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大汉血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胡亥的条件

大汉血魄 风行万里 2320 2005.07.11 12:11

    第八章 胡亥的条件

  胡亥正高兴着,那人却把蒙着他的布条扯了下来。

  胡亥一看,不由大叫道:“是你。刚才你可没参加我们的游戏。不算!”

  赵高道:“始皇帝叫殿下过去。”

  胡亥一听,再看赵高的脸那么象模像样的,也有点慌起来。这哥们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的父皇。那老头儿发怒起来是什么事也干得出的——当年连他的老妈都敢幽禁,要杀一个儿子,也不是没可能的。这不,大哥不是说多了几句话,不就给派到北方去了?听说那地方好苦啊。胡亥也知道,这老头儿事很多,一天要看完一百多斤的竹简,看完还要在竹简上批示,忙都忙不过来,因此很少叫子女到他那去的。除非你出了什么问题,给他抓着了把柄。反正他叫过去是没什么好事可言的。只吓得脸色刷白。跟着赵高向行宫走去。

  胡亥来到行宫时,尿已漏满裤裆,使他走起路来是一步一个脚印。

  这时行宫的门已经关上了,更显得阴森怕人。

  胡亥看到自己一进来,赵高就关上了门,心里更慌,一眼看到父皇正座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屋了子里光线不好,他无法看到父皇的神态,更觉得前途不可预测,忙朴嗵一下双膝着地,不住地向父皇磕头。

  赵高在他的背后拍了几下道:“够了。不用磕了。”

  胡亥直到这时还没听到父皇发话。往时他可不是这样,你就是有什么小过错,他也会声色俱厉,怒斥一番,可这时居然一言不发,这看来他已经怒得极点了,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程度或者是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地步了。看来,这一次完了。现在赵高又说不用磕了,这不用磕的意思,也就是老子不想看你的,不把你当作老子的儿子了。

  胡亥呆在当地,一言不发。

  李斯道:“始皇帝已经驾崩!请殿下节哀!现在不能出声。”

  李斯以为这哥们一听,会当场放声大哭起来,故此有此一说。

  可想不到胡亥却松下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汗,战战兢兢地道;“我的命可保住了啊!”

  赵高道:“始皇帝突然驾崩,是国家的不幸。国不可一日无君。咱家和丞相商量了,请殿下回到咸阳即位!”

  胡亥一听,不由骇然道:“我,我回去当,当皇帝?”他这可是连这个梦都没有做过。他看着赵高,想:“这家伙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了?说出这样的话来。”

  赵高道:“是的。请殿下回到咸阳即位当皇帝。以后这天下就是殿下的了。殿下说什么就是什么。像始皇帝一样。”

  胡亥道:“可父皇早就说过,他百年之后,由大哥来接班么?在哥能给我当皇帝么?我可不干!”

  但他没有想到,这皇帝想不干也已经不行。这天下的事有时就是这样,你想要的偏偏就不给,你不想要硬要塞给你,不要不行。这皇帝之位,天下想要人实在是千千万万,有的人还不惜金戈铁马,以在地为砧板,以众生为鱼肉,弄得天下血流成河,尸堆如山,可到头来还是身死人笑,离皇帝的宝座还很远。看来只有胡亥这哥们不想当这皇帝。

  这哥们只想着到处玩耍,其他的事,那是一概不理。他一来不愿像他的父皇那样,每天要看那么多的竹简——那要花很多时间,剥夺他玩耍的时间;二来他怕他大哥一回来,他干不过他的大哥。因此,他觉得还是不干的好。

  可赵高和李斯能答应他么?他们要是这样答应他,他们早就不用这么在密室里密谋这么长的时间了。如果这小子不干,他们的计划可就全盘皆输了。他们就只有等扶苏们他回来将他们一一收拾了——不管扶苏是如何的态度和蔼可亲,心胸宽广,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当赵高道:“殿下,你如果不当皇帝,等扶苏殿下回来,以后你就不好玩了。”

  胡亥道:“为什么不好玩?我就只玩,别的又不管。大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赵高道:“不会对你怎么样?哼,你大哥是什么样的人?他能让你玩吗?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玩物丧志。你这样天天闹着,就是玩物丧志。你大哥就不会答应。他会叫你看书,会叫你去边关带兵,去修长城。你能去吗?”赵高是胡亥的老师,对这个学生的性格了如指掌,只要你给他玩,他什么都不在乎。但你要不给他玩,他可要跟闹个不停。这时一听说,如果大哥当了皇帝就给他玩,而且还会叫他去修长城。那个监工可不好当。听说得天天站在山顶,冬天更是“北风那个吹,雪花那飘”,难受啊。哪比得在宫里舒服。

  胡亥道:“那可怎么办?”

  赵高道:“还能怎么办?只有你来当皇帝。你当了皇帝,是你说了算。你爱到哪玩就到哪玩,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你爱叫谁玩你就叫谁玩。”

  胡亥一听,这简直是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比现在好玩多了。我操!这好事不做,还有什么好做的。当下道:“我最烦的是当了皇帝要看那么多的竹简,你是知道的,我最怕看书了。一天看到人家抬一捆竹简进来,我就全身冒汗。当了皇帝,不看还成什么鸟皇帝。”

  赵高笑道:“这殿下就放心了,殿下当了皇帝,殿下只管玩,殿下爱到哪玩都没谁敢干涉殿下了。谁敢干涉殿下玩,殿下就叫人把他拉出去斩了。殿下就没有看到始皇帝斩人吗?始皇帝不是一不高兴就可以把惹他生气的人斩了。要不,还叫什么皇帝?”

  胡亥一听,道:“可那些竹简总得要看啊。”

  赵高道:“这可不用殿下操心了。那些竹简就让李丞相和小人代劳了。这还不行吗?”

  胡亥一听,道:“你们真的愿意帮我看么?李丞相,你答应吗?那可很累的啊。”

  李斯一听,哪有不答应之理。那些竹简就是各地向皇帝送上来的奏章,是国家大事,你要是有权在上面签上大名,写上“同意”或者“不同意”,那可是大权在握的动作啊。始皇帝在时,是绝对不给哪个臣下染指奏章一点墨水的。现在胡亥这个猪头居然把这事交给他,这活儿可是皇帝的工作啊。想不到始皇一死,自己的权力还可以再上一层楼。要得啊,大大的要得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