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人之旅 夜深 5912 2005.07.18 13:15

    一转过前面的小土坡,赵平就看见一座陕西特有的小村出现在眼前,黑色的瓦房,碎石的小道,每户人家的小院里都挂着一串串金黄的玉米,敞开的门板上贴着鲜红的农画…..好一幅乡村景象。

  周沁拉着赵平的手欢快地向家走去,一边还指点的四周告诉赵平村里的情况,并说些什么张家大婶的胖小子扳了王大爷家的苞谷被大黄狗追进泥塘,李家大妈和二媳妇为点土豆在家打架的笑话。

  快到周沁家的时候,一个大妈慌慌张张地跑来,一见周沁就大声叫道:“丫头!快快,快回家,你爷爷不行了。”

  笑容一下子在周沁脸上凝固了,她焦急的问道:“许大婶,我爷爷怎么了?他怎么了啊?”

  许大婶一把抓起周沁的手急冲冲地回头就走,边走边说:“你爷爷刚前一口气下不来,看来今天快不行了,街坊说你一早就去卖东西,我们都找了你老半天,别多说了,快回家去看爷爷最后一面吧。”说着说着抹了一把眼泪,叹道:“可怜的孩子,这以后咋办呢?”

  “爷爷!”周沁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跌跌撞撞地向家跑去。

  可是等她赶到家时候,爷爷已经闭上了眼睛,周沁拉着爷爷的手哭得死去活来,围观的人有的劝着周沁,有的帮着准备后事,更多的在一边抹着眼泪叹息。

  赵平默默地走到一旁,拉起扑在爷爷身上周沁说:“小沁,别哭了,爷爷走了。可你还得活下去,别哭坏了身子,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尽快让你爷爷入土为安,起来吧。”

  “大哥”周沁扑在赵平的怀里抽泣着:“爸爸妈妈没了,现在爷爷也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赵平怜惜地摸着她的脑袋,安慰的说:“坚强点,小沁,如果爷爷在天上看到你这个样子也不会安心的,坚强起来,有大哥呢,我会照顾你的。”

  “请问这位同志,您是?”一个在边上帮忙料理的中年人问道。

  赵平向他伸出手:“你好,我叫赵平,从S市来的,小沁这孩子太可怜了,我很同情她的遭遇,我这一路来跟她聊了很多,她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我很喜欢这孩子,并且和她很投缘。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收养她。”

  中年人握着赵平的手说:“是赵同志啊,你好你好,我是这村的支书,姓李,你就叫我大李吧,哎~!小沁这丫头一家上辈子不知道造什么孽了,真是可怜啊,而且她家现在只剩她一个人,不过你说要收养她这可不好办啊,我们这的情况很复杂,她家的宅子基地是村里的,她爷爷这么一走肯定得收回去,而且收养的话必须得按政策来办,我看赵同志年纪不大,估计难啊。”

  赵平握着李支书的手,诚恳的说:“李支书,没关系。我自己有经济能力抚养小沁,我想把她带回S市,S市的条件比这强,至于地基等问题不用考虑,村上安排就是,你别瞧我样子年轻,可我不小了,只不过长的后生一些,都三十七了。收养手续我会让S市的朋友帮我,让他们把手续资料尽快给寄过来。”

  “大好人啊!”李支书感叹着说:“丫头,快给赵同志磕头。”搀着周沁就要让她向赵平跪下。

  赵平慌忙拦住他们:“别这样,我也是尽自己一份心。”扶起周沁后,摸着周沁的脑袋,认真地说道:“小沁,等料理完爷爷后事办好手续你就跟我回去,记住,这是大哥的一份心意,只要你将来好好读书长大后能自食其力就好,不用感谢我,我们今天认识就是有缘。”

  “谢谢大哥”周沁伏在赵平的胸前轻声的说道。周围的乡亲看到这种结果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着几天,赵平先回了西安一次,拿回了放在宾馆的行李后,打了个电话给王晓军,请他帮忙回S市一次,顺便去公司开一份证明,再委托以前公安局工作的老同学把户籍和领养手续做好,让王晓军拿齐资料后立刻用快递帮他寄来。

