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山城密语

  “黄埔六期的?那他还是你的同窗啊,雨农。”光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中年人,面露微笑的说道。

  中年人没有立即接话,只是静静地笑而不语。

  这个中年人,就是华夏情报局副局长,戴雨农。

  虽说他现在挂的是副职,但却是当之无愧的情报局一把手。行里人皆尊称他为戴老板。

  而他身前的光头,正是现在华夏政府最高元首,中正先生。

  “不过六期的学员里有这么一号人吗?我倒没有太大印象了。”

  元首托了托下巴,低着头沉思着。在他的记忆里,不确定是否有廖铭禹这一个学生。

  “呵呵,这六期学员虽说不多,到29年毕业之际也有七百多人。您日理万机,不记得也在常理之中。”戴局长解释道。

  “嗯,那这么说,雨农你对此人有所了解吧。”元首那深邃的眼神看向了戴局长。

  “毕竟是一期同学,当然也有所了解,要说这个小学弟啊,倒是让我印象深刻。”

  戴局长平静的回答道。他的话语总是这么不紧不慢,让人听着十分悦耳。

  “哦?说来听听。”

  戴局长转身默默地拿起一个热水瓶,恭敬地为元首添了些许茶水。慢慢讲道:

  “此人原名廖文斌,字铭禹,我记得26年入学那会儿,他才不到十五岁。”

  “他报名的时候谎报了自己的年龄,林主任当时还不同意他的报名请求,但这个家伙却以全科目最优的成绩通过了最初的考试。让众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哦?后来呢。”

  元首来了兴致,示意戴雨农继续讲下去。

  “最后管理部连同政治部主任都为他联名上报,最终才确认了他的学员身份。这件事情,您应该也清楚。”

  元首揉着太阳穴,仔细回想起来。似乎脑海中的记忆里确有其事,但又不无法记起那件事的所有细节,模糊的感觉让他显得有些烦躁。

  “那两年事情太多,不怎么记得起来了。”

  摆了摆手,元首不再愿意去回忆这些琐事。

  “呵呵,雨农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云里雾里,但他的档案在军政部倒是归纳得十分详细。”

  这一段原本不属于戴局长的记忆却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中。如同镌心铭骨般无法忘却。

  如果廖铭禹得知这一切,绝对会对系统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植入,简直绝了。

  “那为什么后面几年丝毫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按理说这样一个人才,到哪里都会大放异彩啊。”

  元首皱着眉头问出了心里最大的疑惑。

  这年头人可以不干净,但政治一定得干净。如果是那帮人的……就算是再高的才能,他也绝不容忍。

  “呵呵,元首莫急,入学期间,我见他年纪虽小但气度不凡,秉着惜才之心,与他倒有几分接触。并作为他的介绍人,引领他加入了我dang。”

  似乎看出了元首的心思,戴雨农不着痕迹地解释道。

  见元首点点头没有反应,他这才松了口气,继续讲道:

  “毕业后他告诉我不愿意与同胞兵戈相向,孤身一人远赴欧洲求学,就读于德国柏林军事学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与他皆有书信来往。”

  “直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过后,他才毅然回国。呵呵,是我亲自向军政部长写的推荐信,校长切勿怪雨农徇私。毕竟他也是您的学生啊。”

  最后一记助攻送上,戴雨农的心里也坦然一片,自己该帮的都已经帮了,接下来的一切就看这位小学弟的造化了。

  元首也不说话。干瘦的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面无表情地眯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戴局长。

  这个在外面叱咤风云的情报局的头头,如今却像个卑微的下人一般,低着脑袋极力保持着镇定。不应该啊,难道自己的话触碰了元首的逆鳞?

  “怎么会呢,雨农忠贞不二为党为国,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沉默了片刻,元首噗呲一声笑道。

  “黄埔六期,在柏林军事学院进修过,打仗又如此了得。这个廖铭禹倒真是个人才。”

  顿了顿,元首笑眯眯地望着戴雨农:“你说说看,我这个校长该怎么嘉奖他呢?”

  “全听校长安排!”

  戴雨农此刻也不愿意多嘴,刚刚那一瞬间他已经有点吃不准眼前这位心思深如海的最高领袖。明哲保身,此刻还是不要多说的好。

  “嗯,先替我写一封嘉奖信吧,至于功劳,嗯…等缅甸战局统计过后在做商议。”

  “雨农啊,你也得替我多观察观察这个学生,如果他能像你一般心系dang国,那我就放心了。”

  元首最后的话语道出了明意。戴局长随即点点头,不再多语。

  ……

  第二天清晨,廖铭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美美地熟睡了一整夜,让他疲惫地身体终于得到了恢复。

  诶,这都第二天早上了吧,得赶紧回部队看看情况了。

  他立马爬下床,却放下现自己的裤子居然没有了。除了一条底裤之外,两腿上再无他物。

  妈的,不会是这丫头给我脱的吧?

  四周扫了一圈,发现床脚放着一套干净的衣服,一定是小醉为他放在这的。

  他连忙起身穿好了裤子,整理好自身,走出了房间。

  此刻小醉正在厨房做着早饭,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来看了看。

  “你醒啦,我熬了点粥,等一哈我给你端过来。”

  “额,不了,我得马上回去了。”

  廖铭禹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见院子里挂在竹竿上的军装。这丫头,早早地就起来帮他把衣物清洗干净晾晒一新。

  “这么急啊,要不还是吃了饭再走?”小醉顿时有点失落,两只小手交织在一起,轻声挽留道。

  廖铭禹取下了半干的军装外套穿在身上。对着小醉灿烂一笑:“饭就不吃了,谢谢你的好意,我弟兄们还在等着我,我必须得回去了。”

  川军团的一帮弟兄还等着他回去主持大局,此刻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但看见小醉低着头失落地站在原地,廖铭禹又有些不忍。走过去揉了揉她的脑袋,直到把她头上的刘海弄得凌乱不堪。

  “好啦,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了。”

  “这些钱你先拿着,就当是伙食费了,下次我有时间再来吃你做的好吃的。”

  不着痕迹的从系统里取出了10几枚大洋,这些钱都是出征之前卖急救包剩下的,一直存放在系统仓库里没地用。

  “不行,不行,我不要,你上次给我的钱我都没用完,我绝对不能再要你……”

  小醉急忙摆手拒绝。还没等她说完,廖铭禹就不由分说的把钱塞到了她的手里。霸道的说道:

  “不许拒绝我,要不下次我不来了。有什么事就来川军团驻地找我,我帮你出头,嘿嘿”

  像个大哥哥般宠溺的对她许诺,廖铭禹这才哈哈大笑,随即不再犹豫,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枪,大步走出了院子。

  小醉连忙跟在后面,他站在门口看着远去的廖铭禹大喊道:“那你一定要再回来啊!”

  那道坚强的身影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她摇了摇手臂……

  泪水慢慢的在小醉眼眶里浮现,她轻生喃喃道:“一定要再回来啊,除了哥哥只有你对我这么好了”

  ……

  

举报

作者感言

行走的大羊腿

行走的大羊腿

说声抱歉,小孩今天生病住院,羊腿还在医院陪护,昨天实在没心思码字,现在小孩好不容易睡着了才有功夫写一点,望看官老爷们见谅,补齐昨天所欠的一章????????????????????????

2021-04-30 01: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