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人之旅 夜深 5019 2005.08.26 14:40

    美丽的庐山,山风吹拂,山泉流淌,一直是避暑的好去处,不论是古代还是近代,在庐山上修建了无数别墅,已经形成了庐山特有的风景。在这些集汇中外特点的别墅群中,小天池别墅群特别引人注目。这些别墅风格各异,散落在绿树丛中,与四周的景色融成一体,和谐怡人。每一幢别墅都显得庭院宽敞、静谧,窗外绿荫摇曳,泉石交鸣,十分幽雅、宜人。每到盛夏的时候就会有无数的游客来到庐山游玩,在经过这里的时候,有条件的都会特意在这些别墅中住几天,每到这时,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可每年夏季的时间并不长,当季节一过后,这些别墅群就一下子冷落下来,除了一些看管人员外,很少有人冒着山上的冷风跑到这偏僻的地方。所以,一年中,大半年的时候,很多别墅都是空关着,孤独的陪伴周围美丽的景色静静等候夏季的到来。

  管理别墅的人员有限,就拿小天池最好一段的五幢别墅来说吧,只有一个年过六十的老人在看着。老人是本土本生的山里人,虽然年岁大了些,但爬起山来还是非常利索,记忆力丝毫没有衰退,精神不比二十多的小伙子差。他管理这些别墅也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对它们,老人了如指掌,从各幢的外部环境和内部结构到包括曾经住过的几个大人物名字像貌等等,都记得一清二楚。

  每年除了旅游季节外,其余的时间老人都在这里独自渡过,每天定时的在周围转转,一星期左右时间打扫一下别墅内部,如果有什么地方老化或者损坏的,就抽空修理一番。

  老人姓康,自从他做了管理员后,由于某些原因,也没有结婚,所以也没子女,一直独自一人生活在这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结婚也是一种无聊的事,像现在这样的生活多好,工作又不累,而且待遇又好,山里的空气清新,这些别墅平时自己想住哪间就住哪间,休息时候,喝喝小酒,听听电台里的小曲,一个人悠闲自在,何必非得找个人来管着自己呢?

  虽然有这么多好处,可康老头也有个遗憾,就是没人陪他下棋。他的棋瘾不小,本来后边的别墅管理老张是个好对手,可惜前年去世了。自从老张走后,他每次想下棋都找不到人。如果走十多里山路,去第二别墅区找王二的话,又太远了些,只能凑合着每星期一次,过过瘾。

  不过今年康老头不用走这么远的路了,因为别墅来了一个客人,按理说,已经快到冬季了,没有人再会住进来。可这人却很奇怪,一来就交了半年的费用,住进了最好的一幢别墅,从他定房的时间来算,看来他不住到明年开春后是不会离开的。

  康老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奇怪的住客,可奇怪虽奇怪外,这人和其他游客没什么两样,时间一长也熟悉了。不过一天,康老头兴奋起来,因为他无意中在和他谈话中,发现这个人也爱好下棋,手痒之下,就拉着立马和他杀了一盘,虽然康老头棋力不差,但下了好久还是输了,非常佩服对方的本领。随后,他们就成了棋友。每天都要找时间杀上几盘。

  这么一来二去,在康老头眼里,这个住客看来也没什么事,每天不是在周围山里逛逛外就是躲在房里睡觉,兴致上来,还会吟几首诗,看上去像个作家,康老头问过他是否来这里体验生活的作家,他也没直接回答,只笑了笑摇摇头。

  反正大多数时间,两个人都呆着都没事,下棋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彼此也越来熟悉了起来,相互聊得多了,才知道这个住客姓林,是个商人,按他的说法,是因为在现代社会里久了有些厌烦都市生活,特意来山里呆些时间,好好换一换环境。

  反正康老头也不管他是作家还是商人,对他来说,只要有棋友就行,只要每天让他过过棋瘾,康老头才不管这么多呢,以他的意思,最好这人一直住下去。

  林森从别墅里走出来,远远的望见康老头在打扫碎石路上的枯叶,挥手向他招呼了一声,顺着山间小路散起步来。这是他住到这里后,每天例行的习惯,听着风吹松涛的声音,呼吸着山里清新的空气,能让他放松许多,而且散步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外人打搅,可以让自己好好的想些问题。

