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人之旅 夜深 4729 2005.09.05 12:08

    赵平连忙问道:“随云,你认识这东西?”

  张随云没有接话,他拿起其中一块碎片细细看着,并用手轻轻敲了几下,好半天才放了下来,叹道:“没想到,真有啊。”

  赵平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你是认得这东西?以前见过?”

  张随云好似在想些什么一般,赵平连续问了三次才回过神来,这才对赵平说道:“师叔,我以前没见过,不过……。”

  赵平奇怪的问道:“那你……?”

  张随云拿起一块碎片解释道:“师叔,您不觉得这东西的材料非常特别吗?”

  赵平点点头说道:“是的,这材料非金非铁,而且寒气逼人,我以前一直没见过这种材料,就连飘尘大哥留下的制器典籍内都没提到过,怎么,你知道这是什么?”

  张随云点头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或者那书上没记错的话,摆在我们面前的是用玄金石制成的法宝。”

  “玄金石?”赵平问道。

  张随云指着手上的碎片说道:“玄金石,没错,一定是它,只有玄金石才会有这种光泽和质地,但是居然有人能找到玄金石用来制器?真是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意思?”赵平有些听不懂张随云的话,问道。

  张随云叹了口气,解释道:“师叔,我曾经在一本典籍中见过玄金石的记录,据述说,玄金石不是我们这一界的东西,其色黑而亮,其质寒而坚,其声沉而实。如果制成法宝的话,威力无穷。”

  赵平想了想,问道:“不是我们一界?什么意思?”

  张随云解释道:“一般来说,在修真界把世界外分为三界,仙界、幽冥界、妖界。”

  赵平疑惑的问道:“难道这玄金石是这三界的东西?”

  张随云摇头说道:“三界是一种粗分,其实还有很多界,比如说,以修真界来讲,还细分为修真界和世俗界等等,但它们是在一个世界上,或者说是在一个平面空间内,我所指的另一界既不和我们在同一个世界,也不在同一个空间。”

  赵平似乎有些明白张随云的话了,问道:“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只要脱离我们这个世界的其它空间都可以称为一界?”

  张随云想了想,说道:“是的,可以这么说。”

  赵平又问道:“那么这玄金石就是说是一种本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材料?究竟是那一个界的呢?既然不存在这一界,它又是怎么来的呢?而且你所见到的典籍又会如何记载着它的来历呢?你不会看错吗?”

  张随云先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典籍为什么会记载着它,也许有其它原因,但我能确认它一定是玄金石,因为玄金石非常特别,刚才,我第一眼见到它,就看出它是什么。”

  赵平心里似乎感觉到些什么,但是隐隐约约的,他细细想着:玄金石、另一界、空间、典籍记录……。突然,他仿佛抓到了些什么,眼一下亮了起来。问道:“如果,或者是我们这一界中曾经有一个连通空间,有人去过,或者有人来过我们这一界,把玄金石带了过来,你看,有没有这个可能?”

  张随云被赵平的大胆假设说得一愣,想了半天,点头说道:“您这么说,似乎有些道理,但是,是谁居然能打通二界呢?或者说谁有这个能力穿越二界?”

  赵平默然了一会,说道:“但这也是一种最可能的解释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在我们面前的玄金石又怎么来的呢?典籍里又怎么会记载着它呢?除非在我们一界也有玄金石的出产。”

  张随云说道:“看来也只有这个解释了,哎,真难想象居然有人可以穿越两界,真不可思议啊。”

  张随云接着说道:“可惜了这件法宝了,如果不是破损,一定是一件奇宝,要知道玄金石其中所蕴含的能量非常之大,所炼成的法宝威力不是一般能够比较的。”

  赵平把碎片放在桌上,仔细的把它们拼在一起后,说道:“随云,你来看看,能从它现在的形状看出这法宝是那一派的吗?”

  碎片已经拼成了一个圆盘,张随云仔细的看着,并运出真元探视着内部,好半天,他迷惑的说道:“奇怪,怎么里边没有阵法的迹象?”

