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萧曹逃命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255 2005.07.21 20:30

    第十一章 萧曹逃命

  那差役看到商品已恨得咬牙切齿,心道:“他妈的,看是你樊哙厉害,还是老子厉害。和老子比,你还嫩着你。你还在乡下摆狗肉摊的时候,老子已在这里吃浪当差了。现在你的前途可捏在老子的手里呢。哈哈,你到死也不知道你是栽在老子的手里啊。”当下道:“小的去叫他的时候,他大声说,他的那句话,小的实在说不出口若悬河”

  商品喝道:“你说,你如实说来。那不是你的,是他的。”

  差役道:“那我就说了,在人别见怪。”人越是这样,商品更是越想听,看看他到底说出什么话来。

  商品道:“你说!”、

  差役道:“他说,他说,商品这狗屁大人还能当多久,你别拿他不说事了。你要不抬起他,老子还可以听你的,你抬起他来,老子就不回去。有本事你抬我回去,有本事你叫商品过来跟我说话。”

  商品一听,只气得暴跳如雷,叫道:“反了,反了,简直反了。看来不把这家伙开除,我就不姓商。”大发雷霆之后,坐到太师椅上,突然想起,这樊哙的后台是萧何和曹参,这几个家伙跟刘邦都是一伙的。原来这几个一直在算计我。这萧何尤其老奸巨猾,这么多年来,不露声色,像个老实人,原来却是在不断地挖我的墙脚,一步一步地架空我。乘我捞点钱之机,县里一有空缺他就塞进他的人,县里好像是我作的主,其实全是他在发号施令!现在又乘我之危,把刘邦这个无赖请回来?这样的人不能原谅!对那差役道:“把陈县尉叫来。把城门关掉。先把萧何和曹参抓起来,等樊哙回来后再抓!”

  差役一听,只高兴得心花怒放,一路边笑边道:“先把萧何和曹参抓起来,等樊哙回来再抓!嘎嘎!”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正好夏侯婴过来。

  夏侯一听,便把他叫住:“老牛,你到哪去?”

  差役老牛道:“老子要去请陈县尉。大人说要让他把城门关了。”

  夏侯婴笑道:“好像你还没吃中午饭吧?来,咱先喝两杯。”

  老牛早上给樊哙那条狗腿馋得现在都还在吞口水,一听到夏侯婴要请他喝酒,不由心下大喜:“他妈的,樊哙你这个狗头,你就以为你不请老子,就没人请老子了?”当下也不管什么上传下达了,跟着夏侯婴就到街上割了两斤狗肉和几斤酒,便到老牛的家里喝起来。老牛的酒量敌不过夏侯婴,才几杯,便什么话全说了出来,再几杯,就倒在那里不省人事。

  夏侯婴赶紧找到萧何和曹参,把事情跟他们说了。

  两人一听,也是大惊失色,也不回家就跑着出了城门。

  两人一口气跑到了这里,正好碰上刘邦的这群正做着“打回老家去”的队伍。

  当下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刘邦讲了,并劝刘邦道:“商品已有所准备,咱们还是回去吧。那城门是楚国时的城门,可不是豆腐渣啊。何况兄弟人打家劫舍是有一套的,可攻坚战却没有经验啊。”

  刘邦想了一想,道:“我操!商品那厮会打仗吗?老子才不相信呢。老子叫兄弟们在城外一喊,就可以把商品喊得胆破而死。你人平时怕他怕得习惯了,一见他生气起来就怕得要命。老子可是从不把他当人呢。你们要是怕了,你们到山里去住。兄弟们可是想回家啊。”众人一听,都道:“回家啊,老子想回家呢。”

  刘邦笑道:“萧先生,你看,谁也不愿意回去啊。”

  萧何道:“只怕无功而返——这还是好的,只怕兄弟们都死在城下。刘老大,你就不想想,现在天下行将大乱,拉一个队伍不容易啊。别去冒这个险。”

  刘邦哈哈大笑道:“只要你想拉队伍,什么时候都冒险。老子觉得这不是冒险。你看,现在城里,商品那厮还有什么亲信?过去两位和夏侯兄弟是他的亲密战友,可现在,连他马夫都出卖了他,他却连两位都要抓起来,这不是众叛亲离是什么?老子觉得,这城已经是咱们的拉。他娘的,他要不关城门,而列队敲锣打鼓地欢迎咱人地城,老子还得把他当作有功人员看待,过去的帐还不好意思算呢。他娘的,现在倒。老哥子这城门一关,就等于自绝于人民,自绝于正义了。老子一句话也不用说,他也该死了。兄弟们,继续前进,回到县城里吃狗肉。”

  众人一听,都高声乱叫:“呵呵,回县城吃狗肉啊,回县城吃狗肉。好久没吃县城的狗肉了。”

  到得傍晚,众人来到城外,果见城门已经关闭。这城门很高,没有云梯是爬不上去的。而刘邦的这些喽啰平时干的都是乘火打劫的勾当,从没经过战阵,更不知道城门是用什么来攻破的。大伙一看那城门,都不由面面相觑。之后,都望着刘邦。有的还嘟哝着:“这狗肉,恐怕是没得吃了。”

  正说着,商品出现在城楼上,指着刘邦骂:“你这个家伙,送死的来了。放箭!”

  城上也没多少人。这商品也和其他县的官员一样,军费全变成二奶小秘的零花钱了。不过他还养了几个。因为他觉得他是外地来,要有枪杆子撑一下腰。因此,他只是裁军而已,并没有全部解散部队。这时,这些人居然发挥了点作用。听到他一声令下,便从城上放下箭来。谁知,这些人平时从不训练,此时临战,拈弓搭箭起来,业务一点不熟悉。有几个居然把箭搭反了,更多的是把箭射向了空中。还有一些箭早已过期,木制箭杆长期充当蛀虫的主食,才一抽出来,便于断为两截。但见一片箭从城头射下,却像雪花飘飞一样,在空中歪歪斜斜落下。城外的人没谁伤了一根毫毛。

  刘邦笑着对萧何道:“你看到了吧?这也能打什么鸟仗。老子不用什么武器,就可让大门打开。”

  萧何一听,心道:“这家伙得意起来了。吹什么牛!”

  刘邦道:“不过,老子不用别的,别的人是开不了城门的。只用一个人。”

  萧何道:“一个人?谁?”

  刘邦道:“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