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人之旅 夜深 5304 2005.07.25 13:00

    转过前边的小街,行人稀少起来,赵平停下脚步,回头笑着说道:“都出来吧,别鬼鬼祟祟的跟着了。”

  后边的转角五个人犹豫的站了出来,他们就是刚才在茶馆的几个少年。

  赵平看着他们畏惧的样子,笑着说道:“怎么?不服气吗?从茶馆外跟到我这里,是不是还想找机会教训我一次?”

  五个少年低着脑袋,慢慢走到赵平跟前,突然全都跪了下来,不停的说道:“请师傅收下我们做徒弟。”

  赵平微微一楞,放声大笑,心想原来跟着我居然是找机会拜师,摇头道:“起来吧,我不收徒弟的。”

  原来这五个人从茶馆出来后就商量了半天,他们都对赵平显示出来的本领感到震惊,商量了半天决定拜赵平为师,一直守候在茶馆外,直到赵平出来后才悄悄跟着。

  红发带头说道:“师傅,请你收下我们,我们知道今天的事过分了点,不过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做坏事,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还请师傅能收我们为徒。”

  其余的四个也齐声点头,赵平无奈的抓着头发,叹气说道:“你们以后好好做人就行,别跪着了,我不收徒弟的,你们快回去吧,天已经晚了,家里还有你们父母等着呢。”

  没想到他们几个也很倔强,不论赵平怎么劝说就是不肯起来,一定要赵平收下他们才肯罢休。

  劝来说去,双方僵持着,这时候街的另一端转过一个女孩,看见赵平就兴冲冲的向他跑来,边跑边叫道:“赵平,你在这里干嘛?我刚去你家,等了半天还没见你回来,我以为你还在喝茶呢,所以……。”

  赵平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萧虹这个鬼丫头,心里苦笑着,这里的事还没解决呢,又来一个找麻烦的,不知道她今天又会搞出点什么名堂来。

  萧虹走近才发现地上跪着一圈人,吃惊的问道:“赵平,这几个人怎么回事?你和他们打架了?”

  没等赵平回答,几个小子就急急的说道:“不是不是,是我们在拜师。”

  萧虹楞住了,疑惑的问赵平:“拜师?你什么时候收了徒弟?我怎么不知道?”

  赵平无奈的摊着说道:“我那里收什么徒弟,这几个硬是跪着不起来,要拜我为师,你看,正僵持着呢。”

  “扑哧”一声,萧虹看着双方的怪样,掩着嘴笑了起来,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你现在还不回家,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随着低头对五个小子说道:“你们也真是的,他有什么好的?拜他那门师啊,他有什么本事?起来吧。”

  不论赵平和萧虹怎么劝说,他们几个就是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女孩子终归心软,萧虹劝着赵平说道:“算了,我看他们也真心诚意的,跪也跪了老半天了,你就收下得了。”

  一听萧虹这话,几个都喜出望外,连忙向赵平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口中道:“谢谢师傅收下我们。”又转过来对着萧虹也是三个响头,谢道:“感谢师娘帮忙。”

  赵平被他们的话差点没噎住,什么师傅师娘的,真是莫名其妙,哪里有这么拜师的。萧虹脸露害羞的表情,装着生气的样子说道:“别乱说,我和他只是朋友,你们起来吧,看,他都答应收你们了,头也磕了,还跪着干嘛?”

  几个揉着跪麻的腿,带着兴高采烈的笑容,慢慢地站了起来。

  这是哪一出啊!赵平也没有办法了,只好顺水推舟收下了他们,他正了正色,严厉的说道:“算了,既然如此,我就收下你们,不过有几句话得说在前边。你们做我徒弟后第一不能练功后为恶,仗势欺人。第二兄弟之间相互帮助,不可无故争斗。第三从今天起必须抛弃以前的恶习,重新做人。如果能做到这三点的我就收下你们,如果不能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们这就回家去吧。”

  几个连忙点头答应,指天发誓听师傅的教诲保证改恶从善。

  萧虹在一边插口说道:“行了!天不早了,今天是个好日子,都没吃饭吧,走,我请客,一起吃一顿庆祝一下。”随着就拉着他们向饭店走去。

  吃饭的时候,几个小子才把下午茶馆的事悄悄告诉了萧虹,萧虹得知后先是一惊,接着感兴趣的缠着赵平追问。赵平只好告诉她自己练过好多年功夫,萧虹一听这个更来劲了,嚷嚷着要和他们一起学功夫。

  赵平细细的问了一下他们五个的情况,得知红发的最大,今年二十一岁,叫郭建豪,最小的一个十八岁郭建杰,他们两个是兄弟,父母早亡,家里只有一个外婆。其余三个都是二十岁,胖胖带着一脸憨相的叫黄刚,瘦瘦高高的叫李文,腼腆清秀的叫张子建。他们几个都是住在附近的孩子,家里的情况也一般,父母都是小职员。几个人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伙伴,感情很好。

