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人之旅

夜深

  • 仙侠

    类型
  • 2005.07.16上架
  • 25.78

    暂停(字)

10.8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人之旅》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人之旅 夜深 7116 2005.07.16 22:26

    夏夜八点,虽然下着朦朦细雨,在S市的街上依旧还是热闹非凡,穿梭的人群,有下班往家赶的,也有趁着天气凉爽出来散步的,更多的是一些年轻的男男女女嘻笑着向S市有名的酒吧街走去。

  人群中,一个年轻人,默默地走在路边的阴影中,没有打伞,靠着路边的建筑边走边躲着雨向家里赶去。

  他的外貌来看估计二十多,浓眉大眼,一米七十多的个头,微卷的头发已经打湿了,紧紧贴在他宽广的前额,可是他还算英俊的脸庞却锁着双眉。“哎,已经第三十次了!”他叹息着:“怎么这么倒霉?”

  他叫赵平,别看他长得年轻,其实已经三十五了,原先在一家大型跨国公司做事,先后担任过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和业务部经理,年薪十多万,有房有车,七年前结婚,从外人看来,事业顺利,妻子又是那么漂亮,除了没有孩子外,一切都是那么圆满,但他心里总感到不满足,男人嘛,创一番事业,没有自己的公司怎么能叫“成功”呢?所以,五年前,不顾老板的再三挽留毅然递了辞呈下海了。

  开办公司以来先是顺风顺手,由于良好的基础和准备充裕的资金(历年的积蓄)很快地一个三人小公司渐渐地发展到了拥有二十多人年营业额1000万的中等公司,正当他踌躇满志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厄运就从二年前降临了。

  当时他把所有的资金全部拿出,并用公司做抵押贷了一大笔钱,刚把所有的财产和希望投入到一个合作项目中好准备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一起合作伙伴却由于一件小事得罪了一个人,而这人为了打击报复至他于死地,在暗地里利用后台关系居然使中央某部下了一个限制文件。文件严厉禁止这种项目由民营企业来经营,并且原料价格具体操作等一切由政府决定,如原料进口还得必须通过外贸部门审核,限在一月内所有经营的民营公司停工停产,并拆除设备。其美名曰:“宏观调控”这个晴空霹雳,把所有经营这行业的公司搞惨了,特别是刚开始运转的项目一下子瘫痪。

  由于合作伙伴借了大笔高息贷款无法偿还,逼得他只能投江,而把全部资金投入的赵平也一夜间变的一无所有,之后接连的事发生:公司倒闭,随后破产,然后妻子提出了离婚,带走了仅剩的汽车和一些现金。如果是别人遇到这种情况恐怕早就跨了,赵平这人天生乐观,多年的社会经验和商场交际给他练就了良好的心理素质,他顶了下来,默默地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两年内,虽然他一直想东山再起,但好运似乎已经离去,别说没有资金,就是连找工作都成了难题,每次找工作不是因为年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条件太好面试的经理怕抢了自己的饭碗,就说今天吧,工作面试又泡汤了,原因非常简单,“三十以上不符合公司发展和要求,你年龄大了。”

  “操!三十五就年龄大了?难道以后中国三十岁以后就得退休?”赵平恨恨地暗骂道。“这些公司现在怎么都这样?”赵平越想越气,撩起一脚就踢飞了路边的一个易拉罐,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看了看天“这雨看来一会还停不了,还是早点回家去,明天得找工作呢。”

  回到家,随手按下了电灯开关,“嗯?怎么不亮?灯坏了?”走到卧室按下窗灯,还是不亮,赵平这才想起由于他三个月没交电费,电闸在今天上午已经给供电局给拉了。

  “人霉喝凉水也塞牙呀!”没有办法,没电什么事都干不成。“可还没吃饭呢?出去吃面?”赵平摸了摸口袋,里边还剩下几个钢蹦,“算了,就这点钱买拉面也不够啊,明天再找不着工作的话,没得活了,实在不行只能卖房了。”可一天没吃饭的赵平肚子都快受不了了,酸水在胃里直往外冒,总点吃点什么吧。

