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做道题压压惊(中)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晴天等雨来 2072 2019.03.31 11:22

  解题的思路在语音上。

  先前陈博遗漏了一个重要的讯息,虽然语音不能听,但语音本身暗藏了线索。

  “全是小红点,这男的不走心啊,听都没听就敢回复,大概是在打游戏吧。”

  由此陈博还推敲出别的结论,这男生对女生的生活习惯应该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对方晚上经常出去浪,不然也不至于不听语音也敢回复。

  “所以,他这次肯定栽跟头了,女生再跟他聊别的事,可他却以为女生又准备出去玩,回复错了被人无情拆穿。”

  “嗯,一定是这样的,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哈哈哈。”

  陈博对整个逻辑链的推理验证相当满意,滴水不漏,有理有据,完全解释的通。

  王旭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一股热流袭过,只见他拿起桌面上的护肤霜认真涂起了脸。

  “你一个男孩子,竟然如此讲究。”

  “男孩子也是水做的啊。”王旭把护肤霜摸匀,又敷起了面膜。

  “剑仁同志良心大大滴坏啊,出这么刁钻的题目。”

  “让你吃完饭再做,小心没胃口。”王旭朝身上喷了点香水,紧接着换上了寻常的白衬衫。

  “幸好我出师大捷,没栽跟头。”

  “我敢打赌,第一题你是错的。”王旭信誓旦旦道。

  “啥?你也我的答案都不知道,就这么肯定?”陈博陷入怀疑之中。

  王旭笑着摇摇头说:“因为我和你走了一样的弯路呀,让我猜猜,你是不是看到语音小红点,兴奋到不能自已?”

  “对啊,难道不对吗?”

  “这才是这道题的陷阱,故意引诱你上钩的。”

  “我去,不会吧,那小红点怎么解释?线索又在哪?”

  “线索只能在语音上,我先给你看点东西,你就明白了。”王旭打开聊天框,冲里头进行语音输入。

  “喏,看着这段语音,觉察出什么问题没有?”

  陈博瞅了瞅,又扭头对比了一下图片里的语音,纳闷道:“没有啊,不是一样的吗?”

  “谁跟你说一样了,注意看方框,真实的语音框四角是圆润的非直角,而图片里的却是有棱有角的长方形。”

  “卧槽?你眼睛看什么长大的。”

  经王旭这么一点拨,陈博也发现了两者间的不同之处。

  王旭补充道:“而且真实的语音框没有图片里的大,我粗略算过,面积小了约七分之一吧。”

  陈博拍手称赞道:“这谁想得到啊,剑仁同志还是技高一筹,专门抛出一个浅显的表象,把单纯的学生坑了。”

  “这不是挺常规的题目么,稍微多思考就能避免陷阱。”王旭淡定表示。

  “我继续做题了,担心晚上睡觉前搞不定。”陈博挠挠头,重新审视起这项课后作业的难度。

  第二题是一道类似绕口令的东西,光是念通顺,陈博便花费了不少力气。

  [大舅舅去二舅舅家找三舅舅告诉四舅舅说五舅舅被六舅舅骗去七舅舅家从八舅舅柜子里偷九舅舅从十舅舅那里借来发给十一舅舅的1000元]

  [问:谁是小偷?钱本来是谁的?]

  “舅舅这个词是这样写的吗?”陈博一下舅字见太多,开始感到陌生。

  题目里一共有11个舅舅,直接看是看不出来的,陈博把这段话拆成几段,挨个理顺逻辑。

  “大舅舅去二舅舅家找三舅舅告诉四舅舅,这里二舅舅只是提供了一个场所,不涉及到具体行为,故可以直接排除。”

  “大舅舅找到三舅舅只是托话,实际的信息接受者是四舅舅,所以三舅舅也不是正确答案。”

  “五舅舅被六舅舅骗去七舅舅家从八舅舅柜子里….大舅舅找到三舅舅托话给四舅舅说的是五舅舅的事,那五舅舅的嫌疑很大,去掉多余的部分,五舅舅偷钱,所以小偷是五舅舅?”

  吃了先前的亏,陈博没敢妄下定论。

  “五舅舅是被六舅舅骗去偷钱的,这六舅舅算共犯?亦或是教唆犯?不对,题目里问的只是小偷,那真正实施犯罪行为的人只有五舅一个而已。”

  “七舅舅只提到了家,不涉及人,肯定排除,八舅舅同理。”

  “妮玛,为什么八舅舅的柜子会放在七舅舅的家里?住一起吗?”

  陈博把后半段补全,这九舅实属艺高人胆大,把本该发放工资的钱放在人家家里。

  小偷的答案不言而喻,只可能是五舅,问题在于钱本来是谁的,这里比较难搞清楚。

  陈博列出了几个可选项——九舅舅、十舅舅、十一舅舅。

  三者的债务关系相对简单,五舅偷来的1000元是九舅舅原本打算给十一舅舅发工资的,但这钱是从十舅那借来的。

  题目中没有给出其他提示,陈博先明确九舅舅欠十舅舅的钱和九舅舅欠十一舅舅的工资是两笔独立的债务,不能混为一谈。

  譬如公司老板从银行筹资维持公司运营,一部分用作职工薪酬发放,你不能说你的粮是银行出的。

  关键是这钱有没有实际出借,陈博从题目中判断应该是已经出借了,[借来]的[来],表明这笔钱目前归九舅所有。

  十舅的可能性被排除了,现在只剩下十一舅,和十舅相同的道理,这钱有没有实际发放,有的话钱就是十一舅的,否则钱还在九舅那。

  “如果钱是十一舅的,句子的表述应该会稍微调整下语序…”陈博考虑再三,认为钱是九舅的。

  “恰饭咯!”

  王旭的一声大吼,打断了陈博的思路。

  “能不能不要张扬,吵到别人怎么办?”

  王旭瞥了瞥对方的进度,笑侃道:“在数树上有几个舅舅,树下有几个舅舅呢?”

  “算完了,总不会又有套路吧。”

  “没,中规中矩的解题思路。”

  王旭的话给了陈博信心,他搬了张椅子,把折叠桌铺在过道中间,准备大快朵颐。

  “这道题往年考试出过,那时搁在阅读理解。”

  “阅读理解…”

  陈博欲言又止,上次的[善鳄到头终有豹]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这题扔到那里,绝壁会发生炼狱反应。

  “问的什么,还记得吗?”

  “好像是计算超生罚款吧,反正没一个人能想到,哈哈哈。”

  陈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