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人之旅 夜深 5230 2005.08.04 13:05

    虽然觉得这两个人的下落不明是一个隐患,但现在也一时无法得到他们的踪迹,赵平也只能把重点放在吴建利身上,把其它的烦恼暂时抛在脑后。

  第二天,从S市赶到的人员全部到位,周凯在当地部队帮助,向全体行动人员发出了收网的命令。在一批批的武装警察和军人的配合下,迅速逮捕了当地大大小小官员近百人,其中官最大的是山城的政法委书记和副市长,公安分局局长等等,孤儿院的院长也在这次行动一开始就和其它一些腐败分子一起在招待所的赌场内抓获。

  周凯抬手看了看表,自从行动开始到现在已经二个小时了,从各行动小组的汇报来看,基本上已经抓获了大部分名单上的罪犯,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刚接到消息,还有几个人还未捕获,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吴建利。虽然周凯昨天晚上就安排几名警员对吴建利所住的宾馆进行了布控,可不知什么原因,等人员到位冲进去后吴建利早已不在屋内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周凯气的指着耷拉着脑袋站在他面前的三个警察直骂道:“你们三个人干什么吃的?啊?这么大的一个活人就没影了?居然给我从眼皮底下溜了?”

  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委屈的辩解道:“周队,我们一直守在出口,没见他出来啊,谁知道进去后早没影了……。”

  周凯顿时火了,看着他骂道:“怎么?你还有理了?啊!回去关三天禁闭!现在全帮我出去找,找不到我撤了你们。”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后,周凯蹲下用双手拇指用力的揉着太阳穴,低声骂了句:“饭桶!”

  揉了揉后,疼痛欲裂的脑袋感觉好多了,周凯站起来招呼边上的组员吩咐了几句,让他们马上对封锁山城所有的出口和高速公路进行细致到位一个个的盘查,确保一定要找到吴建利,并立刻上报通知公安部协助发出通缉令全国追捕。

  发布完全部命令后,周凯抬头看着天,苦想起来:“这个吴建利怎么跑的?他会跑哪里去了?”

  其实吴建利的逃跑不能怪周凯手下的几个警察,虽然吴建利很狡猾,他这几天感觉有点不对劲,就安排准备跑路,可真正带他跑出去的不是别人,而是赵平。

  赵平不想让吴建利这么落在周凯的手上,至少暂时不能,为了从吴建利嘴里掏出他所想知道的东西,赵平特地使用了障眼法,掩护吴建利今天凌晨就从宾馆离开了。

  吴建利现在已经在开往H市的长途汽车上了,坐在后排座位的吴建利才斜依着窗口,透过带着的大墨镜看了看车厢。车厢很空,没有多少人,前边除了几个当地人外还有几个年轻学生,中排坐着几个中年人,从他们的打扮上看估计是出差的业务员,整个后座就他自己一人,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随着车已经驶出了山城的关卡,吴建利这才放下了一颗悬着好久的心。

  装着睡觉的吴建利心里暗暗庆幸,自从和老王昨天的通话中就觉得有点不对味,以他对老王的了解这个家伙一直是贪财无量的人,每次交易前都要提出这样那样的困难,希望他能多付点好处。可这次却什么都没提,只告诉他货都安排好了,马上就可以交易。

  当时没觉得什么,可挂下电话后就觉得可疑,就在宾馆转一圈,果然不出所料发现了几个警察样子的便衣在大堂里转悠。当时就明白出事了,做了一些安排趁着凌晨人最疲劳的时刻悄悄从后门溜了出来,直奔车站上了去H市的汽车。果然不出所料,车刚开出山城收费站没多少时间,就依稀的听见有警铃的声音。吴建利得意的暗笑道:“想抓我?没这么容易!老子以前的兵可不是白当的。”

  随着汽车有节奏的颠簸,吴建利熬不住精神和身体的疲劳,慢慢的睡着了,在梦里他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他从小一直是学校的三好学生,毕业时候正碰上*,由于家里情况,所以直接报名参军入伍。在部队里他连着三年都是标兵,还受到军区首长的表演,本来可以直接提干,但回家心切的吴建利不顾部队的挽留毅然递交了复员报告。

  刚从军队复员回家的吴建利在政府的安排下,顺利的调入了一家大型的国有企业,担任车间的技术员。年轻而有朝气的吴建利在进厂后准备好好的干一番事业,在工厂里他努力学习着师傅的技术,并对一些科技方面有强烈的兴趣,爱好搞点小钻研。头脑灵活的他结合一些知识原理,没多久就帮厂里搞了一次设备革新,为工厂的产量提升作出了贡献。当年就成了人人羡慕的劳动模范。

