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秦皇之死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358 2005.07.10 23:54

    第五章 秦皇之死(上)

  秦始皇虽然不爱听到死字,但他的身体却被这个字笼罩着,这个字也变成他心中最闪最亮的字。李斯看到始皇的身体,那是江河日下,一天不如一天了。他是首席大臣,很想问一下始皇对后事怎么安排。可他知道这家伙不爱听到与死有关的话,因此也就不敢提这方面的事,只是在心里急着。

  幸亏秦始皇终于在一个天气炎热的夜晚想到:“人总有一死,有的死在家里,有的死在野外。”他现在只是想着不要死在野外。堂堂一个千古一帝,功盖三皇,德被五帝的人哪能死在外面?因此,他下令车驾返回。

  可在他才动这个念头的时候,他那吃了很多不死药的身体已经支持不住了。他在这个时候彻底地知道他也要死了。他在病痛之中想:“得叫扶苏回到咸阳。朕的丧事和这个国家的发展全得靠他来主持了。”于是,他在车上写了遗书。

  他在写遗书的时候,泪流满脸。他想到自己十三岁登基,二十二岁亲政,大手一挥,秦军杀声震野,山东六国万马齐喑,用了二十三年时间,扫平宇内,一统江山,四海之内,生杀予夺,但在自己的一念之间,何等豪迈,可到头来却也难免一死。哪能不心头怆然。他恨不得把遗诏变成回意录。

  他现在的手已经颤抖,篆字又极难写,因此只能因陋就简,把大概意思说出来。他本来想叫李斯帮他起草。李斯这个人是有水平的,写的字也很好,是个大书法家,玉玺上的那八个鸟篆就是他弄出来的名堂。这家伙也是个骗人的。在那玉玺上写什么“受命于天,其寿永昌”,现在朕的寿就差不多了。秦始皇这时细细回忆起这个李斯,对他作了一次再评价。这哥们有水平,就是太自私,而且嫉妒心太强。******,当初朕觉得韩非那小子不错,可就是李斯这家伙觉得小韩比他高,趁朕对小韩还没有深刻认识时,把他陷害。他们两个可是同学啊。朕后来也知道了他的手段,可你叫朕去承认朕关错了人么?朕从没关错人,没杀错人。错的可是你,谁叫你给关起来,谁叫你被杀了头。天下那么多的人不挨关,而只有你挨关,天下那么多的不被杀而只有你被杀,不是你的错又是谁的错?也就是这个李斯,******,怕朕以为天下还有比他高明的论断,就趁朕心情不好的时候,让朕把天下很多书都烧了,说是为了朕好。狗屁!其实是为了他好。这种人不能托负大事。

  可他写了几个字,他娘的真的成了了鸟书。他想,要不叫赵高来,可赵高这家伙的文字水平比不过李斯。都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朕的遗言还是要写得有点文采才好。当下只得叫来李斯,还把赵高也一并叫来了。

  赵高是赵国贵族的一支,但这一支到赵高这一代也不已不贵。秦始皇的老爸当年在赵作过人质,有那么几个人对他比较好,在生活上、学习上关心他,让他的心里感动不少,他就把赵国当作他的第二故乡,有赵人来投奔时,也就是给碗饭吃。赵高就得到过先王的关照,得以进宫当太监。赵高家比较穷,没别的门路去勤劳致富,就看中了太监这个职业——他的很多兄弟都在操这份一辈子不能跳槽的工作,因此,这哥们做太监做得很称职,每回考核下来,按本行业的标准来衡量一番,德能勤职,样样优秀,而且这哥们也努力学习,对国家的法典记得滚瓜烂熟,说起来也是一套连着一套的,始皇觉得这家伙也是个人才,不久就给提拔为中车府令,还当了胡亥的教师。从这点上看,你就知道大秦王朝是不长久的——把皇子交给个宦官来调教,能有什么发展前途?这路能走得多远?。

  可不久,赵高犯了大罪,且是可以杀头的大罪,可秦始皇那天居然不知从哪来的好心情,居然赦免了赵高,而且还官复原职,实在令人大跌眼镜。负责审赵高案子判他死刑的是蒙恬的弟弟蒙毅。这个蒙毅想不到有杀人爱好的始皇忽然充满爱心起来,本想争辩一下,又怕秦始皇不高兴——这哥们不高兴起来你是知道的。是真正的“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因此也就不敢说什么话了。但赵高却对蒙毅却恨之入骨,时刻想把蒙家斩尽杀绝。只是蒙家兄弟实在深得始皇信任,而且蒙恬还在修着长城,负抵御匈奴南下出了大力,凭他一个太监实在不易板得倒的。

  李斯看到始皇终于托起后事来了,心中的那块石头就砰地落在了地下。他最怕的是始皇会把遗诏交给别人而不让他知道。这就表明,秦皇不信任他,已经有让他退居二线的打算,要是这样,他可就糟了。等新皇即位,一朝天子一朝臣,丹陛之下就没了他站着的位置了。说不定谁还反咬一口,说他以前如何如何,那牢狱之灾还要找上门来啊。现在可好,秦始皇还没这个想法,还把他当作托孤之臣。只等这家伙一死,他就可以怀揣遗诏回到咸阳,宣布由谁谁接过皇帝的枪。这也是大功一件,更是莫大的荣耀。好!

  两个人一到始皇行宫,看到他的那个模样,知道有点不妙了

  秦王这时已经感到身体越来越弱了,看到两人进来,便把笔交给李斯,另一只手还拿着那枚玉玺,只等遗诏写,在上面一盖,便完成大秦朝第一代领导人的历史使命。接着迫不及待地向李斯口授遗诏。主要内容是叫扶苏回到咸阳,主持丧事和国家事务。这个扶苏虽然气人,但也只有他能够了。你们一定要通知到他,你们一定要通知到他,你们要是通知不到。朕把你们杀了。他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睛还在恶狠狠地向两人扫来。李斯和赵高,吓得汗如雨下。

  可他在说完这话之后,便不在说下去了。

  李斯不敢问,只在那里等着他的下文。可等得笔头都干了,他还没说。李期粘了几次墨,还是没听到一个次。他抬起头来,只见始皇还有盯着他,心里一惊,是不是他发现自己有什么过错了?李斯马上在心里对自己近来的言行作了一次深刻的反思,好像没什么。但他仍然放心不下,要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年他就这样把韩非搞定的,他深知这一招的厉害!何况现在始秦已到最后一刻,不知哪根神经出了毛病,连理由也不找,只手一挥,杀了他,也没什么奇怪。他想到这,慌得就要跪下来,求陛下开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