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逆流中的你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夜落倾城故人来

逆流中的你我 夕夜璃霜 3401 2018.12.13 12:30

  邢月点了点头,看到林倾城脸色浮现了一抹笑容,听林叔叔说倾城好像很久没有效果了,果然门外那人来了才能让她真正开心起来吧。

  “她来了。”林倾城又喃喃了一声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般促了促眉。

  “她现在还没有过来吧。”林倾城果然犹豫了。

  邢月道:“已经来了,我叫她进来吧。”

  “不要。今天还是让她先走吧,我还不想见她。”林倾城摇了摇头说道。

  邢月惊讶“为什么?你不是希望她来吗?”

  “不能是现在,不能是现在。”林倾城还是拒绝。

  邢月没办法,从袋子里拿出那顶假发道:“倾城,我知道你怕她看见你这样。你看我给你带来了这个。”

  林倾城微愣,那种假发乌黑浓密的很难买到,她让爸爸去买结果林睿到现在还在为这事头疼呢。因为林倾城的要求实在有些高了。

  林倾城的头比较小,她又要求假发尽量与她以前的发型相符,这就有些难办了。没想到林睿还没有完成的事邢月直接给搞定了。

  “来,试试,看看合不合适。我这有镜子你看看。”邢月把假发给林倾城带上了,居然正好不大不小可以说是分毫不差。而且看上去还很适合林倾城。

  “邢月姐姐,我现在这样子不算丑吧。”林倾城照着镜子还是有些犹豫。她的脸色着实不太好,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邢月安慰道:“还好啦,你就放心吧,没事的,我去叫她进来。”

  林倾城还在犹豫,邢月就去开门了,林倾城便让护工先出去。

  邢月一脸我服了你的样子说道:“进来吧,你可真厉害啊,这些都算到了。”

  沐落夜没理会邢月后面说的话,径直走了进去看到林倾城现在的样子时却微微愣了一下就心疼了起来,林倾城消瘦了许多,脸上更是一丝血色都没有,眼中满是不确定和紧张。

  “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愿见我了呢。”林倾城苦笑。

  “也许吧,倾城,其实那时你应该告诉我的。”

  林倾城眼神一滞“你都知道了?”

  沐落夜道:“嗯,不过现在倾城你放心,没有人因此说什么或者做什么。皓皓的事也是事出有因就算你不说苏沫也能够查到,我不怪你了。”

  林倾城道:“他们不反对了吗?还是你做了什么?不管怎么样,落夜我欠你一声道歉。不过苏沫的事你是怎么处理的?”

  “原本我也没打算那么轻易放过她,不过她终归是苏落意的姐姐,苏叔叔他们以后也需要人照顾,所以她该怎么做她自己清楚。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想追究了。都结束了。”

  林倾城道:“晓夜,我的时间不多了,你,能多陪我一段时间吗?”

  沐落夜淡笑道:“当然,我选择会一直陪着你的,不过倾城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段时间你这边发生了什么?”

  林倾城那日去找苏沫并不是要告诉苏沫什么,而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沐家为了保护沐落夜直接给她施压要求她自己找理由离开,沐落夜最近也常常忽视她让她十分不满。结果聊着聊着,苏沫就从情绪低落的林倾城口中知道了不少情况。

  至于苏沫的那些话林倾城半个字也没信更没听进去,没料到沐家又一次催她离开,这回连林睿都开始准备接她回来了,林倾城明白自己不得不走了,而且沐家手里还有林星辰打人的证据,她必需与沐落夜彻底做个了断才可以。所以她说了那番话,彻底伤了沐落夜的心。

  可又有谁知道,那天晚上她一边哭着一边把那个八音盒的碎片重新收集起来,不顾自己的手会被割伤的危险也要将八音盒拼回来。拼是拼好了,但样子已经完全变了,林倾城抱着那个残破的八音盒绝望地哭了很久后将那个八音盒扔掉了。

  她知道自己不该动情的,可是她控制不住了,她的时间不多了。医生给她下诊断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只是她把这个消息瞒了下来,连沐落夜和林睿都瞒了过去。但出于对病魔的恐惧她的精神开始逐渐敏感紧绷,偏偏沐落夜总是在她身边照顾着她,她自然就生了情。

  但是她没有想到沐落夜的背后竟是那么强大的沐家,沐家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沐落夜的一举一动更是在长辈们的掌控之中,他们生怕原本就对林倾城有感激之情的沐落夜也生了情才会如此。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们解决此事时甚至瞒着沐彦。

  沐彦年轻时为人正直仗义,身边朋友虽不多关系都是很铁的。林睿与邢破天则是他最要好的哥们,要是沐彦知道沐家的这个决定难免会有些不满,所以沐家连他也瞒着。

  不巧沐燃这个软柿子实在经不得捏,很快纸就包不住火了,沐落夜知道了这一切,但是她也知道若是她贸然去硬碰硬结果必然讨不了多少好,她只能表明自己的态度。她反思了所有的一切,她终于还是明白了一些事,所以才有了那个交易。