  赵平再去银行取了点钱赶回了村子,安顿好伤心欲绝的小沁,帮着村里的乡亲们一起料理好了周爷爷的后事。头七刚过,托王晓军他们在S市办的材料也寄到了,赵平请李支书帮忙一起去民政局办完了领养周沁的手续后,准备带周沁回S市了。

  终于到离开的哪一天,周沁收拾了一下东西,把自己的东西打了个包袱,关上大门,跟着赵平走出了家。一路上周沁走几步就向家看一眼,一直走到村口时,周沁一下子放下手上包袱,对着村口跪了下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赵平在一边看着,也没拦她,因为他知道这里是小沁的家,她在这里生活的十多年来,对故乡有无数的留恋,而今天她将离开生育自己的家乡,而今天这一走就要要把她的童年,快乐和悲伤,她的过去都将留在这里。也许她从此可能不会再回到这里,这就算是一个最后的告别吧。

  当天下午他们就赶上了回S市的班机,从没坐过飞机的小沁虽然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可逼近年幼,对这新鲜的东西大为好奇,赵平耐心的把飞机上的东西一样样仔细讲给小沁听,并不时得指点那些新奇玩意,希望借次来转移小沁的思乡之情。

  赵平带着小沁刚下飞机,机场外王晓军带着女儿开着车等着他们,小沁的事在电话里王晓军都知道了,他也非常同情小沁的遭遇,由于他中年丧妻,一直带着女儿生活,所以当他一见到小沁乖巧的样子就非常怜惜她。拉起小沁的手安慰她说:“你是小沁吧,我是你哥的朋友,你叫我王伯伯吧,你看,这是我女儿,和你一样大,来!打个招呼,我们带你回家。”

  回到了S市,由于赵平的房子是二室一厅,原来的书房就改成了小沁的卧室,帮她安排好房间和日用品后,带着小沁帮她买了些新衣服。几天后,在王晓军的帮助下,学校和户口也落实了,赵平这才心里松了一口气。

  由于刚受到亲人去世的打击,加上生活环境的巨大变化,小沁自跟赵平到了S市后一直闷闷不乐,本来开朗的她,现在却是忧伤的感觉总是在面容里浮现。为了让小沁尽快地摆脱伤感,从新树立生活的信心,赵平特地每天都抽出时间找她聊天,并时不时地带她到处逛逛,让她尽快熟悉周围环境,由于王晓军的女儿和小沁差不多大,十多岁的孩子特别需要一个伙伴,为次赵平把这事和他商量了一下,王晓军也非常乐意帮忙,特地一有时间就把女儿带来和小沁一起玩耍,让小沁有个同龄的伙伴。

  渐渐的,久违的笑容重新出现在小沁脸上,性格也逐渐开朗起来,二个多月后,学校开学了,小沁的学习一直非常努力,加上又长的漂亮,对老师和同学都很有礼貌,很快地老师和同学都非常喜欢她,除了有时候晚上她还会拿出一个爷爷留给她的小木盒看着之外,基本上已经摆脱了以前的阴影,融入了新的生活中。

  赵平现在在公司做得不错,短短的二年里和王晓军两人把销售部管理得有条有理,业绩年年上升,这不,今天公司董事长在董事会上特别点名表演了他们,同时为了表彰他们俩个为公司作出的成绩又特地帮他们加了薪水。

  办公室里,王晓军亲昵的搂着赵平的肩说道:“好兄弟,真亏你了,没你我也不会被董事长在公司大会上点名表扬啊。这次我们加薪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呢,虽然我是正的你是副经理,但我心里明白没你的帮忙是不可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的。真不知道怎么谢谢你才好。”

  “行了老兄,别这么亲热好不好?”赵平拉下搂在他肩上的“熊掌”向王晓军打趣道:“还好边上没人,要不别人还以为我们两个是同志呢。”

  “嘿嘿”王晓军不好意思的说:“没这么严重吧,不过今天是值得高兴,怎么样?晚上好好出去庆祝一下?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

  赵平说:“庆祝啊~~~”顿了顿,接着说:“没空,我回去还得陪小沁呢,晚上回去晚的话万一出点事我可不放心。”

  王晓军张大眼瞪着赵平看了半天,说:“我晕!你这个做大哥的比我做父亲的还顾家,我真服了你了。”摇头想了想说:“这样吧,晚上出去喝酒不行,可今天这么好的事还是得庆祝一下,就去你家,等会下班我们一起去接一下小沁和雯雯。再一起买点菜,直接上你家聚一顿你看怎么样?”

