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王婆店内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255 2005.06.27 12:02

    

  如果是别人也许这个时候已经勃然大怒了,但刘邦不勃然大怒。他笑道:“自家人,什么时候不行?我现在刚喝酒,没兴趣。”

  女人觉得也是。刘邦站了起来,就向村里过去。

  现在刘邦最想做的是弄个铁饭碗。

  樊哙不摆狗肉摊了,刘邦也觉得很无聊。他在街上转了一圈,觉得没意思,转到一个小巷里,看到那里居然也挂着酒旗,心道:“原来这里也有酒店。”

  刘邦过去一问就马上掌握了那老板的资料:性别:女;婚姻状况:离异;姓名,姓王,没名;长相:将就——也就是说虽不比刘邦大嫂丑,但也没阿蓉好看。人家叫他王婆。其实她的年纪也只有三十多。

  这是个时刻都想要的年纪。

  刘邦走了过去。王婆就向他表示热烈欢迎,等他坐下后,就向他介绍王婆酒店的主打名菜:樊哥狗肉!她对着刘邦道:“这菜啊,无力的男人吃了保证有力,强壮的男人吃了更强壮。你没听说过吧?什么样的狗最壮阳吧?”

  刘邦道:“没听说过。”

  王婆道:“那你是外行了。告诉你也不要紧,就是‘一黄二白三斑四黑’。也就是说,黄狗是第一等,白狗是第二等,花狗是第三,最后是黑狗。我这个店的狗肉,全都是黄狗。而且还配有樊哥的狗料秘方。可去这方只有樊哥才有,现在樊哥不做了,就把这个秘方传给我。现在全世界只有我这个店有这个秘方。要不,我在这个地方能开得了店门么?不早就宣布破产了。”

  刘邦道:“谁是樊哥?”

  王婆道:“看来你没吃过狗肉。连樊哥是谁也不知道。就是街上的那个杀狗樊哙啊。”

  刘邦一听,只觉大是好笑,心道:“我操!樊哙这家伙杀了这么多年的狗,居然创下了樊哥狗肉这个品牌来。只是什么秘方,全他妈的骗人,连樊哙都不知道,可一转到这来,就成了樊哥了,就成了滋阴壮阳嘴不臭了。他妈的,这个世界真是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樊哙杀了这么多年的狗,还没个门面摆,天天就在街头做露天买卖,那颗头被日晒雨淋得都变形了,一年一个样。可人家在这个地方挂着他的招牌,生意他妈的还红火得多。”当下也不揭破王婆的话,只是笑道:“他是用什么秘方的?”

  王婆笑道:“这我可不能说给你听。”

  刘邦道:“为什么?”

  王婆道:“一来这是商业秘密,二来涉及到樊哙的知识产权。要说出去,必须得到他的同意。你不是生意人,我说了你也不懂。你还是来一盘吧?保证你晚上回去雄纠纠,如果不雄纠纠你找我。”

  刘邦一听,盯着她的脸,心头一动,涎着脸道:“我先找你试试行不?”

  王婆是过来人,当了多年的老板,对这种话听得早已耳朵都没感觉了,只要你吃她的狗肉,当她的消费者,你说什么她都能大大方方地答应你。

  听刘邦这么一说,便笑道:“好的,只要你家的那位老婆不吃醋。”

  刘邦一听,心里道:“我操!老子还没老婆的。醋倒是有一大坛,但却没人吃。”

  不一会,一盘狗肉便端了上来,刘邦还叫来一壶酒,叫王婆:“老板娘,你一起来吃啊。要不这狗肉只壮阳,不滋阴,不好啊。”

  王婆就过来和他一起喝酒。王婆为了多推销她的酒,就不遗余力地劝刘邦喝酒。不想这哥们虽然是个酒鬼,但酒量却不大,不几下就醉得不省人事,不管王婆怎么叫他,他都没醒过来。王婆没办法,得让他睡在哪,又招呼其他客人去了,心想,等他自己醒来再叫他走。

  谁知,刘邦却还是醒不来,一直到晚上仍然烂醉如泥。

  王婆没办法,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事。

  她看了看刘邦,觉得这哥们是个帅哥,比自己那个死老公好看多了。要不,今晚就干了他。她的这个想法一产生,就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向她砸来。当幸福向她砸来的时候,她向刘邦倒过去。

  刘邦正在做着和别人打架的梦。梦中的人正被敌人压着,他大叫:“樊哙,过来啊,帮老子把这个鸟人打死!”这么一叫,他就醒了过来。

  王婆听他这么一叫,便笑道:“呵呵,樊哥狗肉真的好使啊。”

  刘邦这时完全醒了过来,他只觉得全身发胀,百脉贲张,这个感觉只有当他阿蓉想得要死里才出现的。

  这时,已经到了夜里,房里灯光昏暗,但他还是认出了这个梦中的敌人是酒店里的女老板。他这时更发现,女老板身上已不穿了她的老板制服,一丝不挂地压着他,嘴里也不再吹她的“樊哥狗肉”是如何的滋阴壮阳,是伟哥第二了,而是喘着大气,使一阵热气连着一阵热气全吹到刘邦的脸上。

  刘邦一动时,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衣服也全不在身上了。他娘的,男女之事就这样来得容易?早知这样,过去不跟什么樊哙喝什么鸟酒。那酒一喝就醉,那是醉了白醉,哪象现在,醉了还有这个配套动作?

  刘邦已差不多三十多岁,可到现在还是处男之身。这可不是他守身如玉的结果,而是人家实在不想嫁他。那时还不兴红灯区,没有性消费——即使有这个交易,刘邦多半也不能去消费。这哥们不干活,身上没一分现金,人家女的是靠这个功夫糊口的,跟你上chuang看的可是那枚像刀一样的铜币,而不会看你长得好看。刘邦想跟女人想得要死。他平常跟樊哙喝酒时,谈得最多的就是这个事。樊哙当然也想,但头脑没他那么复杂,说过之后,也不怎么放在心上,第二天还得忙着杀狗赚钱。他却是什么也不做,脑子里可是把跟女人当作自己的专业来想的。可想了这么久,也只是一个久经考验的想法而已。不想,今天这个想法不那么强烈,倒是意外地有了收获。刘邦就是在今天脱离了处男的在帽。他有些不知所措,幸亏,王婆是这方面的老手,上路起来,一帆风顺,言传身带,只几下就把刘邦弄得不知天高地厚,连叫快活死了,快活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