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 枫巢之约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晴天等雨来 2117 2019.04.06 22:20

  枫巢之约始于10年前,自诩无懈可击的AI系统以戏谑的口吻嘲讽世人,但求一败。

  一时间举座哗然,当时所有的热点爆款在枫巢之约面前哑然失色,其相关资讯在各大头条霸屏长达一周,几度造成服务器瘫痪,甚至传出消息称不少程序员因通宵加班以致猝死。

  受益于枫巢之约产生的巨额流量,枫叶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股票应声大涨,官方在短暂的沉默后紧急辟谣,声称这是一场闹剧。

  清醒过来的人们意识到AI发布战书的日期恰好是4月1日,纷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和抗议,舆论动荡持续了近大半个月方才恢复如初。

  如同UFO留下的神秘传说,即使没有确切证据表明其真实性,然而却有不少人深信不疑,每年目击者不在少数,枫巢之约亦是如此。

  三天两头便有人冒出来申明自己曾经受邀参加了枫巢挑战,然而不幸落败,网络上流传的经验之谈堪比明星的小道八卦,真假性未知。

  不过头一批吃螃蟹的人已经靠卖书赚得盆满钵满,并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陈博查阅资料,好多砖家最近还有几场巡回演讲,专门介绍如何得到AI的青睐从而获得挑战函。

  更出奇的是,枫叶官方对此始终保持缄默,任由事态发展,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人们的好奇心。

  全球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甚至有专门的枫巢研究会,攻略的详尽程度令人汗颜,但内容浅尝辄止,毕竟亲身体会者屈指可数。

  “每年的受邀挑战者大概在100名左右,概率感人啊。”陈博对比了数据帝总结的报告,不禁吸了口凉气。

  “喂,王总,你说这事可信度有几成?”

  陈博对此仍抱有怀疑,事实上枫巢之约究竟是什么,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此次事件最大受益者枫叶集团的暧昧态度,更令陈博觉得这是为了哄抬股价而自导自演的闹剧。

  “王总?在吗?吱个声?”陈博低下头,发现王旭没了声响。

  “不会断气了吧。”

  陈博急忙把王旭捞起身,他可不会人工呼吸,索性拖到海岸边清醒下。

  “呸呸呸,你还是人吗?我打个盹的功夫?想让我飘去太平洋?”王旭呛了几口盐水,瞬间精神了。

  “有怪莫怪嘛,想问你点事。”陈博把头下脚上的王旭翻回来扶稳道:“你个人对枫巢之约什么看法?”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呗。”

  “像不像资本阴谋论?”陈博暗示道。

  王旭摇摇头说:“这我哪晓得,知情人都藏着掖着,一帮瞎猜的能准么,或许等到哪一天,我收到了邀请函,这事就有个定论了。”

  “八千万分之一呢,什么概率,自己体会。”陈博从小到大连再来一瓶都没中过,被选召是不可能的了。

  “咱们键盘专业的师兄师姐每年都有几个受邀的。”王旭提到了一个重要讯息。

  陈博顿时起了兴趣:“反馈情况如何?”

  王旭耸耸肩说:“还呢怎样,被虐得体无完肤呗。”

  “有没有透露挑战内容。”陈博问。

  “人回来神志不清,当晚昏迷住了院,据说和做题有关,而且每次的挑战内容不一样,我已经听过不下十余个版本了,最不靠谱的当属跳大象舞。”

  “大象舞是什么?”陈博不解。

  王旭解释道:“蜡笔小新看过吧,一种很污的舞蹈,那人事后被证明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其实这东西不必太在意,没人知道AI的审核标准是什么,受邀者当中不乏成功的企业家,也有无所事事的游民,上至80岁老翁,下到7岁小孩,任何人都有机会。”

  “关键是要努力提高自己,别等到机会来敲门,没实力抓住。”

  “说的也对,我要虚心向你学习。”陈博拍了拍身上的沙土,跟着王旭的步伐往回走。

  王旭撸起胳膊显摆道:“所以,和我一起玩游戏吧,今晚还得继续市长竞选呢。”

  “我累了,搞不动,下次吧。”

  “这可是你说的,下次别拒绝哦。”王旭挑了挑眉,暂时放弃了拉拢陈博入坑的打算。

  晚上一行人随同观光团住在海滨酒店,同专业的女生没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公款旅游契机,趁着自由活动时间游荡在各处打卡,陈博的票圈已经被刷屏了。

  “幸好来得晚,不然她们估计连正事也忘了。”

  王旭提醒道:“票圈往前翻一翻,下午全是温泉泡浴,自拍福利多多。”

  “啧啧啧,这身材有点东西。”陈博捏住鼻子,赞口不绝。

  “全是照骗,你上课又不是没见过。”王旭笑了笑,顺着楼层号按下电梯。

  “我是凡夫俗子,好这口。”陈博欣赏完美照,意犹未尽的把手机收好。

  “这里的房价已经去到30多万/平米了,一间厕所比人家结合部一套别墅都贵。”

  “这谁负担得起,再说地理位置不好,买来充其量是投资闲置的。”

  王旭附和道:“所以很多是租的,拿来钓凯子用,男的租,女的也租,前些阵子不是有新闻嘛,一对住隔壁的孤男寡女误以为对方是有钱人,结了婚才发现对方的房子都是租来的。”

  “租得起的也是有钱人了,比不了。”陈博坦言。

  王旭点点头:“那倒是,这里的房子月租要几万了,钓凯子的成本不是一般的高。”

  电梯抵达三楼,挤上来副熟面孔,许洁瞅见是早上那两人,热情寒暄问好道:“哎哟,你俩跑哪去了,找的老辛苦了,下午泡温泉没人磕叨,怪难受的。”

  王旭诚挚的致歉道:“阿姨,我们被临时抽调去马拉松那边支援了,实在是照顾不周啊,真是不好意思。”

  许洁勉励说:“辛苦你们了,年轻人啊,多出去走走看看,对日后大有裨益,我当初是没钱,想走走不了,你们现在条件好了,没事买一张飞机票,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飞机票哪里满足的了我,我要想上天的男人。”王旭哈哈大笑道。

  “有志气啊,那玩意我也想坐一次,可惜体检那关过不了,糟老头子也不让。”

  “阿姨早点休息吧,明天海淘,卯足劲了。”

  “这你放心,论清空购物车的手速,我许洁几十年从没输过别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