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西游时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前言篇:邪祟3

穿越西游时空 留离丶星星 2121 2019.07.08 08:00

  赵一灵也倒是身体震了震,没有说话,或许也表示默认了。

  孙小猴继续讲:“你和你的宠物关系要好,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畜牲有了灵性,也就修炼成了精,和你结了契,对吧?”

  赵一灵仍然没有开口,到是那身旁成了精的宠物开口说:“这位同学说的一点也没错,的确,几年前因为一次机缘,我领悟到了能成精的方法,后来也知道了一些事情,我瞧见主人整天都郁郁寡欢的,也就明白了事情原因,知道了只要满足她的愿望,死后的我也就会在阴间得到一个好名声。”

  “啊?什么?真的动物成精了?”唐珊珊又大吃一惊,天呐噜,这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真的打死自己都不会相信的!

  “非也,非也!”孙小猴装出一副我什么都明白,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又说:“你讲的没毛病,你们两个自然都是各取所需罢了,但是有一点你说的不对!”

  那邪物带着有些疑惑的语气,问:“我方才讲的的确如此,你为什么说我讲的不对?”

  “嗯……没说你全部都讲的不对,只是有一点你讲的不对而已。”孙小猴一副学问高深莫测的样子,托着腮说。

  唐珊珊窸窸窣窣地对着秋夜吟讲着:“你看这人一副我认为你错了,你就错了的样子,真叫人无语,不对,是无言以对!”

  “嘘,别讲话!”秋夜吟似乎没有听清楚唐珊珊讲的什么。

  好吧,你们都被他洗脑了吧,哎。唐珊珊长叹一口气,心里想着。

  孙小猴又道:“在阴间得到一个好名声并不是你的真实目的,对吧?”

  那邪物虽说有些吃惊,但并没有答话,孙小猴继续讲着:“你的目的呢,肯定不止这么简单,但是也有这么个原因,虽然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明白。但是你知道这么做是害人害己的!折损寿命的!”

  “啥意思啊?”唐珊珊想都没想到孙小猴讲出这番话十分的愤怒,寿命?其实说真的宠物的寿命本来就短,其实就算要折损寿命也没关系啊,“不对啊,这个宠物寿命本来就很短啊,就算折损寿命也没什么啊?难道不是吗?”

  “别讲话,听他们说好吗?”一旁秋夜吟实在是无语唐珊珊了,这人不仅仅智商低,而且还话还那么多,真是醉了……

  孙小猴一脸嫌弃的说:“你这人学习差就算了,为什么智商还这么低?你不讲话OK不?”

  唐珊珊委屈的说:“好吧,只是我不知道嘛,下次不讲了好吗?”

  两人并没有回答她,继续观察着这只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邪物。

  孙小猴开口道:“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吧?”

  那邪物犹犹豫豫的开了口:“明白,可是这就是最后一步了,仅仅是最后一步了,所以求你们不要干涉了好吗?”

  “我们不要干涉?”秋夜吟嘲笑着,“是谁干涉谁你要搞清楚好吗?这分明是你那主人强制性的要搞这么一出,又关得我们什么事了?”

  那邪物心想不妙啊,自己明明隐藏的没有任何人发现,为何……

  “行了,你别想了,没有任何人发现你的计划,只不过你是忽略了一个问题而已。”孙小猴有些像解释,但有些又有点像盘问的语气说。

  “忽略?问题……”那邪物明显不知道,“什么问题?”

  “以血养血,需要的到底是谁的血,你懂吗?”孙小猴的回答出乎人的意料,就连秋夜吟也不知道这契约还有这个问题。

  “什么意思?”这时候秋夜吟终于发话问了问题。

  孙小猴也有些不可思议,秋夜吟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嘛?过了半晌,才回答:“这也是我从冥界那几个老头那里听说的,具体我也不清楚真与假。”

  “这成了精的邪物和人缔结了契约需要以血养血,必须两血相同,这才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结契,但是我之前在冥界又是听说了这契约的事情,就是必须需要每日供应契约者的新鲜血液,所以,邪物,你这是做的害人害己的事情,为何还不收手?”

  “这么说着我就迷糊了,什么叫做供应契约者的血液?又为什么叫这邪物是做着害人害己的事情?明明这东西也是契约之人啊?”提问题的人是秋夜吟,当然她不知道这问题,也可能就是没去过阴界。

  “并不!”孙小猴否认到,“虽然表面上是说各有所需,各取所长,看似平等,但是被缔结契约的人却讨不到多少好处。”

  “人?”唐珊珊似乎明白了,“那你的意思不就是说这是那邪物所布的局?”

  “正是!”孙小猴眼神突然严厉起来,随时提防着那邪物。

  “哈哈哈……”邪物长笑道:“你这姑娘也算是聪明了些,知晓了这是我的计划。”

  “你到底有什么计划?”孙小猴这才发觉赵一灵似乎是被这邪物所束缚着,动弹不得的样子。

  “计划?”邪物长眠一笑,又道:“你方可查一查这女孩儿的内心,哦~也就是她的那些不好的记忆,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虐待我的?”

  秋夜吟捏了一个决,法力飘然而至到赵一灵的大脑深处,一秒后,她说:“的确,这赵一灵之前确实有虐待动物的迹象。”

  “怎么个虐待法?”唐珊珊有些好奇地问。

  “这你就不必多嘴了……”

  秋夜吟本想打断唐珊珊的话,可那邪物开口道:

  “不必多嘴?哼!你们人类真是好笑,分明知道些什么,但又却什么都不告诉?”

  顿了顿,又讲到:“你是不是见着这女孩用绳子勒着我?或者用打火机烧我的毛?还有用棍棒打我?我跟你们讲,那伤疤,我现在还感到疼呢!”

  孙小猴若有所思,道:“那这也不是你伤害她的理由啊!”

  “理由?需要什么理由你讲与我听听?是不是伤口不在你们身上,你们就不会感觉到痛?”

  唐珊珊这倒是明白了,知晓了,人类有时候就是这么绝情不是吗?她说:

  “那我们就原谅他吧?”

  “不可能!”秋夜吟否定到。

  邪物晃了晃身子,道:“不必,我知道我已经无法回头了,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可是……”唐珊珊有些焦躁,想祈求身旁两人,但似乎也无济于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