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人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全)

人之旅 夜深 4509 2005.08.30 18:39

    殿内的情景和赵平想象得有些不同,整个小殿内,除了地上摆着二个破旧圃团和木鱼外,并没有看见其它任何的佛家用品,简简单单,空空荡荡的一个屋子,一目了然。殿内没有任何灯火,只有外边的阳光透过破损不堪的窗子,化成几缕,细细碎碎的洒在地上。

  一位老者坐在其中的一个圃团上闭目含笑,从面貌来看非常苍老,深深的皱纹爬满额头,稀落的长须雪白,双目深陷,身穿一件粗布僧衣,手持一串念珠微微合十一礼说道:“请恕老僧有不方便之处,施主请随意。”向他作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赵平深深一礼后,问道:“您就是鉴悟大师吧?小子赵平冒味打扰了。”

  鉴悟笑道:“山中野僧而已,贵客远来,相见有缘,合谈打扰?”

  赵平说道:“不敢,鉴悟大师佛法精湛,功力卓绝,晚辈今天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鉴悟客气的说道:“赵施主不必谦让,请坐吧。”

  赵平盘腿坐下后,鉴悟问道:“刚才赵施主说你是天一派的?想不到如今还有修真门人在世俗走动。”

  赵平点头答道:“在下正是天一派门下,的确,修真者现在已经很少出现在世俗界了。”

  鉴悟说道:“自我八十年前和修真者有过一缘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其他修真之人,所以说我们相见有缘啊。”

  赵平问道:“大师以前遇见过其他修真者吗?我见大师功力深厚,应该也是修真之人吧?”

  鉴悟笑着摇摇头说道:“我不是修真者,我是禅宗。”

  “禅宗?”赵平有些疑惑不解

  鉴悟说道:“禅宗是佛派一个分支,其修炼方式和修真有异曲同工之处,但也有本质的不同?”

  “怎么讲?”赵平问道。

  鉴悟微微一笑,脸上浮现出一股宁静的神色,双手慢慢抬起,渐渐的,全身被一道柔和的光芒笼罩了起来,随着光芒慢慢的在全身凝结,赵平感觉到一种浑厚而又平和的气息从鉴悟大师身上散发出来。这力量虽没修真者的真元强大,但是隐隐约约感觉到有强大的精神力混合在其中,一阵阵连绵不断向四周散去,随气势强大,但又不觉得有任何霸道之处。和赵平运功的气势相比,犹如长江大河和山岳松峰傲立之别。

  过了一会,鉴悟收起双手,笑着问道:“明白了吗?”

  赵平默默的感觉到刚才的气息,好一会,他才点点头说道:“原来大师是以精神修炼为主,怪不得刚才的气势中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力。”

  鉴悟点头说道:“这就是禅宗和修真的区别,修真讲究是超脱世外,天人合一,修得大乘。而禅宗讲究心存世念,精神升华,追求明悟。”

  赵平回味着鉴悟的话,默默点了点头。

  赵平问道:“大师,您刚才话中说在这已经住了八十年了?”

  鉴悟说道:“准确的说来,已经八十一年了。”

  赵平问道:“晚辈有一事想请问大师,不知是否……?”

  鉴悟摆手说道:“没关系,你问吧。”

  赵平小心的问道:“大师可知道剑影门?”

  鉴悟一楞,问道:“赵施主问的是峨眉剑影门?”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惊异的表情,但很快,这表情就不见了,随之恢复了原本神色。

  看见鉴悟这神色,赵平心里一喜,看来这鉴悟大师知道剑影门的情况,也许可以从他口中得知一些剑影门驻地的下落。赵平答道:“不错,正是峨眉剑影门。”

  鉴悟有些犹豫的问道:“你问这有原因吗?”

  赵平答道:“我有个朋友,与剑影门有渊源,再加上天一派祖师当时一直和剑影门交好,这次路过峨眉,想看看当年的剑影门驻地,可一直没找到,今日得见大师,还告知晚辈。”

  鉴悟默默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赵施主,看来你要失望了。”

  赵平不解的问道:“为什么?难道大师也不知道剑影门以前驻地的位置吗?”

