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樊哙决定跳槽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356 2005.06.26 10:13

    

  刘邦没有想到他的脚正被樊哙的手抓着,这一跳,脚没有跳下,而是头先往下。如此本末倒置,后果可想而知。

  幸亏正是盛夏季节,江南的地面上杂草茂盛,比之地毯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刘邦这家伙长得高,这么一头载下来,也给摔了个头晕眼花,眼里全是飞来飞去的星星,比他那个叫张衡的后代看到的星星还多,还生动。

  樊哙一看,不由心里大惊:“我操!四哥他妈的原来是恐高症,先是吓得尿满裤子,然后又摔倒下来。”当下迅速把刘邦抱起,向家里就跑。

  这家伙生得力大无穷,不一会就跑到自己的家里。他觉得刘邦的全身都湿漉漉的没一个干的地方,心里在道:“四哥他妈的,这泡尿真是大,不光把裤子全部淋完,连他身上也都湿透。”

  到了家里,樊哙道:“四哥!你没事吧?他妈的,这尿也真大。简直发了大水一样。”

  刘邦已清醒过来,骂道:“你看哪去了?这是尿?这可是人家泼下的水啊。”

  樊哙一听,怒道:“他妈的,这家人敢向我们泼水。咱哥俩干脆一把火他妈的烧了他的家。让他泼水泼个够。”他这么一想,觉得挺好玩起来。

  刘邦骂道:“人家哪知道是谁啊?人家以为是贼呢。都是你说话太大声音,让人家听到。他妈的,要是老子听到外面有人鬼鬼祟祟地说话,老子可就不会泼水了,老子扔下的可是大石头,不把两个小贼砸死才怪。你这个人,其他都好,就是说话老这么大声。你是不是老以为人家的耳朵听不见,必须用这么大音量才有效果?”

  樊哙道:“俺可是压到最低音量了。大概是俺老跟狗打交道,受狗的影响太大。他娘的,早知道这样,以前俺不做这个职业。”

  刘邦道:“你不做这个职业做什么职业?”

  樊哙道:“做杀鸭子职业。你看公鸭最会说小声的话。哎,这环境对人的影响也大。老子他妈的以为狗是专门给老子杀的,可想不到它也能反过来影响人。坏了四哥的事。”这家伙长得粗,但却善于开展自我批评,几句话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把自己的解剖得很到位。

  樊哙抹了一抹满是胡子的在嘴,道:“俺看来也得跳槽改行,不做这狗屠户了。”

  刘邦道:“你不杀狗,你干什么?”

  樊哙道:“俺去找周勃,让他走走门路,俺也当差吃粮去。”

  刘邦道:“你能么?那可是要水平的。”

  樊哙笑道:“水平当然也要。俺看到那些当官的来吃俺狗肉时,常说现在这个世界只要有钱,什么也可以干。俺那时问他们,如果给钱,这差也能当么?人家哈哈大笑说,老子这位子就是花钱弄到的。只要有钱,你什么也干得成。”

  刘邦道:“你有钱么?”

  樊哙道:“俺干了这么多年的杀狗生意,身上还是有一点钱的。估计可以够咱俩去走走关系了。”

  刘邦道:“他妈的,你小子还真是个有理想的人。偷偷摸摸地留有这么一手。”

  樊哙道:“咱们一起去吧。俺也听说,县里下了榜文,要招公务员呢。”

  刘邦道:“招哪类的?”

  樊哙道:“好像是狱卒和一些基层领导干部。俺这模样只能去当一下狱卒,四哥就争取当个什么亭长之类的。可以到处吃拿卡要,那是没问题的。”

  刘邦一听,心里动了一下,可他还是放不下阿蓉。想了想道:“你先去看看,等你们都做好了,我再去。”

  当晚两人就在樊哙家住下。

  第二天,起来后,樊哙道:“这还有剩下的狗肉,咱们吃了,俺就到衙门里去看看。”

  两人就拿酒来喝。才喝不到一刻,周勃就来了。

  樊哙一看,周勃的脸还是那么没什么表情,心里道:“他妈的,这哥们大概也没门路可走了。是了,肯定是没钱。他奶奶的,这个世道你光有个熟人,没钱还是知不通的。老子还想走他的门路呢。看来这一走不通了。”当下叫周勃一起喝酒。

  周勃坐下之后,樊哙就问:“你的情况怎么了?”

  周勃道:“县里正需要一些当差的。现在萧何是县令的红人,他一说就通。我就找到工作了。”

  樊哙一听,只喜得大叫:“这么说来,老子也可以找到门路了。你说,里边还有位子么?”

  周勃道:“别的我就不知了。不过我们可去试试。”

  樊哙道:“俺没本事,俺只想去干个狱卒。别人俺管不了,但几个坏人俺还是可以管管的。他不听,俺就一拳过去,看他不老实?”

  周勃道:“对啦,昨天萧何请我喝酒的时候,他还叫来两个人,一个叫曹参,一个叫夏侯婴。都是好汉子呢。那个曹参就是狱卒的头目。你要是过去,跟他一讲,说不定就成了。”

  樊哙道:“好啊。明天先请他喝酒。请他尝尝俺的老樊弄狗的手艺。然后就跟他们干。四哥,你也去吧。”

  刘邦道:“你们先去混熟。我再去。”刘邦其实现在也想过去,但他还是想先把阿蓉这事办妥了再去。这家伙只一门心思地想美女,而且现在好像阿蓉已是他的人了,只等他办好手续,晚上就可以温香在怀,神颠魂倒地干一番事业了。至于那小官小吏,以后有的是机会,而阿蓉可就只有一个啊。这种事抓而不紧,等于不抓,而且一抓就得用两手来抓,更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才行。

  樊哙跟周勃走了之后,刘邦也往刘伯家里去。他现在已被老爸赶出门外,只有住在大哥家了。他这时回去, 想问问大嫂去阿蓉家提亲了没有,情况怎么样了?

  他经过阿蓉房子前时看到阿蓉正在那里低头乡花,他忍不住向那窗口过去。来到窗口前,他忍不住叫了一声:“阿蓉!”

  阿蓉一听,抬头一看,向他笑了笑。

  刘邦看到她这么朝自己笑,不由心头大跳,差点就酥软下来,更想唱起心中的歌:“她那粉红的笑脸,就像红太阳……”

  阿蓉看到他发呆,不由笑得出声来。

  刘邦这时觉得心神俱醉,暗道:“他妈的,难怪周幽王为搏美人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他妈的,现在阿蓉叫老子吃屎老子也干!”

  正胡乱想着,有人叫他:“老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