  他在表彰大会上认识了一位漂亮的女孩子,她是厂团委书记,当吴建利从她手上接过代表厂长颁发的奖状时候,就深深的被这女孩的美貌所吸引,后来吴建利接受她的邀请,并经过党委同意,担任了团委副书记。由于工作上的原因,两人的见面的频率逐渐多了起来。

  年轻人的爱情总是非常浪漫而温馨的,自相识后,由于年龄相仿而且知趣相投,就常在一起讨论工作、技术、文学、事业等等,吴建利也经常有意无意的和她讲一些在部队里的趣闻轶事和自己的理想。每到休息天,吴建利就会邀请女孩一起骑车去郊外游览,随着双方感情的加深,吴建利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她,而女孩看吴建利的眼光也越来越温情起来,渐渐的双方都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吴建利清楚的记得那一天的雨夜,从郊外回来后,吃过晚饭,吴建利送她回家,突然从边上巷子里冲出一条狗来对着他们狂叫,由于女孩子生性怕狗,大叫一声下就一头钻进了吴建利的怀里。吴建利护着女孩赶跑狗后,带着温情的安慰着女孩,看着女孩受惊而楚楚动人的样子,吴建利轻轻的拨开她的秀发,女孩深情而羞涩的看着吴建利,害羞的闭上了眼睛,吴建利搂着女孩,慢慢低头深深吻了下去,在双方嘴唇相碰的一刹那,两人像触电般的一阵,爆发出了了激情,在雨中紧紧拥在一起。

  正当吴建利和女孩都为着幸福的未来而做着憧憬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女孩的父母得知他们的来往后,强烈反对她和吴建利交往,并把女孩关了起来不让她和吴建利见面。理由非常简单,因为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工人,不配和他们女儿谈朋友。虽然女孩以死威胁父母,吴建利也跪在她父母面前恳求着,可铁了心的二老根本就看不上吴建利这个既没有政治前途又没背景的穷小子,不顾反对,偷偷的安排了女儿的婚事。

  就在心爱的女孩出嫁的当天,吴建利边哭边喝的不醒人事,第二天他带着本来准备为女孩结婚而花了几月工资买的一块女式手表,来到了女孩的家,准备送给女孩做贺礼。谁知道却被男方的家人扔了出来,并用恶毒的语言嘲笑着诋毁着他。

  吴建利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心爱的女孩被人抢走本就心痛,对方的粗暴又在受伤的心上狠狠的划了一刀,按捺住怒火的吴建利准备上前和他们评理,却遭到了几个力壮汉子的一顿拳打脚踢。

  强忍着痛苦的吴建利终于出手了,到底是当兵出身,没几下就把围着他打的壮汉全打趴下了,可这么一动手给吴建利带来的却是想不到的后果。当天下午,吴建利就被派出所带走,在拘留所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严刑拷打一星期后,吴建利终于在认罪书上签字。随后他被法院以流氓罪和聚众斗殴判处劳改二年。

  在青海劳改农场的二年是吴建利最痛苦的时候,繁重的体力劳动和永远都吃不饱的口粮外,还得受牢头的欺压和管教的毒打,在劳改的时候,他才得知由于女孩的父母和婆家人为了打消女孩的念头让她对吴建利死心,特地买通派出所把吴建利关了起来。后来又捏造罪名把他送进了监狱最后送到青海。

  就在到青海第二年初的时候,吴建利收到了一封信,看完信后他整个人都傻了,不吃不喝的几天,每到天黑就呆呆望着B市的方向流泪。原来女孩自吴建利出事后就一直忧郁伤心,没多久就一病不起,半年后病重离开了人世,随着爱人的离去,吴建利的心也死了,整天行尸走肉一样,直到半年过后才好一点,等好不容易熬过地狱般的二年劳改后,吴建利才回到了B市。

  回到B市后,打听之后他才知道,原来的单位在吴建利被派出所抓走第二天就已把他开除了,而其它厂家一听是劳改回来的人员都不肯收留他,走投无路的他无意中听说南方正在搞特区,于是凑了点钱,随着南去的人流到了深圳。在深圳的几年里,吴建利省吃俭用,慢慢的攒了点钱。想念已经年老的父母,吴建利在几年后又回了B市,没想到这次回家却是和父母永别的日子,年迈的父母在这些年里受了太多的委屈,心事重重,早早的先后去了。

  先后办完丧事后,吴建利在几个幼年好友的帮助下开了一家小酒馆,虽然规模不大,但吴建利心里也知足了。每天凌晨就早起开店,直到夜深客人全走后才关店,平平淡淡的过了一年多,有好几个朋友看吴建利老大不小了,都帮着替他找对象,可每次和吴建利一提都被他谢绝了。吴建利心里一直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女孩,虽然都已经过去很久,可他还是念念不忘,一直不肯成家。