  赵平抓了抓脑袋“还是找找家里有什么吃的吧”冰箱里早就空空如也,屋里翻了半天,赵平终于从一个柜子里找出包不知道几年前买的云片糕,胡乱的抓来一把就塞进嘴里。

  吃完了“晚饭”,洗了个凉水澡(煤气公司几天前把煤气切断了,没钱交啊,还算好,现在是夏天,水不凉),赵平一头倒在床上,睡觉。

  翻来复去,赵平脑子里总想着这几年的事,“自己怎么会混这么惨?难道说男人三十三真是一道坎吗?一切的事都是从自己三十三岁那年发生的,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当年买几块肉好好斩一斩。”

  胡思乱想,赵平怎么也睡不着,“算了,不睡了,还是练功。”

  赵平从床上爬了起来,双腿盘起,面向南坐定,闭目抵舌,练起功来了。

  这个功叫什么名字连赵平自己都快忘了,只记得一气混元什么的,还是他十六岁那年从一个废品回收站捡来的一本线装本上学的。

  那时候正是国内气功热的年代,什么周大师,张天师的,整个社会传得是沸沸扬扬,再加上李连杰的片子,学武的热潮遍布神州大地,由于好奇,赵平也学了点功夫,先是报名参加了空手道,后来因为对日本的厌恶改学了八卦掌,同时读了不少金大侠的小说,俗话说“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赵平总想搞门内功学学,可高手师傅难找,只能退而求次,还是找本书自学。

  所以当赵平无意中得到这本书的时候实在是兴奋,从他认为,越老的书里边的东西可信度越高,至少以前没有现代这么多假冒产品,从这本线装书的样子上来看起码是民国以前的东西,解放后那里有线装本啊?搞不好还是几百年前的呢。

  就这样,赵平的气功打这时候起一练就是十七年。

  可惜的是,这书大概是年代太久了,残破不全,只有前几页还算清晰,后边的全烂得不成样子了,连书名的封皮都掉了一半,只能勉强看到“XX一气混元XX”,虽然是这样,但赵平还是按书里的第一式练了起来,从大体的意思来看,这一式是筑基的功法,主要是在丹田内形成一股真气,然后盘旋来加厚丹田的真气,进行三十六小周天运转,来逐渐加深功力,可下边的运行大周天并打通任督二脉等等只提了一下,具体的练法赵平怎么也不能在书后的破纸里找到,估计不是因为时间太久掉页就是破得无法识别。

  遗憾的是这本“天书”在十年前由于搬家,给搬运公司的民工以为是垃圾给随手扔了,赵平当时气得威胁搬运公司不找回这本书就不付搬运费,可到头来,书还是没能找着,不过书虽是没了,练过的功还是得练,虽然没有大的起色,十多年练下来,效果却很显著。不说丹田的气感越来越强,至少赵平自练功后就没有得过什么病,而且从外貌来看,比同龄人年轻得多。

  第二天,赵平早早的起来了,洗梳完后,换了套西装,打好领带,他站在镜子前对里边的自己说:“又是新的一天,今天也是面式的时间,你要相信自己,一定会通过的。”赵平为自己打着气,对着镜子笑了笑,随后拿起放在一边的皮包,出门找工作去了。

  今天的面式单位是一家大型的民营企业,赵平应聘的是销售,十点,他准时到达这家公司的前台,“你好,我叫赵平,昨天和你们经理约好的,是来面式的。”赵平礼貌的对前台小姐说道。“面式的?你先去那边填一下表格,然后再把简历和照片一起交上来”小姐随手把表格递给赵平。“谢谢”赵平拿起表格走到一边的会客室,里边已经有十几个年轻人在了,不是在填表的就是坐着发呆。

