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剌客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607 2005.07.04 19:41

    第二十五章 剌客

  商吕一听,正想大叫:“学什么学,这样的人不打倒才怪。这种人你不打,他就不倒。”可突然想到:“这活动是可以收组织费的啊,是有进项的。不能因为一时激动就坏了事。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方向不能丢。刘邦的事,以后再说,这钱得先赚回来。”当下道:“学当然要学。明天发下通知,每个亭长交一万活动费。” 他在心里一算,每个亭一万十三个亭,有十三万金,整个活动花不到三万,还有十万可以拿。完了,还可以向上面打报告,还可以赚一点。呵呵,这哪能不学?叫萧何赶快做方案出来。

  萧何一回到家,刘邦就喜颠颠地报喜来了。

  萧何要刘邦别张扬出去是怕商品知道,又横生枝节,可不大好。

  可刘邦才笑嘎嘎一走,商品就全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事主要是从吕公家里传到商品的耳朵的。

  原来吕公的老婆吕老太一看到吕公要把自己女儿嫁给刘邦,心下就老大不愿意。暗道:“为什么不嫁商品?他可是你的学生,又是这个地方最大的官。你看他那个排场就知道,这是能给我们一家带来幸福生活的人。你再看那刘邦,年纪一大把不说也罢,可那性子,跟猴儿有什么区别?一看就是个没文化的无赖,吃喝玩乐样样拿手,就没学好的。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老身不答应啊。这不是把雉儿丢到火坑里了?你还说什么相术?连县令比亭长大都看不出。我看你这相术现在只能相牛相马相狗了。”可她知道,老头子执拗,是典型的家庭官僚主义者,说过的话你反对没用。可这又关系到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啊。绝不能嫁给一个不学无术,只会一套“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男人。雉儿又不是嫁不出的女人啊。要嫁一定不要嫁这样的男人。她心头的越想越觉凌乱,不知如何才好。

  她想了想,觉得自己智力有限,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就乘老头子躺在那儿闭目养神、盘算着如何把女儿嫁出去的当儿,偷偷溜了家门,直奔商品的家。

  她才一到商品的门口,便大叫:“小商啊,不好了。”

  这时商品正为刘邦那张空白支票气得肚子欲裂,刚为此把萧何也骂了一通,然后又叫萧何去布置“学刘邦、赶泗水”的事宜。他妈的,这收不到钱,老子就从那边收。老子只要还当这个父母官,就断不了财源。然后坐在那儿想着如何收拾一下刘邦,让他知道县令是可以收拾亭长的。突然间就听到吕老太的叫喊声。这是师娘的声音,他当然一听就明白。是什么可不好了?在我这,还能有什么不好的事?他站起来,迎了上去。

  吕老太满脸是汗地道:“小商,你给老头子吃了什么东西?喝了什么酒啊。”

  商品一听,以为老师是不是要人之将死了,师母认定是食品中毒所致,要追究请客者的责任来了,忙道:“今天吃的喝都没问题啊。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也没听说谁身体有什么不适?是不是老师年纪大了,回到半路又吃了什么东西?现在路边的摊点一点不卫生,都是一些不法分子为了几个钱,昧着良心做买卖。哎,我忘记交待你们了。我马上叫夏侯婴过来,查一下,是谁把有毒食品卖给老师的。来人,请夏侯婴!”

  吕老太道:“老身不是这个意思。老身是来跟你讲,老头子的头脑给你的酒灌和发蒙了。连这种事也做出来了。”

  商品一听,有点摸不着头脑,道:“师娘,此话怎讲?”心道:“难道,老师回来后还对师娘进行家庭暴力?师娘告到我这来。这可不好办。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这还是老师的家务事啊。”

  吕老太道:“你猜,老头子,他,他把雉儿许配给谁了?”

  商品道:“不知道。”

  吕老太道:“量你也猜不出。他把雉儿许给了刘邦那家伙!”

  商品一听,大叫一声,第一次在师娘面前骂出一句粗话:“我操!”

  吕老太急道:“你可得想个办法来啊。别光骂了,骂不是办法啊。”

  商品道:“师娘,你先回去。容我想想办法。”

  吕老太道:“我可把任务交给你。你想不出办法,那雉儿就不是你的了。”

  吕老太走到门口时,曹参正好赶到。

  曹参对商品道:“不知大人有什么事?”

  商品本来是想让曹参查一下有毒食品,可现在又没了这事,脑袋一转,便道:“你能帮我找来县里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某个人来么?”

  曹参道:“不知大人找这样的人干什么?”

  商品道:“这你不用管。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心狠一点,又有手段的一个人来。”

  曹参道:“城东的王老五是这样的人。这家伙练了有一身功夫,家里又穷,常常欺负街坊,而且据说他身上还有几条命案。小人正都想把他拿下了。”

  商品道:“你把他给我带过来。马上。”

  王老五不一会就来到了衙门。你一看这家伙就是个穷光蛋,身上那衣服全是布条挂着。那张脸也是横肉遍布,典型的反面人物的形象。这家伙一进衙门,就转头乱瞧,不知人家请他到这是干什么的。

  商品叫曹参出去了,道:“你就是王老五?”

  王老五道:“老子就是。”

  商品道:“你敢杀人吗?”

  王老五道:“怎么不敢?你要是给钱,你叫老子杀谁老子杀谁。”

  商品道:“好。老子给、给你五两银子。”这哥们开始想开五十两的价,又想,这人能花这么多钱么?刘邦那人也没什么本事,杀这样的人比杀一头猪还容易。现在杀一头猪恐怕也没五两银子的收入呢,对,最多五两。

  谁知王老五可不是按劳计酬的。这人你看起来像个傻子,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可在钱方面却一点不含糊,听到商吕叫他去干掉一个人才给五两银子,便摸着脑袋道:“杀一个人才五两?你,你这是哪来的价格?”

  商品道:“我叫你去杀的这个人比杀一条猪还不费力。你杀一条猪后,还得拿到街上卖一整天,还赚不了五两啊。这人一杀,你就完事了。五两银子就到手了。”

  王老五摇头道:“这老子不能干。杀一个人,没五十两老子是不干的。人家请的都是这个价。老子自己杀的也要看他口袋里的银子不低于五十两啊。前段老子杀西城冯晶后,从他袋里拿了一百多两呢。这五两的价,老子不能接。你还是请别人吧!反正老子前段刚接了个生意,五十两,现在还没花完呢。就几天时间,物价也不能下跌得这么快啊。”

  商品一听,我操!原来这家伙是杀手的干活。妈的,早该抓起来了。不过幸亏没有抓,要不急需用人的时候,真的难找。妈的,这家伙居然敢跟老子讨价还价起来。老子是什么人?:能给讨价还价么?老子叫你杀了刘邦,还分文不给!我操,过段时间的个机会再把你抓起来。看你要不要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