  在酒馆闲余的时候,吴建利喜欢和一些老顾客一起喝点酒,聊聊天,一直到一天,店里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这才改变了他之后的人生。

  而这天正好因为客人少,吴建利一个人正喝着闷酒。喝着喝着,天下起了雨,吴建利抬头看着外边的雨,默默看着看着,慢慢想到了当年和女孩初吻的情景,不由得失声痛哭起来。正当他哭得泪流满面的时候,有一双手搭在他的肩上,用充满怜惜的语气问他为什么要哭,有什么苦楚。吴建利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断断续续告诉了陌生人自己所受的委屈和心中的不愤。

  当晚,陌生人没走,和吴建利谈了一夜,第二天,每天定时开业的吴建利没有开店,而在家床上直直的躺着,双眼发呆的看着屋顶,不吃不喝就是三天。

  三天后,憔悴得不成人样的吴建利从屋里走了出来,由于虚弱而漂浮的脚步拖着身体慢慢来到了门口,打开大门,初升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渐渐的,他脸上露出了一丝邪邪的笑意,原本清澈的双眼也慢慢的变得狠毒起来。

  没过几天后,他就变卖了所有的东西,找到朋友帮忙,又转让了小店,做好一切后,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B市。

  自此,以前那个善良而懦弱的吴建利不复存在了,而在这世界上却多了一个不折手段,冷酷无情的吴建利。

  一行泪水默默的从吴建利的眼角淌了下来,醒来的吴建利轻轻伸手擦干眼泪,看着窗外掠过的景色轻叹了一口气,摘下墨镜擦了擦后带上,挺直起了身子,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车到H市了,随着人流下车的吴建利站在路边左右张望着,松了一口气,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他,就伸手招了一辆出租向市区赶去。

  吴建利知道,他在S市的所有产业现在已经在警方的注视下了,S市是暂时不能回去,还好他早就做好了打算,自己早就在H市悄悄的用别人的名义买了幢房子,在房子的地下室保险柜里也准备了近2000万美金,这些安排就是为如果有今天这种情况发生所留的后路。

  吴建利明白,现在不能到处乱跑,跑的话,只有死路一条,现在最安全的就是找个地方躲起来,躲个一年半载的,等风头过去后再找机会出国。所以当他一感到有危险后,就直奔H市,准备深藏下来。

  吴建利的房子在市区中心,但是一幢独立的老式三层楼,周围的邻居都是各自顾各自的海归一族,进进出出都不会有人注意边上楼是谁住。吴建利深懂得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之所以在市区买这幢楼,就是考虑到这种情况,他可不会想某些亡命徒一样跑进深山老林,这样一来总有一天会暴露目标。

  到了楼门口,吴建利掏出钥匙开门进去,房间装修很一般,不过很舒适,该有的家具和健身设备都很齐全,每个星期都会有专人来打扫房间,所以房间一直干干净净。吴建利早就交代过打扫人员,这屋主会随时回来住,只不过不一定能碰上而已,所以他只要在打扫人员来的时候进到秘密的地下室,就不会有人发现这房里还有人住着。

  疲惫不堪的吴建利去洗了个澡后,一头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知道他睡了多久,当他醒来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感觉有点饿的吴建利起身向厨房走去,他准备找点吃的。

  当穿过客厅的时候,吴建利突然停住了脚步,站着不动,缓缓的转过上身向一边客厅的沙发看去,只见有一个年轻人正坐在沙发上面带微笑向他看着,并打着招呼说:“吴老板,睡得可好?”

  吴建利脸色一变,又马上镇静下来,装着糊涂问道:“对不住先生,您是不是走错房子了?这是我家,而且我不姓吴,也不是什么老板,我叫张大强,XX公司的会计师。”

  来人笑了笑说道:“吴老板,别装了,既然我到这里就不会认错人,哦,对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平。”

  赵平站起来说道:“别紧张,吴老板,如果没有我帮忙的话你是不可能这么容易从山城来到H市的,当然我也不是特意的帮你,我有自己的考虑,不想让你现在给警察抓住而已,不过我希望你为了感谢我的帮助,能够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只是想从你这里得到点我想知道的消息而已。”

  吴建利明白,对面自称赵平的人已经早把他摸透了,他的一举一动全在这人的掌握中,无奈的苦笑一声,摊开手说道:“赵先生,看来我是无法拒绝你的好意了?”

  赵平点点头说道:“是的,吴老板,既然这样就让我们好好谈谈吧。”向吴建利作了一个手势,请他在对面坐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