  “这么多人?发呆的估计是等叫号吧,看来今天这关不好过啊”赵平找了个空位很快地添好了表,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简历和照片,走回前台交给了前台小姐。

  “行了,你去会客室等着,到你我会通知的。”小姐利索的拿起资料走进了里边办公区域。

  等了一个小时,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赵平站起来整了整衣服,随着前台小姐走进了经理室。

  先是老套的问答,快结束的时候到了决定今天成败的关键时刻,“从你的简历来看和你的工作经历来讲完全能够胜任我们销售部的工作,不过我很奇怪,按你的资历做基层的销售应该是大材小用,可你为什么还是选择我们公司的这份工作呢”?对面的经理笑眯眯地看着赵平,四十多左右圆脸看上去和蔼可亲,可从他那双金丝边眼镜后边赵平明白,如果回答不能让他满意的话,这工作就吹了。

  赵平吸了口气,坦率地说道:“经理,其实我这样是有原因的”。“哦,什么原因”?胖经理挪动了一下身子,看着赵平。

  “我现在非常需要这份工作,而且以我现在的情况来说这份工作也是最适合我的,经理您也看过了我的简历,从我的工作能力和经验来看我也是一个合适的人选......”胖经理向赵平摆了摆手说道:“可是你知道,我们一般的销售都是些年轻人,你的年龄是否大了一些呢?要知道销售这工作还需要很多精力啊”赵平诚恳地说:“我认为年龄不是大问题,虽然我比一般的应聘者大些,不过您也看到了我的身体和状态和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并没有多少差别,可我比他们多了很多经验,而经验是决定销售成败的关键,对于我们公司来说,一个有经验而工作能力强的销售员和一个刚入行的新人来比较,其对公司的效益和结果是完全不同的,而且我相信自己会为我们公司创造出优秀的成绩”。

  “好!”胖经理向赵平伸出手道:“王晓军,销售部经理,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队。”“成功了”赵平兴奋的想道,紧紧的握着王经理的手道:“谢谢经理,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走出公司大厦,赵平兴奋地向家跑了去,终于找着工作了,虽然工作差了一点,可工作毕竟是工作,至少可以从头开始了,等慢慢地恢复元气,事业再创指日可待。

  “进来”,王晓军的声音从经理室传出,赵平打开门,把手上的文件夹交给王晓军“王经理,这是上月的销售情况汇总,这月销售估计比上月增长20%,如果北京诺康公司的合同能在这月底签定话,预计下月销售指标超额完成不会成问题”。

  王晓军翻看着文件,开心的笑道“坐坐,不错嘛,看来我的眼光还可以,你没有让我失望,从你来了这半年以来,销售额逐步上升,你的成绩已经得到了董事会的肯定”。

  王晓军笑着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赵平的肩,接着道:“金子总是会闪光的,我们是民营企业,有能力的人是不会被埋没的,好好干,以后我还要仰仗老兄你呢”。赵平疑惑的看着王晓军:“王经理?”,“呵呵”,王晓军笑着道:“赵平,根据公司决定,你从今天起担任销售业务部副经理,你看,桌子都帮你准备好了,和我在一个办公室,怎么样?”王晓军指了指办公室,赵平这才发觉,今天经理室里边多了张办公桌。

  “谢谢经理了,不管怎么说,没有经理的支持和帮助业务部也不会有今天的成绩,这都是经理的指导有方啊”赵平心里一喜,不过嘴上还得捧着王晓军,“今后还得请经理多多帮助啊”。

  王晓军向他挥了挥手道“得了得了,我还不知道你啊,别心里高兴嘴上不说,没人时候就别叫我经理什么的,都是兄弟,那跟那啊。”其实半年来赵平和王晓军一直合作的很愉快,在私交上早相互称兄道弟了,只不过在公司里还相互作出一副上下级的嘴脸。

