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吴广之谋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323 2005.07.12 12:40

    第一章 吴广之谋

  一群汉子往回走了数十步后,回头一看,大蛇果然没有追来,还在那里跟刘帮一样,一动不动。有人拿起石头对准大蛇砸了过去。连砸几下,那大蛇兀自不动。

  有人道:“那大蛇死了吧?要不哪有石头都不动的道理?”

  另一个道:“说得有理。俺上去看看。”

  他走到那里时,定睛一看,原来大蛇已被砍成两半,而刘邦却躺在旁边,也不知是惊是喜,大叫道:“快来啊。老大成了两断,大蛇睡在旁边。”

  大家一听,原来刘老大已成了两半,大蛇却在大睡,吓得又都往回跑。

  那人叫道:“你们怎么都跑了?”

  人群中有人道:“你想在两里分为两段是你的事。我们可不想。”

  那人这才记起,刚才把话说错了,应该是“蛇分成两段了,老大睡在旁边”才对。当下把这话重复了一次。

  人们这才停了脚步,又见他还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估计这哥们也不会跟蛇来个里应外合赚了大伙的。当下都回到那里。只见那蛇足有木桶那么粗,要吞掉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大概就跟吃一口面条或者一截香肠那么容易。幸亏先前那哥们机警,先发现了它,而不是它先发现了他,更幸亏是老大,把它砍成两截,要不现在的局面就不同了。

  有人叫道:“老大,大伙快看老大。他是不是还活着?”

  “对,看看老大。老大是个好人啊。不光放走咱们,还拼死杀了这条蛇。”

  有人叫道:“老大没死,你听,他还有呼吸声呢,”

  大家围过去一看,月光下,只见刘邦睡在地上,正呼呼大睡,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袋酒。

  大家把他扶起来,但他依然不省人事。依然酒气熏天地大睡着。大家有的按他人中,有的捶他胸口,但却没能把他弄醒。但从这个迹象看,他绝对没有死,也不会变成植物人。大伙一商量,就决定抬着他向山里走去。

  刘邦是在第二天醒来的。他已经忘记了他与大蛇搏斗的过程。人家问他,他只说没什么好怕的。他妈的,堂堂一个人,连杀个小虫也有什么好牛逼的。

  大家又把碰到那老婆婆的事跟他说了。刘邦也觉得奇怪。

  再后来,这个故事又传了出去,那些中途逃跑的骊山民工和长城民工便都到这个地方来投奔刘邦。

  刘邦这个时期活动的地方就是砀山!

  刘邦就是在这个地方走出了他人生光辉的一页的。

  使得刘邦真正走进历史舞台的却是陈胜和吴广的揭竿而起。

  这两个哥们跟刘邦一样,哪次都摊上押送民工这个光荣和艰巨的任务。这一次,他们是带九百个人北上,目的地是渔阳。

  可这时正是雨水季节,九百人背着饮具一路坎坎坷坷,才走到大泽乡,而且那雨是越下越大,走路的速度也就越来越慢。陈胜和吴广两人一算,我操!还有几天就到期了。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上一次超过期限或者走漏了一些民工,最多是给打上几鞭。现在这却是要杀头的。

  陈胜摸着自己的头,道:“这头可是我的,不能让它就这么给人家砍了。”

  吴广道:“你是不是想逃跑?听说刘邦就已经跑了。上次刘邦的任务完成和最好,但现在也干不下去了。可见这个任务是送死的任务。”

  陈胜道:“逃,能逃到哪去?给抓到也是死。现在咱们是赶到渔阳是死,不干跑他娘的也是死。他妈的,不管往哪看,都是死路一条。反正都是死,不如他妈的拼他一家伙,说不定还能拼出一条生路来呢。”

  吴广道:“你觉得可以拼么?”

  陈胜道:“你看看,现在老百姓给官府搞得苦不堪言。老百姓早就不服了。而且不光老百姓不服,连那些官老爷也不服。我还听说二世皇帝本来是始皇帝的小儿子,按道理不能当皇帝,应当立为皇帝的是公子扶苏。可二世为了当皇帝,却杀了扶苏。听说扶苏那个人还不错,老百姓对他也很好,不过很多老百姓却不知道他已经死了。还在那个项燕,在做楚国大将的时候,很会打仗,又爱护士兵,楚国的人很怀念他。后来,有的人以为他死了,有的人以为他逃跑了。我想,我们就把我们这支队伍冒充一下公子扶苏、项燕的队伍,向全国发出反秦的号召,响应的人一定会很多。”这家伙当被痛打了一顿,心中的恨气到现在还没有消。不过他也不是光心中有恨,而是密切注视着形势的发展,到处打探宫廷秘辛,居然从小道上知道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当时,信息不像现在这灵通,像扶苏被赐死之事,只是一些贵族人知道,其余平常百姓没多少人知道。哪像现在的人,对椭圆形办公室里国家元首与女实习生的所有动作都了如指掌。

  陈胜的这一番话,说得很有政治色彩,可行性也很强。吴广一听,认为可以一拼。

  不过这两个家伙真的要做起来,又觉得没把握。

  陈胜道:“不如先去算一卦。看看能不能干。要是能,咱就放心地干一场。”

  吴广道:“也好。!”

  两个人就跑到街上,看到一个卦摊。从摊主的姿态上看,你就知道这个行业现在也有些萧条了。这个摊主靠着墙壁歪坐着,不时地打着呵欠。那双本来经多年训练而成的带有神秘感的眼睛也眯着,不再盯着往一的人了。他知道,很多人都已经连今天的饭都没吃的了,哪个还支管他妈的明天的事?现在要问的只有那些要当官或要做生意和人,看看前途是光明还是曲折?不过,这几天,连这事也没人来问了。前天来了一个做生意的,他头脑一发热,没有按惯例说保证成功,而是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请小心为上。那人其实只不过想到此来讨几句吉言,哪想却得到这样的话来,便气呼呼地站了起来,丢下一个刀币就走。这可是他从事这个行业以来拿到的最人低报酬。往时他看都不看,眯着眼就说,一定马到成功,人家就把一大把钱丢在他面前,二话不说,便喜气洋洋地走了。现在一不小心说了这几句话,就拿了这点钱。不由心下大悔,那话又不是规定一个月只能说几次。我为什么不把好话说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