  鉴悟说道:“这倒不是。”

  赵平疑惑的问道:“哪是?”

  鉴悟抬起手指缓缓向下一指,说道:“赵施主你现在坐的地方就是以前的剑影门。”

  赵平一楞,问道:“这不是万年寺的后山吗?怎么是剑影门呢?”

  鉴悟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万年寺后山,但是现在,以前这里是一片禁制之地,也是剑影门的驻地,自剑影门消失之后,这里就渐渐荒废了,当年兴旺一时的修真大派烟消云散,成了一片荒山野地,直到二百年前,才在原来的旧址建起了这座小庙。”

  赵平站起来在殿内来回看着,似乎想找出一些原来剑影门当年的痕迹,但他还是失望了,问鉴悟道:“大师,难道剑影门原址重建后,没留下一点东西吗?”

  鉴悟说道:“本来是有些残缺不全的物品遗留下来,但随着时间流逝,再加上百年前的战乱,渐渐都流失了。你现在所见到的,都是后建的。如果真书有的话,只有一件了。”

  赵平急着问道:“是什么呢?”

  鉴悟笑着说道:“这个赵施主进殿前已经见识过了。”

  赵平心里有些奇怪,他进来前到现在,没见过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不由得楞着想了起来。

  听到赵平默默无语,鉴悟抬手向门口一指,淡淡的说道:“赵施主难道没注意到门口的阵法之奇吗?”

  赵平恍然大悟,一拍脑门说道:“原来这是阵就是当年剑影门遗留的?我一直想着见到的物品,怎么就没想到阵法呢。”

  鉴悟微笑着说道:“禅宗虽也有阵法一说,但在排列和运用上和修真派大为不同,门口的阵法就是当年剑影门遗留的迷神阵,因为布阵巧妙,而且整个大阵一大半都是直接打入地下的,在地上的只不过是一个外围小阵而已,虽光阴似箭,几百年过去,但阵法还是完好无损,所以在建这小庙的同时也就保留了这个阵法。”

  赵平前边在外面时就觉得这个阵法非同寻常,经过鉴悟的解释他才明白刚才他所见的只不过是一个外围阵法,而真正厉害的是隐藏在地下的主阵,如果当时自己真的不自量力进行破阵的话,后果可想而知,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来。

  想到刚才鉴悟所展示的修为,他不仅又奇怪,因为鉴悟的修为虽然高,可因为禅宗注重的是精神上的修炼,并无元婴改造身体,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功力越来越精纯。但是,苍老的身躯并不能让他发动起这个大阵的运行,而鉴悟又是怎么运用的呢?赵平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疑问告诉鉴悟。

  鉴悟笑道:“赵施主不亏是修真高手,的确,以修真和禅宗的比较来说,确定是非常明显的,你看得也很透彻,以我的能力,没有元婴帮我提供强大的力量,是无法驱动这个大阵。”

  鉴悟用手伸向空中,画了个圈,说道:“赵施主,你仔细看看四周阵法。”

  赵平把心神沉入元婴,用神识小心的探了出去,这才发现隐藏在地下的大阵奥秘,这个大阵方圆三里,层层密密,一阵套着一阵,东西南北各有独立的迷阵,和地面的迷神阵混为一体,中央是个巨大的杀阵,凶险万分,只要一运行起来,全部阵法牵一发而动全身,就能笼罩整个小庙和周围的土地,而且小庙就建在阵的中央,只要阵法一运转,整座庙都在其保护之下。更让赵平惊讶的是,鉴悟所处的位置就是阵眼,难怪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运转阵法。

  赵平收回神识后,鉴悟笑着问道:“这下你明白了吧?”

