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人之旅 夜深 4939 2005.08.31 21:44

    鉴悟漠然沉思了半天,终于缓缓开口说道:“老僧以前不是出家人,当时的名字叫吴剑,出家后法名鉴悟,就是原来的名字颠倒后的谐音。”

  他叹口气说道:“当年我是一个富家子弟,父母一直没有得子,直到五十岁那年才生下我一个独子,全家上下都对我异常宠爱。由于祖上是将门之后,所以我从小好武,并不喜书,而是终日和武师交往,学得了一身好拳脚。十六岁那年,家人为我定了一门亲事,可我当时迷恋拳术,一直想做一个行侠天下的大侠,所以不顾家人反对,在相亲当天,留下一封书信后,偷偷的独自离家出走,在江湖上闯荡了几月后,几经转折,拜入当时武林宗师中原大侠白义峰门下学武。由于我天资聪慧,加上根基打得不错,三年后艺满出师,十九岁那年拜别师傅回到老家。由于老父体弱多病,加上当年我离家后一直没有得到我的消息,心情郁郁,每日惦念,终于一病不起。在父亲病倒后,家业也渐渐衰败,等我回家时,若大的家业已经不复当年景象了。而老父虽见我回家后精神大好,可因为多年疾病缠身,早已病入膏肓,没多少时间就撒手离去。”

  说到这里,鉴悟长叹一声,用袖袍轻轻的拭了下眼角渗出的泪水,接着说道:“老父走后,母亲也因忧郁寡欢病倒了,为了给老母治病,我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变卖,但还是未能挽回她的生命,一年后,正在我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母亲也离我而去了。短短一年左右,失去了双亲,让我悲痛欲绝。之后我大病一场,几欲就此不起,人也消沉了下来,但因为有未过门的妻子照料,这才慢慢的从痛苦中恢复过来。妻子未嫌我家业败落,毅然帮我挑起了一家重担,而我也渐渐考虑今后何去何从,商量之后,想到自己还有一身武艺,就去了镖局做了一个闯荡江湖的镖头。由于我武艺高超,加上师门的关系,走镖五年未有一失,在江湖的名气也渐渐大了起来。在第六年,我的孩子出身那天,用行镖的积蓄自己开了一家镖局,收了一些弟子,做起了总镖头。又历经二年功夫,镖局的生意越做越大,家境也渐渐好了起来,贤妻麟子,一家乐涛涛的,每次我出去送镖的时候,妻子总会抱着孩子在家门口等我回去,而我也从未让她们失望过。”

  这时候,鉴悟侧耳微微倾听窗外的虫鸟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仿佛想到了当年快乐的家庭,想到了他美丽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

  鉴悟叹道:“这一切都是这么美好,我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能这样安安稳稳的渡过,但往往世间不如意的事常有发生,有一年,我去走镖时候,天下发生了一件大事,长毛,哦,就是现在说的太平天国,在两广造反,迅速北上,一月之间就打到了我的家乡。等我得到消息后,就立即赶了回去,但是因为到处都是逃难的人群和溃退下来的败兵,路上耽搁了好久。到家后才知道,才发现自己的家和镖局已经在战火中付之一炬,妻儿也不知去向。在绝望中,我寻找了好久,才找到了一个老家人,据他所说,在长毛进城当晚,整个县城都是奔逃的人群和冲进来抢掠的败兵。为了暂时躲避兵祸,大家都收拾好细软准备从东门离开,想不到由于突然一股人马冲散人群,乱砍乱杀中,我妻子抱着刚才五岁的儿子和家人手下失散了,后等到三天后长毛大军全部到后,城内才稳定下来。可是一切都晚了,所有的家产都被一把大火烧得干干净净,我妻子孩子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在老家人的带领下,先在城内寻访,后经人指点后,又去了城外化人场。到化人场后,只见哪里堆尸如山,一片血海尸山,层层叠叠的,全是血肉模糊,分辨不清各人的容貌。看到这一切,我就像疯了一样在尸堆中寻了三天三夜,直到我发现一具烂得不成样子的尸体下找到一个金丝荷包的时候,才彻底失望。因为这个荷包正是我当年第一次走镖回来带给妻子的,我紧紧的捏着它,仿佛山崩地裂一般,心似刀绞,悲痛欲绝……。”