  赵平想了想后,点点头说:“可以,下班后搭你车过去,你等会先打个电话给你宝贝女儿,让她们放学后别乱跑,在学校等我们。”

  周沁现在和王晓军的女儿王雯在一个学校读书,离他们公司并不太远,他们开着车拐了几条街就到了,车还没在学校门口停稳王雯这疯丫头就拉着小沁打开车门冲了进来。

  接着王晓军开车带着他们向附近的大卖场驶去,在卖场里赵平和王晓军推着车采购,而小沁却被王雯拉着东转西看,一转眼功夫就跑得没影了,正当赵平急得准备让保安广播寻人时候王雯不知道从那个角落里钻了出来,笑嘻嘻的一手拿着一大包零食,另一手拉着跟她转的晕头转向的小沁走了过来。

  “你们跑那去了?害得我们好找!”赵平生气的问道。王雯拎起东西,满不在乎的说:“瞧你说的,以为我们是小娃娃啊.既然来了就当然要买东西喽,我们买东西去了,有什么好担心的,丢不了。”

  赵平被她顶得哑口无语,王晓军在边上哈哈笑道:“看你急的,放心好了,这地方我们小雯来过好多次了,小沁有她带着迷不了路。”

  回到了赵平的家里,大家各自分工,很快的就搞好了一桌饭菜。

  “爸爸,赵叔叔,你们今天怎么想起来请我和小沁吃饭了?是不是有事?”王雯闪着大眼睛看看赵平又看看王晓军,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我明白了,是不是赵叔叔谈了个女朋友想让我和爸爸参考一下出出主意吧?”

  王晓军拿起筷子就给了王雯脑袋一下说:“小东西,乱说什么呢?今天是我和你赵叔叔加薪的日子,同时我们俩个又让董事长在董事会上立为典型,明年还可能有机会升职,所以才决定好好庆祝一下。”

  听完王晓军的话,小沁拿起杯酒,站起来说:“原来是这样的好事,小雯接到王伯伯的电话后猜了半天,我在这里恭喜王伯伯和大哥了,祝王伯伯早日高升,祝大哥心想事成。”

  王晓军眉开眼笑的接过酒来,夸道:“还是小沁懂事,不像我的疯丫头。赵平啊,兄弟真羡慕你有这么一个知书达理懂事能干的小妹。”

  “切~!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王雯皱着鼻子说:“原来这么点小事,我还以为赵叔叔谈恋爱了呢,赵叔叔你长的这么英俊,怎么到现在还没女朋友呢?你不不会是……”

  王晓军瞪了王雯一眼说:“小雯你怎么老想这些?看看小沁多懂事,好好向小沁学学。”

  “不过”王晓军看了赵平一眼说道:“兄弟,你也老大不小了,小雯的话也有点道理,你也应该考虑一下婚姻大事了。”

  赵平拿起杯红酒品了一口,放下酒杯说:“这个问题我还没考虑,至少近几年我不会去想。”看了一眼小沁接着淡淡地说道:“结婚无非是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我年纪还不算太大,以后有得是机会,再说小沁还小,现在我只想好好抚育她成人,小沁既是我认的妹妹,也可以说是我的女儿,现在有她在我就足了。”

  其实还有一点赵平没有说,就是自从他练成元婴之后性子变了一些,对物质和男女方面已经不像以前一样有太大的兴趣了,加上由于一直没能找到正确的修炼方法,现在只能一直原来的方法巩固基础,保持元婴刚形成的状态,至于其它的赵平根本就没有想过。

  当天半晚,赵平刚练完功准备去洗澡的时候,发现小沁的房间还亮着灯,他走到门口听到里边有微弱的哭泣声,举手轻轻敲了敲房门问道:“小沁你睡了吗?”

