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逆流中的你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手记

逆流中的你我 夕夜璃霜 3418 2018.11.03 14:27

  陈芬见沐落夜回来了出声问道:“夜儿,你回来了。”

  沐落夜一边帮妈妈收拾茶几一边点了点头道:“妈妈,刚才黎黎他们过年想要看电影,到时候能不能让爸爸送一下?”沐落夜看见沐彦就心里发怵,问话时常都是陈芬转达的。

  陈芬道:“我回头问问吧,难得你们这些小家伙们聚一聚。”陈芬总是和和气气的,不知道的人绝对看不出她是一个单位的一把手,反倒更像一个家庭主妇。沐落夜的性子其实也很像陈芬永远不会摆架子,心思也是颇为细腻。

  “对了,夜儿,记得不要累着自己啊。这几天我看你气色不太好给刚才你煮了红枣茶,你喝一点,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快去吧,趁热喝。”

  妈妈总是那么细心那么温和,沐落夜心中暖融融的。她的身子虽然经过多年的锻炼已经没有幼时那么孱弱但也因为药物的原因多少有些问题,陈芬为此没少操心对她的饮食也是精心安排生怕沐落夜生病。

  回到房间,沐落夜才露出了自己的另一面,沐落夜的心就像一潭死水一般很难起波澜,可以包容许多东西亦与许多东西格格不入。校园暴力就像一股逆流一般不停地冲击着沐落夜的心,可最终却都化为了谭中之水。水越深心思便越深沉,沐落夜心中的城府也在加深。

  反击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同学其实并不是一件易事,那些同学的家长有多护犊子沐落夜不是没有见识过,看似她只是与季凌他们对弈实则是与这些家长作对,也可以说正是这些家长的过分宠溺间接伤害了沐落夜与许多被欺凌的孩子。惩罚季凌他们看似是易事,实则要让学校重视也要有过硬的理由让这些家长无法质疑才行。否则家长一干涉就麻烦了。

  刑薇所言的办法确实可行,若是都做到了那些人自然是无话可说,但那需要天时地利与人和,少一件都不行。沐落夜对此并无万全的把握,她也不想正面硬来,这样于她于同学们皆是不利,这种事最好还是藏于幕后。

  沐落夜想办法弄来了学校各处的路线图,每一个监控所能拍到的地方她都进行了一番测算,哪里是死角她基本上都知道,这样她就有了地利。至于天时与人和她暂时还无法办到。

  人和可以借助蓝璇得到,但天时却不是那么容易,巧合也不是那么容易制造的。沐落夜手里虽然并不是只有这么点筹码,但是那些王牌不到万不得已她还不想用,因为那实在是牵连太广了,沐落夜完全无法预料后果也没有什么把握,自然不会轻易动用。

  仅仅只是处分就能消沐落夜对此的心头之恨了吗?绝对不是,她恨不得将季凌那些人的嘴巴彻底撕烂,别以为沐落夜一点也不知道他们平时都在瞎说什么!只是她为了不闹事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些同学说她没什么,连带她的家人与家族一块骂一块嘲笑。这一点彻底触及了沐落夜的心理底线,呵呵,要是爷爷知道这些人这么说也不知道多少人会因此倒霉呢。不过沐落夜不想这样,这样一来就显示了她的无能会被亲人们所瞧不起这是沐落夜觉不允许的。所以她想自己解决,事后再找爷爷说说就好,至于到时候会咋的沐落夜也不想管。

  让学校处分这些人只是个开始罢了,只不过沐落夜也只想做这个开始而已,护住家人和朋友就好,至于其他的就到时候再说吧。

  沐落夜从房间一个很隐蔽的角落里取出一叠文件,露出了一个令人惊悚的冷笑,刑薇果真是厉害,这些王牌握在她手中倒是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啊。

  陈芬看着沐落夜房中熄灭的灯光,眼中掠过一抹担忧。刚才她去给沐落夜煮红枣茶时只顾着厨房这边,忘了看好沐皓月让沐皓月跑到沐洛夜房间里捣乱去了。沐皓月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在沐落夜房间里翻翻找找,好像那里有宝藏一般。结果被沐皓月在柜子角落里翻出了一个带锁的日记本。

  因此上着锁,沐皓月对此更加好奇,那锁也不咋牢固,沐皓月不知怎的就直接给弄开了。本子上也没写几页字,沐皓月就把空白的纸撕下来再来了个“雪片满天飞。”

  陈芬煮好茶出来正好看见这一幕心中一阵无语,但沐皓月不懂事说了也没用就把沐落夜的房间收拾了一番。一边则在心里抱怨自己干嘛要生这个“讨债鬼。”沐落夜的房间虽然沐落夜和家人说好了归她自己收拾,但是为了自家两孩子的和睦,沐皓月要是在沐落夜房间捣乱弄乱了房间的话,陈芬有时间就直接收拾了,省的沐落夜回来一边抱怨沐皓月一边收拾自己房间,总是这样可不利于姐弟之间的感情啊。虽然陈芬知道沐落夜对此其实并不是特别在意也能理解,只是多少会有些怨言,这是陈芬不愿看到的。

