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换装与训练

  “那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眼前这位长官好像并没不凶恶,和蔼可亲的样子让这个小兵的心里放松了不少,于是他小声地讲道:“我…我叫丁小二,今年刚满16。”

  “才16岁。烦啦,你参军的时候多少岁了?”廖铭禹扭头问向孟烦了。

  “我那会儿都19了,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孟烦了解释道。

  “嗯……行吧。孟烦了你被解雇了,丁小二是吧。从今天起你就说我的传令兵了。要做到随叫随到,保证每次都在三米以内听明白了吗?”

  廖铭禹一脸认真的说道,直接当着孟烦了的面,把他的老本行给交接出去。

  “不是团座。这好好的咋就解雇我了呢?再说这小子他能行吗”

  孟烦了不乐意了,虽然说传令兵这个称呼不太好听,但好歹也是团座身边的近臣不是,自己干得好好的怎么说开除就开除啊。

  “是参谋长当得不爽还是二营长不香?那好吧,你这么爱当传令兵,那就卸了参谋长和代理营长的职务,安安心心给老子当一辈子传令兵吧。”

  廖铭禹无语了,老子让你减轻负担你还不乐意了?

  这下可把孟烦了给吓坏了。

  “别介,团座您高瞻远瞩,属下对您的崇拜如涛涛怒江之水那叫一个连绵不绝。传令兵给这小子刚好,我就不掺和了。告辞告辞……”

  孟烦了差点跳起来,开玩笑,小太爷好容易混上中校参谋长,哪能为了区区一个传令兵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他又扭头坏坏的吓唬着丁小二这个小家伙:

  “跟你小子说啊,当团座的传令兵那得有点眼力见。知道啥叫眼力见不,告诉你了,眼睛里得有事儿,手里得有活儿。别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要是延误了军情第一个枪毙的就是你!”

  丁小二胆惶恐地看着孟烦了,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这啥呀,咋就说到枪毙了?

  “棒槌!你当传令兵了,以后就在团长身边做事,还他妈不知好歹?”

  孟烦了一个脑瓜崩弹在丁小二的脑门啊,疼得这小子“哎哟”惨叫一声。

  丁小二这才懵懵的反应过来,他捂着脑门胆怯地点点头,听这位长官说貌似自己也算升官了吧?

  “行了吧,这帮娃娃兵就先交给你了,别的我不管,把他们带好别出问题,后面我自有打算”

  廖铭禹朝他吩咐道。其实由孟烦了带这帮娃娃兵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孟烦了点点头,一把拉过丁小二的胳膊:“走吧,小子,还有你们这帮小兔崽子。跟着小太爷,小太爷先教教你什么叫规矩。”

  这家伙话多而且会侃,那张嘴随便说出一段话来都像在说评书。这帮未经世事的小孩子就喜欢听这种有意思的东西。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把这帮娃娃兵收拾得服服帖帖。

  “廖兄,贵团刚来了这么多事物,你可要忙活一阵了,现在天色还不算晚,就不多做打扰,我和部队先走一步。”

  赵公明笑着给廖铭禹道别,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再逗留下去就没意义了。

  “那好,赵团长慢走,等下次来禅达,廖某请你喝酒。”

  “哈哈,好好好,下次咱们俩好好喝一杯。诶对了,这几辆Diamond T 968卡车是留给你作火炮牵引车的,这个美国造的大家伙劲道贼大,比我那几辆4轮卡车马力强太多了…”

  赵公明说完便招呼队伍前队改后队,十九辆卡车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禅达。

  “龙文章你带着他们留在镇东营地。其他人跟我回驻地。”

  说完廖铭禹径直走向了那辆军用吉普车。

  其实他早就瞄好了这两吉普车了,这才像样嘛,自己好歹一个加强团团长,没有个座驾哪能成?

  他开门坐上了驾驶位,钥匙还插在上面。试了试离合器和排挡杆。不错,都很利索。这辆车应该是全新的。

  “翁”的一声。廖铭禹打着了车子,发动机的轰鸣声让周围的士兵都吓了一跳。

  他对着孟烦了大喊道:“孟参谋长,要不要老子载你一段?”

