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逆流中的你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林家

逆流中的你我 夕夜璃霜 3724 2018.12.14 14:04

  沐落夜回到宾馆,心中是喜忧参半。再见到林倾城那自然是喜,可是林倾城的病情却令她高兴不起来。沐皓月的事沐落夜自然是有些怨林倾城的,但沐皓月毕竟没事,至于其他的现在她都可以不在意,可是林倾城却病成这样,怎能不令她揪心呢?

  沐落夜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林倾城的呢?也许是林倾城握住她的手的时候,也许是林倾城替她忧心的时候,也许是林倾城让她陪伴的时候。沐落夜也说不清处,但唯独自己现在的情感她认得很清楚。

  之前她不懂也不想的事,现在她明白了就不会再错过了。沐落夜所能做的便是这段时间一直让林倾城开开心心的,不再伤心忧愁。

  林睿得知林倾城的意思后直接将沐落夜接回林家,现在只要是林倾城想要的事林睿能做的林睿都依着,总不能让林倾城遗憾吧。

  “哇哇哇哇哇。”沐落夜一走进林家,就听见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怎么了?刘姨,这个就是倾城的妹妹吗?”沐落夜寻声走了过去,看到刘姨正在哄着一个粉嘟嘟的小婴儿,那孩子约摸四五个月大,看起来像个洋娃娃一样特别可爱。

  刘姨见是沐落夜微微愣了一下,婴儿车上的孩子让酒啼哭不止,刘姨把奶瓶递到孩子怀中,那孩子便不哭了,津津有味的喝起了奶。刘姨哄好了孩子转身道:‘“是的。”

  沐落夜逗了逗那小娃娃问道:“小宝贝你叫什么名字啊?”

  刘姨笑道:“她叫林落宸,小名叫落落。倾城给取的。”

  林落宸,落宸...沐落夜与林倾城吗?沐落夜愣了一下,不过细看小落宸的眉眼,竟然与林倾城颇有几分相似。

  这时那小婴儿笑了,向沐落夜展露出了笑容。很可爱,沐落夜也很喜欢,记得沐皓月这么大的时候也是个可爱奶萌的小孩子,虽然现在长成了熊孩子......

  沐落夜逗了逗林落宸,林落宸也不怕生,喝着喝着总是冲沐落夜笑笑。大大的眼睛特别有神,果然林家的基因是真的好,每一个人的眼睛都这么漂亮这么有神。

  小落宸喝着奶,逐渐进入了梦乡,沐落夜才把目光移开却发现林星辰的房门开了一条缝,林星辰正在里边偷偷往外看呢。

  沐落夜起身走了过去,吓得林星辰赶紧关好门。沐落夜也不恼,只是敲了几下房门。

  林星辰才战战兢兢地打开了房门道:“大姐姐,原来真的是你啊。”

  沐落夜这才发现,这家伙不就是那次自个在学校楼梯处救的那个男生吗?!难怪自己那时会觉得他眼熟,敢情这家伙是林倾城的亲弟弟啊!

  林星辰打开门道:“学姐,你能听我解释吗?”

  沐落夜挑了挑眉,她倒是也想听一下这家伙的解释。林倾城当初和她吵起来的缘由,这家伙的胡说八道差不多能占三分之一。

  林星辰感觉到沐落夜略带杀气的眼神不由得低下头不敢看沐落夜,只是小声说道:“落夜姐姐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欺负同学不该向大家撒谎,你要怪就怪我吧。不要怪我姐姐好吗?她只是太护着我了才会...”

  “知道错了就好,星辰,你要记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然也要记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是方式一定要用对。明白吗?”沐落夜道。

  林星辰这才敢抬起头来看沐落夜,沐落夜依然是一脸平静,林星辰还是有些怕,传言沐落夜这人越是平静越是可怕,他此时也总算领教到了。学校里的那些流言也不完全是错的,至少这一点算是误打误撞被人说对了吧。

  沐落夜的心情自然没有像表面上那么平静,林星辰当初说的谎确实间接推动了她与林倾城之间的决裂也做过她沐落夜最讨厌的那种人。但是他已经得了惩罚,沐落夜也不想再追究什么了,这事在她心中已经过去了她也不想再想了。

  林星辰小心翼翼地问道:“那,落夜姐姐,你不怪我姐了吧。”

  沐落夜转身出门,她还是不大想看林星辰,只留下一句“不怪了。”

  那边林睿已经叫人把沐落夜的行李通通打包好放在客房了,刘姨哄睡了小落宸后也过来帮沐落夜收拾好了客房。

  “夜儿,古筝的话明天就能送来,你看看你还少什么不,我叫人给你去置添一下。”林睿忙完事问沐落夜。

  沐落夜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林叔叔。”

  “好,那你有事就和我说啊,我一定尽力给你办好。”

  “嗯,谢谢林叔叔。”

  沐落夜打开行李箱取出一本乐谱,手指轻轻地在床头柜上敲打着,似乎是在实习节奏。这曲《凤求凰》沐落夜以前没学过,沐落夜原本并不知道这首古筝曲,没想到沐落夜上网一搜搜到了,于是她就把乐谱复印下来自学,还找了当初教她的古筝老师指点。

  这段时间沐落夜一直偷偷地练习这首曲子,没了古筝她就自己找方法把握好节奏,这段时间她也花了不少精力去练好这首曲子。当然这含义嘛,大家都懂的。

  沐落夜拿指甲碰了碰手指上的水泡,以前练琴的时候也经常起水泡,后来手指上的皮好像耐磨了不少就没事了。她这几年没碰古筝,这下水泡又起了,不过她都习惯了。希望明天林倾城回来会喜欢吧。

  林家的别墅很大,外边还有个花园,好像摆着不少花。沐落夜随意走了走,发现其中一盆盆栽有些眼熟,好像是昙花。对,就是那盆昙花,虽然花盆换了,但沐落夜还是将这花的特点记住了,现在昙花虽然没有开发但她还是认了出来。

  “那天倾城突然发了疯似的就把这花从二楼砸下来,幸好林先生叫人来收拾,这花也命大没死就换了个盆子栽下了。只是那串风铃就可惜了。”刘姨不知何时来到了沐落夜身后。

  沐落夜道:“风铃?”

