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这家人不简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这家人不简单 夏夜听雨 2224 2019.08.13 22:13

  第四十五章

  钟欢跟着小于去了排练室,等了一会儿,才见龚博被人簇拥着进来。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龚博率先笑着招呼:“钟欢,抱歉来迟了。”旁边的人问他们是不是认识时,他坦然而又不失熟稔地说:“是啊,我们之前一起录过《跨界》,一直是不错的朋友。”

  钟欢正发愁该以怎样的姿态去回应龚博,见状果断将那些烦恼抛到一边,面带微笑地应道:“没事儿,我也是刚到。”

  一旁的小于看着昨日在电梯相遇还“素不相识”的两人,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演唱的曲目是半个月前就定下来的,钟欢这些日子早就练熟了。倒是龚博,今日临时“加塞”,在伴奏下反复唱了五六遍才熟悉起来。

  之后就是两人合唱练习。

  “第一遍就唱成这样,你们也太有默契了吧!”指导老师一脸惊叹,她本以为得唱个几遍才能度过磨合期,没想到第一遍就配合的这么完美。

  一直默默观察着钟欢的小于见她脸上的表情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心里有了数,就笑着对龚博一阵吹捧,“我们钟钟一直在坚持学音乐,唱到这种程度已经很难得了,没想到博哥作为演员对唱歌也这么有灵性,太厉害了……”

  指导老师原本看两人合作这么默契,完全不像是表现出来的只是普通朋友的样子,心里还暗暗揣度这俩人是不是搁这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呢,一听钟欢那经纪人这么狗腿地吹捧龚博,顿时就打消了刚刚的想法。或许默契,只是因为两人业务能力都过硬,配合起来才这么浑然天成。

  接连唱了几遍都没翻车,反而一次比一次效果更好,指导老师果断做主缩短了两人的排练时间,又练了几遍就放他们去自由活动了。

  “快到中午了,去吃饭吧?”

  不等钟欢回答,小于就抢先一步说:“我还有事要跟工作人员沟通,钟钟,你跟博哥先去吧,待会儿联系……”说罢,就溜之大吉了。

  钟欢懵了一下,冲一旁憋不住笑的龚博翻了个白眼,率先走进了电梯。

  下午还要去彩排现场,两人不想来回奔波,就在附近找了家据说不错的餐馆,走了进去。

  让钟欢意外的是,明明只多了副眼镜而已,龚博竟骗过了所有人,不说普通人,就连偶遇的戴着工作证的工作人员都没认出他来。

  “你这伪装术绝了,刚刚还有人问我是不是明星,说看着脸熟呢,你这个最近红得发紫的大明星竟然没人认出来!”

  龚博临时被叫上跑路演的小成本电影,出乎意料的成了近期的黑马。不只是借着龚博出名这股东风,电影制作水准确实高,故事也很精彩,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全员不知名演员,而一朝红遍全网的龚博恰好补足了这个短板,有了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噱头,同时也间接促进了院线扩大排片。

  可以说,在影片中饰演男配的龚博,对这部电影的意外走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当然,他本人也展现了不输于他成名剧的精湛演技。

  “因为我长得不够帅气吧。”龚博给钟欢倒了杯温水,“唱了一上午,赶紧润润嗓子。”

  钟欢确实渴了,喝了一口水之后,认真看了察看菜单的龚博半晌,忍不住感叹:“真是奇了怪了,从你本人身上真的很难看到角色的影子诶!”不仅仅是气质,甚至感觉脸都变了,现实中的他放在普通人中虽然也称得上帅气,可却跟影院大屏幕上那个让人移不开眼的充满魅力的男人判若两人。

  “失望了?”龚博月初听她花式彩虹屁了半个月电影角色,不仅微信聊天,就是打电话时也常说起,他忍了好久了。

  “没没,”钟欢感觉到了看过来的眼神中有杀气,毫不犹豫地猛摇头,“就是感叹一下而已,你这样挺好的,出门也不怕被人围堵,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多好啊!”

  龚博对她“识时务”的回答还算满意,就轻描淡写地揭过了这一茬,“之后还有工作吗?”

  “没了,可以放假休息了。人真是由奢入俭难,好久没这么连轴转工作了,一下子觉得有些吃不消。”她今天状态其实不是很好,昨天在酒店翻来覆去了半夜才睡着,一早起来就不是很有精神。

  “正好我也能休息了,要不要一起去度假?”龚博话说的像一起吃顿饭一样平淡。

  “……”钟欢却好半天没回应,过了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地说,“好久没见我妈跟我弟了,他们,他们最近回家呢……”

  “你们要回老家吗?”龚博脸上没有被委婉拒绝的难堪和羞恼,反而像是很感兴趣的样子,兴致勃勃地说,“我之前就听钟叔说了,你们老家那片儿挺美的,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回吧?”

  “……好啊。”钟欢还能说什么,“我们估计会在老家过年,你家人那边没问题吗?”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各组家庭了,我们平常没什么联系。”见钟欢脸上露出歉意的神色,龚博笑着说,“我早就不在意这些了,不用担心。”

  话赶话说到这儿了,龚博索性讲起了他很少跟人说起的童年旧事,“我是我姑奶奶养大的,她是我爷爷的妹妹,跟我姑爷爷婚后恩爱,却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孩子。年轻时倒是抱养了个女儿,可惜那边的生父生母没打算断干净,时常来纠缠,闹得两口子心力交瘁,就将孩子还回去了,之后好几十年都没再起过抱养孩子的心思。后来机缘巧合知道我家的事,见我可怜,就带我回家养着了。”

  他喝了口茶,脸上带着怀念的笑容,继续说:“我小时候过得挺不错的,能给我的,他们都尽力给我最好的。只可惜,我爷爷(姑爷爷)身体不好,在我十八岁考上大学那年就撑不住去了。老两口感情好,奶奶(姑奶奶)隔了一个月也跟着去了。”

  “那段时间很辛苦吧?”钟欢简直无法想象,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如何面对仅有的两位亲人相继去世的残酷现实。

  “还好,只要想到他们恩爱了一辈子,在另外一个世界也能长厢厮守,我觉得还挺替他们高兴的。”他说着高兴,眼神中却是掩饰不住的悲伤。

  他们能长厢厮守了,独自留在世上,还是孩子的你呢?

  钟欢没有将心里想的说出口,她只是轻拍了下龚博的手,笑着说:“看来今年过年你要亲身体验一下人口众多的家庭的聒噪和热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