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大嫂要下手了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218 2005.06.27 00:31

    

  刘邦看到刘老根紧攥锄头把子,一副想把他打死的样子,但他知道这老家伙是没有胆量的。当下哈哈大笑道:“你以为你这么威胁我,我就聚你的女儿了?老子是宁死也不娶你那个母猪油一样的女人。要不你打啊,你看老子是愿意死还是愿意娶你的女儿?”他的心里其实是在想:“******,要是他现在把阿蓉嫁给我,叫我下跪我也干!”但他知道这已经没可能。

  刘老根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扛着锄头就走。他现在只有离开刘邦,别的办法一点也没有。

  刘邦觉得还在这个地方也没有意思了,就往回走,心想:“得先弄个职业,有个饭碗,其他事才好开展。他娘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真的没错。******,到时老子衣锦还乡,你阿蓉一家就知道什么叫后悔了。”

  他一边想一边走着,突然听到有人大叫四哥。

  这声音除了樊哙之外,没别人能发出。

  刘邦一看,只见樊哙和周勃带着几个人向他走来。

  那几个人跑到他的跟前后,樊哙道;“四哥,俺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这位就是萧何萧大人,这位就是曹参大人,这个是夏侯婴。萧大人现在是县里的功曹,县令什么都听他的呢。曹大人是县里的狱掾,夏侯大哥是县令的马夫。呵呵,这就是俺四哥。”

  这家伙杀狗多年,身上还有点存款,走了周勃的门路弄上个当差的之后,天天请萧何他们酒喝,成了县里最大的消费者。至于萧何他们,虽然职位比他大,工龄比他长,工资比他多,但身上的钱却没老樊的多。樊哙本来为人大方,花起钱来像喝酒一样觉得过瘾,而且本来这钱就准备拿来走门路用的,不花白不花,花了可不是白花。这几个人连着给樊哙让他们花天酒地,觉得还真的受用。樊哙这个人有个好处,你要是跟他过不去,一言不合,一拳过去,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是不会让你走开的,但你要是跟他好,他觉得你是个人物时,不管到哪他都会对你歌功颂德,狗嘴里也全是象牙。虽然他牛逼水平不怎么样,但这样的话更容易让人相信。再加一向不爱说话的周勃也时不时在一旁附合,使得樊哙的话就更具说服力,也由不得萧何他们不信。于是,几个人就强烈要求樊哙带他们来看看刘邦,理由只有一句话:“这样的朋友一定要交!”等见到刘邦时,见这哥们还真的一付酷相,长得比他们都帅,像个人物。

  萧何道:“这几天老听周兄弟和樊兄弟提起刘兄,今天放假,我们几个就过来认识一下。刘兄果然仪表堂堂。”

  刘邦一听这仪表堂堂四个字,突然想起:“这相貌不但可以诱惑美女,也还有这个用处。他娘的,以前那位先生说老子龙颜隆准。老子的左腿上还有七十二颗痣,这可是别人没有的。他娘的,这么多年来,人家老是把老子这些异相当笑话。看来老子得把这笑话转化为生产力了。”当下笑道:“我平时跟樊哙喝酒多了,他到哪都记着我。啊,请先到家里坐坐。”

  你是知道的,刘邦这时是没家的。他只能请这几个人到他大哥家里坐。

  他的大嫂这时还对他产生那种幻想,正想极力巴结他,一见他带也这么多朋友来,当场就表现得十分的热情好客,累得刘伯上上下下地跑个不停。大伙儿一直喝到太阳落山,这才罢休。刘邦酒量不高,不一会就喝和满脸胀红,说话开始不伦不类。不过开始时,他是假醉的,说的话当然是假醉的话。他道:“萧先生,老子腿上有七十二颗痣,人家说,这是大富大贵之相。不知老子这七十二颗痣,什么时候才能应验啊?他娘的,是不是江湖术士在骗人?要是他骗老子,老子叫樊哙去把他杀了。”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把他的左腿露出来。几双眼睛就都全盯到刘邦那并不怎么性感的大腿上,果然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地长着一大片黑痣。说是七十二颗,看来只有多没有少。

  樊哙问萧何:“你说呢?是不是骗人的,我看这痣可是好痣。为什么我们没有?四哥肯定是不一般的。”

  萧何本来看到那一大片黑痣,布满腿上,实在是毫无美感可言,但吃了人家嘴软,又看到樊哙这么问他,还能说不好么?虽然他也知道刘邦这酒话其实是毫无根据的牛逼而已,但在这个时候是不宜说破的,当下道:“七十二是地煞之数。刘兄在这个人世间,将来贵不可言。咱们以后可都得靠刘兄吃饭了。”他说过之后,心里道:“至少这一餐是靠他吃的。以后的就难说了。”

  大伙知道这萧何有学问,连县令都听他的,他说的能有错么?绝对没错!当下纷纷把高兴写在脸上。其实最高兴的是刘邦。

  不一会,刘邦就呼呼大醉。他这时是真的醉了。

  刘邦醒来时,那一伙人全走了。他睁开眼时,看到一张丑脸正朝他笑。这脸不笑还不怎么样,一笑就更让人受不住。

  刘邦叫了一声:“大嫂!”

  大嫂笑道:“不用这么大声嘛!”

  大嫂说着,便依偎上来,那双粗糙的手就摸刘邦那张白脸。、

  刘邦道:“大嫂,你,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没发烧啊。我是酒喝多了。”他还为大嫂把他酒醉当发烧了。

  大嫂吃吃笑起来,道:“你不发烧,我可发烧了。不信你摸摸我的脸。”说着抓起刘邦的手往她的脸上凑过去。

  刘邦再怎么猪头也看出大嫂的意思来了。他虽然无赖,但跟嫂子睡觉的事还从没在他脑子里形成过想法。当然,如果这个嫂子长得跟阿蓉一样,估计这想法早已在脑子时时转动了。可惜不是阿蓉。他娘的,要是阿蓉这么做,叫老子在中阳里全村裸奔三圈,老子也******按她的节奏一呀嘛一二一,一二三四地跑。即使全村人笑话,他也会跑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可惜不是阿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