  刘姨点了点头道:“是啊,就是你送倾城的那串,用千纸鹤串成的。那天倾城一通发泄之后回到房间,后来我听到动静感觉不对去看的时候就看到倾城倒在地上手里是那串风铃。可惜那风铃已经被血染红了,我怕不吉利就给扔了。不过倾城不知怎么的把其中一些纸鹤给拆开了,上面好像有字,只是被血模糊了我没看清。”

  沐落夜心神大动,那折纸鹤的纸上写了她与林倾城之间的点点滴滴,那做顶的大千纸鹤还写了倾城是她心中最美的明灯之类的感谢语。只是血是怎么回事呢?

  沐落夜问道:“刘姨,倾城怎么会流血呢?”

  刘姨道:“这孩子那时也不知怎么鼻血就留个不停,去医院才知道是她补过头了导致的。可是没想到竟然会查出那样的问题,作孽啊!”

  沐落夜道:“算了,坏了就坏了吧。”反正这会她手中还有更好的东西。

  “那天睿知道星辰说了你的坏话就生气去追打那小子,结果倾城就受了刺激一言不发的,突然就把花砸了,然后进房间。整个过程一言不发的,她大约是悔吧。”刘姨继续说道。

  沐落夜吐了口气说道:“刘姨,您别说了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知道的。”

  沐落夜轻轻拨了拨昙花的叶子,心想要是这昙花再开一次就好了,也许倾城看来就会更开心呢。沐落夜又抬头看向天空,海城的夜空也很美,群星闪烁,最美的夜景。

  沐落夜又回到屋里,手中拿着一片树叶标签。那是银杏叶做成的,那叶子是她寻找了很久才寻到的材料,样子有些想爱心。她这次没有带多少礼物,但带来的都是她精心挑选的包括衣物。林倾城既喜欢她相对中性一点的打扮,她便只带了这类的衣物。

  曾经她一点也不喜欢夜空,尤其是皓月当空群星闪烁的夜空,可是那一人来到她的生命中时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曾经她一点也不想看到的景色现在却成了她最是喜欢的风景。她讨厌黑暗,林倾城便为她点亮了明灯为她之路给她希望,让她的心再次活了过来。

  这大半年中她所有的改变大多都与林倾城有关系。林倾城真的改变了她许多,若不是林倾城,她现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也许她还是夜城的那个笑话,而不是在百盛舞会上一鸣惊人的沐家长女。

  这些年沐家因为她不知道被多少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笑话过,但最后她用自己的实力狠狠地打了那些人一巴掌,可没有人知道,她这大半年来加倍努力练习画画,她不停地锻炼自己,最初只是想为林倾城画出一幅最美的画,只是想好好保护林倾城罢了。

  沐落夜拿着那书签沉思了许久,她想了很多很多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林睿便叫人把古筝抬到了林家来。随后又匆匆去医院接林倾城去了,林倾城可是一直在催他过去办一下自己的出院手续呢。

  沐落夜看了看那古筝,的确是把好琴,无论是材质还是上面雕刻工艺皆是上品。沐落夜缠上她的古筝指甲开始调试音弦,她自己的指甲因为学校规定根本养不起来。而不戴假指甲弹的话,自己的手指受罪不说,拨弦后的音质也会受到影响,也会影响音色与技术的发挥。

  沐落夜这套假指甲是用玳瑁片所制,也是她当初放弃时留下来做个纪念的。没想到今日又派上了用场,还是大用场。

  沐落夜想了想还是让工人把古筝放在后花园,她想等晚上花园夜下为林倾城弹一曲,那样一来就更有意境了。

  “刘姨,这附近有花店吗?”沐落夜问道。

  正拿着奶瓶给林落宸喂奶的刘姨道:“有啊,这条街走过去左转就有一家。诶,沐小姐,你别去啊,我叫人去就行了。”

  沐落夜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说完便走出了林家。

  刘姨还想再劝,这边小落宸不合时宜地哭了起来,刘姨只得先哄着林落宸。就耽搁了一下的功夫以沐落夜的脚步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不多时,沐落夜抱着一大束花走了回来。花束搭配得很精致,百合花是粉红色的,康乃馨则用了好几种颜色白色的、粉色的、深红色、桃红色的,最惹眼的是一朵紫色的。花朵间还有满天星做点缀,这种花沐落夜最是喜爱,这种朴素雪白的小花,零零散散的聚在一起极具婉约、雅素之美。微风过处,清香四溢,显得十分温馨浪漫。这束花是沐落夜亲手扎成的,满满的蕴含着沐落夜对林倾城的情感。(为了不“带坏”小朋友,沐落夜没有用玫瑰花)

  虽然没有玫瑰花,但这束花比玫瑰花束看着还美丽,林倾城一定会喜欢的。沐落夜把花束放在客厅最为显眼的位置,自己则走到门口去等待着林倾城的归来。

  终于林睿的车徐徐开进了林家别墅,沐落夜走了过去,林倾城正在车中微笑着看着她,沐落夜把林倾城抱下来放在轮椅上,推着轮椅走进了别墅里。二人微笑着对视着,双方眼中的欢喜是盖不住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