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无解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晴天等雨来 2159 2019.03.29 23:26

  副本内容比陈博想象当中要丰富得多,像这种出于教学目的而构建的数据框架,其运载量一般不会太大。

  可陈博沿着办公室的瓷砖过道一路走到大厅,也没遇到“碰壁”的情况。

  周围的景象随着视线扫过实时更新,甚至乎连一点卡顿刷新的迹象也见不到。

  “逼真的虚拟世界。”陈博忍不住喟叹道。

  报仇不过是嘴上说说,只为图个口快,陈博从小到大可是大大滴良民,顶多与人争执,动手绝无先例。

  外头传来喧闹的杂音,陈博闻声而去,刺眼的阳光晃得脑袋晕沉,他伸手架在额头上,试图看清面前所发生的事情。

  “无良老板,还我血汗钱。”

  “曹天铿你不是人,拖欠工人工资。”

  “要吃饭!我们要生存!欠钱不还,天理难容!”

  门口聚集了一堆蓝领工人,把现场道路围得水泄不通,但凡是进出之人,皆会被拦下来盘问几句。

  曹天铿不出意外应该是指自己,陈博心生悔意,哪根筋不对非要跑出来送人头。

  “那个穿深蓝西装的就是曹天铿,大家别放他跑了。”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没等陈博掉头,众人已经围了里三圈外三圈。

  “曹老板,能不能结个款,说好的年前,如今知了都叫了,一家老小等着我糊口呢。”

  “是啊是啊,先结一部分也成呐,合作那么久,曹老板是什么人,大家心知肚明,你有你的难处,可我们也有我们的困境呀。”

  “我垫了30万工程款呢,房子车子都抵押给银行了,曹老板行行好吧,我不想露宿街头啊。”

  陈博的内心百味陈杂,纵使这些人物是虚构的NPC,可感情却是真情流露的,回想起以前在新闻里见过讨债新闻,多数是过眼云烟,只有真正体会过,才能懂得那份苦楚。

  弱势群体的愤怒是无力的,别看横幅拉得一个比一个凶,真到了讨债关头,无不卑躬讨好,寄希望于债务人发发善心,把理应属于自己的钱还回来。

  社会本不该是这样,陈博解决不了对方的难处,过意不去,唯有中断体验消极逃避。

  “哎,为什么会这样。”

  “叹什么气啊,小姨子卷款3个亿跑路了吗?”王旭纳闷道。

  陈博嗟叹道:“为什么非要我演一个坏人角色。”

  “哟,还自责起来了啊。”王旭啧啧称奇道。

  “改变不了现状,只能任由事态恶化。”陈博低头沉思。

  王旭指出说:“那是因为你没有尝试去改变。”

  “没有攻略,也没有提示,我不知道该做什么。”陈博摇摇头。

  王旭暂停了剧情,把眼镜往上推了推:“现实难题有攻略?有提示?开放式体验,一切靠自己,剧情的走向有无数种可能。”

  “我似乎明白你的意思了。”陈博释然一笑,重新戴上眼镜。

  由于先前没有存档,陈博只得重新开始,不过他并不在意。

  进到剧情副本,他第一时间打开了面前的电脑,身为无良老板,总不可能连公司的数据也没存储。

  曹天铿是一家建材行业的老板,早些年行情好,拿下了附近的楼盘营生,赚得盆满钵满。

  随着政策收紧,市场低迷,盲目扩张带来的反噬明显,银行抽贷,资金链断裂,债务雪球越滚越大,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

  “怎么看起来我比他们还惨。”

  陈博粗略读完所有数据报表,突然心疼起自己来,房车厂三个最值钱的不动产全在银行手上,照这资金回笼速度,除非房价这个月飙升20%,楼盘开售即被抢购一空,不然基本凉凉。

  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向法院申请破产,剩下的按条例走程序,反正是有限责任,只要没有违法行为,不会承担连带债务。

  二是以个人名义担保债务,这样能最大程度上满足债权人的诉求,副作用是会令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雪上加霜,得做好下半辈子给银行打工的觉悟。

  于理选前者,合法利用规则,做生意买卖本就是盈亏难料,和炒股炒楼一个道理。

  于情选后者,曹天铿有几年个人积蓄,家底殷实,东山再起指日可待,劫富济贫未尝不可。

  陈博用理科生的惯性思维辩证地看待分析,对于拖欠员工的薪资,这部分于情于理都要还,没有可商讨的余地。

  而上下游供应商施工方的工程款,一方面要展现出积极的态度,而另一方面则得讲明目前的难处,如果能引入债务重组自然是最好不过,实在不行的话,只能量力而行。

  时间流逝的很慢,陈博坐在位置上组织语言,等待紫颤木大门被踹开的那一刻。

  “砰!”

  “你们来啦,请坐。”陈博主动起身说。

  “哟,曹老板,好久不见啊。”寸头中年的台词跟之前如出一辙。

  陈博诚恳道:“钱我会还的,只是公司欠了银行8000多万,新楼盘尚未发售,暂时匀不出钱,实在是万分抱歉。”

  “去年你也是这么说的,看来不打一顿你是不会老实的。”寸头男撸起袖子,几个壮汉玩起了沙包游戏。

  “嗯?难道是我打开方式不对?”

  “喂喂,别打脸!”

  相同的结局,变得只有陈博的倒地姿势。

  “没道理啊,是我的笑容不够灿烂?还是我的态度不够真诚?”陈博手撑地爬起身,直接朝门外走去。

  讨薪的人群喊着统一的口号,没等人认出自己,陈博便主动自报家门。

  “我就是陈..曹天铿。”

  熟悉的话语回荡在耳边,这回他有所准备,平和地听完发言,表情气定神闲。

  “你们的要求我了解了,拖欠工人的薪资,这个月会按批次陆续补齐,请大家稍安勿躁。”

  “至于友商的工程款,我一直在督促进度,但公司财务状况不明朗,等到新楼盘发售,资金回笼了,我定会给大家一个准话。”

  本以为闹事的众人会一哄而散,没想到短暂的沉寂后,迎来了更大的暴风雨。

  “曹老板,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倒好,把子女全送去国外了,指不定哪天自己也溜了,到时咱们的钱找谁要啊。”

  “行行好吧,曹老板,我吃了几天白面馍馍了。”

  “工资拖了半年了,我现在就要!”

  不知是哪个胆肥的推了陈博一下,紧接着后背又挨了几记黑手,陈博一边挨骂,一边挨打。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陈博叫苦不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