  赵平感叹道:“想不到这阵法之奇真匪夷所思,不是亲眼所见,还不敢相信居然有这么奇妙的布局。”

  鉴悟叹了口气,说道:“修真界天师派一直以阵法奇门为傲,但真正深不可测的却是剑影门,天下第一大派的名头可不虚,你看这阵,正奇相映,阵于阵之间连贯畅通,布局巧妙,更厉害在在于主要部分和周围浑然一体。可惜啊,自剑影门消逝后这些绝学都失传了。”

  赵平默然,叹了口气。鉴悟又道:“老僧在此几十年,虽修为不低,但也只能依靠阵眼发动一部分的威力,很多地方直到现在还是摸不透,看来终其一生,都无法了解其中真正的奥秘。”

  赵平问道:“大师,您既然在这里这么久了,是否知道一些当年的事呢?”

  鉴悟惨然一笑道:“行就将木之人,来此只是苟延喘息而已,如何能知道其它之事呢?”

  赵平觉得鉴悟话中有话,似乎有些不便明说,但他还是问道:“我看大师佛法精湛,功力高绝,不是平常之人,怎么能说是行将就木,苟延喘息呢?”

  鉴悟摇摇头说道:“你来看。”伸手撩起僧袍,赵平迟疑的向他身下看去,一声惊呼。原来僧袍之下半截身体直接坐在圃团之上,本是双腿的地方齐膝而断,空荡荡的裤管扎成一结藏在宽大的僧袍内。

  赵平惊问道:“这……?”

  鉴悟问道:“赵施主进来后是否发现我一直闭目?”

  赵平又一惊,问道:“难道…….?”

  鉴悟点头说道:“我双眼早以瞎了,加上腿脚不便,所以施主在外时就没能出迎,只传音相请,还请见谅。老僧早以看破一切,专研佛法,只留一身残躯而已。”

  赵平这才明白鉴悟为何一直闭目盘坐,就当赵平进殿后都未起过身,本一直以为另有原因,想不到居然是这样,鉴悟大师这么高的功力修为,如何落得如此下场?赵平感叹后不由得出言相探。

  鉴悟摇头不语,不论赵平如何问,都一言不发。赵平无奈之即,只能问道:“大师是否知道当年剑影门消失的原因?晚辈倒是知晓一些,还想请大师指点。”

  鉴悟手持佛珠一颤,回问道:“赵施主这话的意思是什么?还请详解。”

  赵平心里一喜,心里肯定这鉴悟大师确实知道内情,问道:“大师知道星孛吗?”

  鉴悟皱眉问道:“星孛?哦,施主说的是灾星吧?”

  赵平点头答道:“是的,也叫哈雷慧星,此物每76年一现,据了解当年剑影门离奇失踪当天正是星孛出现之日,据我一同道调查多年后,他认为剑影门失踪和星孛有密切关系,甚至认为,也许他们并非失踪,而是打破虚空脱离这世而已。”

  鉴悟脸上浮现出迷惑的神情,口中默念道:“打破虚空?脱离尘世?星孛?打破虚空……?”来来回回的念来念去,雪白的双眉紧锁一团,赵平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他,不敢打搅。

  过了好长时间,鉴悟双眉才渐渐舒展开来,一丝微笑从嘴边现起,高兴的叹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赵平明白自己的话无意中解开了鉴悟心中的一个结,虽然具体是如何他不清楚,但还是笑着对鉴悟说道:“恭喜大师。”

  鉴悟正在高兴之中,随口答道:“嗯,百年的心结今日一解啊!”

  赵平乘机说道:“既然大师已解心中之结,是否也可解晚辈心中结呢?”

  鉴悟点头答道:“这个当然…….嗯?”刚才因为他心中激荡,由于多年所想今日一语点醒对赵平所说的话没有在意,脱口而出。回过神后不禁有些尴尬。

  赵平微微一笑,也未多问,在鉴悟面前坐了下来,默默的等他开口。

  鉴悟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告诉你,有一个很长的故事,我会述说出来,不过我只说一遍,而且中间你不能提问,不得打断我的话。”

  赵平心中高兴,连忙答应鉴悟道:“大师请说,晚辈在一边听着就是,一定不会打搅大师述说。”端坐身体,聚精会神准备听着。

  (有几个读者的书看书很仔细,作者有一些安排会在下边的章节里慢慢解释清楚,还希望大家能耐心的看下去,毕竟书还没结束,情节才刚展开,迷团会一点点解开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