  小沁打开房门,赵平看到她双眼红红的,亲切的问道:“怎么了小沁,怎么哭了?想爷爷了?”

  小沁低头说道:“没什么,大哥,谢谢你,谢谢你收留了我,还待我这么好,我这是心里高兴。”

  赵平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说道:“傻丫头,高兴应该笑啊,怎么哭了呢?对你好是应该的,我是你哥哥啊。”

  赵平拉着小沁的手坐了下来,问道:“小沁,好好读书,你很有才气,特别是在艺术方面非常有才华,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只有你以后好好学习,早日成材这才能安慰你爷爷和你父母的在天之灵,同时也不负大哥的期望”

  小沁***着桌上的小木盒说:“我从懂事起就没了父母,从小一直跟着爷爷生活,爷爷教会了我很多东西,爷爷的手可巧了,我做泥人就是爷爷教的,大哥,你的话我明白,我懂,我一定会好好读书的。”

  赵平顺手拿起木盒看着,以前他一直没有留意这盒子,现在才发现这木盒做的非常精巧,特别是盒子上的花纹古朴流畅,盒面上雕像栩栩如生。他问小沁:“这盒子是你爷爷做的吗?”

  小沁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这是我爷爷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了,爷爷生病以前一直是村里有名的手艺人,特别是他的木雕很有名气的,这个盒子听爷爷说是他年轻时候用了几年时间雕成的。里边放着家里留下的一快黑玉,这玉爷爷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村子里的人说老玉是可以辟邪的,所以爷爷一直让我带着身边。”随即小沁打开了盒子拿起一快烟盒大小的黑玉让赵平看。

  赵平接过黑玉看着,发现这东西好像和一般的玉不同,质地上似玉非玉,并没有玉的那种润滑感觉,可表面非常光滑,却没有一点雕刻和人工打磨等痕迹,四四方方扁扁的,又不像是天然形成的东西,握在手中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赵平觉得有点奇怪,对这东西起了点兴趣,拿起玉放在在灯光下仔细看着,黑玉并不透光,但从表面向里看时似乎可以觉得有微微的流光在玉里闪动。

  “这是什么?”赵平想着,里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就像有什么生命在玉中间似的。赵平想了想,不由得悄悄运起一丝真元向黑玉探去。就在真元刚接触玉的同时,突然他感到像电流一样的一股东西从玉里向外散发出来,通过身体传了过来,在赵平脑海里并留下了像放电影快镜头一样的感觉,赵平一惊,吓得马上收起真元,感觉一下子消失了,可留在脑海里的东西杂乱无章,就一个个片断一样,也说不清楚它是表达的什么。

  赵平呆了一呆,疑惑的看着手上的玉,“怎么会这样?肯定有古怪,这是什么呢?”他肯定这东西不是一般的玉石,甚至有可能不是玉,是什么呢?赵平呆想着。

  “大哥,你没事吧?”小沁看着发呆的赵平问道。

  “没事没事,刚才在想点事,发了一下呆。”接着赵平对小沁说:“小沁,这东西很奇怪,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黑玉,你能不能让哥哥好好研究一下?”

  “没问题”小沁大方的说:“哥你喜欢的话就拿去,这东西爷爷说传了好几代了,以前家里也有人觉得它不像玉,可倒底是什么东西后来也没搞清楚,你拿去研究吧。”

  赵平收起黑玉,对小沁说:“好,先放我这里,我好好看看这是什么东西,你早点睡吧,明天还得上课呢。”

  照顾小沁睡下后,赵平回到自己房里,取出了玉,把它在面前,想了一会后,决定用真元来解开这东西的秘密。

  赵平准备好后,深深吸了口气,拿起玉来,小心翼翼地运起真元向玉内探去。由于这次有了准备,真元很顺利的进入玉中,不一会,玉变得透明起来,隐在玉里的流光也越来越亮,突然间,一条流光顺着身体从玉*了出来,直传向赵平的身体,黑玉的秘密顿时被赵平激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