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谁更厉害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573 2005.07.05 12:05

    第二十六章 谁更厉害

  刘邦走在回乡的大道上,他的手里还拎着一壶酒。这酒是用刚才萧何给的钱的。他想拿这酒先到王婆或者武负那里喝他一夜。

  他才出了沛县的县城不到一里路,就发觉有点不对劲。他老是觉得颈头凉凉的,

  走了一段路,他回头一看转角处,有个脑袋向他张望,虽然天有些微黑,但刘邦还是能从那双眼里看到一丝杀机,心里骂:“我操!这人居然打我的主意。老子身上什么东西也没有,就这壶酒。这值得杀人么?”他的身上也有一把佩剑,但他知道这剑是一把好剑,但自己使剑却不行。要不,哪会把夏侯婴弄伤,差点给商品痛扁一顿了。

  王老五看到刘邦的身上也有宝剑,心下一惊,这家伙不好对付啊。他妈的,老子上了商品的大当了。杀一个剑客的价钱就跟杀一个财主的价格一样。天下杀其他人都不好杀,唯独财主最容易下手,你的凶器一亮出来,他就吓得瘫软下去,你爱从什么地方下刀,就看你的心情了。可剑客就不那么好说了,要是动起手来,说不定还给他一剑取了自己的脑袋,非但五十两银不到手,连自己的性命也要赔出去。这可得小心为妙,别拿脑袋去搏五十两。因此,他看到刘邦的佩剑后,就决定小心行事。

  刘邦这时也觉得心里乱了起来。他知道,从这到丰邑,还要走好长的一段路,而且这段路又是没有人家,实在是那些不法分子杀人越贷的好地方。把你一杀,尸体丢到荒山野领,马上就会有一些肉食动物来为杀人犯销尸来迹,弄得你家里的人连你死的地方也不知道啊。

  刘邦想,得想办法摆脱这家伙。操!才刚讲好亲事,老婆还不知是什么滋味,就给人家咔嚓了,真他妈的,不好玩。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老农,刘邦灵机一动,上前对老农道:“老人家你要进城?”

  那老农道:“是啊。我闺女刚生了个小娃娃,我这就拿这只鸡进城给她啊。”

  刘邦道:“你知道城神庙在什么地方吗?”

  老农道:“当然知道啊。就在城南那地方。你想去哪?”

  刘邦道:“是啊。我有个朋友在哪里。他前年去做生意,借了我的二百两银子,他说今天要还我。叫我到他那里取。我没进过城,不知城庙在哪啊。”

  老农道:“你跟我走就是了。”

  王老五一听,我的妈呀!幸亏接了这个生意。他妈的,这家伙居然还有二百两!呵呵,等他取了那三百两,老子再杀他,这样,老子一桩生意就二百五了。哈哈,老子一刀下去就二百五了,二百五了!

  当下把那把刀收好,把一付准备发财的喜悦挂到了脸上。心里想着那二百五,走起路来还真的像个二百五。

  刘邦对那老农道:“谢谢你带我进来。等朋友们还钱给我后,我一定上你女儿家,给他贺喜一下。”

  王老五暗道:“贺什么喜。他妈的,一贺喜,你可要打封包的。这封包一打,老子就少了银子了,就是二百五了。”

  刘邦却哪管他二不二百五,一路笑谈阔论,说自己这又多少百两银子,那又多少百两银子,弄得王老五不住地在后面为他的统计家财,自愿充当他的财务统计员。这家伙杀人功夫估计不错,但算术基础实在不敢恭维。几次两三百两一加,居然越加越少,心里一急,最后什么也算不出,就只剩下那二百五了。不过,他还是知道,刘邦还有比这二百五多得多的银子,要是全拿到手,起码也是几个二百五的总和。

  刘邦一路牛逼着,好容易牛逼到樊哙的门前,对那老农道:“你先去了。我这里还有一笔钱也要收回来的。谢谢你。”他转头一看,王老五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站在那里,心下暗暗好笑。

  王老五等刘邦进了屋子后,便靠到门前偷听他们在说些什么,说不里面也是个软柿子,干脆进去,全杀了,免得下次再来,多了一道手续。

  他正凝神蹄听,冷不防一个响雷般的声音从屋子里炸出来:“呵呵,四哥。你来了。”

  你当然知道这是樊哙的声音,习惯了也没什么。可王老五却头次领教,又是在不提防的情况下,一时只吓得差点屁滚尿流起来,头也碰到墙壁上,只痛得眼冒金星,跪在地上好久站不起来。心知这可是个高手啊。先他妈的忍一忍。

  樊哙道:“四哥,俺正要去找你呢。”

  原来曹参看到商品把王老五叫过去,觉得有点奇怪:“大人怎么会跟这样的人打交道?”百思不得其解,便跟萧何讲了。萧何一听,细细一想,觉得这事对刘邦大大的不妙,便找到樊哙,叫他尽快顺丰邑路回去,务必找到刘邦。萧何这时才前脚一走,刘邦已经后脚进来了。

  樊哙道:“是萧先生叫俺去找你啊。”

  刘邦笑道:“他是想叫我回来跟他要那笔钱啊。”

  王老五虽然疼得在那里向着大地在心里叫妈无数次,可一听刘邦提到那笔钱,马上又精神抖擞起来,看他们怎么说。

  樊哙道:“什么钱?俺怎么不知道?”

  刘邦道:“等拿到了你就知道了。老子有点饿了。咱先在你这喝几盅。”

  樊哙喜道:“四哥还拿酒来。俺这可是狗肉不断啊。来来,咱喝酒。”

  刘邦在樊哙的耳边轻轻的把事情说了,叫樊哙不要声张,两人只管喝酒取乐,先不要管门外的贵客。

  此时,已是隆冬,北风如刀,肆意乱刮,在屋子里喝酒,倒得其所哉,而在门外抗着,可不好受。

  王老五开始以为,刘邦拿了钱之后就会出来,谁知道却在这个地方喝上了。而且一喝就是一个多时辰,冷得他在门直打哆嗦。有一次他想破门而入,但又忌惮着樊哙。这家伙算数不在行,但专业水平还是比较高的,一听樊哙的声音,又看到他的那个模样,就知道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因此,冲进去只是一种想法而不能成为行动。

  但他又舍不得走开,便靠在墙边等。等了好久,屋子里的两人还在喝着。

  王老五等着等着,肚子也开始饿了起来,人也困了起来,但又不能走,不一会,竟上下眼皮一塔,竟睡了起来。这睡意一起,便什么了记不得了,不一会就打起呼噜来,弄得樊哙的门外响雷阵阵。

  刘邦和樊哙一听,不由大笑起来,拿了一根强绳子,开门过去,竟把王老五捆了起来。

  王老五这才醒来,但给樊哙整治和难以动弹,想叫几声,但不知什么时候嘴里早就塞进一团破布。那破布是樊哙旧裤子的裆下部分。这时塞在王老五的嘴里,他一下就觉得这布含盐量非常高。两人乘夜把王老王放在衙让前面,然后就跑了。

  第二天,商品起来,就接到报告,有条汉子被谁捆着丢在衙门外呢。

  商品出来一看,只在心里大骂:“我操!”便叫人把他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