  鉴悟从怀里掏出一个已经变成深黑色的绣花荷包,上面的金线早已脱落,但依稀还能认出上边原本绣着一对戏水的鸳鸯。鉴悟像宝贝一样爱惜的拿在手上,另一只手轻轻的***着。他接着说道:“经历这次大变后,我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存了厌世的念头,散尽身上浮财后,一人漫无目的的离开了家乡,到处在江湖流浪。直到来到峨眉,经过万年寺外觉得有些疲惫,坐在山门前休息的时候,正好寺内传来庄严的佛钟响起。一声声悠长清扬的钟声就如击打在我的心上,顺着寺内僧人的佛经咏声,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感油然而生,顿时大彻大悟,后拜明觉大师为师,就在万年寺出了家。”

  鉴悟顿了顿,拿起佛珠说道:“这串佛珠就是当年明觉大师收我为徒送我的,他当时为我起法号为鉴悟,一来这是我的名字谐音变化,二来也是希望我明鉴大悟之道。但大悟之道哪里这么容易,随我进寺后一直潜修佛法,但进展一直很慢。明觉大师是禅宗一代宗师,他明白我是心结难解,怨气大深的缘故,虽然每日颂经念法,但始终平静不下心情,为了帮我早日大悟,在平日传授佛意的同时,渐渐的传了我禅宗的密法,并指点我修炼。这就是我修炼禅宗的原因。”

  鉴悟虽然看不见,但还是向赵平所坐的地方望了一眼,赵平心里明白,默默的点点头,鉴悟接着说道:“十年之后,我禅宗小成,佛意也渐渐明悟,随着修为日益加深,对明觉大师也越感激。明觉大师有一好友,是当年天师派天师,虽然他们一僧一道,但交情不浅,是至交好友,天师每次来万年寺都要和大师长谈几日,每次天师走后,大师都有几日一直心事重重,仿佛有什么疑难一直未解一般。寺中僧人都不敢相询,我有时好奇不由得探问几句,但大师总是笑而不答,让我安心修炼。直到五十多年前一天,天师再次到访,和大师在禅房内谈了三天三夜,突然接待僧传来大师吩咐,大师想见我。我到了禅房后只见大师和天师二人并肩坐在塌上,见我进来,天师问大师道:‘此人?’大师答道:‘然’天师看了我半天,突然笑了起来,说道:‘玉虽不杰但气则直,不错’大师也点头笑道:‘气直为本,玉杰可雕’天师同意的点头道;‘然也’。他们的话我听得一头雾水,傻傻的站在一旁,直到大师让我走近后向我讲了一番话后我才明白,因为大师坐化在即,需要选一个弟子帮他完成一件事,他弟子虽多,但选来选去还是看中了自己,刚才天师是问大师是不是这个人,大师说是,天师看过我后认为我这人虽然为人正直,但修为不深,恐怕不能承担这么重的大任,但大师却说道为人是主要的,修为可以慢慢提升,最后天师也同意了大师的看法,这才准备让我接替大师。听到这些,我当时非常惶恐,要知道各位师兄修为佛法比我高的比比皆是,恐怕辜负了大师和天师的期望,所以向两位师长惋拒。但大师却告诉我,这件事并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而且和寺中地位无关,既然他们认可了我,就不会再挑选其他人了,何况大师坐化在即,也没多更多的时间去安排,所以我是一定得同意下来,天师也在一旁劝说,无奈中,我只能答应下来。”

  鉴悟说到这里,不由得摇头苦笑,看得出,当年他莫名其妙被自己师傅和天师叫去居然是这个结果,可以看出当年二位长辈说话的语气是不容他反驳的,一定是半强迫半恳求一般。鉴悟说道:“在我答应之后,大师他们才告诉我一个秘密,在万年寺后山有一个地方是当年修真大派剑影门的驻地,并向我详细述说了当年剑影门莫名消失的前前后后,由于大师和天师二人的祖上当年和剑影门消失之人中都有好友在其中,为了调查这件离奇的事,二人百多年来一直苦苦寻找答案,可因为时间久远,原来盛极一时的名门大派已经变成荒山野地,只留下了一个奇怪的阵法,这是阵法就是现在的大阵。大师为了追查真相,特意就在万年寺留了下来,而因为在调查过程中遇见了同样目的的天师,由于双方目的相同,加上见面后交谈投机,就这样结成了好友,大师主要是在峨眉保护剑影门遗址,其实就是这个阵法,而天师因为教中事务繁忙,无法在此长久逗留,只能每隔一段时间上峨眉一次。经过他们多年探讨,发现这个阵法并不简单,虽然粗粗看来只是一个威力无穷而繁复的大阵,但天师一生钻研阵法,发现其中有些功能非常奇怪,但又看不懂其中的妙用,不过他们二人都认为这个阵法很有可能和当年的秘密有关。可惜的是,尽管心里明明知道,但没有正确的运用方法,无法解开这个秘密,只能守护此阵,以待将来有聪惠多才之人来解决。而大师因为禅宗修为已到极点,坐化之期已经快要到来,大师走后,换谁人来守护此阵,就成了他们之间的一个疑难,到今天,这才定下决心,准备交由我来担任下一代的守护人。把来龙去脉说明之后,天师摸出一卷手录给我,并交代这是他们多年分析的阵法心得,并记录了一些其中能看透的使用法门,让我贴身收藏,并希望我能接替他们解开此迷。”