  自从离开英国后,林森先是漫无边际的到处转了一圈,后来才悄悄的来到庐山,由于他喜欢庐山的风光环境,就住了下来。特别是山里的旅游季节一过,就清静了下来,也便于观察是否有人跟踪着自己,同时他也需要些时间等待阿钟的调查结果,并做一些准备,而且自从赵平给了他修真典籍之后也一直没有空好好修炼,趁这个机会,正好研究一下。

  赵平那里,他已经在离开英国前特意让艾微转交了他的一封信,上边只提到让赵平小心注意第三方神秘势力,其余的也没多说,他清楚,赵平看到信后会明白的。而且他也不想让赵平知道太多的事,以免带来相互间的误会和猜疑,逼近是否真的有奸细在自己内部,只是一个猜测,多说了反而不好。

  来庐山已经二个多月了,山上的天冷得早,虽然还没到严冬,但气温已经很低,如果不是一般人的话,还真受不了山上这么低的温度。林森挺佩服康老头的,别看他年纪一大把,身体倒是不错,这种天就是穿棉衣也不一定受得了,而他只穿了一件单衣,每天还在工作后兴致勃勃的拉着他下棋,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早就受不了了,山里人的体质真是不错。

  通过这些日子的潜修,林森这才知道他以前练功欠缺了些什么,原来主要是没调整好元婴和真元之间的融合,怪不得一直觉得明明自己元婴的力量无法得到完全施放,原来毛病出在这里。找到了解决方法,他轻易的调整修炼法门,这些天的效果非常不错,而且他又参考典籍中的制器方法,开始制作新的法宝,因为他清楚,如果真是有内奸,等事发生的时候,必有一场争斗。也许自己所用的法宝让对手摸得一清二楚,必须准备几件新的以备万一。

  沿着小路,林森已经走出了很远,转过前边的山腰,一个山谷出现他的面前。山谷不大,说是山谷,也可以说是一块凹下去的石地。靠山的一边有一缕山泉顺山岩而下,汇成了一个小小的瀑布。中间是瀑布形成的一个水潭,清澈见底,泉水在这汇集后,再向低入流去。这样的瀑布在庐山这种地方是非常常见的,游人也比较多。但这里不同,坐落在深山之中,加上周围的树林茂密,地方非常偏僻,所以一直没有人会特意找到这里,显得非常宁静。

  林森这些天的制器都是在这里完成的,因为这里的水和树给予他一种灵气的感觉,制器还需要注意力集中,而这里无人打搅,是一个理想场所。

  林森在水潭边的大石上盘腿坐下,调整了一下内息,并在周围布了上一个小型禁制,避免制器时候发生意外,等做好所以准备后,林森取出一件东西,放在禁制中间,站了起来。

  随着他指间的真火向材料烧去,出乎意料的是这东西并没有像一般的制器一样变红,而是渐渐的变成了蓝色。真火只在它周围环绕着,并没有直接对它练化,随着蓝色越来越深,法宝的体积也渐渐缩小起来,本来是拳头大小的东西已经慢慢缩小了一半。

  直到法宝缩成打火机大小时候,林森凝重的神色这才松了口气,他小心控制着真火运行,另一方面又取出一个晶瓶,口中念念有词,嗖的一声,一股黑气从晶瓶冒出,在他的控制下和法宝缠绕在了一起。

  林森的小心的引导黑气进入法宝中已经布好的阵法中,并调整着各个细节,看得出他耗费的功力很厉害,就连他这种高手都不知不觉得在脑门上淌出了汗水。好不容易,一阵闪亮的紫光闪过后,一串漂亮的紫色铃铛出现在林森的手里。

  林森用真元探着,好一会,他才满意的笑了起来。这件法宝是他费了二个月功夫好不容易才练成的,除了材料稀有,炼制精致外,最主要的是他特意用阵法把怨魂和法宝结合起来,使它的威力大了很多,而且有着异乎寻常的灵性。

  林森抛起法宝,掐动法决,一阵清脆的铃声响了起来,渐渐的,在铃色震动中,似乎有低沉的叹息声和尖锐的狂叫掺杂在其中,并发出一阵阵紫光,犹如石子击入湖水一般,空气中出现了波澜。

  周围的天色一下子变暗起来,一直吹过树林的山风停止了下来,本奔流而下的泉水也瞬间冻结起来,树林静止,空间扭曲,仿佛时间凝固了。除了铃声的响动外,只有林森一人在笑看着周围,一切显得不可思议。直到林森收起法决后这一切才恢复了正常。

