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人之旅 夜深 4405 2005.08.18 12:33

    听胖老头说出这种话来,赵平又气又好笑,而张随云却气得的脸都黑了,骂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以为我是打劫的?我们是来找张天师的!让张天师出来,我就放了你。”

  胖老头还是不停的求饶,满嘴胡言乱语,张随云再也忍耐不住,恨不得拔起拳头准备揍他一顿。

  还是赵平觉得蹊跷,拦住张随云,示意他把胖老头放下,上前和颜悦色的问道:“对不起啊,这位大叔,我这朋友火气大了点。放心,我们没有恶意,即不是骗子,也不是什么好汉,更不要你什么钱,这次来只不过想找张天师而已。”

  胖老头惊魂未定,喘着粗气惊慌看着他们,说道:“我,我就是张天师,从来没有听过什么天一派,你们快走!要不我可就要喊人啦!”

  一听胖老头这么说,张随云冲了上来,破口大骂道:“放屁!你就是张天师?我看你才是个骗子!快让张天师出来!要不有你好看!”

  胖老头慌忙后退几步,嘴里叨咕着说道:“我当然是张天师,而且是政府任命的呢…….。”

  “你还说自己是天师?”张随云又差点一把抓住胖老头,还好赵平出手快,拦了下来。

  胖老头的话赵平听得清楚,什么任命?赵平觉得奇怪,拍拍了张随云的肩膀,使了个眼色,让他暂时不要冲动,向胖老头问道:“你说政府任命是什么意思?”

  胖老头抬头挺胸,伸手用力抹平被张随云抓皱的衣服,骄傲的说道:“当然,这天师岗位竞争激烈,还是我外甥帮忙,花了好几万块钱这才好不容易做上的呢,你们看,这是我的证书,我可是名副其实的天师。你们小心点,惹火我没好果子吃,我外甥可是……。”他边说边用眼角偷偷地看着张随云,看见张随云正狠狠的盯着他,心里一惊,又退后几步,生怕一不小心又被他抓住,这滋味可不好受。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下边的话越说越轻,嘴里也不知道不干不净的嚷嚷着什么。

  赵平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被他的话都搞的迷糊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胖老头掏出一个红色的小本,对着他们说道:“看,这证书可不是假的!”张随云一把抢过,胖老头正想叫喊,被张随云一眼瞪了回去,乖乖的站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他们。赵平接过打开一看,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张随云凑近一看,也呆了。原来上面写着两个鲜红的大字:聘书!下边还有一张照片,就是胖老头。边上写着:章铁牛,男,55岁,特聘为龙虎山天师观天师,任期五年。下边不仅有发证单位,还盖有一个鲜红的XX政府XX办公室的大印。

  看着这个奇怪的聘书,再看看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张天师”赵平和张随云对视了半天,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道家圣地,居然会有这么搞笑的事。

  要知道张天师一直是祖传的封号,就和皇帝一样,由一代代天师传下去的,只不过天师特别讲究血统而已,几千年来,非张天陵的后人根本就是没有资格接任天师职位,就如同孔府一般,一直是家传接位。现在居然变成了地区政府任命,还搞了个姓章的外人来担任,真是意想不到。

  看着爆笑的张随云,赵平用肘轻轻撞了撞他,强忍着笑,一脸恭敬的把证件还给章铁牛,客客气气的说道:“误会误会,原来您是名副其实的天师,真是误会,我们是第一次来龙虎山,想见见闻名已久的天师,这才惊动了您老人家,真是抱歉啊!您老大人有大量,还请多多见谅。”

  张随云的表情似哭似笑,好不容易的憋住上前,连连道歉,把章铁牛大大捧了一把。听到他们道歉,章铁牛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示意不知者不怪,客气了几句,就开始吹了起来,从天吹到地,从南吹到北,吐沫飞舞,得意洋洋。直把他吹得飘飘欲仙,感觉良好时候。赵平他们再也忍不住了,没等章铁牛大吹狂吹完,就连忙告辞,急急离开天师观。直到走出了山门后才实在憋不住,捂着肚子,狂笑起来,边笑边说道:“哈哈~!师叔!太搞笑了,这里的人怎么会想到这招?真是佩服他们的想象力,哈哈哈~。章天师?厉害厉害!佩服佩服啊!”

