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溃逃的虞师士兵

  “川军加强团第一营全体集合!检查武器,准备战斗!”

  “克虏伯?建立炮兵阵地,随时等候我的开火命令!”

  “知道咯,团长。”

  “大魁,你的连留守营地,保护好炮兵阵地,传令兵,让暂编第三营同样留在阵地,不许慌乱。”

  “晓得了团长!”丁小二赶紧敬了一礼,随后跑向那帮娃娃兵的队伍。

  廖铭禹一连窜命令下达出去,一营战士们迅速行动起来,不到5分钟的时间,全营就在各自的连排长官的带领下站好了队形。

  廖铭禹暗暗点头,这才像样,比一个月前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全体都有!目标,怒江岸防阵地,自东向西跑步前进!”

  ……

  “咻……轰!轰!”

  日本人的炮弹不仅仅是炸到江边,连带着禅达镇上也遭了殃。无数颗炮弹轰在镇上密集的连排瓦房中,炸毁炸塌了不少间老百姓的房屋。

  “啊!快逃命啊。”

  “救救我……”

  “呜呜,孩他娘啊!”

  ……

  硝烟和火光弥漫了整座小镇,整个镇上都乱了,老百姓们被炸死炸伤不少,他们哭爹喊娘地四处躲避,整个街道上到处都是乱窜的人群。

  “妈的,虞啸卿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师7000多人就这么容易被小鬼子突破了?”

  龙文章提着一支带瞄准镜的李恩菲尔德,骂骂咧咧的走出了人群。

  这支步枪是廖铭禹给他的,每次战斗时廖铭禹都见他很是眼馋这个装了瞄准镜的4号小李子,索性就送给了他。

  “二营集合完毕,请龙副团长指示!”

  邢福全端正的敬了个军礼,向龙文章报告道。因为缺少军官的缘故,他现在也兼任二营副营长。

  “小鬼子打过来了,快跑快跑。”

  “别挡着道啊,快让开!”

  还未等龙文章说话,街头迎面跑来一队士兵。他们一个个狼狈不堪,不要命的往东边跑。

  “嘭!嘭!”

  龙文章掏出毛瑟手枪朝天连开两枪,大声地吼道:“都给老子停下!跑什么!你们还知道自己是军人吗?”

  逃兵队伍中一个士兵哭丧着脸说道:“长官,小日本打来了呀,再不跑都得死在这。”

  “你们虞师长呢?”

  “日本人第一波炮弹炸到了指挥部,说是当场就被炸死了呀。”

  士兵急忙说道,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大伙都在传,再不就是没命的跑,自己也只能跟着跑啊。

  “长官,江边都打散了,别难为弟兄们了,你们也快跑吧。”

  说完这帮人就想继续往前逃。

  龙文章怒火中烧,瞧瞧这说得什么,这是一个华夏军人该讲的话吗?他瞬间抬起手枪,冰冷的枪口死死抵住他的脑袋:

  “川军团第二营听令!给老子把溃逃下来的虞师士兵都拦住!”

  “谁要敢继续逃跑,杀无赦!”

  “是!”

  龙文章恶狠狠地看着这群逃兵。这个口子必须先堵上,日本人的进攻部队情况不明,任由他们继续溃逃很有可能造成更大的崩溃,说不定自己部队的士兵都会受到影响。

  第二营的战士们立刻就地展开防线,几挺马克沁重机枪往前一架,瞬间把几条街堵的严严实实。

  逃兵们连连后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这时从后面陆陆续续又跑来不少逃兵,他们人约聚越多,一时间路上人满为患,互相推搡,叫骂声此起彼伏,整条街变得混乱不堪。

  “啥子意思,堵起干啥子!”

  “快让开啊,你们不要命啦?”

  “冲过去,快冲过去!”

  ……

  后面逃来的士兵不明所以,纷纷叫嚣着要硬闯防线。

  “嘚嘚嘚嘚嘚……!”

  一挺马克沁重机枪朝他们斜上方喷射着火蛇,子弹打得身后的瓦房灰尘四散。吓得这帮逃兵连忙缩在地上。

  “谁他妈再敢上前一步,别怪老子机枪不认人!”

  崔勇横刀立马的挡在最前面,手里的马克沁往下一摆对准了面前的逃兵,他说到做到,下一波子弹绝不再朝天开枪。

  一众逃兵顿时被他凶狠的气势吓住。龙文章也是一脚踢翻一个想要硬闯的年轻士兵。

  “跑出禅达又怎么样,就算你们跑到东北照样有小鬼子!全部给老子端着枪滚回去!看着我们川军团是怎么打仗的。”

  “狗日的!你们想死别拉着我们呀,有本事现在就去江边打日本人啊!”