  由于他们几个家里的条件,加上学习差,高中毕业后他们都没有考进大学,待业在家。因为学历不高,所以找工作也特别困难,平时几个只能帮一些公司做些快递或打打零工,这次因为实在找不到工作才商量了几天,就学着香港的黑社会电影的情节冒充流氓去茶馆收保护费。没想到碰上了赵平,赵平没怎么出手就轻易的把他们制服了,但又没有过多的难为他们,对赵平的本事和为人起了佩服之心,再考虑到自己老是游手好闲下去不是办法,所以才下定决心拜师。

  萧虹插口问了一下他们的家庭情况和平时为人,也挺为他们这样担心,赵平也觉得他们几个并不像表面那么坏,其实也是一些不懂事的大孩子,本质还算不错。如果随着他们在社会上这么混下去,终会有一天要踏入泥潭坠落下去。心里感触起来。想了想决定让他们回家和父母亲人商量一下,由自己来好好教导,并给些生活费用,等将来再安排进公司工作。

  赵平把打算一说,郭建豪五个都表示赞同,萧虹也非常支持他的决定。

  第二天一早,郭建豪几个就来到了赵平的家,开门一见,只见他们像换了一个人样一样。原先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收了起来,染得像稻草一样的头发也修剪的整整齐齐,一个个毕恭毕敬的向赵平施礼。

  赵平挥手让他们进屋,问了一下各自父母的答复,都兴奋的告诉赵平家里都同意了他们跟着赵平,另外还带来了一些感谢的话。原来几个小子的家人对他们混日子早就不满意,都担心以后会混出大事来,孩子大了,父母都难管住,平时说些话都听不进去,都感到非常头痛。现在有赵平帮忙管教自己的孩子,又了解到赵平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而且答应以后安排去公司上班,那里会有什么不答应的呢?

  赵平先简单的传授了一些初步的入门修炼方法,让他们暂时先学习起来,他昨晚考虑了一下,为了让他们和过去的不良习气彻底脱离,并有一个系统而安全的学习环境,决定买幢新房一起住进去,一来可以传授方便,二来也能趁在一起的时候好好教导。

  传完了心法,赵平开始一句句解释心法的重点和修炼方式。萧虹正好过来,也缠着赵平要学,赵平想了想后也传授了她一套修真法门,同时也决定有机会也传一套给小沁和王雯,以免将来碰到危险至少可以自保。

  为了买房子,萧虹自告奋勇的带着赵平跑了几天,最后,赵平看中了一套老式的住宅。那是一幢三层老楼,地方挺大,还有一个不小的地下室。独立的老房有一个很大的花园,漆成黑色的竹子扎成围墙环绕着院子,花园内正中是一棵高大的榆树,茂盛的枝叶像一把大伞笼罩了小半个院子,树下有张石桌和几张石凳,院的周边四角都种满了各式花草。灰白色的楼墙上爬满了翠绿的植物,给人一种田园风光感觉。

  赵平很喜欢这地方,当天就做好了过户手续,简单的把房内洗刷了一便,买了点家具和日用品就带这五个徒弟搬了进来。

  为了照顾他们五个修炼前打好基础,赵平特地帮他们打通了经脉,同时送了每人一颗灵丹。加上几个小子都很努力,悟性也不错,没多久都减减的进入了凝气期。

  可有件事赵平一直搞不明白,萧虹的修炼进度快的让他大吃一惊,短短的日子里她就进入了练丹期,而且本就亮丽的双眼越发的敏锐,仿佛能看穿人心似的。赵平想了半天也搞不清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因为她的精神力和常人不同的缘故,只好等以后有机会遇到飘尘大哥问问。

  这天修炼完毕,赵平观察了一下他们的修炼情况,点了点头,觉得还算满意。几个小子就围在赵平身边七嘴八舌的向赵平请教各种问题,张子建带着关切的心情问道:“师傅,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可以修炼法宝?”“是啊!师傅,上次看你飞天遁地简直是太厉害了,说说吧,我们什么时候也能那样?”几个小子都带着期盼的目光问着赵平。

  自教他们修真后,赵平才明确告诉他们练的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修真法门。当时几个都不肯相信这世界上居然会有这种修炼功法。直到赵平有一次经不起他们的劝说作了一个小小的“表演”后,徒弟们都傻了半天,他们哪里看见过人会莫名其妙的自己飞上天,而且会发出光芒来?好一阵子才醒悟过来,自次哪次以后一边没白天黑夜的苦练,一边就是老缠着赵平打听怎么才能自己修炼法宝。