  赵平也憋不住,边笑着边拉起张随云。摇头叹道:“真是天下奇闻,今天可开眼了。”

  笑了一阵后,张随云擦去眼角笑出的眼泪,说道:“看来在这里是找不到张天师一派了,也不知道现在他们的具体下落,这事难搞了。”

  赵平同意的点点头,转身看着后边香火鼎盛的天师观说道:“是啊,有点麻烦,这样吧,我们先在山下的镇子住几天,分散行动,好好打听一下天师后人的下落。”

  在小镇一住就是几天,这几天里赵平和张随云两人几乎把周围的山都踏遍了,当地的老人也问了不少,当地每个人都说自己是天师后代,可就没有一个人知道真正的张天师消息。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龙虎山之行可以说是一无所获。虽然张随云猜测张天师一脉可能离开了龙虎山,但赵平还是不死心,他准备再找几天,如果还是实在找不着线索的话也只能先暂时放弃。

  这天赵平又在山里转了一天,可还是没有任何头绪,不知道张随云那边如何?如果再找不着张天师的话,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

  赵平有点沮丧的向镇子走去,边走边低着头想着心思,也没注意到自己走在小路中央,突然前边有一个人正骑着车飞快的向他冲来。由于山间小路起伏不定,来人正刚蹬上一个小坡往下冲的时候,这才发现前边有人走在路中央,骑车的小伙子大声呼叫着,用力扭着车把,努力避免撞到赵平,但是因为是下坡,加上车子的刹车问题,离得又比较近,还是一下子直向赵平冲了过来。

  赵平听到呼声这才反映过来,眼看车撞了过来,他伸手一挡,握住车把,“吱~~~”的一声,自行车稳稳的停了下来。赵平抱歉的问道:“对不起啊,我正在想心事,没注意,你没事吧?”

  小伙子定了定神,松了一口气,抹着汗,连忙说道:“没事没事,不怪你,是我不好,骑得急了一点,你没受伤吧?”

  赵平摇摇头,对小伙子说道:“先下来看看车吧,我没事。”

  小伙子这才露出了笑容,说道:“没事就好,要不撞伤了你可了不得,你的力气真大,一把就把车停了下来。”小伙子边夸赵平边下了车,刚一着地,就听到他“哎呀”一声,把脚一下抽了回来,弯曲着不能着地,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怎么了?受伤了你?”赵平急忙扶着小伙子,坐在路边。帮他抬起脚一看,这才注意到由于自行车比较老化,刹车全没了。所以刚才冲下来的时候小伙子直接用鞋底顶着车轮,依靠磨擦来减速。因为车速太快,而且怕撞到赵平,不知不觉就用力大了点。小伙子的鞋子本就不牢,没几下鞋底早穿了。巨大的磨擦力直接把脚板给磨破了,刚才紧张一直没有注意,一放松下来才觉得脚上疼痛难忍,右脚早就鲜血淋滴。

  “是我不好,让你受伤了,来,我带你去镇上医院看看去,你坐在车上,我推你走。”赵平带着歉意说道,把小伙子扶到车上就准备推着他向镇子走去。

  “大哥,别去镇子了,直接回村,医院太贵了,我们村有个张大夫,这点小伤他马上就能治好。”小伙子认真的对赵平说道,看得出他脚上痛得厉害,虽然赵平向他保证医疗费用由他负责,但小伙子就是不肯,一直说是自己不小心受的伤,没撞到赵平已经的万幸了,怎么还能让他掏钱帮他看病呢,坚持要回村。

  赵平恳切的说道:“还是去医院吧,包扎一下没多少钱的,我出就行,钱你不用担心,再说你村里的大夫不一定有消毒设备啊。”