  结果沐皓月无视了妈妈无奈而又微怒的神色继续玩,随后无意中把写了字的纸送到了妈妈的目光之中。

  陈芬随意一瞥却看到了几个敏感的字眼,于是就仔细看了一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估计沐落夜自己都忘了自己还写过日记,毕竟那药物的副作用发作起来她的精神状态会受到影响,当心中的委屈被无限度地放大了之后,她也会无意识地找发泄途径,事后只是记了个大概,反正都是在自己房间里发生的事忘记了也无所谓吧。

  至于这篇日记大概只是沐落夜某天突发奇想另外找的发泄方式吧,可能她自己都忘了有这回事,偏偏这次就被沐皓月给瞎找出来了。日记也没有多少,陈芬仔细地找了找,也就两张纸上有字,第一张是这么写的:

  为什么总是这样呢?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吗?只是因为这一点点的不同你们凭什么视我为洪水猛兽,我倒是觉得你们才是真正的洪水猛兽。就因为我的病骂我是“傻逼”对吧?就因为我的病笑话我全家都是属长颈鹿的是吧?就因为我的病就笑话我们家祖上缺德是吧?我很想知道当我的刀子在你们身上留几个窟窿,当我一点一点撕烂你们这些人的嘴的时候,让我猜猜你们会怎么求饶呢?诶,可惜我不能那么做,那样也似乎太便宜你们了。为了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渣把我自己赔进去不值当的不值当的,可是你们却害我那么痛苦。凭什么我就要任你们说闲话呢?凭什么你们能踩着我找乐子呢?是我太软弱了吗?也对,我也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软弱,顾虑这顾虑那,可是我为什么就是放不下呢,为什么呢......

  这一页乱七八糟的写了一堆,陈芬看着也没个重点,但是也反应了沐落夜当时的痛苦与迷茫,陈芬看了有些失神。当她找到另一张写着字的纸的时候顿时心头一震,这张纸上只有一句话:当你们将我推入深渊之时,我便化作深渊在黑暗中凝视着你们。

  这句话似乎若有所指,但是陈芬觉得沐落夜应该不是随便写写的,她那时心中一定在想着什么报复的行动才会写下这么一句话。沐落夜会做出伤害人的举动吗?答案是否定的,陈芬知道这些话沐落夜也就是随意写写,付之行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沐落夜是个识大局的孩子也是个心软善良的孩子,这种事她不会做的。当然这个可能仅限于身体上的伤害,这不代表着沐落夜不会做其他的事。

  沐落夜已经长大了,心思也越来越难猜了。陈芬不知道她会如何做,只是希望不要太偏激了吧。还好,沐落夜不是个冲动的孩子。不过此事的确也是时候该管管了,就算沐落夜打算忍着,陈芬也没打算坐视不管。至于怎么开导孩子,陈芬得好好想想,这个确实有点难度。

  沐落夜可不知道妈妈看到了自己的日记,当然这也不算日记吧,就是随手写写,至于那句当你们将我推入深渊之时,我便化作深渊在黑暗中凝视着你们。她当时咋想的她也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估计自己啥时候写的都不记得了。

  林倾城那天送了沐落夜一个八音盒,马车型的很是精致,沐落夜很喜欢,一直摆在床头柜上。沐皓月这个没出息的熊孩子,那天好奇地凑过来看结果不小心打开了音乐顿时被声音吓得飞奔出了房间,躲在门后悄悄地看这个音乐盒,音乐没停前咋都不敢进房间门一步,差点把沐落夜给气乐了。然后沐皓月再来沐落夜房间“寻宝”就绝对不靠近这个八音盒。

  明明不怕复读机和手机发出的声音,这音乐盒的声音也跟两者差不了多少,怎么沐皓月就偏偏害怕这个音乐盒呢?这又不是音响,有什么好怕的吗?

  沐落夜想归想,手里的活却没有停下,她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一串名字:季凌、季云、林烨、许心宁......都是那些总是欺负别的同学的同学,还有就是沐落夜更加不耻的背后语人是非者和阿谀奉承者。若不是有这两种人存在,校园凌霸的危害不会这么强,季凌他们也不会这么嚣张,所以这些人的罪并不比季凌他们少,至少沐落夜是这么认为的。都是一笔笔的血债,那一桩桩一件件他们做的时候良心都不会痛吗?还是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心呢?

  沐落夜平日里在学校看似两耳不闻窗外事,但她身边可是有个活喇叭蓝璇在的。放学路上蓝璇经常跟她讲学校里发生的一些事比如说:季凌又造谣了谁谁谁,季云又去找谁谁谁的麻烦,她是怎么处理的。所以蓝璇知道的事基本上都被强行灌输到沐落夜的脑子里,虽然有时蓝璇会夸大一些事,但蓝璇是不会骗她的。毕竟骗她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

  这样一来无形之中就加深了沐落夜心中的芥蒂,坚定了她的想法,唯有让大家看到恶人有恶报才能帮到大伙。沐落夜也只需等待着“天时”的到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