  而林倾城一回来就闷闷不乐的,偏偏林睿因为林星辰不学好正巧拿着鸡毛掸子满屋子追着林星辰打,结果林倾城劝的时候一受刺激晕倒了,病情就瞒不住了。

  林倾城一倒下林睿就慌了,赶紧找沐彦帮忙,这下沐彦才知道自家几位老爷子干的好事。沐彦这么多年看着沐落夜那么辛苦地成长其实也很心疼沐落夜的,他也知道沐落夜总是不快乐,好不容易林倾城让孩子快乐一点了又让自家长辈给搅了。这下沐彦可不乐意了,有了年轻两辈引领者的干预,沐家长辈也只得默认他们的心思。

  其实当初沐彦与陈芬又生了沐皓月的本意是想替沐落夜分担一些压力,谁知道沐皓月会这样结果沐落夜身上的压力不减反增,沐彦心中其实一直觉得对不住孩子才同意了她的要求。哪怕这个要求会招来非议,但只要沐落夜快乐一些沐彦也不想在意其他的。

  林倾城的病太严重了,化疗也只能帮她延续一些时间,根本就不可能有根治的法子。为了等到沐落夜林倾城才愿意进行治疗,否则她宁愿在家等死也不愿受这份罪。她甚至想过或许这就是她险些害了沐皓月的报应吧,但她还是想等到那一人来。终于,她还是等到了沐落夜。

  “我知道其实这事我的确做得很混蛋,也是我从小到大干的最后悔的事。但是我没有办法,爸爸一直催我回去,你们家的人又要我和你彻底有个了断。我那时有些怨就对你说了那些绝情的话。对不起,其实我知道那些话都是假的,我只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离开。”林倾城说着说着就流泪了。

  沐落夜没有插话,其实她心里都明白,不过林倾城那日的话确实伤了她的心。不过错也不完全在她,算了这些沐落夜都不想再想了,都过去了。

  “没事,倾城。都过去了,我们都不要想了。你现在只需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沐落夜拍了拍林倾城的肩膀。

  “对了,落夜,你现在住哪啊?”林倾城问道。

  “宾馆,离你家离医院都挺近的。”沐落夜一边给林倾城削苹果一边说道。

  林倾城嘟嘟嘴道:“落夜你说话不算话!”

  “???”沐落夜懵圈中。

  林倾城俏皮的笑道:“既然你答应一直陪着我就住到我身边来。我明天就让刘姨帮我办手续,你来我家住不要住宾馆了,好不好。我家的客房有好几个够你住的了。”

  沐落夜笑着指了指林倾城道:“好好好,都听你的。不过今天我坐车有些累了,我得先回去休息一会,咱们明天见吧。”

  “明天见。”

  邢月早在沐落夜进屋时就闪了出去,人家“小两口”说话她就不当这“电灯泡”了。只是坐在走廊里守着。总算是把沐落夜给带回来了,看林倾城笑的那么开心她也就放心了可是也很揪心。

  倾城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她的病情已经在逐渐加重了,手术化疗都不过失痛苦的延续,起不了多少用处了。这就是倾城的命吗?邢月有些哀伤,尤其是看到林倾城的笑容以后,她的心就特别痛。从小就喜欢找她玩的小妹妹就这样被病魔折磨,她却只能看着,这种无力感真是太痛苦了。

  其实邢月和刑薇一样,因为父母离婚的原因也曾遭受过嘲笑,但是她与沐落夜一样,小时候就直接用拳头让他们闭嘴了,但她也是形单影只的。又不愿去爷爷奶奶家,就想在海城让爸爸照顾自己,与姐姐也是分开的。只有一个林倾城有时会来找她玩,这也是邢月成年前生活中一抹不一样的亮色。后来她就出国去了,直到一个多月以前才回来。

  见沐落夜走了出来,邢月问道:“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倾城希望我住到他们家去,她还想出院。”

  “意料之中,她一直想出院又害怕自己会突然病危见不到你了才同意住院治疗的。你来了她肯定不愿再住院了。”邢月神色有些复杂。

  “邢月姐姐,你能弄到古筝吗?”沐落夜不着头脑地问了句。

  邢月想了想说道:“你去问问林叔叔吧,应该没问题的。话说你要古筝干嘛?”

  沐落夜一脸神秘地说道:“保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邢月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沐落夜这人的行为可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沐落夜要古筝自然是想弹奏,虽然多年没有碰古筝了但她的音乐感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弹好一首曲子应该是不难的。这次她要给林倾城一个惊喜,她想让林倾城开心。

  古筝的事林睿一听就说没问题,他保证能借到一把好琴。至于林倾城要出院,其实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林倾城不愿自己最后的日子是在痛苦的治疗中度过,她想走得安心一点,林睿也只能随她了。不过沐落夜来了,孩子应该能够开心吧,这也是自己最后能为林倾城做的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