵平一笑,大方的拿起苹果啃了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呢?”

  女孩掩着口笑着说道:“从一上车我就看你睡到现在,你说呢?”

  “呵呵”赵平不好意思的笑了,对她说道:“谢了,我叫赵平,去S市。”

  女孩大方的说道:“赵平你好,我叫萧虹,也是去S市的,我考上了XX大学,这次是去报道的。”

  赵平一听感兴趣的说道:“XX大学啊,这是S市有名的大学,全国重点,恭喜你了。其实我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是你的老校友,欢迎你校友!”

  萧虹一听开心的就说:“原来是学长啊,你得好好说说XX大学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去S市,正想等到了后找人问路呢,现在有你在那太好了。”

  赵平歉意的说道:“我离开S市有一些时间了,再加上我毕业也很久,现在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不过路我认识,到S市后我送你过去。”

  萧虹惊讶的看着赵平说:“不会吧,我看你没多大啊,我还以为你还没毕业呢,没想到你长这么年轻,对了,你多大了?”

  赵平不好意思的说:“不比你大太多,我长得年轻点而已,对了,你在哪个系?”他不想让萧虹知道他的真实年龄,要不然她非把赵平当怪物看不可,所以打岔问萧虹。

  萧虹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不说就不说,我进的是中文系,怎么样?”她得意的抬了抬头。

  “女孩子学中文的不多”赵平感叹的说着,接着打趣的说道:“看来你将来一定是大作家,怎么样大作家,先给我留个签名吧,要不以后难搞了。”

  萧虹的脸上一红,害羞的说道:“别瞎说了,不过我很喜欢文学,等以后不管是否成名我都会写作的,这是我的梦想.”

  赵平点头鼓励着她说道:“好样的,学长一定会给你打气,等你出了第一本书别忘记给我一本。”

  赵平和萧虹愉快的聊着,赵平找了个机会问了萧虹的眼睛为什么这么特别,萧虹告诉赵平她眼睛从小一直是这样,和常人不同,特别的明亮,而且她也非常自豪有这么一双亮丽的双眼,俩人聊着聊着,时间也飞快的过去,转眼,S市到了。

  下车后赵平叫了一辆出租送萧虹去了XX大学,帮她办好报道手续后,再相互留下了通讯方式,走出校门搭上出租,向家里驶去。“分离了多年终于回家了,我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