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江边对歭

  “传令兵,带着弟兄们多扎点木筏,这么多人要过江,靠那几只筏子得到猴年马月?”

  “筏子扎结实点,别把老子的武器装备沉江里去了!”

  廖铭禹背后挂着两把步枪,手上还拿着他那把4号狙击步。

  倒不是他标新立异,实在是缴获的武器太多了,多到川军团战士们每个人都背着好几把枪支,还有那些数不清的物资装备。

  特别是康丫这个孙子,身上像个移动杂货铺一样,兜里揣得满满当当,各种香烟罐头金戒指,甚至连小鬼子的大头皮鞋都在脖子上挂了两双。

  他还觉得不过瘾,自己做了个扁担和篾挑,里面装满了从小鬼子那打劫过来的好东西。

  小鬼子遇到他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瘪犊子玩意,你是穷疯了啊?拾到这么多玩意想回家过年?有那力气不如给老子扛扛机枪。”

  迷龙一手抱着一挺轻机枪,累的他够呛,看到挑着扁担一摇一摆的康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哎呀!干球甚啊?你个寡货。”

  康丫赶紧担着篾挑远离迷龙,面对高大的迷龙,这家伙也只敢嘴里骂骂过过干瘾。

  队伍在江边暂时停了下来。大多数战士都在砍伐树木做木筏,剩下的搀扶照顾着伤员们原地休整。

  蛇屁股这个厨子拿出行军锅在江边搭起了个小灶台,把昨天逮到的小蛇扒皮抽筋放进锅里炖煮。

  其他人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无不恶心地看着这个什么都敢吃的广东佬。

  廖铭禹蹲坐在一根横在江边的枯木上,劳累一晚上肚子里早已空空如也,从兜里掏出一罐牛肉罐头,大快朵颐起来。

  推了推旁边的龙文章,本来还想招呼他要不要来两口,但斜靠在枯树上的龙文章被他这么一推却轰然倒地。

  “嗯?死啦死啦?”

  龙文章突然毫无征兆的倒下去,廖铭禹也着实吓了一跳。

  “做莫子呢团长?呀!死啦死啦死啦?”

  不辣正好抱着一捆树枝经过,听到团长的喊声撇过眼一看,只见龙文章双眼紧闭躺着地上,任由团长怎么摇晃他都毫无动静。

  “什么乱七八糟的,别瞎说。”

  廖铭禹没好气的骂了他一句,随即扯开龙文章的路口,摸了摸颈动脉。

  还有脉搏,看来他是跟原剧里一样,是身体太过疲惫而造成的短暂性昏迷。

  “他应该是太累睡着了。不用管他,忙你的去吧”

  廖铭禹对不辣解释道。龙文章这家伙从小仓库初遇他们开始就一直没怎么好好睡过觉。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龙文章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一样,时时刻刻都在队伍里打转。带兵打仗不是过家家,自己还没有带过大部队的经历,这段时间也是靠着后世军校里的知识和记忆不断摸索。

  要不是经验老道的龙文章,这一千多人的队伍,光靠他廖铭禹一个人哪里管得过来。

  是该让这个家伙好好休息一下了。

  龙文章做了一个美梦,梦到他回到禅达,娶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女人还为他生了一个孩子。

  正当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传来密集的枪炮声,他猛然回头一看,那一千多号川军团战士们正站在岸边眼巴巴的看着他。

  他心里瞬间冰凉一片,在望向身边的老婆孩子,哪里还有什么人,只剩下一大一小两座坟包。

  耳边的炮火声仿佛还在响起,他突然记起自己还有那未完成的使命,要带着那帮弟兄回家啊!

  当他再一次回头的时候,那帮士兵却转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江上漂浮的一具具尸体和累累白骨。

  龙文章跪在江边,满脸泪水,他绝望地大声吼道:“走啊!我带你们回家!”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龙文章瞬间惊醒,他猛然睁开眼睛环顾四周。

  此时川军团战士正在忙碌着扎排筏。

  呼~

  重重的松了口气,龙文章坐起身子缓了缓神,看向了站在江边的那道挺拔身影。

  还好,现在这份重担,不再是他一个人在抗。

  ……

  “团座,你快看,江对面那帮王八蛋这是要干嘛?”

  孟烦了把望远镜递到了廖铭禹手里。

  廖铭禹皱着眉头,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对岸的情况。

  只见对面的士兵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所有士兵都把枪架在阵地上,做好了战斗准备。而那阵地后的几门山炮,炮口都对准了西岸边上的川军团。

  廖铭禹看得很清楚,虞啸卿此刻正站在岸边,手里同样举着望远镜看着他们。

  “哼,虞啸卿这个家伙不怎么欢迎我们啊。”

  “他们打旗语了!”孟烦了指着对岸那个不断挥舞的旗语兵说道。

  “阿译!我记得好像你会旗语吧,看看他们说什么。”

  廖铭禹马上招呼阿译过来。

  “哦,哦好。”

  阿译赶紧跑过来,看着对面旗语兵的手势,慢慢琢磨起来。

  “他们好像是说要咱们表明身份,说明意图。”

  “那你就告诉他们,我们是川军团,正准备过江回家!”

  阿译找来了两支传令旗,用他在军官训练团学到的知识,把廖铭禹的话传递给了对方。

  不一会对方传来了回复。

  “他们又说什么?”

  “额…他们不相信我们的身份,说要更有力的身份证明。那个……他们还说,川军团的人都死光了,他们怀疑我们是奸细。”阿译艰难地翻译道。

  “呸!他奶奶的,这帮灰孙子怎么这幅德性。老子们刚打了胜仗就眼红了?”

  这时龙文章来走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啐了一口。

  廖铭禹被气乐了,这帮人还是这模样,一点都没变。面对小鬼子怕得要死,只会对自己人耀武扬威。

  “告诉他们,我廖铭禹的脸就是最有力的证明,虞啸卿的望远镜要是看不清楚,老子不介意带着兵打到他面前让他好好瞧瞧!”

  “是!”

  阿译立马思索着如何将这段话一字不差的穿过去,这个原本性格懦弱的家伙,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战争洗礼,也变得底气十足。

  “传令兵,让部队做好战斗准备,把那几门92步兵炮和81迫击炮通通拉出来,对方只要敢开火,就给老子狠狠地轰他狗娘养的!”

  “遵命!团座。”

  廖铭禹怒目圆瞪,这帮孙子把他彻底惹火了,要是虞啸卿真的不开眼,他不介意在这里好好教教他怎么打仗。

  西岸的川军团战士们立马行动起来,几十门各式火炮瞄好了对岸的虞啸卿部队,只等团长一声令下,就让他们明白什么是火力覆盖的滋味。

  一瞬间,怒江两岸剑拔弩张,紧张的场面一触即发!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