  赵平笑着对他们说道:“你们现在的修炼进度已经很快了,不过自己修炼法宝得到元婴期才行,前边的路还很长。”听这话几个人都沉默起来。赵平接着又说道:“不过!等你们进入练丹期后就可以操纵一部份真元力,到时候我会帮你们每人练一件法宝。”

  一听这话几个小子都兴奋的跳了起来,嚷道:“太好了!谢谢师傅。”

  赵平看着他们的样子摇头笑了,其实他已经在帮他们开始炼制了,萧虹由于已经进入了练丹期,所以赵平给她炼了二件法宝,一件是护身的九龙佩,第二件是攻击的白玉环。至于小沁和王雯的进度比较慢,加上赵平也没有刻意的让她们完全踏入修真界的打算,随其自然就好,因为他不想让小沁有过多的烦恼和破坏她宁静的生活。但是他还是特地帮她们二个各炼了一块玉牌,这是一种被动防御的符牌,让她们贴身收藏着,至少不是修真者向她们攻击,一般世俗的好手在玉符的保护下是拿她们没办法的。

  这天,赵平正在地下室整理着制器的材料,随着几声敲门声,郭建豪走了进来。

  “对不起,打搅师傅了。”郭建豪说道:“门外有个道人说想见你,他说有事找你。”

  郭建豪说着并递给赵平一块黑色的小牌子,说道:“他说你一看到这东西就会出来的,所以我们也不敢怠慢,请他在院里等你。”

  赵平疑惑的接过牌子看着,只见这巴掌大小的牌子黑黑的一点也不起眼,非金非铁非木,入手就感到冰冷而且坚硬无比,一面雕着一头奇异的怪兽在云层里穿梭,翻过另一面只见上边用篆文刻着二个大字“天一”

  赵平心里一阵狂喜,难道是飘尘大哥来了?赵平急忙问郭建豪道:“来人在院里吗?”

  郭建豪点了点头,赵平像风一样急冲冲的拉开门就向院里赶去。

  在院里的石凳上,坐着一个道人,背对着赵平悠闲的喝着李文送上的茶,李文和黄刚站在一旁,看见赵平走了出来,向赵平行了个礼,说道:“师傅,这位道长找你。”

  赵平向他们点点头,对道人说道:“我是赵平,是飘尘大哥吗?好久不见了,我可真想你啊……。”

  那个道人微笑着站了起来,转过身来向赵平行了个礼,说道:“赵师叔,您好,我是张随云,是飘尘师伯让我找您的。”

  这道人面容清秀,鼻梁高挺,双目竣竣有神,身材瘦长,道骨仙风。笑着向赵平迎来。

  赵平听他自报张随云,是飘尘的师侄,非常高兴,上前握住他的手就问道:“随云兄弟你好,飘尘大哥可好?哎,一直想着他,可他就是不让我去找他,这下你来可好了,快告诉我大哥的情况,大哥托你找我是不是让我过去聚会?”

  张随云礼貌的行礼说道:“赵师叔,您叫我随云即可,这次我带来了飘尘师伯的信。”

  赵平高兴的说道:“好,随云,我们屋里谈,好好聊聊。”握住张随云的走就向大屋走去。

  坐下之后,张随云告诉赵平,自从邵随风的元婴逃回天一派后,掌门听信了邵随风的谎言已经准备发出天一道牌准备寻找赵平。直到飘尘及时赶回天一派,告诉了掌门和各位长老的真相后才把这事压了下来。不过由于邵随风是掌门的亲传弟子,还是有几个人打着报复的念头,只不过碍于门规不好出手而已,所以飘尘一直没有让赵平去看他。

  经过了这几年的准备,飘尘在几月前已经顺利的渡过天劫修得大乘,接下来就是离开天一派远行修炼以等待飞升。

  听到大哥终成大道,赵平非常高兴,不由得多问了一些飘尘渡劫的情况,张随云也一一的向赵平细细解说。

  赵平问道:“那么说现在大哥已经离开天一派了?”

  张随云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份书信交给赵平说道:“这是飘尘师伯托我带的信。”

  赵平接过信细细看完,这才知道,飘尘由于大乘后不放心赵平,特地征求各位长老和掌门的同意让赵平以飘尘代师传授的名义加入天一派,成为天一派的弟子。并且把原来自己在天一派的驻地送给了赵平,在信后飘尘并嘱咐赵平抽时间去一次天一派。

  赵平边看信边心里感激着飘尘,明白飘尘安排赵平加入天一派,怕将来等他飞升离开后有门人会找借口报复赵平,所以作出了这样的安排。

  张随云等赵平看完信后问道:“赵师叔,飘尘师伯的信您看了,这次我来主要是带您回天一派,您看大概什么时候可以走?”

  赵平点点头说道:“随云,谢谢你特地跑一次,非常感谢大哥的安排,我准备一下,过几天就和你一起回去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