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酒肉朋友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307 2005.06.25 15:35

    

  刘邦这时是急着想去看看阿蓉。他这时饭也吃饱了,在大哥家也没事干了——即使有事他也不干。阿蓉的家在村的西头,阿蓉常在她家的窗前绣着花。他常望着窗里的阿蓉。

  可他还没跑到村西,就有人大声叫着:“四哥,四哥!”

  你不要以为这是野兽的声音。这是樊哙的叫声。这家伙人长得可与其他动物一比,声音也配套得很好。

  刘邦一听,忙收住脚步道:“樊兄弟,什么事?”

  樊哙道:“呵呵,俺正要找你呢。”

  刘邦道:“找我干什么?”

  樊哙道:“俺新认识一个朋友。他娘的,这哥们的剑术跟俺一个样。俺高兴起来,就不把今天的狗肉拿去卖了,留在家里,请四哥也过去,跟他一块喝个高兴。”

  刘邦一听,心里暗道:“他妈的,早不喊晚不喊,却在老子吃饱了才喊。怎么好事都要连着来,不让一点到明天才发生?”当下道:“是谁?”

  樊哙道:“这哥们叫周勃,他妈的,不光会剑术,还会吹笛子,吹xiao什么的,一喝酒,就吹吹打打,热闹得很。平常话都不说几句呢。”

  刘邦这哥们一听,道:“那就过去看看。”

  周勃长得跟樊哙差不多,但性格没樊哙那么活跃。樊哙这家伙大概一天老跟狗打交道,天长日久,性格被狗影响不少,老爱嗡声嗡气地说着说,管你爱不爱听。而周勃是个乐师。不过他不是歌舞厅里的那类,他吹的是哀乐,哪家死了人的,必有他在旁边为放声大哭的人伴奏——人家少了一个人,他就可赚来几个酒钱。这嘴巴也就养成了爱吹不爱说的习惯。近来好像进入死亡淡季,生意有些萧条,周勃没了收入,就跑到外面来卖艺赚口饭吃。可他又放不下脸,像那些小孩一样,管你听不听,先对着你耳朵乱吹一通,吹得你烦了之后,就伸手跟你要钱,直到你给他钱为止。他的嘴巴又不爱说话,抱着他的那支箫在街头坐了一整天,也没谁来请他奏一曲。有个人建议他在身上挂个广告牌:本人吹功,天下无双,一曲下来,女的滋阴,男的壮阳,是无形之伟哥,千古之绝唱。

  他一听,喝道:“老子吹xiao的功能没达到这个效果。”

  别人道:“管他达不达到,你先赚赚再说。”

  周勃喝道:“老子不干这个勾当。你再这样教老子,老子认得你,老子的剑认不得你!”说着,他的手一翻,原来插在鞘里的剑,突然唰的一声,闪亮登场。那人吓得抱着鼠窜而去,眼睛也不向前看到底路在何方。才几步,就朴通一声,落到街边的水塘里去。其他人一见,都道:“这个人也真奇怪,好端端的跳到水里干什么?想自杀也不要跳这么浅的水塘啊。”

  他落进水塘之后,又爬了上来,脑袋里还在闪着那把剑的寒光,再加上落了水,人更发晕,上来之后,几步疾冲,又撞着一个人。那人身板显然极壮,一撞之后,就把他反弹回来,跌坐在地。他这时才醒了过来。一看,我的妈呀,这家伙更加吓人。

  你一看就知道是樊哙来也。

  樊哙是拿狗肉来上市的。他给那人一撞,本来很气,但见对方浑身湿漉漉的,吓得脸色唰白,坐在地上看着他,眼睛都忘记转动了,觉得自己大大的有了脸面,便呵呵地笑道:“以后走路可得小心一点,别老以为自己能把人家撞倒。”便不管那人而径向周勃走来。

  周勃已把剑入了鞘,又低着头坐着等人家请他吹曲,可谁还敢过来请他?只怕一言不合,他眼睛一瞪,宝剑一扬,那可不是玩的。那时人们听到不是人的箫声而是自己的惨叫声了。因此,对这个家伙还是少惹不妙——反正不听曲不会死人,听这个曲说不定真的要发生命案起来。因此,人们一过他面前都绕道走开。

  樊哙笑呵呵地走到他的前面,拱拱手道:“老兄,好身手啊!”

  周勃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人不是听曲的主儿,又把眼睛一闭,不理他。不过,樊哙带着的狗肉却是香喷喷的,不绝如缕地钻进周勃的鼻孔里。周勃狠狠地吞了几口唾沫,但仍不做声。

  樊哙道:“老兄,老子最爱结交朋友,你这个朋友老子结定了。”说着拉起周勃的手,道:“你要是把老子当朋友,就跟老子走!”

  周勃站了起来。

  樊哙笑道:“爽啊!今天老子也不卖狗肉了。回家喝他妈的几盅。”

  周勃一看樊哙这热情的劲头,知道这样的人不是骗子,听到他说要回家喝几盅,心头更是大喜过望——他想这东西想得头都想开裂了起来,当场就道:“好,我跟你过去。”

  两人来到樊哙的家里,樊哙一看这哥们确实也饿得有点过分了,就撕下一条狗腿,倒下一大碗酒,道:“来,先干一碗。”

  两人条撕一条狗腿,不一会就吃了个精光。这个樊哙有个爱好,不管猪腿狗腿,从不切碎,只是两手一撕,就放到嘴里一阵扯,嚼得大响,不一会就把整条腿吃得只剩下一根光光的骨头——后来,他在鸿门宴凭这个本领,居然使得刘邦度过难关。如此以吃救主,古往今来,还真的没数出第二个人来。

  周勃吃过一条狗腿,这才恢复了元气。

  樊哙道:“兄弟,你身上带着剑,看来一定好身手。咱们练练看。”

  周勃笑道:“既然兄弟有这个意思。我就奉陪了。”

  两人来到院子里,摆开架式,便斗了起来。但见院子里剑光闪闪,时不时发出两剑相交的清脆声,令人心头为之一凛。两人斗了数十合,不分胜负,便都起了惺惺相惜之意,同时跳到一旁,哈哈大笑。周勃饿了一天之后,突然能够吃饱喝足,心里本已经高兴得想叫樊哙做父母大人,这时看到对方不光有杀狗的技术,而且剑术也这么了得,这不是遇到知音是什么?为了表达对樊哙的感激之情,这哥们当场就给樊哙吹起一曲“流水高山”。可他就不想想,这樊哙那双耳听惯了狗儿的号叫,那懂什么流水高山?他突然想起:“我操!四哥不是爱跳舞么爱听乐么?好啊,把他叫来。

  于是,樊哙道:“你在这等着,俺把俺四哥叫来一起喝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