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窥视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333 2005.06.25 20:09

    刘邦一见周勃,****!又是樊哙一类的人物。这种人相貌凶恶,但脑子不怎么好用,吃软不吃硬,一旦把你当朋友,你饿了要吃他们屁股的肉,他也割下一大块给你吃先填肚子,明天不能坐下是明天的事。

  当下笑呵呵地向周勃拱拱手,道:“是一条好汉子啊。”

  周勃不善于说话,只对刘邦拱拱手。三个人坐下又喝起来。

  樊哙道:“周兄弟,你以后就先跟俺住下来。俺杀狗虽然收入不高,短期内奔不了小康,但喝几盅是问题的。”

  周勃道:“要是这样长期失业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听说县里正在招收县吏,我还是去看看。”

  樊哙道:“那不是吃皇粮的干活?比杀狗的生活好多了。他娘的,俺杀狗,好吃的部位都是当官的吃,俺只能吃剩肉。俺也去。四哥,你说呢?”

  刘邦这时的心思还放在阿蓉的身上,笑道:“你们先去,等你们弄好了,我再去。”

  周勃道:“我有个朋友在那里做事。到时请他帮帮忙。”

  刘邦道:“谁?”

  周勃道:“他叫萧何,是个读书人。听说是这次招工的主考。所以我就过去。”

  刘邦道:“我靠!还要考文字?始皇帝不是把读书人全杀了么?还考什么鸟文章?”

  周勃道:“我也不知道。好了,我现在就先过去了。”

  樊哙道:“怎么说走就走,狗肉还没吃完呢。”

  周勃道:“不吃了。先告辞了!”便出门而去。

  周勃走后,刘邦道:“你今天不卖肉最好。”

  樊哙道:“有什么事?”

  刘邦道:“我看中了阿蓉,今晚我们到那里把她约出来。”

  樊哙道:“这也好玩。好吧,我们把这酒喝完。你说什么时候去?”

  刘邦想:“这个事白天去不大好。我不要脸,人家女孩子们可是要脸的。好,就晚上过去。如果约不出,看看也好。”当下道:“晚上过去。”

  今天晚上是月底,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刘邦和樊哙嘴里全是狗肉味和酒味,刘邦道:“刚才喝得有些多了。******,老子的酒量就这么差。”

  樊哙道:“你放心,有老子在。”

  刘邦道:“又不是去打架。今晚不管怎样,咱们都不要出手打人啊。那可是老子未来的老婆,他家的人都是老子未来的亲人。”、

  樊哙道:“不打就不打。”

  两人摸到阿蓉家的房子前。

  阿蓉家的那个窗口亮着灯。刘邦叫樊哙停下来。他个头比樊哙高,但伸长了脖子也看不到里面那个人是谁。

  樊哙不住地在他的耳边问:“看见了么?看见了么?”这家伙声音特大,此时虽然压低了音量,还是把刘邦吓了一跳。

  刘邦低下头来,对他小声道:“你别说话好不好。你这么一说话,人家都听到了。”

  樊哙这个还真有自知之明,看到四哥这么严肃,他知道自己的嘴很难关得住,怕一不小心又漏出那个声音来,坏了四哥的好事,。来之前,这个四哥就反复交待了,不要乱说话,一切行动听指挥,要不,你得赔他一个花姑娘来。你要老樊赔其他东东,他还可以想办法,自己没有,大不了去抢。可这花姑娘他是没办法弄到的,他要是有办法弄到,也不至于现在还光棍一条。现在整个方圆十里之内,同年纪的人就这哥俩不知道女人跟男人有什么不同了。这哥俩是这一带的“杰出光棍”。现在四哥好不容易实施行动,不能坏了他的事。他要是脱了光棍帽,下一步就会轮到自己。这叫让一部分先富起来。是个好办法。为了防患于未然,他忙把衣襟放到嘴里,先把话堵住。心道:“这办法也只有老子才想得出。四哥平日里老说俺没脑子。你看,现在老子有脑子么?”可惜刘邦没发现他的这个动作。刘邦现在哪有功夫去看他。刘邦正死盯着窗口的那个人影。

  那里没电灯,房子里只有一盏油灯,光线昏暗,刘邦把眼睁得大大的也看不出那影子是谁,又把眼睛半眯着,同样看不出什么来。他只看到那里有个影子,像谁在洗澡!他又一看,操!是个女人的身影!一定是阿蓉。别错过这个动人的画面啊。

  刘邦低头对樊哙道:“阿蓉在洗澡啊。”

  樊哙一听觉得全身都燥热起来。这哥们长这么大,除了看腻了狗的全身外,还没看到过女人的裸体。他此前也没想到这双眼睛也可以去看一下女人的身体,这时听到四哥一说,觉得这一定很好看——好看到什么地步?他不知道,但肯定比狗的裸体好看,也比自己的身体好看。他想问问四哥,给俺看看行吗?但他不能说话。

  其实刘邦也看不清,他只看到一个剪影。而且只看到上面那部份。他踮起脚尖,但脚尖也不能增加什么高度。他心里一急,这一急,就想出一个办法来。

  他的办法就是搭人梯。

  当然,你也知道,这人梯的底层可不会是刘邦,而是樊哙。

  刘邦叫樊哙蹲下来,道:“我两脚上去站好后,你就起来。”

  樊哙想不到来相个亲还有这个麻烦,心想:“看来俺是要不起老婆了。俺身体这么重,谁来给俺作人梯?四哥肯定抬不起俺。俺这辈子只能作人之梯,不能讨到俺妻了。”

  樊哙等刘邦站好后,就站了起来。这哥们还挺负责任地用手握紧刘邦的踩在他肩头的两只脚。随着不断增高,刘邦眼里那女人的影子也越来越多。这时,那人已经洗完澡,弯下身子,然后站起来,向窗口走来。刘邦见她走了过来,心里大喜,差点在樊哙的肩头跳起舞来。

  可那人却把盆里的剩水向窗外一泼。

  这一来,刘邦的头正好接住这一盆洗澡水。不一会就从他的头一直淌到脚底,淋在樊哙的头上。

  这洗澡当然很臭。樊哙的第一个反应是:“四哥******高兴得尿都漏了下来。”这家伙的智商由此可见一斑,世上只有吓得尿滴的事发生,哪有高兴得尿裤的事儿?

  刘邦以为事情已经败露,忙跳下来。

  但你是知道的,这一跳不那么容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