  小伙子摇头说道:“不用了,你推我回村就行,张大夫本事很大的,上次村里的王二被牛角在腿肚子上顶了个洞都让他治好了,现在活蹦乱跳着呢,这点小伤不在话下。”

  听到这话,赵平一楞,小腿戳个洞都能治好?看来这个大夫不一般啊,这在大医院都不是一个容易的外科手术,如果没有精湛的医术根本就治不好,在小乡村居然会有这么好的医生?赵平对这个大夫有些兴趣,何况他又想到既然这大夫这么不平凡,又姓张,也许会了解一些张天师的情况。

  赵平问清楚村子的方向,推着小伙子沿着小路向村子走去,一路上向小伙子打听着张大夫的情况,得知这个张大夫已经六十多了,有三个儿子,都是村里的干部,平时和普通的农民一样生活,听说他的医术是祖传的,但为人很怪,只有村里有人生病什么的他才会出手治疗,而且从来不为外人看病。别看他六十多岁的老人,干起活来不比年轻小伙子差,下地可是一把好手,寻常的庄稼汉还不一定及得上他呢。

  小伙子很健谈,说说笑笑没多少时间就到了村子,进村后他指着村东的一幢黑瓦大屋说道:“张大夫就住那里。”

  来到大屋前,赵平发现这幢大屋并不一般,虽然看上去有些残破,但从角落等地方还依稀能见到一些雕梁画栋,门口摆着一个不小的石鼓,花岗岩的地基旁似乎以前还有一对石狮,可现在只留下了两个不深的坑,大门上的铜门环,异常精致,两个兽头叼含着两只铜环,显示出非同一般的富贵气息。

  架着小伙子,推开大门向里走去,边走小伙边嚷道:“张大夫!张大夫在家吗?我是张三啊!”

  话音刚落,里屋走出了一位老人,须眉皆白,面目慈祥,笑着说道:“三儿啊!今天怎么来了?”看见小伙子正捂着脚坐在院里的竹椅上,问道:“受伤了?怎么不早说呢?等着,我去拿药箱。”

  转眼回屋提出了一个黑漆漆的箱子,取出一些工具熟练的帮小伙子治了起来,洗刷干劲伤口,敷好药,包扎好。这才笑眯眯的站了起来,说道:“行了,你站起来动动看?这二天别下水,三天就好。”

  小伙子动了动脚,只要不脚掌用力基本就感觉不到痛,他翘起大拇指说道:“张大夫,你老医术真是高,看,不疼了。”

  赵平早在一边观察着张大夫,他觉得虽然这个老人很不简单,而且似乎还练过一些功,但肯定不是修真之人,本来他路上还想也许这老人就是张天师,可现在见面之后才知道自己想错了,觉得有点失望。

  小伙子向张大夫道谢后,和赵平打了个招呼,骑着车先走了,赵平上前礼貌的说道:“张大夫,您好,我是张三的朋友,刚才看见您给他治病,真是不简单啊。”

  张大夫刚才对张三还很热情,面对赵平就换了一副模样,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一句话没说,就进屋去了,留下赵平一个人楞在院里,不知道怎么回事。

  赵平站在院里叫了几声,不见张大夫出来,这才想起张三路上的话,说这张大夫从来不理会村外的人,当时也没多想,现在看来的确脾气古怪,居然一言不发理都不理赵平。

  赵平在院里等了一会,还是不见张大夫的人影,又叫唤了几声。一会,从屋里走出一个七八岁的娃,细声细气的说道:“别叫了,我爷爷不会见你的,你走吧。”没等赵平发问,就关上了门。

  赵平苦笑着摇摇头,看来这张大夫对外人有很深的偏见,今天已经晚了,如果再不赶回去的话可能错过和张随云每天碰面的时间,所以无奈之中赵平只好高声说了一句:“张大夫,我没有恶意,今天太晚了,您老先休息,改天我再来拜访。”

  等了一会,屋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赵平这才离开张大夫的家,向镇子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