  “成功了!”林森不由得喜上眉梢,这个铃叫“镇魂”威力强大无比,而且可以迷惑元婴,只要对方是修真者的话,只要功力不比林森高太多,都无法抵达镇魂的威力。但是林森已经是修真界的高手了,可以说在这世界上要找比他功力高的人已经不大可能,除非是渡过天劫达到大乘的高手,但一般大乘高手都在准备飞升,没有意外的话是不会出手的。有了镇魂,林森的信心倍增,至少他不用怕有什么意外发生,就算让内奸泄露了自己的秘密,也能凭镇魂的威力解决问题。

  心情大好的林森,高兴的把镇魂收了起来,由于今天是制器的关键时刻,所以用的时间比较长,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大半天了,本来每天这个时候都在和康老头下棋,想到这个,林森笑了笑,还是早些回去吧,别让康老头惦记着,上次就因为走得远忘了时间,搞得康老头还以为他迷路了,在山里转了好半天,一直找他。

  想到这,林森整理好东西,一身轻松的向来路走去,一个小时后,已经能看到别墅的外墙了,可奇怪的是没见到康老头的人影。“难道是自己来得晚了他出去找我去了?或者是因为错过了下棋时间而不高兴回屋去了?”林森东张西望看着。

  “老康!老康!我回来了!呵呵,对不起啊!我走远了些,忘记时间了。”林森叫嚷着向康老头住的地方走去,当他刚走到外围的时候,突然有一种预感,慢慢的放慢了脚步。

  林森发现屋里有三个人,一个是康老头,但好像被人制住了,不停的在一个狭小的地方挣扎,还有二人一个在窗前偷偷的躲着,另外一个藏在门后。

  林森用元神搜索了一下周围,发现在200米以外的一棵树上居然还有一个人藏着,手里拿的东西感觉看来像步枪,难道是杀手?林森想着,奇怪了,杀手来杀我还是杀康老头?如果是神秘人做的,他们难道不知道世俗界的杀手对我是没用的吗?

  林森装着不知不觉的样子,慢慢向屋门走去,边走边嚷道:“你这老头,还不出来啊?快点,我们杀一盘,看我今天不打你个落花流水?”

  刚要到大门时候,一声轻轻的子弹破空声响起,眼看就射到林森身上,可他人影一闪,不见了,子弹从林森原来站立的地方擦过,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正在树上的杀手看见瞄准器里变化大吃一惊的时候,只觉得有一股力量拖着他,双手不由得一松,枪掉了下去,人飞了起来。

  而屋子的大门也无声无息的打开了,藏在里边的两个人也被一双无形的大手从里边扯了出来,双手各抓着一把枪,在空中哇哇乱叫,扑通三声,三个家伙撞在一起,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哼哼哈哈的都瘫倒在地。

  林森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手一伸,三把长短枪就落到了他的手里,随着双手的来回运动几下,几把枪像像皮泥一般变成了三团废铁。林森满不在乎的把废铁向山沟里一扔,对着三个杀手说道:“我问什么,你们回答什么,指谁谁说,如果说错一句话,别怪我不客气,明白吗?”

  三个人早就吓的六神无主,脸色煞白,刚才林森的一手他们全看见了,简直不是人能做到的,他们恨不得打自己嘴巴,非得贪图点钱居然来杀这种人。如果有机会让他们选择的话,就是打断他们双腿也不会再来了。

  本来他们想,自己这次算完了,不知道这人会怎么折磨自己,想不到林森这么和他们说话,心里不由得一喜,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他们都不傻,看着林森,拼命的点头答应。

  林森指着中间的人问道:“你们的姓名,职业。”

  那人连忙答道:“我叫冯家国,他叫马辉,这是何浩,我们是退伍军人,在保安公司做。这次是受人委托才来干这活的。”

  林森面无表情的指着马辉问道:“谁委托的?”

  马辉连忙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委托的老板说你签他钱,还不起就逃到这里来了,让我们做了你,出口恶气。”

  林森又问道:“委托的老板你们见过没?长什么样子?”

  冯家国连忙答道:“没,没见过,他是通过电话联系的,而且出手很大方,先付了十万定金后把你的照片快递过来,他说等事情完成后,再付余下的二十万。”

  何浩和马辉痛哭流涕的磕头道:“我们瞎了眼了,冒犯了您,还请饶我们一命……。”

  林森又问了些问题,心里已经清楚了,这几个只是被人利用的杀手而已,看来幕后人的主要目的还是引他出面,不给他调查的机会。鄙视的看着这三个求饶的杀手,心想怎么才能处置他们为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