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萧何之计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245 2005.07.19 12:32

    第九章 萧何之计

  商品说这话时,心想:“这家伙看来要说他自己了。都是一群唯利是图的人,一有机会就想着自己的利益。”

  萧何却沉吟不语。

  曹参这时候发言了,道:“依小人看。如何大人不想当这个头,就只剩下萧先生来了。萧先生水平如何,大伙有目共睹。而他在沛地的名望,大伙也都知道。小人以为,此事非萧先生不行!”

  商品一听,心下暗骂:“原来这两人是有备而来的。但一想,他们说的也有道理。自己这些年来,也没做成什么民心工程,倒是干了几件豆腐工程,弄得泗水亭的办公楼,到现在还建不成。要真的带这个头,还真没人跟。”又想到,已有那么多外地当官的都被杀死的先例在,他一时也不敢侥幸求得破例。当下道:“就这么办吧。萧先生你来吧。本县也听你的。”这哥们在生死关头,还真能放下架子,当即就下了椅子,请萧何上坐。

  萧何当了这么多年的副手,这时突然得以扶正,哪有不心动之理,而且他也知道,商品这次让贤虽非出自真心,但为情势所迫,也不断不会有反复之举。但他却有他的想法,他对目前形势无法把握,要他冒然牵这个头,他也不敢。他想了一下,道:“小人也不能当这个家。”

  商品一听,心里道:“操!到关键时刻,都临阵退却。他妈的,幸亏过去那些钱没有分给他们。这些人到关键的时候是不能为你分忧的。”一时之间,这个曾经让无数人眼红耳热的位子竟然难以推销了。商品知道,要是推销不出去,这责任还得由自己扛着。心一急,道:“萧先生,你要不来,可就没人了啊。”

  萧何道:“小人想到了一个人,可以担此大任。”

  商品一听,忙不迭地道:“说,快说出来。”

  萧何道:“刘邦。他可以!”

  商品一听,道:“就是那个泗水亭的长?”

  萧何道:“就是他。”

  商品一听,想:“亏了这个萧何,让刘邦来扛这个担子。行。”道:“不是说他早就失踪了么?”

  萧何道:“没有失踪。他现在就在砀山里,过着山大王的生活呢。手下也有一批兄弟,生活比原来这个亭长好多了。”

  商品道:“砀山那么大,谁知道他在哪啊。等把他找到,咱们恐怕也来不及了。”

  萧何道:“大人放心。派樊哙去找,保证就可以找到。”

  商品道:“好,立刻把樊哙请来。”这家伙自知这县令已经做到头了,以后这沛县的领导将由本地人来当了,因此马上放下架子,不再胡乱像过去那么吆喝了,而用“请”字来了。要是平常他就会在叫“立刻着人把樊哙叫来!”

  樊哙这时正狗肉摊那里喝酒。这哥们虽然吃了皇粮成了干部,但却不忘劳动人民的本色,常到街上转着,怀念他杀狗摆摊的好时光来,他转了几圈,终于放下国家干部的架子,很快就与杀狗的打成一片。有时得意忘形起来,还露出一招绝活,令那些哥们佩服得五体投地,觉得人家樊老大果然有水平,难怪能当差吃皇粮。樊哙这时主要是帮曹参管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方面的。那些无赖烂仔大多都是与狗肉摊有关的,一见他这么豪放,也就把他当作老大,他叫干哈就干哈,使得这一带的社会治安大为好转。

  这时,樊哙正在一狗肉摊边坐着,等那锅里的狗肉煮熟,便得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谁知,县衙里的差役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道:“樊老大,樊老大,大人请你过去。说有要事相托。你动作要快点。”

  樊哙道:“什么事这么急。老子还没吃到狗肉呢。”

  那狗肉摊主掀开锅盖,一股热气迅猛地喷出,只香得樊哙想跳进狗肉锅里大嚼地番才过瘾。可那差役却不灿地催促他。这差役平催人都挺急,这时并不知道县令已自顾不暇,依然把樊哙催得屁股不得安宁。道:“樊老大,是大人的吩咐重要还是狗肉重要。”

  樊哙只得站了起来,道:“罢了,回来再吃。”

  那摊主从中锅里抽出一条狗腿递给樊哙道:“老大你先拿着。”

  樊哙接着那热乎的狗腿道:“太炀了。他娘的,幸亏老子的皮肉厚。要不,这手也给炀得可以下酒了。”便对那差役道:“走,他妈的,要不也有你的一份。可你他妈的也太不会做人了。不能给你这样的人吃。”那差役只是衙门里跑腿的,薪水并不高,一年到头难得吃一餐好菜,一看到香喷喷的狗肉,早民已把眼珠子瞪得圆圆的,那块舌头好几次差点被牙齿当作狗肉嚼了起来,幸亏他还有点理智,常常能悬崖勒马,没让牙齿得手。这时听到樊哙有此一说,不由大悔,只是眼巴巴地看着樊哙手里那冒着热气的狗肉,想想那东西一定味道好极了。想得多了,嘴就禁不住地上下开合,做一番吃狗肉的摸拟动作起来。这番屠门大嚼,让人看上去居然也有滋有滋,快意之极。

  樊哙道:“光有肉没有酒,也不行。”

  差役本想去旁边的酒行时里打点酒来入股,然后可参与这条狗腿的分红,可突然一想:“这个樊老大,是个酒桶,一喝起来,要多少才够?这个万万使不得。”便又打住了念头。

  樊哙却自行到酒行里打了一壶酒,喝了一口,道:“好!这酒他妈的比昨天那酒好多了。你他妈的,不要把假酒卖给老子!”

  那卖酒的连声道:“小的哪有那个胆,敢欺负樊老大。”

  不一会就来到了县衙。樊哙把狗肉包好了,藏在怀里,便进去。只见县令和萧何、曹参都在,便道:“出了什么事?三位都在这,俺老樊也帮什么忙?”

  商品道:“有件大事,正须你去办。只有你办才成啊。”

  樊哙道:“是不是哪个地方有抢劫强奸了?要老樊去抓?这没问题!”说罢习惯性地拍拍胸脯,这一拍却拍得怀里的狗肉吱吱乱响,把狗肉上的水份也挤压出来,顺着衣襟落在地上。他低头一看,不由脸面一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