  “哎哟,团座还会开车呢,算了算了您给我当司机,这哪好意思啊。”

  嘴上说着不要,身子倒是很诚实。只见他一溜烟地跑到副驾驶上坐着,冲着廖铭禹直乐。

  董刀默默地坐到了后排,这个话语不多的汉子,现在基本上是廖铭禹去哪他就去哪。已然是一副贴身警卫员的态度。

  一起被拽上车的还有那个丁小二,这小子懵懵懂懂的不知所以,咋…咋又把我拽上车了呢?

  廖铭禹无语地白了孟烦了一眼,挂上档位,朝着驻地方向开去。

  ……

  第二天,廖铭禹安排龙文章的第一营全员换装,按照当时计划单上的编制和武器配给。完成了第一营的整编。

  第一营基本上是川军团的老人,基层军官都是最开始吃猪肉炖粉条的那帮骨干和一起从禅达坐飞机出征的老兄弟们。战斗力上可以得到最大的保证。

  其中有几百是后续加入编进去的溃兵。虽然最开始军容不怎么样。但不得不说,他们都算是经历了不少次战斗的老兵了,战斗力不算差。

  不过遗憾的是,对于新式武器,战士们表现的不是很理想。

  步枪冲锋枪还好说,M1加兰德只要注意装填子弹的时候把弹夹轻敲一下卡紧,再有就是当心自动回弹的枪机容易卡手指的问题。其他也就没什么了。

  M2重机枪有点难度,主要是机枪组几个人配合的问题,还有对于这款武器的操作熟练性,这款机枪不比马克沁。像什么换枪管啊,枪机的清理啊,枪脚架的安放啊都不一样……教是其次。主要是得多练。

  这不,大胡子崔勇这个“重机枪大师”,正皱着眉头不断研究着这款武器。手里拿着工具东拆拆,西看看。他对于机枪来说有一种疯狂的痴迷,还有独特的强迫症。非得搞清楚大致原理才肯罢休。

  最难的还是迫击炮。60迫下连队,对于士兵的要求就有点高了,因为炮兵实在是太稀少。

  克虏伯他们那边本来炮兵就不够,这下每个连都有4门60mm迫击炮,整个营还有一个直属炮兵连。炮兵的数量缺口太大了,有炮不会用这种情况可真尴尬。

  没办法,练吧。老兵带新兵,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接下来这几天里,大家忙得是脚不着地,廖铭禹安排龙文章对第一营展开集训,训练要求就是体能和武器运用。

  现在的武器配置比以前高出太多,如果不能完善各种武器之间的配合以及运用,那可真的白瞎了。

  还有就是士兵体能的训练,反正现在廖铭禹有钱了,天天三顿饭管饱,每天至少一顿有肉吃。

  而第一营作为全团的尖刀,武器装备最好,战斗力必须保证最强,所以在体能训练上更是加大力度。

  早上5公里跑步,吃过早饭进行来回10公里徒步武装越野。下午进行连队之间的战术配合训练。傍晚再来10公里的武装越野。反正禅达外面林子山地也不少,够他们折腾的。到晚上再来半个小时军姿训练。

  这一套下来把这帮孙子折磨得惨叫连连,要不是廖铭禹身先士卒,所有训练里都和士兵们一起经历,这帮家伙早不干了。

  一段时间的高强度训练也把他们累的像狗一样,每天回到营地基本上都瘫软了。他们心里不断的想着……这哪里是训练,简直就是这无情的折磨,阎王爷也没这么狠。

  第二营情况有些不一样,因为新式武器不足,除了人员编制和第一营一样,武器配置上还是以中正式步枪为主,配合捷克式和马克沁,少量的冲锋枪为辅。

  伤员们陆陆续续开始恢复,痊愈的士兵挑出一部分能力突出的,安排到二营做基层军官。他们的训练比起第一营稍微轻一点,但也让这帮孙子苦不堪言。

  训练虽然辛苦,但大家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变化,每天过得极其充实不说,部队的凝聚力也越来越强。

  团长大人说话算话,每天都有肉吃,白面馒头大米饭换着来,时不时的还能炖点鸡鸭鱼打打牙祭。武器装备给的是最好的,马上到月中又可以领饷钱了。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举报

作者感言

行走的大羊腿

行走的大羊腿

羊腿的书友群成立了,企鹅号832019664。一起来为羊腿助力吧!

2021-05-10 14: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