  被踹翻在地的年轻士兵嘴里居然敢不干净,龙文章眼神一眯,二话不说抬起手枪就要结果了他。

  “哔哔哔!”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却将他打断。

  二营身后的街道上,一辆军用吉普车极速驶来,街上的士兵们纷纷往两边避让,而跟在吉普车后面的是一列列踏着整齐步伐的队伍。

  “叽……”

  吉普车在靠近人群的地方迅速刹住,廖铭禹带着一营也赶到了这边。不用问都知道什么情况,他开门下车,面色阴沉地走到人群前。

  凌厉的眼神冷冷地扫了一圈,这帮孙子一个个衣冠不整,钢盔歪戴。甚至有的兵跑得连枪都丢了。

  “一群没用的废物!就算几千头猪,丢到江边也够小鬼子抓一天了。你们不到半个小时就把江防拱手相让了吗?!”

  眼看来的是一名大官,逃兵们纷纷底下了头不敢再嚣张造次。

  而地上惊魂未定的小兵呆呆地看着他,要不是这一个插曲,自己现在就得去见阎王爷了。

  “嗯?小子,我记得你,你是迷龙身边那个瘸腿小跟班吧”

  廖铭禹撇了他一眼,冷冷地对他说道。没想到自己刚来就把他遇到了。这小子好歹也是和他们一个锅里吃过粉条的,廖铭禹对他的印象还算比较深刻。

  “啊?啊对,是…是啊长官,您还记得我?”士兵在地上惊讶不已,他也认出了这个当时给他们做猪肉炖粉条的长官了。

  士兵叫羊蛋子,就是当初在收容站一直跟着迷龙的小跟班。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跟着廖铭禹去缅甸打仗了,唯独他因为腿伤无法参军,最后一个人杵着根木棍,站在街边翘首以盼地看着同伴踏上征程。

  他的腿伤和孟烦了不一样,孟烦了伤在皮肉上,好歹一蹦一跳还能跑跑。

  他的伤在骨头上,虽然经过治疗也可以痊愈,可在当时连走路都成问题,根本不可能跟着大部队在丛林里行军。所以廖铭禹也没有带上他。而现在他腿伤痊愈,却阴差阳错地加入了虞啸卿的队伍。

  羊蛋子其实内心也渴望着去打仗,他也想要一场胜利也洗刷自身的耻辱,不然就不会在收容所为了参军与迷龙反目成仇,最后还被迷龙打断了腿。

  如果当时他能和川军团一起出征,或许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战士,怎么会再次当一名没骨气的逃兵呢。

  “站起来!好歹是和老子一个锅里吃过饭的人,就这德行?”

  被廖铭禹一顿训斥,羊蛋子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不敢看他。

  “狗日的,这不是羊蛋子嘛?你龟儿啷个回事?咋个还当逃兵!”

  要麻气愤地对着他一通质问,这个家伙也是四川人,他比豆饼大不了几岁。在收容所的时候,除了跟着迷龙以外。羊蛋子也经常跟在他身边讨吃讨喝。

  “你个王八犊子的,丢尽了老子的脸!赶紧给我滚过来,还当逃兵,我整死你我!”

  迷龙捞起袖子想揍他,他也是恨铁不成钢,原本以为这小子腿脚不好使不会再参军了,没成想不但又参了军,还他妈当着自己面当逃兵,把他气得着实不轻。

  “迷龙哥?……”

  羊蛋子这才抬头发现,长官身后站着的都是那时候一起吃猪肉炖粉条的弟兄们。他们正用异样的眼神盯着自己,这让他心里感到十分羞愧。

  “扑通”一声,羊蛋子痛痛快快地给廖铭禹跪下了。

  “团长,我错了!”

  “我后来没能找到你们,脚杆好了过后,我就跑到虞师当了兵。我…我也不想跑。只是,大家都在跑……我也只有跟着跑啊。”

  “呜呜…团长我错了,我给川军团丢脸了。”

  头磕得咣咣响,羊蛋子泪如雨下,他是真心忏悔了。

  廖铭禹默然,他说的没错,一个就能卷走十个,十个就能卷走一百个,看着身边人都在跑,没人愿意留下了送死。这就是该死的逃兵的定律!

  “行了,给老子站起来!老子的兵可不是什么软蛋,你得让我瞧瞧你到底能不能当一名合格的士兵!”

  廖铭禹对着他怒呵道,这番话也给了他一个台阶,间接的承认了他是川军团的士兵。

  “谢谢团长谢谢团长!”羊蛋子欣喜若狂。

  “没出息的东西,还不快站到我这边来!?”

