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人之旅 夜深 4629 2005.09.02 15:55

    说到这里,赵平才明白鉴悟大师的双腿和眼睛是怎么被废的,究竟下手的人谁?这人向鉴悟逼问的目的是什么?他怎么会知道鉴悟有明觉大师和天师的心得记录在手?诸如此类的念头不停的在赵平心头涌起,他有一大堆问题想开口询问,但因为刚才和鉴悟大师的约定,才好不容易静下心来,耐心的听鉴悟的叙说。

  鉴悟缓缓转动着手上的佛珠,依旧用那平淡的声音讲述着,仿佛他所说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于他无关的别人。他说道:“当时我眼前一凉,接着就是一阵剧痛后漆黑一片,随即身子不由自主的腾空而起,‘乒’的一声,重重的落在地上。虽然这时候我暂时脱离了这此人的控制,可反映过来后才明白自己已经瞎了。除了耳中听到此人的愤怒叫骂声外,就是丧眼之后的心底油然而生的一丝恐惧和绝望,死,这对我来说,并不害怕,但无穷无尽的黑暗将伴随你的一生,又失去双腿,这是任何人都无法一下子就能接受的,我也不例外,当时甚至想到伸手就给自己一掌,自行了断。但这丝念头只一闪而过,明觉大师的嘱托从脑海中闪过,我静下心来,告诉自己不能这么死去,必须得活下来,这样才能对得起大师的托付和自己当初向大师许下的诺言。由于暂时脱离了此人的控制,恢复了活动的自由,我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支称着地面,准备让自己的身体坐起来。想不到当我双手一触地面时候,因为气息流转的原因,感觉到有一种轻微的吸力仿佛在从我双掌中抽取劲力一般。这种感觉让我先是一愣,再是一喜,想不到刚才挨了此人一脚竟然把我踢到了阵眼附近,此人并不知道这个阵法的奥秘全在地下,所以也没注意我所处的位置。当时我一下反映过来后,知道,成败在此一举。”

  鉴悟用手指向他坐的位置靠右边三丈左右的地方说道:“这就是当年我落地之处,明白过来后,我假装身体不支,就势躺下,扭动身躯在地上翻滚着,口中并发出呻吟声,防止此人得知我的目的,渐渐的向阵眼移动过去。还好,由于我已经被他废去双腿和双眼,他盛怒之下并没察觉我的举动,还以为我是受不了伤痛的煎熬这才作出这副模样。等我到了阵眼位置后,我立刻尽力坐定身体,运起禅宗心法,开始运转阵法。”

  这时,鉴悟解释道:“由于阵法微妙,加上我功力不深,如果不能占住阵眼的话,一方面无法发动,第二方面很容易被对方察觉。”

  赵平明白他其中的意思,微微点点头。

  鉴悟接着说道:“此人毕竟功力胜出我许多,而且非常警惕,我刚一运功,他就察觉了。当时马上就反映过来,立刻合身向我扑来。可他没有想到,还没能等他扑到身边,我就已经成功的运转大阵,虽其微妙之处无法运用,但基本的杀阵和迷阵已经在我控制之下运行起来。只听得先是一声‘砰’的大响,他生生的先撞到了外部防御阵,再被杀阵的罡气弹出。接着就是一阵怒骂,他又急又怒又懊恼的站在阵外,威胁我投降,如果不然的话就破阵杀人。我也不管他如何言语,只能尽力运功,把自己护得严严实实,并逐渐的启动外围几个阵法。随着阵法威力的加强,此人步步后退,但他并不甘心,运出各种法宝破阵。我与他双方相持一个时辰之后,依靠阵法破了他三件法宝,他终于忍耐不住,取出一件东西来,运足功力向阵内扑来。这件法宝非同小可,虽然我双眼已经不能见物,但还是感觉到一有股巨大的压力袭来,随之而来的寒气仿佛旋风一般狂扫而过,耳中听到的全是周围的树木折断和地上飞石相击之声。我心里一惊,怕自己的功力随有阵法相助也无法和他对抗,边抵挡边想对策。突然脑海中想起大师他们的心得中的一段话,一咬牙,全力收缩阵法先护住心脉后暗暗掐动法决,等待决战。此人见阵法范围缩小,外围阵地攻克,不由大喜,加紧运功向内攻来,等他只攻到离我不到二丈的地方,我这才运起全身功力,掐动法决,向他反击而去。”

