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幻界大莽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怎么欺负老实人

幻界大莽夫 莽夫执笔 2081 2021.11.25 19:43

  陈永生毕竟是一个教师,他能看的出来张轩想把林俊赶出学校,作为一个老师来说,他觉得张轩的做法有些过了。

  无奈陈永生又想靠着张正文继续往上爬,两难之间他最终选择了自己的事业。

  陈永生说:“小轩你来说吧。”

  张轩正准备给张正文诉说苦水,但是张正文却挥手叫停。

  “陈主任,你来,你是他们的班主任兼他们年级的教导主任。”

  张轩脸色阴沉地看着陈永生,示意他把错误全部推给凌俊。

  陈永生看懂了张轩的眼神,其实不用张轩给自己提醒,张正文护犊子的性格是全校皆知的事情。

  陈永生像做报告一般郑重说:“因为沟通矛盾,凌俊同学动手殴打张轩同学。”

  张正文借题发挥问凌俊:“凌俊同学你在和张轩沟通什么?以致于非要动手打他?”

  敢动我张正文的儿子?今天不把你小子磨掉一层皮,我就不是张轩的老子!

  凌俊解释道:“因为张轩骂我是孤儿。”

  张正文做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张轩。

  张轩连忙解释道:“这不是骂,这是事实!”

  凌俊真想把他的嘴巴撕烂。

  张正文听完张轩的解释后点了点头,对着凌俊道:“凌俊同学,你和张轩的情况性质恶劣,需要双方父母过来协调,我是张轩父亲,请你父母来学校一趟吧。”

  凌俊哑口,他父母在他五岁的时候就出远门了,至于去了哪里,他至今也不知道,但爷爷经常给凌俊说,等他大学毕业后,爷爷再告诉凌俊父母去那里了。

  对于现在张正文提出的见家长的要求,凌俊没法满足,只能无声摇着头。

  陈永生毕恭毕敬答道:“家长会一直是凌俊同学的爷爷来的。”

  陈正文哦了一声,从兜里掏出一卷精致的手帕,用手帕把张轩脸上的血渍擦拭干净后又掏出一包纸巾把张轩的鼻孔堵上。

  张正文拍了拍张轩的后背,说道:“也许别人父母不在家里呢,家中没有父母,不代表就是孤儿,你这是在戳别人伤处。”

  张轩点了点头,张正文对凌俊说道:“你是父母外出务工吗?”

  凌俊点了点头。

  张正文嗯了一声把张轩的衣服整理了一下说道:“小轩,这叫留守儿童,知道了吗。”

  张轩狡黠一笑,阴阳怪气道:“老爸我知道了!”

  凌俊咬着牙根,腮帮两块肌肉明显跳动。

  他无法否认留守儿童这样的说法,这是他心里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疤。

  凌俊五岁那年,暴雨连续下了两个月,四处洪灾,父母离开的那个夜晚,整个天空都被诡谲的蓝色光芒覆盖,他在母亲的怀里入睡,等醒来时,爷爷却告诉他,父母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不声不响离开的父母,让他之后的生活处处被同龄人欺负嘲笑,这也让凌俊养成了争强好胜冲动易怒的性格。

  看见凌俊憋屈的样子,张正文和张轩对视一笑,陈永生在一旁没有表情,只有袁彪上前安慰凌俊:“凌俊,不要放在心上,要俺说兴许你爹娘明天就回来了。”

  回来?等了十四年也没回来的父母还会回来吗?还能回来吗?凌俊心里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听到袁彪安慰凌俊,张轩气不打一处来,他本来就讨厌偏向凌俊的袁彪,于是他心生一计。

  你个低贱保安居然敢袒护这孤儿,那我就让你们俩一起滚出涪高。

  张轩指着袁彪向张正文告状:“老爸,就是这个人,他联合凌俊,一个把我摁住,一个打我,我建议根据校规把他俩都开除学校!”

  他知道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没有监控,看热闹到一半就被陈永生驱离的同学们,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只要自己敢说,那他们就必须认!

  袁彪惶恐,不知所措地看向张正文,满脸的委屈解释道:“俺没有,张校长,俺就是听同学说这里有人打架,就过来看看情况了,俺没有像张轩说的那样。”

  凌俊赶紧跟着解释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一个人动的手,张轩在说谎!如果不相信可以调监控,可以问路过的同学。”

  张轩肯定道:“没有监控,同学也没看到全部经过,我说的都是事实!”

  袁彪慌张到顿口无言,凌俊则是被气到涨红了脖子。

  张轩看见两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心里爽到了极点,不过他准备再加一把火。

  “老爸,你看看他们两个联合起来说谎的样子多么默契,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你可以问陈老师。”

  张轩给陈永生赶忙使了眼色,陈永生注意到后微微点头回应。

  “张轩没有说谎,校长我可以作证,确实是这两个人合伙殴打小轩。”

  陈永生说到最后的话时,声音已经压得极低了,作为一名教师,他这样攀权附势的行为令自己都不耻。

  但他也明白,选择了往上爬后,就是一条路走到黑的结果。

  陈永生心里清楚的很,当了婊子怎么还可能立牌坊呢?

  袁彪露出惊愕的表情,凌俊则是一脸的愤慨。

  “我相信陈主任的话。”张正文低沉说道。

  张正文怎么不可能知道袁彪的性格,袁彪不可能会对张轩动手,也不会是凌俊的帮手。

  但他今天一定要给儿子找回场子,或者说给自己找回面子。

  他狠狠盯着袁彪:“我现在是作为一个父亲。”

  随后他斯文地挽起袖口,径自走向袁彪的位置。

  “啪!”

  一计重重的耳光呼在袁彪的脸上。

  张正文了解袁彪的情况,在张正文眼里,袁彪就是一个没有能力,没有朋友,没有亲戚,没有任何社会势力依靠的废物,他有的只是两个残疾的亲人,这种人在他眼里,随时都能被自己踩死。

  袁彪委屈地捂着被打的沧桑老态的脸,生活早就把袁彪强硬反抗的一面击碎了,他需要工作,他需要钱,他还有家人要照顾。

  动手后的张正文文质彬彬地整理好了袖口,轻描淡写道:“现在我作为一个校长,正式宣布袁彪被我校辞退。”

  仿佛一道惊雷穿过袁彪的身体,他浑身开始颤抖,他不能没有这份保全家人命脉的工作。

  他祈求道:“张…张校长,俺…能不能,能不能把俺留下。”

  凌俊在一旁不可置信地看完整个过程,他没有想到一个高等学府的校长,居然会对一个保安动手,而且还下这么重的手。

  看到从小到大都笑呵呵和自己交流的彪叔,露出这般祈求的神情,凌俊心里对这个学校的已经彻底失望了。

  “你们怎么能这样欺负一个老实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