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茅屋里的笑话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386 2005.06.24 12:18

    

  刘执嘉哪知道这个家伙肠子里还有这么一只蛔虫,脸面一红过后,更想知道刘邦大了是个什么命,道:“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那是去年的事了。”

  先生一拍大腿,然后翘出大拇指,在刘执嘉和眼前一晃,道:“正是要去年的。”

  刘执嘉咂了咂嘴道:“去年,我的老婆在村西大湖边的桑地里干活。天上下起大雨来,还打着雷,好怕得要命。我就拿油布去看她。但雨下得太大,我们都回不了。只得到地边的小茅屋里躲雨。我们觉得没事干,就就干了那事。不知道是不是那一次怀的孕啊。”

  先生道:“你还有什么发现么?比如梦里看到什么了?”

  老执嘉的老婆在里边道:“我那天做过之后,觉得很累,就在茅屋睡了个觉,梦一条蛇在我的身上爬呢。吓得就醒了过来。”

  刘执嘉道:“是有这么回事。她那时叫蛇,蛇。可我什么也没看见。她却说是在她的身上。那时是我在她身上。我觉得她把我看成蛇,气得还打了她几下呢。”

  先生哈哈笑道:“那不是蛇,那是龙啊。你家小子可是龙种呢。他的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有异象吗?”

  刘执嘉道:“他的左腿长有很多黑痣。不知道如何才能把那些黑痣去掉啊?”

  先生道:“一定是七十二颗吧?”

  刘执嘉道:“七十二颗又怎么样?”

  先生道:“要是多一颗不行,少一颗也不行。这是合地煞之数啊。他在人间一定富贵。恭喜你了。哈哈。”说着,拿起剩下的那半壶酒就站起来,道:“我帮你看了这么多,这半,半壶酒就拿走了。”

  刘执嘉觉得心里有些舍不得,但又不好说什么。

  不过能听到这样的好话,那半壶酒也就值得了。

  刘母心里更高兴。她想不到自己的那个吓人的梦,原来是个好梦。

  她对他的老公道:“好容易生这么一个好儿子咱们给他办个酒吧,请乡亲们过来一起高兴高兴。”

  刘执嘉笑道:“前几天老卢家也有一个儿子呢。是同我们老四同一天生的呢。咱们就跟他们一起热闹热闹。”于是就找到老卢。老卢的这个儿子,日后也是个有名的人物。这个儿子就是卢绾。

  过了几天,刘执嘉带着他的大儿子——他已经有了三个儿子,刘邦可是老四——把栏里的那口大猪杀了,请来了左邻右舍。

  那个先生当然也来了,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就向人们讲刘邦的事,连刘执嘉夫妇在湖边干的事也讲起来。大家都乐得哈哈大笑。

  这个说:“你要是想生个富贵孩子,你就到那个茅屋下面干,干一次不成,就干两次、三次。哈哈!”

  那个说:“要不你就干脆在那里天天干,月月干,年年干。说不定能干个大王来呢。”

  满屋里都哈哈大笑。

  刘执嘉也从这些哈哈大笑里听得出这些人不怀好意,心里有些不高兴:“好好请你们来喝酒,你们却笑话我们。等我家老四富贵后,你们才知道。”这哥们天生老实,连骂人都不会,觉得自己受了侮辱,只在心里这么嘀咕。

  先生道:“老刘,你家老四的腿上是不是有七十二颗黑痣?”

  刘执嘉正要回答,卢绾老爸听得出先生话里含有极大的言外之意,知道老朋友一回答,肯定又是笑话一大堆,忙道:“哪有这回事。”

  先生道:“我又不是问你。我是问老刘。”

  刘执嘉虽然老实八交,但也知道在这时候应该相信老卢才对,便道:“没有啊。”

  老卢道:“有是有痣,不过有几颗而已。谁的腿上没几颗痣?不信,大家自己看看,肯定都有。”

  先生道:“这,这,那天老刘可是亲口跟我说的。”

  老卢却不管他,继续道:“难道先生的腿上没黑痣?我不信。要不先生把裤子脱出来,大伙瞧瞧。”

  众人一听,都叫起来:“先生脱来看看,说不定是美腿一条,不三条呢。上面没一丁点黑痣也说不定呢。”

  先生想不到这一下,居然惹火烧身。忙打个哈哈,道:“喝酒,喝酒。不过湖边风liu确有其事,湖边风liu确有其事。”

  这一天,因为这一番话,使得刘执嘉闷闷不乐。他细细一想,也想得出一切都是先生弄的恶作剧。这孩子哪有什么富贵相?全是扯谈而已。本来好好地请大家喝喝酒,可这酒一喝,却喝出自己的笑话出来,真是得不偿失。早知这样,还不如把这酒倒给猪吃还好。都是老四不好,弄得老子这么没脸面。他没办法骂别人,就只得怪刘邦。认为,要是没这个家伙,哪有今天他的难受?他从此对刘邦就不大好。

  呵呵,刘邦出生的这一年,是周赧王五十九年,也就是公元前二五六年。这一年,那个秦始皇正好三岁!!!

  相关材料:

  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通,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相关资料《史记。高祖本纪》

  又:刘邦名字的来历。《史记》、《汉书》里记载在《史记》或班固的《汉书》中,都没有刘邦名“邦”的记载,可见这个名字是日后才取的。在《汉书音义》中,苟悦诠释道:“讳邦字季,邦之字曰国。”“邦”是“国”的意思,也就是成功之后,刘邦才自己取了“邦”这个名字,究竟是当汉王的时候或是即帝位以后才有的,就无法考证了。

  在当时,一般平民都是只有姓没有名字。由于只是平凡农户,出身低微,刘氏一族都不可能有名字。《史记》中的太公,就是“刘爷爷”,刘媪则是“刘妈妈”,这显然不是什么体面或有意思的称呼。

  至于刘邦字“季”也不是真正的“字”。中国古代兄弟以排行顺序,便有伯、仲、叔、季的称呼。老大叫作伯,老二叫作仲,老三叫作叔,老四叫作季。

  根据史料记载,刘邦的大哥的确叫作刘伯,二哥也叫作刘仲,排行老四的刘邦,从小被称为刘季,似乎不算有什么意义的字了。

  更有趣的是《史记》和《汉书》中,所有的文字都不见“邦”,可见的确有所避讳,但对“季”字则并不避讳。也就是说“邦”的确是刘邦的名,但季则只是排行代表,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