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乡村医师的金手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李嘉根对针灸术的境界划分

乡村医师的金手指 碗中岁月 2229 2020.10.18 11:09

  第二节是中药配方理论课,齐战发、樊军和张林伟三人却发现,第一节针灸课学得很认真的李嘉根不见了。

  “这么重要的一节课,小李去哪了?”

  趁老师还没来,齐战发低声奇怪地问道。

  “我看他和一个好像叫邱红梅的女的跟沈老走了。”张林伟低声道,“应该是和沈老有些关系吧,他好像挺喜欢针灸术的。”

  “这么短的时间,针灸不见得能学到个啥,像他这个年龄,倒不如好好全面了解一下中药学,尤其这中药配方理论,不好好钻研一下可惜了,实际行医中,中药这一块用的还是多一点儿吧。”樊军道。

  齐战发听了点点头,转头低声打趣张林伟道:“张大夫这眼光好啊,这一来就瞅中一个,还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

  张林伟脸色微红地笑道:“也就这次来参加培训的,女的还是比较少吗,年轻女的就更少了,这个邱红梅又比较活跃,自然就记住了。老齐你想啥呢?”

  齐战发笑道:“没想啥没想啥,不过这小李一来就和这个女的走得这么近,可能是以前就认识吧?”

  张林伟道:“看他俩年龄差不多,不是一起读过医专吧?”

  齐战发道:“这么说还真有可能。”

  ……

  让齐战发三人奇怪的事还在后面,接下来一连几天,李嘉根都没有来上过课,甚至连宿舍都没有回来过,自从第一天他来了宿舍一回,然后就这么消失了。

  而且齐战发三人还注意到,那个邱红梅这几天也再没有来过课堂。

  这就不由得让三人多少有了点儿关于两人的联想。

  不过联想归联想,毕竟大家也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说起来其实还算是陌生人,人家怎样,真不关他们什么事儿。

  这次来参加培训的,像李嘉根这种情况还有好些,有的只是来报个道,然后就再没有见过人。

  毕竟都是成年学员,人人都有一大摊子要忙碌的事儿,学校也不可能多么严格地要求他们,只要交了不菲的学费报了名,最后再来象征性地参加一下考试,多少有些关系门路的,也不是不行。

  ……

  只是对于李嘉根,齐战发三人还是想歪了。

  他们一连几天见不到面的李嘉根,现在一直呆在省中医院里,差不多都像混成省中医院里的一名职工了,学在中医院,住在中医院,吃在中医院。

  中医院里的病床也不是每天都满员,总有一两张床空着,和中医院里的护士小姐姐们搞好了关系的李嘉根,每天晚上都在各个病房间打游击睡觉。

  因为他每天都会忙碌到很晚,忙着和沈老学习针灸,忙着和沈老一起查房,忙着和沈老探讨针灸上的一些疑难环节,实在没有时间在省中医院和省医专之间来回折腾。

  这半个月的培训期里,他基本也就会泡在中医院里了。

  在唐教授和沈教授的帮助下,他现在和省中医院的正骨专家周晋阳教授也联系上了,等针灸学得差不多了,他就准备继续在省中医院跟着周晋阳教授学习正骨术了。

  至于邱红梅,这几天大部分时间也确实是和李嘉根在一起的,一起跟着沈老学习针灸,这样的学习经历,让她感到很充实,学习的效率也比平时高了很多。

  因为即便她听不懂沈老讲的针灸中的一些疑难环节,还可以向李嘉根请教,经过李嘉根的二次传授和讲解,大部分东西她还是搞懂了。

  比如经穴的配伍疗法,这在针灸中算是重点和难点内容了,邱红梅以前只会对单一经络脏腑的病变,没有涉及到其他经络脏腑的病变进行针灸治疗,现在她则逐渐搞懂了一经以上病理变化中的异经配伍补泻法,也就是说,在针灸治疗中采用多经穴位进行配合治疗。

  当然,有些东西即便是经过李嘉根的多次讲解,她还是听不懂。

  就比如对正气和邪气的理解她就听不懂。

  最后李嘉根也只能对她说:“反正你记住了,正气和邪气,在古代肯定应该是一个具体的词汇,是指向一些能‘看得见’的具体的东西的。

  只是因为传承断代等种种原因,现代人已经很难看到具体的正气和邪气了,所以就只能对正气和邪气进行笼统地描述和概括了。

  在这点上我和沈老的看法是相同的。

  一直努力下去,我想我们也一定能像沈老那样隐约地看到一些具体的正气和邪气的。”

  李嘉根没敢跟邱红梅说他自己也能隐约地看到一些正气和邪气的事,怕邱红梅受打击,也觉得邱红梅大概也不会相信他这么说。

  事实上经过这段时间和沈老的深度探讨和交流,取长补短,调整了一些思路和视角后,他能更清晰些“看到”人体的正气和邪气了,这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境界,他能“看到”邪气侵袭人体,他能“看到”正气抵抗邪气!

  说到底,其实所谓的正气和邪气,也不过是一种精微物质,如果把人体也当做量子体结构的话,这事儿就好理解一些了。

  “嘉根,你的针灸现在能达到什么境界了?”

  邱红梅微微仰起脸来看着李嘉根问道。

  毕业几年后再次见到李嘉根,亲眼看到他仅仅靠望诊、脉诊和触诊的手段,就能够诊断出李朋的早期轻微慢性肝炎来,如今又看到他对针灸术的强大的理解力,邱红梅当年在读医专时对李嘉根的崇拜心理又有些抬头了,所以她此时看着李嘉根的一双眼睛,微微的有些迷蒙。

  李嘉根微不可察地避开邱红梅的眼神,沉吟一下道:“如果把叫得出穴位名字,找得准穴位位置,钻得进针叫针灸入门;把懂得穴位的具体疗效,懂得多经穴位的配伍治疗叫针灸的初级境界;把能够看得出穴位的闭开,并能根据具体病人的实际情况制定相对准确的针灸方案和疗程,并取得相对良好的治疗效果叫针灸的中级境界,那我的针灸术现在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中级境界吧。”

  邱红梅听完翻了个白眼道:“照你这么划分针灸的境界,那我这针灸术只能算是入门,连初级境界都还没达到了?”

  “你也快达到初级境界了吧,你不是马上就能学会多经穴位的配伍治疗了吗?”李嘉根笑道。

  “还差得有些远呐。”邱红梅叹了口气道,“另外,嘉根,你把针灸术的中级境界也订得太高了吧,我怎么感觉这已经是高级境界了?对了,你现在就已经能看得出穴位的闭开了吗?”

  说到这里,邱红梅的双眸中已经带上了惊愕的神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