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当山宋青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命悬一线

武当山宋青书 理论折叠要塞 3000 2021.01.14 09:09

  转眼就到四月初九,武当山上的华桑花已经漫山遍野,将这个洞天福地沾染得云蒸霞蔚,整个武当山都变得温柔浪漫起来。

  今天是武当派掌门人张三丰的九十大寿,整个武当山披红挂彩,被门人弟子修整一新,人人都穿上崭新的衣服,今日也难得没有早课,众弟子都三三两两人群结对地玩耍。

  虽然按照老道的要求,并没有通知武林中各门派,但与武当交好的门派早派人送来了贺礼,并由门中地位较高的门人亲自祝贺。

  整个武当山都沉浸在一片祥和喜庆的氛围中。

  宋青书也被凌雪雁精心打扮了一番,一身合身的雪白道袍——这是宋青书最喜欢穿的衣服——上绣山川锦绣、玄色乾坤,腰间佩戴着俞岱岩送的玉佩,乌黑浓密的头发被一丝不乱地齐齐输在脑后,用一根蓝靛色的绸绳扎成一个马尾,显得甚是精神漂亮。

  唯一不足的,可能就是他那冷漠的神情,让人望之不似凡人,冷峻的气质犹如天界的仙童,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三叔回来了吗?”他清厉的声音响起。

  凌雪雁轻轻拍了一下宋青书的屁股说:“三叔三叔,你心里只有你三叔,我看你也不要叫我娘了,去给你三叔当儿子吧。”

  宋青书转身轻轻搂住她的腰:“那不行,我是你的儿子,谁也抢不走。”

  凌雪雁这才转怒为喜,捏了一把儿子的小脸,开心地说:“你三叔肯定是路上有什么给绊住脚了,不过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肯定会赶回来的。”

  宋青书便向着紫霄宫走去。

  一路上碰到的外门弟子纷纷向他打招呼,称呼他为大师兄。

  突然,宋青书看到任来风在不远处的山道上,身边跟着几个不似武当弟子的男女,看年龄也都是十一二岁,此刻他正对着那些男男女女在高声讲着什么。

  宋青书走进一听,任来风说的正是两年前张三丰将百余支碎剑捏成铁球的事。

  原来任来风身边的几个人,都是与武当交好的几个门派和武林世家的弟子,此次也是随家中长辈来给张三丰贺寿的,却在玉虚宫的山壁上看到那个嵌入山体的实心铁球,就有人问起来,任来风就给他们在夸张的演绎着。

  宋青书是知道任来风的性格的,很好奇怎会让他来接待其他门派的弟子,不怕败坏武当的声誉吗?

  其实原本是由柳丝飘负责同这些年轻弟子一同游览武当的,但是柳丝飘架不住任来风的请求,就让他来陪同了。

  不过任来风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冷场,不论被人问什么,他都能滔滔不绝地讲个不停,不管真的假的,唬得这些人一愣一愣的。

  众人都听的入神,没有发现宋青书的到来,直到宋青书说话,他独特的嗓音才惊醒了众人。

  “任来风,你可见到三叔?”宋青书问到,他那清厉的声音即便是任来风的大嗓门也压不住,清楚地传到众人耳中。

  众人一惊,齐刷刷转头一看,只见一张开外的山路上,有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穿着雪白的道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尤其是那清冷的模样,在清晨的阳光下,好似从画中走出来的仙童,让人不由得在心底暗赞,好一个精致的小道童。

  任来风也看到不远处的宋青书了,他心里不由得一惊,自己胡说八道要是被大师兄听到就惨了。

  于是他推开人墙,小跑两部到宋青书跟前,笑嘻嘻的问:“大师兄,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其他门派的弟子听到任来风喊那个小道童作大师兄,都不由得好奇,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是任来风的大师兄呢?

  宋青书先没有回答任来风的问话,而是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

  任来风被宋青书看的心惊胆战,就是这双眸子,让当年想挑战宋青书的自己吓得尿了裤子,从此以后自己只要见了宋青书,都不由得回避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似有魔力一般,能看透人心,看穿人皮。

  宋青书见任来风低下头,这才再问道:“可见到三叔了?”