  赵平点点头,说道:“是啊,我当初也研究过,按理说,法宝炼制时里边一定会埋入阵法,可这却一点没有阵法的痕迹。”

  张随云又左看右看好半天,说道:“师叔,我认不出来,这东西从外表来看就像一般的防护性法宝,但又觉得有些地方不对,最让人疑惑不解的就是它是怎么发挥它的防护功能的?里边没有任何防御阵法存在啊。”

  赵平摇头说道:“根据得到它的人所说,这不是防护法宝,而是一件威力强大的攻击性法宝。”

  “什么?这是攻击法宝?”张随云失口叫道,他边走近重复观测,一面看着,一面嘴里说道:“这不可能啊,难道我看错了?可怎么看都是明显的防护法宝啊!”

  赵平也觉得有些奇怪,除了没有阵法外,它的外形和攻击法宝完全两样,要不是鉴悟得到它的经过已经告诉了赵平的话,就连赵平都不会相信,放在他面前的这堆碎片居然是一件攻击法宝。

  张随云已经反复的看了好久,并不断的那个每一个碎片细细的研究,好半天,突然,他眼一亮,兴奋的说道:“我明白了!真是匪夷所思啊。”

  赵平走到他身边问道:“随云,你发现什么了?”

  张随云兴奋的把桌上的碎片重新排列好,指着上面的花纹说道:“师叔,您看这里,这些花纹,你感觉到什么了没?”

  赵平顺着张随云的手指看去,细细的看着盘面上布满的花纹,但好半天都没看出什么名堂来,不由得问道:“这难道不是一些花纹吗?虽然复杂一些,但我也没看出个究竟呀。”

  张随云说道:“您看这里,其它的破裂开的别看,这一块,最大的一块,上面有一个独立的花纹。”

  赵平在张随云的提醒下,才发觉,的确,在一块最大的碎片上,有一个比较完整的花纹深深的刻在上面,花纹不大,非常复杂,它的形状就如一个奇怪的符号一般,扭扭曲曲的。

  赵平点头说道:“我看见了,有什么问题吗?”

  张随云有些兴奋的说道:“如果没错的话,这是一个符咒,而且不是简单的符咒,它非常复杂,虽然我不知道这符咒的功能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盘面上所有的花纹都是符咒,只不过因为破损,才失去了它原有的功能。真没想到,居然有人直接把符咒替代阵法用来制器,制成这件法宝的一定是个精通符咒的高手。”

  赵平奇怪的问道:“符咒也能制器?我怎么不知道?”

  张随云说道:“一般来说,修真者的法宝都是由阵法进行运转的,因为阵法的设置,可以使修真者轻易的运用自己的真元来控制法宝,但也有一种例外,就是如果精通符咒的高手,在法宝上刻入威力强大的咒法的话,也可以控制法宝,但这种人非常的少见,从未有人证实过这种练器的方法。我也只是在某些典籍中见过记载而已,一直不懂,符咒是如何发动法宝的,如果不是今天亲眼所见,我还一直以为这是一个传言而已,想不到,真想不到,居然用符咒制成的法宝就在我的面前,可惜了,这件用玄金石制成的宝贝竟然破碎了,哎,可惜。”

  张随云边说边连连叹息,突然他问道:“师叔,您是怎么得到它的?给您这件东西的人又是谁呢?我们去找他,或许可以修复这件法宝,我真想看看用符咒发动的法宝究竟是多么大的威力。”

  赵平摇头说道:“它原来的主人我也不知道,给我这东西的人是一位禅宗高手,这是他当年和一个修真高手以死相拼时所得到的,他也不知道对方是谁,这么多年来一直也查不到对方的下落,与我无意中会面后,这东西就落到了我的手上,我本来想让你来认一下,找到他原来的主人,想不到,连你都不知道他的来历。”

  张随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禅宗?禅宗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能击败使用这种奇宝的修真者,并把它打得粉碎?这有些不可能吧?”