  迷龙也松了口气,刚刚他还以为团长要毙了他,不过还好团长心善,这小子总算捡了条命。

  “叮,检查到次要人物:羊蛋子。原时空因日军第一次渡江进攻,身处虞师一团的羊蛋子跟着大部队逃离江防,最后被龙文章拦下并枪杀立威。

  现宿主已成功改变其命运,获得奖励:积分点2000,M9式多用刺刀一把。”

  羊蛋子的插曲算是落下,但街上的逃兵却是越聚越多。情况也越来越严重。

  他走到吉普车上,转过了那架车载M2重机枪的枪口,对准逃兵前面的地上突然开火!

  “噔噔噔噔噔……!”

  巨大的枪声吓得逃兵们惊叫连连。12.7mm大口径子弹把这石板路打得面目全非,碎石残渣溅得到处都是。

  好家伙,这是啥枪啊,子弹打在地上跟个炮弹似的,这要是打在人身上还得了?

  “都听好了,老子是川军团团长!不管你们虞师长死了还是活着,现在全部给老子留在原地,配合我的部队防守禅达!”

  廖铭禹站在车上手持机枪,对着下面的一群逃兵大声喊道。

  “孟烦了,你带着二营,组织好这帮逃兵防守街道,谨防小鬼子散兵进入镇里。谁要是敢反抗不尊,就地枪决!”

  “龙文章!带着你的一营跟老子上!”

  “是!团长。”龙文章大声答道。

  “兄弟们,绝不能让小鬼子踏进镇里一步,跟我冲!”

  廖铭禹说完,拔出来腰上的配枪,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身后的士兵赶紧跟上他们的团长。

  一营三个连将近一千号人浩浩荡荡地冲向了江边。

  ……

  此刻的东岸,正被日军的炮火层层洗礼,数不清的炮弹落到了原本虞师一团的阵地上。可讽刺的是,阵地上居然一个士兵都没有。

  日军的进攻部队已经渡过了怒江一半的距离,此时怕误伤出现,他们的炮兵慢慢停止了炮击。东岸这才出现了短暂时平静。

  廖铭禹带着部队刚刚出了禅达镇西口,迎面就撞见了一支数百人的队伍。

  打排头的是一位中校军官,只见他蒙头垢面,身上的军装布满了泥土灰尘,正带领着这帮灰头土脸又军容不整的士兵往禅达镇上跑来。

  廖铭禹现在也没工夫管他,掏出望远镜朝三公里外的江边一看,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小鬼子的先头部队已经接近了岸边,正准备登陆。而这帮虞师官兵居然就这么把阵地丢弃,不管不顾地往后逃离。

  没时间犹豫了,廖铭禹赶紧下达了作战命令:

  “要麻,不辣!带着你们的兵抢占虞师阵地,把狗日的小鬼子给老子拦下来!”

  “龙文章!你和迷龙指挥三连作掩护,安排好火力点!”

  “李连胜,迫击炮给老子拉出来,轰他狗娘养的!”

  “是!”

  “是,团长!”

  ……

  要麻他们立刻带着士兵行动起来,战场一触即发,小鬼子还未登上岸边,必须赶在他们前面进入阵地,如果让他们先把阵地夺过去,自己这边就被动了,搞不好会出现巨大的伤亡!

  对面过来的虞师士兵很快就跑到了跟前,中校看了一眼廖铭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个,你是川军团的那个团长是吧?”

  “哼!你还知道老子是川军团团长?”

  廖铭禹放下望远镜打量着这个长着一副圆脸的青年军官。

  “当时在江边,我就站在我哥身后,见过你。”

  青年军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满不在意地说着。

  “见你麻痹!”

  看着他这幅漫不经心的样子,廖铭禹就火大,直接一拳就撂倒了这个圆脸军官。

  “哇……啊!老子的牙?!”

  军官哇得一声吐出来一口血水,里面居然还夹杂了两颗大牙。

  “绑了!”廖铭禹厌恶地看着地上这个白痴。本来一肚子火就没出撒,偏偏这个蠢货要撞到他手上来。

  “去你妈的,敢打我们团长!?”

  “嘭!!”

  圆脸军官身后的一个少校不服气的掏出了手枪,还没等他再做什么动作,廖铭禹瞬间掏出腰上的配枪,后发先至一枪击中了他的额头。

  直到身子倒下,少校都不敢相信自己脑袋上居然多出了个血洞……

  

举报

作者感言

行走的大羊腿

行走的大羊腿

两章合一,4000多字。今天的公粮算是送到了,呼……   羊腿的书友群成立了,企鹅号832019664。一起来为羊腿助力吧!

2021-05-11 21: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