  鉴悟微微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直到今日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要知道,当时非常凶险,如有一点闪失就是阵破人亡的结局。可当时的情况已经不容我有其它选择,不是他败就是我亡,所以成功是否全在一时之间。也许是我运气好,凭借着心得中的半言只语,居然成功的运转起主阵的杀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阵周围各个连接点涌起,在法决下聚成一片,犹如高山大海般向他围去。此人眼见成功在望,发出得意狂笑声,但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惊恐不即,眼看我的反击将到,就是收回功力也来不及了。他勉强又运出一件护身法宝抵御,非但没有收回攻击,反而一声长啸声中运起全身功力向我扑来,他想在我围住他前先打倒我,这样就能化险为夷反败为胜。他的想法不错,但是因为我有阵法护身,加上自己已有所准备,于是双方的劲力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一声轰鸣的巨响后,就是一阵地动山摇。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此人功力太高,加上法宝威力巨大,还是承受不了,他的力量直接撞到我的胸口,光是劲风就压得我气都喘不过来,当时就喷出一大口鲜血,脑中一片空白,等反映过来后,只觉得全身的劲力如被海绵吸干一般,一点力量都提不起来,而双手不由自住的颤抖着,胸口巨痛难忍,并有骨头破碎的声音发出。”

  鉴悟慢慢的解开了僧袍,赵平看见他的胸口和常人不一样,左胸有一个手掌般大小的淡黑色,并微微向下凹去三分,更惊心的是,同样在右胸也有一快一样的伤痕,只不过没左边的严重而已,如果这伤就是刚才鉴悟所说的被那人最后一击所造成的话,那可真是不可思议,要知道当年的事已经离现在几十年了,居然还会看到如此严重的伤口,可以想到当时鉴悟的前胸几乎被击烂,所有的肋骨当时一定全部粉碎,才会形成如今凹陷的样子。如果不是鉴悟禅宗已有小成,光这两掌中的一击就能足以要他的命。

  鉴悟合上僧袍说道:“随后我就晕了过去,不知道多少时间这才醒了过来,如果不是当时占住阵眼和阵法合为一体的话,早就被击飞出去。等我醒过来后,运功先压住自己的伤口,再探此人的踪迹,但已经找不到他的任何动静,难道在比拼后他已经死了?我当时有些疑惑,运功在周围搜索了一下,也没找到他的尸体,但发现了他法宝的碎片。我没看见当时的情况究竟是如何,但是从法宝的碎片我可以料定,此人也受了重伤,一击之下两败俱伤,由于他功力随比我高许多,但重伤之后怕我运阵再困住他,舍弃了破损的法宝,逃脱而去了,要知道,修真者的法宝修炼不易,万一破损后也能重新修补,何况是威力如此强大的法宝,一般人都不会弃置不顾。所以,当时他在重伤之后,一定是又惊又慌,这才既没有察觉我的情况也不顾收取碎片就落荒而逃。”

  鉴悟取出一个布囊,放在面前,说道:“这里边就是后来我收齐的碎片,因为我对修真的制器没有接触,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属于那门那派的法宝,也不知道它的主人究竟是谁。不过也是万幸,如果当时他能冷静一点的话,就可以发现我已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也许这样,我也活不到今天了。后来,我慢慢的养好了伤,为了守护这里,并防止此人再次找来,特意让寺人帮我修了一件小庙,从此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一直到现在。可奇怪的是,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天师一直没回来过峨眉,就连偷袭的此人也再也没到过这里。但是在几十年的潜修中,我自己也反反复复想过此人的来历,但都没任何头绪,反而是对剑影门失踪一事却有了自己的想法,可总觉得抓不住其中的重要环节。直到今日,赵施主的一席话,终于让我明白了,这个阵法在有正确的运行法门外,还要配合一定的条件,才能现出它本来的用途,从而解开这个千古之迷。”

  鉴悟的述说终于说完了,赵平默默的回味着刚才的话,好一会,才开口问道:“大师,我想请教您一些事。”

  鉴悟说道:“故事已经说完,赵施主请问便是。”

  赵平问道:“以大师多年的看法,当年此人功力高深,不知和大师如今相比如何?”