  赵平说道:“这是有原因的,的确,持有此物的修真者非常厉害,但因为一个原因,造成两败俱伤,事情是这样的……。”赵平把当年鉴悟受袭的前后说明后,说道:“就这样,这件奇宝就此落在鉴悟大师的手上,现在又到了我手上,因为我觉得他的这件事和我们现在调查的事有莫大的联系,所以想从这件东西上,找到它的主人真面目。”

  张随云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可惜的是我并不认识这件法宝的来历,让师叔您失望了。”

  赵平笑着说道:“不,你说错了,至少今天我知道了二件事,而且这二件事非常重要,我已经明白对手的目的和大体来历,只要顺着这方面查下去,一定可以揭开他们的真面目。”

  张随云有些不解的问道:“不知师叔您知道那二件事?还请师叔指点。”

  赵平指着碎片问道:“这材料叫玄金石?是不属于这一界的东西?”

  张随云点点头。

  赵平接着问道:“它的炼制不是用阵法而是用符咒的?”

  张随云点头,想了想问道:“您说的都对,可是?”

  赵平接着说道:“我是这么想的,第一,既然是不属于这一界的材料,那一定是来自另一界的,而且能把另一界的东西带到这里,肯定不是有人从另一界过来,就是有人从这一界过去后再回来,你还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的林森对剑影门失踪的推测吗?”

  赵平这么说,张随云似乎有些明白了,他指着碎片说道:“如果这么解释的话,师叔您是想说,它的主人是从另一界过来的,或者是去过另一界的修真者?”

  赵平说道:“你这么说,可以说是对,但也可以说是不对。”

  张随云问道:“难道师叔不是这么推测的吗?”

  赵平摇摇头说道:“你的说法也是一种推测,但我有另一个想法,既然这人急着找出剑影门的阵法之迷,而且持有玄金石的法宝,他一定知道剑影门消失的前因后果,也许,他并没去过另一界,或者也不是从另一界过来的人,但其中一定有关联,他的目的就是要打通和另一界的联系,可是至于具体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张随云有些明白赵平的意思了,点头说道:“这么说,他之所以一直隐藏在林森或者安排人在林森那面,去偷袭鉴悟大师强夺阵法图的目的就是要得到打通二界的方法?”

  赵平点点头,说道:“第二个就是,我们虽然不知道他的底细,但至少现在知道他是一个符咒高手,精通符咒,这类修真者在修真界并不常见,我们可以通过这方面查下去。”

  张随云一拍大腿,说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您说到精通符咒的门派不会很多,我查一下,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赵平点点头,说道:“我暂时要和林森联系一下,把事情和他谈一下,让他做好一些准备,以免被他们察觉,并且我已经从鉴悟大师那里得到了阵法图,也需要和他一起研究一下,所以,这调查的事我就交给你了,你一方面尽快的查出修真界精通符咒之人,另一方面回天一派一次,把这件事的情况汇报给掌门。”

  张随云连声答应,刚准备离开,又回头对赵平说道:“师叔,您是否可以把这些碎片给我,我想把它带回天一派,再和典籍中所记载的好好详对一下,也许可以再找到些什么头绪也说不定。”

  赵平点头答应,把桌上的碎片整理好,递给张随云,并嘱咐道:“你一路上一定要小心从事,千万要保密,明白吗?”

  张随云接过布囊,点点头,转身离去。

  在张随云走后,赵平回到书桌前,他拿起电话,拨通了英国的长途,没一会,电话那头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您好,这里是吉法德城堡,请问您找谁?”

  (有些读者认为我在商业的描写上有些不合实际,这是一种误解,我所描写的商业是非常真实的,甚至在很多地方都是现实商业中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的事,还有一些是我的亲身经历,可以说其可信度很高,如果有商业方面的朋友可以和他们探讨一下,当然,在有些地方,因为写作的要求,做了点修饰和加工,并删去了一些敏感性强的地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等明年这本书写完,下一本就是一个商业题材的作品,到时候会对一些细节进行详细的描述,同时在这里,我感谢各位读者能喜欢我的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