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刘邦出世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314 2005.06.24 08:39

    

  刘星醒来时,觉得眼前一昏暗。他的眼睛一睁,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屋顶。这个屋顶跟他此前所熟悉的天花板大相径庭,非但没有石膏吊顶,就连一盏吊灯也不见。上面全是瓦片,光线从瓦缝中漏进来,显得有些寒惨。他想,这是什么地方?他隐隐约约地记得,自己是在跟齐寒光和楚小强争论一些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那两个家伙在什么地方?这又是什么地方?是哪个贫困地区的乡村罢?可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是不是给人绑架了?这可坏了,绑匪要是要求家里拿多少万来赎,家里可没这么多钱啊。看来我这条小命真的没了。想到这里,了不由哇地哭了起来。

  他一哭,就有人过来拍着他,听那声音,是在像哄小孩子一样的。

  他转头一看,那声音是一个脸色仓白的老太婆发出的。老太婆正慈祥地望着他。这不像是绑匪!

  过了一下,又有人进来,他一看,是个老爷爷模样的人。脸上全是皱纹,皱得像一张用过的手纸。老爷爷手里还拿着一个土陶碗,碗上面飘着几缕热气。老爷爷一边过来,还一边吹着,把那些热气吹得四散。这也不像绑匪!

  刘星想站起来,可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都被棉布包着。他极力想把手伸出来,可就是伸不出。他想:“我怎么就这样没力气了?”

  那老太婆对他道:“乖乖啊,你别动啊。妈妈喂你奶吃!”

  刘星一听,心里大骂:“我靠!原来这老太婆他妈的是疯子!哪有二十岁的人还喂奶?”可在他想的这当儿,老太婆的*已凑到他的嘴边。他闻到了浓浓的奶味。

  他努力地挣扎着,把手抽了出来,想把那*推走,可当他看到自己的手时,不由大吃一惊。这哪是他的手啊。这是个小孩子的手,手指就那么短,短得什么东西也拿不住!他想:“我操!一定是被谁拿去当试验品了,把我原来的手砍掉之后,移埴了一个小孩子的手。我以后可怎么办啊。”他再转一下头,看一下自己的全部。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原来不光是手,其他部位也全是小孩子了。不由又是大哭起来。老太婆在他的屁股拍了几下,他还在哭。老爷爷过来,道:“哭什么哭。有你吃就不错了。”

  刘星想大骂他们,为什么把他变成这个样子。可他却说不出话来。他只得小手乱舞,正好把老爷爷手里的碗打掉在地。

  老爷爷一看那碗给甩得变成无数碎片,心里一疼叫道:“我一看就知道这小兔崽子是个败家仔!”一巴掌打在刘星的屁股上。刘星一痛,又想到自己变成这个样子——本来家不算富裕,但过的可是现代化都市生活,可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过的还是土陶碗时期的生活水平,而且每天还要给这两个老男老女在屁股上打来打去,这日子怎么熬下去啊?这一想,真的是越想越难受,禁不住哇哇的哭起来。

  这一哭,一直哭到累得不能再哭。等他哭过之后,两眼一睁,突然间,脑海里一片空白,过去种种,一下就烟消云散,只转着两只黑黑的小眼睛,面对这个现实世界!

  过了一段时间,那老爷爷请来一个读书模样的人。老爷爷是请那人来帮他的这个小儿子起名字。

  那人看也不看刘星一眼,只一边喝着酒,一边拈着他的胡子道:“我看,就叫刘邦吧。好,名邦,字季!这可是个好名啊。邦,是国的意思。你说有没有气魄?。季呢,是因为他排行最少。你看,这名字一个大,一个小,相得益彰,相得益彰。可惜啊可惜。”

  老爷爷道:“可惜什么?”

  那人道:“可惜我的儿子已经有了名字。要不,我可把这个名字留给我的儿子。”

  老爷爷道:“那你就留你的儿子吧。不过你就把你儿子的名字让给我家的小子。”

  那人笑道:“哪能这样?其他可以换,名字可以换么?那不成了笑话。你不怕人家笑,我可还要脸呢。”

  老爷爷道:“也是,也是!”

  刘星就这样变成了刘邦。

  呵呵,为了以后方便,从此后,我们只以刘邦来称呼他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了,这个老爷爷叫刘执嘉。他就是刘邦的父亲。刘执嘉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好,就多给先生倒了几杯酒。这先生一喝多,嘴里的话就多了起来。

  先生道:“你这儿子不简单啊!”

  刘执嘉道:“你说说看。”

  这个先生一看就知道是个贪杯之徒,他这时已经喝得两眼满是粘稠的眼屎,跟刘执嘉的眼睛一个样了。他很响地喝了一杯喝,用左边那油光闪亮的袖子一抹嘴巴,道:“你看,他的鼻子,高啊,再看他的脸,你看就不一般。这可是相书下说的龙颜,隆准!”其实这家伙从他进屋的那一刻到现在,他还没看过刘邦一眼呢。什么“龙颜隆准”的屁话,全是看在酒的面子上说的。那酒壶看上去还真有点“龙颜隆准”。

  刘执嘉走过去看刘邦的鼻子,好像跟人家孩子的鼻子没什么两样,他也不知道什么叫“龙准”,但觉得这话好听,就笑着点点头。

  先生又道:“我还想问问你一件事。你可得好好告诉我啊。”

  刘执嘉道:“我当然告诉你。”

  先生把嘴靠到刘执嘉的耳边道:“你和你老婆怀上他的时候,是在什么地方的?”

  刘执嘉一听,心道:“谁知道是哪一次怀上他的?这可是个不好回答的事。”

  先生看到老刘有些迟钝起来,便道:“你想一想,哪一次最特别的?对,就是哪一次特别一点的。”

  刘执嘉是个老实人,想了好久,道:“有一次比较特别。”

  先生道:“哪一次,说说看。肯定与众不同。”

  刘执嘉的脸红了一下,有点扭捏地道:“不好讲出口啊。”

  先生一拍大腿道:“有什么要紧。说出来,我帮你看一看,这孩子将来有没有出息。要不起这么个好名字不是太浪费了?说不定还给人家笑话呢。”其实你起什么样的名字关人家屁事,可这个先生看到老刘他妈的智商不高,是笨伯一个,一来骗他多喝点酒,二来也想人他嘴里多挖点笑话素材,就极力怂恿他说出这些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