  鉴悟苦笑的答道:“我如今的功力估计和当年此人的功力差不多,但禅宗修炼和修真不同,修真无谓时间,元婴之后,已经脱离世俗生死一关,凭借的是元婴的力量,而不是身体本源了。而禅宗不论功力如何精纯,但总有一天会坐化西去,所以,此人如今的功力至少还是高我许多。”

  赵平心里明白修真的力量本源,他点头答道:“这么说,此人多年未再来,是因为大师一直坐镇阵眼,而无法破解的缘故,或者是等待大师终有一日坐化的那天?”

  鉴悟点头说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只要我一天不离开这里,或者我坐化之日一天未到,此人在领教了阵法威力后不会轻易前来,因为他明白,至少他现在过来也讨不了好去,此人心计深沉,定是如此安排,等待最好的时机。”

  赵平又问道:“天师为什么不再来呢?”

  鉴悟叹道:“这我也不清楚,但此人之前,天师就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来过了,而且我也无法离开这里,或者是天师有其它事需要处理,也许是天师大乘以到飞升了。”

  赵平想了想,说道:“也许吧,可我和天师有过一会,但未听他提过此事。”

  鉴悟笑道:“天师一派是相传相承的,每个天师在大乘飞升前都会退位,现在的天师估计不是原来的天师了,他不知道也是可能的。”

  赵平也笑了,说道:“或许是,反正过些日子我会和天师再次见面,到时候我问他一下,是否知道上代天师的下落。”

  鉴悟说道:“那就有劳赵施主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请你让当代天师来峨眉一聚,当年的记录心得是天师和明觉大师一起整理的,现在加上我多年的自己领悟,重新整理了一份,想交于天师后人。”

  赵平答应下来,表示一定会帮他把话带给天师。赵平眼睛向装着碎片的布囊望去,问道:“大师,这布囊中的碎片是否可以让我看看?”

  鉴悟淡淡一笑道:“天一派是修真名门,而且我拿出来就是准备给你看的,刚才我说了,修真的法宝我并不懂,所以多年来也查不到什么,今日我们相会有缘,何况赵施主又帮我解开了多年的疑团,这些碎片,你就拿去吧,希望你能帮我找到此人的来历。”

  赵平从鉴悟中接过布囊,手中觉得一沉,想不到小小的布囊竟然很重,他慢慢的解开后,五快闪着银光的金属片露了出来。

  赵平随手拿起一快看着,发现这并不是一般的金属,非金非银,也不像合金,黑色的一片,闪着点点银光,上面布满了奇怪的咒文,入手寒气逼人,用手指敲上去,发出击打木头“扑扑”声。再拿起几块仔细观看,小心的合起,仿佛原本这东西像一个圆盘,中间微凸,四面凹下,外沿高高翘起,造型非常奇怪。

  赵平用真元探着碎片的内部,没有一点阵法痕迹,想不通这东西究竟是怎么使用起来的。虽然一下子搞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但从刚才鉴悟述说中,这是一件威力非常巨大的法宝,也许是一件外人所不知运用的奇宝,赵平皱眉想了半天,才把它们收了起来,放进布囊后小心的收了起来。

  赵平说道:“我也不清楚这法宝的来历,不过我想会有办法知道的,我想等回天一派查看一下典籍,或者可以找到些资料。”

  鉴悟点头说道:“这东西很奇怪,我也不奢望赵施主能马上认出它来,因为我虽然不懂修真法宝制作,但这些年一直研究过这些碎片,特别是它的材料,可以说是闻所未闻,再从其它的细节来看,我想制作它的人,不会是那个人,一定是传承下来的法宝,赵施主想到查典籍的想法很好,或许会有收获。”

  赵平同意的点点头,突然他想到一件事,脱口而出道:“大师,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是否您可以答应?”

  鉴悟点头示意赵平说。赵平张口欲言,但又一下子说不出口,支支呜呜的犹豫不决,有些不好意思。

  鉴悟笑着说道:“说吧,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的,没关系。”

  赵平考虑了半天说道:“我、我想得到大师的阵法心得和阵法全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