  赵平转身把经理室的门关好,回头对王晓军笑着道:“哈哈哈,行了,现在外边听不到了,你这老小子,昨天喝酒时候怎么不透点风啊,今天一早把我叫来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害我提心吊胆了半天,还以为出事了呢。”

  王晓军一脸抱歉:“兄弟啊,你冤枉我了,我也今天一早才接到董事会的文件,不过也好,给你个惊喜嘛。”

  “好一个惊喜啊,谢谢啦兄弟,晚上请你喝酒去”。赵平开心的对王晓军说:“地方你挑,不过喝酒我请,其它活动你自己解决了,别苦大仇深一样把我一点小钱全都共产了”。

  “切!以为我打你土豪啊!小气,就找个地方喝酒,什么地方呢”?王晓军思索了一下:“得!今天晚上酒吧街的蓝色情人吧,不见不散,不醉不归,反正今天是星期五,明后天都休息。”

  晚上十二点,赵平和王晓军醉熏熏地从蓝色情人吧走了出来,一辆出租停在他们边上,赵平晃头晃脑地说道:“兄弟,你先走,我住得近,走回去得了,正好醒醒酒”拉开车门把王晓军塞了进去,交代了司机地点,拍了拍王晓军:“兄弟,先别睡,到家再睡吧,下周见”。

  王晓军嘴里咕里咕噜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向赵平点了一下头,车开走了。

  赵平晃悠悠地向家走着,冬天的冷风吹来,像刀子一样刮过,但是醉酒的赵平却感觉很爽,好像清醒了一点,可是刚没有走出多远,赵平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急忙扶着一棵行道树大呕起来。好一会儿,肚里的货也吐得差不多,才好受了一些,赵平才慢慢地直起身子,向家走去。

  走到家的时候,赵平掏着口袋里的钥匙,准备开门,“谁?”赵平突然发现家里的门没锁,可自己出门时候明明是锁好了的啊,而且房间里传来脚步声,在这宁静的夜里显得分外清晰。

  “有小偷!”赵平一下子明白过来,拉开门冲了进去,只见房间里二条人影向他扑过来,赵平向左一闪,右掌举起对准扑过头的一个人的脑后就是一个手刀,然后右脚向前一跨左拳从肘下快速伸出,对准另一个人的腰眼就是一拳。只听得扑的二声闷响,那二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不错,这种近身格斗空手道还是有点效果的”赵平得意的想道。

  赵平踢了一下倒地的一个毛贼,晃悠着脑袋酒气冲天地骂道:“妈的,偷老子头上来了,找死啊!等会让你们进局子里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去”一边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准备打110报警。

  不料当赵平刚拿出手机的时候,身后一阵风袭来,马上感觉到不好,“还有个一个毛贼,大意了。”赵平想扭身躲开身后的偷袭再教训第三个毛贼的时候,感到一股酒气涌了上来,刚才的几下格斗把赵平的血脉活络了一下,压下去的酒劲一下子翻了上来,脚下一软,没能躲开身后的一招,一拳实实得砸在腰上,这一下,赵平感觉身子一下子弯了下去,加上醉酒的原因,他顿时失去了抵抗力。

  偷袭的毛贼对地上的二个问道:“这家伙挺扎手啊,要不是老子躲在一边我们今天就算栽了,老幺,老二,你们没事吧?快点起来!”,“老大拉我们一把”被赵平打倒的第一个贼叫道:“好好教训这小子,有点功夫啊,差点老子今天就在阴沟里翻船了”。随后三个毛贼对着地上的赵平就是一顿暴打。

  “行了,搞差不多就可以可,别搞出人命来,我们是偷东西的,出人命没这必要”。那个老大皱了皱眉,拦住了还想继续修理赵平的二位,接着伸手楸起赵平的衣服,对准赵平的小腹就是狠狠的一拳,回头向其余的二人说道:“快点把东西拿了,我们走,闹这么大动静万一条子找来就麻烦了。”随后留下倒地不起的赵平,带着早已搜寻好的“战利品”扬长而去。