  鉴悟向赵平说道:“本来我并不懂阵法,但这么多年来依靠当年二位的手卷记录学习后收益良多,虽不能说精通,但也能简单的运行此阵,可惜的是,到今天还是没有完全明白阵法的全部奥妙。”

  鉴悟感叹几声后,又说道:“在接替大师担任守护者之后没多久,大师就坐化了,大师离去之后,天师也时来时去,但每次到峨眉都要带我来这里一番,并详细的解说当年他们讨论的看法,而我也不时的会向他请教一些问题,特别是剑影门当年的情况,天师一般都是知无不答,尽量详细的向我述说。随着渐渐接触剑影门的事物,我从当时接手守护者的无奈之情,慢慢的转变成了好奇之心。对剑影门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在和天师的讨论中也慢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天师见我思想的转变,也非常高兴,但他劝说我不要过于心急,先搞清楚阵法的奥妙再说,以他的看法,这阵有很大的蹊跷。可我当时年轻气胜,不以为然,但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后,才明白当初大师和天师的话,这阵法的确奥妙莫测,想要解开剑影门之迷一定得先破解这阵法的秘密。天师来的次数一次比一次少,最后一次来过后,一年多都未上峨眉,虽然我心里有些奇怪,但还是每日去后山一次,希望能够早日破解秘密。可是,一天清晨,我去到后山,发生了一件事。”

  鉴悟露出深思的表情,说道:“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多雾的清晨,我出寺时候,山中的雾已经很大了,但因为我走惯了山路,很快就到了后山,来到这里,正在我坐在现在门前的大石上闭目凝思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寒风从身后袭来。当时因为我功力尚浅,虽然反映了过来,但只能躲开要害部位,一对双掌直直的击在后肩。背后一痛,人一下从大石上滚了下来,口中鲜血直喷,好不容易站直身体,向后望去,这才发现一个身穿青衣的人蒙面而立,一双晶亮的眼睛里既有得意又有恶毒的目光闪烁。他看着我,说道:‘把阵法研究心得交出来,不然的话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此人功力比我高出许多,还出手偷袭,听他所说是为了剑影门大阵和阵法心得而来,虽不知道他的其他目的,但一定不怀好意,当是我已受伤,如果和他硬拼的话,一定不是他的对手,而且由于天师的嘱咐,特意让自己看完卷录后就把它烧毁了,所以明确的告诉他卷录已经毁去,所有心得只记在自己心里,并让他说明自己身份,心想只要逃的一劫,等事后再找师兄们、天师寻他报仇。想不到此人并不相信自己的话,出手狠辣,和身上前只一招就把重伤下的我制住,在搜查过我身上后,没有发现卷录,就向我烤问起来。使出了种种手法,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终于到第二天晚上,终于相信的确没有卷录后才边骂边让我向他说出所录的心得。”

  想不到鉴悟大师居然这么挺得住,要知道虽然他说的轻便淡写,但赵平心里知道,修真者考问的方法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二天一夜的折磨,一定非常残酷,心里不由佩服起鉴悟大师的坚定,而且一直到现在,还在守护这里,看来当年明觉大师把守护之责交他手上,是正确的。

  鉴悟淡淡说道:“我始终不吐一字,他也拿我没有任何办法,甚至用上了迷魂咒法想让我失去心质。但他那里知道,禅宗讲究的就是精神的修为,虽然我当时修为不深,但修真界的迷魂咒对我一点作用都没有。始终无法的此人终于恼羞成怒,一怒之下袍冲白光一闪,我的双腿齐膝而断,他狞笑着说如果我再不说出心得记录的话,就要挖去我的双眼,再砍去我双臂。当时断腿之出血如泉涌,一股怒气一下冲了上来,本奄奄一息的我破口大骂他痴心妄想,心术不正,不配作为修真之人。此人听后不怒反笑起来,和蔼的帮我包扎好伤口,并软言相劝,信誓旦旦的说,只要我告诉他后一定不难为我,而且他可以帮我治好断腿,并送我下山。我不理不睬,骂不绝口,终于此人忍耐不住,一阵怒啸声中挖去了我的双眼,并一脚就把我踢了开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