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君策之将门商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4】巧救公主

倾君策之将门商女 泡芙姑娘 2172 2020.06.30 11:35

  殷如歌接收到司徒雅琴难得的求救信号,虽然心里疑惑为何司徒雅琴不肯见官,但想着的确见官也许更不安全,毕竟还不知道这衙门里有多少是高家的眼线,便立刻出声道:“慢着!”当务之急是平息这场热闹,让围观的人先散去。

  有人认出是她,便自动让了条道。

  面摊主一听说是殷如歌殷大小姐,立刻便尊敬起来,忙放了手对殷如歌行礼:“殷大小姐。”

  “小哥无需多礼,”殷如歌抬手从身后青蕊那里取过几锭碎银子,“这些钱,可够你的面钱和碗钱?”

  “这……”面摊主没想到会惊动殷如歌,态度便软了下来,“这本来也不是钱的事儿,是这小伙子他……”

  “的确是他不好,”殷如歌接过面摊主的话头道,“他不该吃了面不给钱,还砸了您的东西。”

  “呵!”司徒雅琴见状,冷笑一声怒了,“还以为你是来帮忙的,不想你也来数落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也不睁开眼睛看看清楚,我还需要赖他这一碗面钱吗?不过就是出门忘带罢了!如今我也不要你的什么银子,好让你来羞辱我!”

  说着,司徒雅琴一把抓过面摊主手中银两塞回殷如歌手中,想来是气极了。

  殷如歌却不恼,也不顾司徒雅琴无名的怒火,仍旧将银两递给面摊主,然后硬拉过司徒雅琴的手,将她拉到身后,又对面摊主道:“小哥,此事事出有因。他原是我一位朋友,因父亲管得严,成日家要他念书,此番怕是背着他父亲偷偷地跑出来的。又因为跑得太急,他忘了带银两也是有的。这若是被小哥拉去见了官,回家定然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面摊主一听这话,一联想司徒雅琴身上的玉佩,的确不像是寻常人家,说不定还是官家少爷。如今官官相护,面摊主想着大概再闹下去也是自己吃亏,遂顺着台阶下了:“既是殷大小姐的朋友,又还了钱,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

  司徒雅琴这才知道自己错怪了殷如歌,但她却拉不下公主那个脸来,依旧冷着不说话。面摊主想着,官家少爷使点脾气就任由他去吧,毕竟殷如歌给主持了公道还赔了钱了,遂摆摆手不与司徒雅琴计较,回去收拾重新做生意去了。

  殷如歌又让血刃和青蕊帮忙着收拾了面摊,才准备离开。

  周围人见没什么大事,也就都散了。

  司徒雅琴虽全程冷脸,却也将殷如歌做的事都看在眼里。她看着看着,眼神便有些变化,好像这个冰山美人也没那么令人讨厌么,至少没有真的落井下石,虽然过程有点难堪,但的确是最快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可是,司徒雅琴却不见殷如歌再和她说一句话,反而做完了一切,就转身要走。司徒雅琴急了,抢先一步挡住殷如歌的去路:“殷如歌你站住!本公……本公子可没准你走!”她可是当朝公主,殷如歌就这么不屑再和她说一句话?她何时受过这般冷脸?

  殷如歌无奈站住,倒是忽然明白为何司徒雅琴身边宫女豆蔻会那般跋扈,原来都是有样学样来的。

  殷如歌抬眼:“公子何事?”

  司徒雅琴心里虽带着感激,言语上却丝毫不肯示弱:“你……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

  殷如歌却笑:“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何况,从此之后民女便与公子两不相欠了。”

  殷如歌这等凡事都看得淡淡的态度果然立刻又惹恼了司徒雅琴,她张着双臂仍旧不放殷如歌:“刚才就算是没有你,我也会自己想办法脱身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次假惺惺地救人,不过是想让别人欠你人情,然后给你卖命罢了!少卿哥哥吃你这套,我可不吃!”

  “噗……”一边的青蕊没忍住,顿时笑出声来。却原来公主雅琴对自家小姐这般刻薄,都是为了这个“少卿哥哥”啊……

  “哦——”殷如歌意味深长地轻“哦”一声。

  司徒雅琴忽觉面上一热,随即咬了咬唇,知道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

  但随即她又想,说漏就说漏了吧,总比她在这儿气鼓鼓的,人家还不知道你为何生气,每每以为你在无理取闹地强!

  想着,司徒雅琴索性摊牌:“殷如歌,你是个聪明人,你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就痛快给句话吧!你对……他,到底是什么想法?”

  殷如歌一面感叹司徒雅琴的勇气,一面又笑她傻。这可是大庭广众,虽避了名讳,但到底隔墙有耳,街上人对八卦可是最上心的,指不定哪个有心人就在暗处听着呢。

  比如,暗处几步之外的胭脂摊前面停着的两个大男人,虽然做了便服装扮,脚底下的鞋子却是宫中御用之物,停在那里也不知道早已引起别人怀疑。

  不确定那些人的好歹,殷如歌索性同司徒雅琴绕起了圈子:“他?哪个他?”

  “你……”司徒雅琴没想到殷如歌会这么无赖,但她又拿殷如歌没什么办法。毕竟她又不能真的把董少卿的名字当街说出来不是?如今她是乔装打扮不错,但殷如歌可是个万众瞩目的人物,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拐几个弯也能知道她是谁了。

  况且这里闹了一阵,少不得引起周遭官兵的注意,她必须立刻撤离。

  想了想,司徒雅琴把话咽了回去:“总之,今日之事你也说了是你的举手之劳,我给你的人情比天大,这可不能算!就欠着吧!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虚伪的面具摘下来!”

  说着,司徒雅琴恨恨地挥了挥拳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殷如歌看着司徒雅琴气哼哼远去的背影,并不与她一般计较。不过是个未长大的为情所困的孩子罢了。

  看司徒雅琴这般自在逍遥的模样,想来还未被阮一贤的人盯上,也不是他们手下逃出来的。再看她不愿意见官的模样,依着司徒雅琴的性子一推算,只怕这小妮子是当日偷听了阮一贤和高淑媛的对话之后自己偷偷跑出宫来的。

  终究不放心,殷如歌转身吩咐:“血刃,跟上去。”司徒雅琴身为最受宠的妃子养大的公主,自小就养尊处优惯了,一人在外,心思单纯又不会什么功夫,只怕是要吃亏。

  公主司徒雅琴虽然一向任性妄为,却还未真正害过谁。虽有时候行事的确让人气恼,却也不到品德败坏的地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