  赵平这时痛苦得连喊救命都叫不出来,头脸和腰背的伤虽然严重,可关键的是那最后小腹上的一拳,这拳下去赵平只感觉到肚子里一下子像是有万把钢针扎入一样,同时胸口就有如压路机开过一般,不停的来回积压。一口气吸不进来也呼不出去,憋得他满面通红,这种感觉赵平不知道维持了多久,想找人来救他,可用尽全身都无法提起一点力气。痛苦的煎熬无止尽似的,偏偏头脑又非常清醒,赵平这时只有一个想法“让我死吧!”就在这时,一股热流从下腹冲了上来,胸口的挤压转眼变成了冲击,热气一直冲向赵平的头部,巨大的反差让赵平一下子晕了过去。

  “完了”昏迷前的刹那,这个念头从赵平的脑海里闪过。

  第二天,赵平缓缓地醒了过来,“我还活着?”赵平想道:“难道是昨天夜里是我喝多了做了个梦?可是我记得好像被小偷打了一顿,后来晕过去了,可摸摸身上,又伸了伸手脚没感觉到什么疼痛,身上也没留下伤疤,奇怪了?真是喝多了做梦了?可怎么会躺在地板上?而且衣服也破烂不堪了。”

  赵平从地上爬了起来,运动了一下身体,“难道真的做梦了”?走进房间,发现房间里乱七八糟,所有的柜子都给撬开了,电视,音响,电脑全不见了,赵平这才醒悟过来,昨天的盗窃是真实的。

  “可明明昨天我挨了顿打,怎么身上没什么痛的感觉呢”?赵平奇怪的想着,“不对,身上虽然没伤,可总有点感到有点不对劲?啊!怎么会这样”?赵平发觉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举起手一看,袖口短了一大截,而裤管也像女孩子穿的七份裤一样可笑的绷在腿上。

  “难道是衣服缩水了”?赵平百思不得其解,用力扯下身上的衣服,洗了个澡,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才发现自己变高了一些,而且镜子里的人也和以前不一样,本来一米七十多的个头现在起码一米八十多,除了从眉目中有一些自己原先依稀的样貌外,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样子,比原先更加英俊和提拔,双目竣竣有神,像是能看穿人心一样,本来就健康的皮肤下仿佛有一层层的流光不停闪过。

  赵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吃惊的张大着嘴,连话都说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啊”?

  赵平在家郁闷的呆了一天,“变高变帅了是不错,可身份证怎么办?鬼会信我现在的样子和身份证上是一个人,再说下周还要上班,总不见得下周上班后和同事们说我去韩国一次做了个整容手术吧,可就算是做了手术也没这么快,何况还长高了十多公分”。

  “算了,这样就这样,反正也变不回来了,还好没变成丑八怪,到时候随便解释一下,他们爱信信不信。”

  吃过晚饭,赵平坐在床上开始了他每天的功课“气功”

  赵平刚一运功就感觉不对,本来他一直只感到真气在丹田盘旋,可今天一提气就感到全身都有真气流动,而且丹田的真气和往常的大不一样,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自动控制着真气的运转。

  “奇怪啊,一晚上自己样子变了不说怎么现在连练了十多年的功都和以前不一样呢?”赵平慢慢地运起内息盘旋丹田,渐渐地把心静了下来,突然出现了一种微妙的感觉,明明闭着双眼,可赵平却发觉清晰的看到了自己体内的,“难道是我练成了内视?”赵平想道:“想不到多年练功终于可以做到内视了,”赵平兴奋地随着内视的感觉仔细查看着,突然一个东西让赵平楞了一下,看见有一个实质般小人安详的端坐在自己体内,小人的身上散发出柔和的白芒,而在小人四周,乳白的真气像一条条丝带围绕小人缓缓转动,“这是什么东西?”赵平大吃一惊,想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是“元婴?我练气功怎么会居然练出了元婴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