  任来风忙回答道:“我刚从山下上来,还不曾见到三师尊归来。”

  宋青书两道眉毛皱了起来,他没有再理会任来风,更连那些别派弟子看都不看,心中隐隐的不安让他径直往山下走去。

  可是山道只有一条,他下山必要经过那群弟子,那些人人数众多,将本就不宽的山路堵的水泄不通,有几人似乎看不惯他的目中无人,也轻视他年幼,甚至还故意往前凑了凑,将山路挡的更加严实。

  这群别派弟子中,隐隐居于领头位置的,正是华山派弟子代松,此次跟随华山派长老前来武当山拜寿,自然也是准备让他见见世面,长长经验。

  能随门派长老拜访武当弟的,也必然是个机灵聪慧之人,代松并没有因宋青书年幼就轻视他,不论如何,武当派大师兄这几个字,已经足够让他看重,即便这个大师兄还只是个小娃娃。

  于是他抱拳拱手,脸带微笑,正准备开口,却在不经意间与宋青书的目光对视,下一刻,他便看到这双眼睛里闪烁出两道寒光,那寒光似精铁宝剑一般,直戳向自己内心深处。

  一瞬间,他仿佛灵魂出窍一般,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丝毫的掌控力,而他的灵魂,就像是一脚踏入万丈深渊一般,身边全都是白茫茫的雾霭,么有丝毫可以着力的地方,只能被动得一直不停地下坠,这让他充满了无力的恐惧感!

  仿佛过了一瞬,又好像已经过了千年,他突然感受道天地一阵晃动,同时似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他猛然间回过神来,就看到任来风在摇晃着自己的手臂,他突然想大哭一场,那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让他忽然懂得做人的美好。

  其实任来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毕竟他也曾经是宋青书的受害者,当初自己不满宋青书当大师兄,想要作弄一下这个小娃娃,让他知道谁才是大哥,结果就是被宋青书这么一看,自己就差点尿裤子了,这滋味,谁试谁知道。

  今天看到这些其他门派的弟子也感受到那种滋味,任来风其实心里暗爽,但脸上却没有太多表现出来,反而关切地问代松。

  “代师兄,你没事吧?”

  代松身边的人也都纷纷问他有没有事,从他们的视角就看到代松跨出一步后便呆立不动,燃油宋青书从他身边走过,其他人看到代松没有为难宋青书,只当他不愿意得罪武当,便纷纷让开山路,让宋青书下山去了。

  不过奇怪的是,宋青书都已经看不见了,代松依旧是刚才那副抱拳拱手的样子站在原地不动弹,便纷纷围了过来询问他。

  这当中有些心思不纯之辈还在心里暗骂他,认为他热脸贴了冷屁股,人都走而还在原地给人家拱手呢。

  代松回神后,转头看着山道深处,看了许久后,才重新面带笑容与任来风攀谈,好似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武当派这个大师兄,这个五六岁的娃娃,究竟有多恐怖。

  再说宋青书对于刚才那场风波却丝毫不放在心上,以目为剑震慑住对方也只不过是下意识的行为,他不愿因一个外人而耽搁自己的行程,他甚至想不起对方长什么样子,因为那对他来说,不值得。

  他很快就来到玉虚宫,这里是上山的必经之路,他问过守门的弟子,俞岱岩还没有回来,这让他更加不安,于情于理,张三丰九十大寿,俞岱岩不可能不回山,那必然是遇到麻烦了。但他又不知道俞岱岩现在身处何处,只能干着急。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武当山下来了一队人马,当头几人骑在马上,个个都是彪悍的汉子,队伍后方是一辆马车,马车上立着几杆旗子,上面用黄线绣着龙门镖局四个大字,马车里躺着一个魁梧大汉,不过此时大汉脸色青灰,面容枯槁,显然是中了毒。

  领头的三人看着远处的武当山高声交谈着,突然从西首的山道上冲出来几骑,迎面朝着龙门镖局的队伍冲了过来。

  总镖头都大锦面色冷厉,大喊一声:“结阵,护镖!”然后便翻身下马。

  就见身后众人纷纷下马围住马车,史祝两位镖头分别立在都大锦左右,死死地盯着迎面而来的几骑,心里盘算着对方是敌是友。

  很快对方就来到面前,都大锦看到对方一行六人,打头两人是黄冠道士,其他四人是俗家打扮。

  做导师打扮的两人中,一人身形魁梧高大,宽大的衣衫也遮掩不全虬扎的肌肉,只是脸上一个带三茎长毛的黑痣让他看起来既凶悍又丑陋,另一人却是个面色蜡黄的秃子。

  都大锦抱拳拱手道:“临安府龙门镖局路过贵宝地,如有不周,还请朋友们原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