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回家

  “团座,我始终觉得吧,一刀劈了立花奇雄有点草率。”

  龙文章坐到廖铭禹旁边,点燃了两支烟,将其中一支递给了他。

  “要是把这家伙带回去,那上头肯定会有更大的嘉奖,弄不好,团座您也能官升一级。”

  廖铭禹接过了香烟默默地吸了一口,吞云吐雾间他微微摇摇头:

  “不要太在意这些得失,立花奇雄的军衔领章和军官证明都在,还有那几个大队中队长的,上头认这些,该有的军功它跑不掉。”

  “我廖铭禹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这小鬼子欠我们的,他得还!”

  龙文章微微叹了一口气,不在多语,死了这么多兄弟,团长应该不好受吧。

  正常的军官哪会在意这群苦哈哈的死活啊,在他们眼里这帮当兵的就是一串数字而已。

  而自己眼前这位团长却独树一帜。别看团长对敌人那么残忍,但对自己人却十分仁慈,他在意每一个士兵的生死,哪怕是自己抗下所有的压力,也要想尽办法带他们回家。

  这要是遇到别的军官,早脚底抹油自己跑了,团长的个性在这乌烟瘴气的军官体系里面,真的算十分难得。龙文章这样想到。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呆呆地看着面前忙活打扫战场的川军团士兵们。

  “兄弟们的遗体都处理好了吧?”廖铭禹弹掉了快烧到手指的烟屁股,率先打破了平静。

  “嗯,都处理好了,埋在侧面的斜坡那边,在那能看见怒江东岸。”能看到回家的路……

  最后一句龙文章在心里说道。

  “嗯。”

  没有多说什么,廖铭禹默默站了起来,走向那处斜坡。

  川军团阵亡的战士都被埋在这处缓坡,背靠青山,三面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前方一片开阔,可以看见那破涛汹涌的怒江和仅一江之隔的禅达。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看着一座座微微凸起的小土包,还有那竖插在土包前零零散散的树桩,廖铭禹心里有些发酸。

  作为一个现代人,他没办法像见惯了人生百态的龙文章那样,面对生死还能保持心平气和。对于每个战死的士兵,他打心眼里感到难过。

  战士们找不到更多的木板,只能用粗树枝代替墓碑,好多牺牲的士兵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他们也只能把自己认识的姓名刻画在树枝上面。

  走到了其中一座小土包前,廖铭禹停下了脚步。

  树桩上只是刻着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川军团,李二娃。

  轻轻地扶正了有些歪斜的木桩,廖铭禹缓缓地蹲了下来:“小家伙,这里能遥望家乡,也算是不错的地方呢。”

  “我会记住你的,谢谢你为我挺身而出,安心去吧。”

  拍了拍李二娃的坟堡,廖铭禹摘下了自己的头盔,端端正正的挂在了刻着他名字的树桩上。

  轻风拂面而过,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为这凄清的场景更添一份肃穆。

  如果说一开始廖铭禹的做为只是抱着想要回到原时空的态度和对这个世界的新奇,但看到川军团战士们信任他并跟着他与日本人拼命,看到李二娃为了救他不顾性命的那一刻起,他再一次认清楚自己的信念和使命。

  他不再是旁观者,他要带着这群士兵在这危机乱世里挣扎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

  “那几门92步兵炮给我全部带上,75野炮就算了,你们几个小身板可拉不动。还有那些90迫击炮,别嫌麻烦,全带上!”

  龙文章此刻正指挥着士兵洗劫小鬼子炮兵阵地,穷怕了的川军团战士看到这些大家伙馋得的直流口水,恨不得连那几门75mm野炮都给拉回去。

  不过可惜,这种将近一吨的野战炮得靠汽车拖拽,靠人力…在这崎岖不平的山地区域,还是省省力气吧。

  “90毫米迫击炮还是算了吧,我们没多少炮弹,拉回去用不了几次,有那二十几门81迫就够了,我有办法搞到弹药。让兄弟们也少点负担,毕竟那么多伤员。”

  廖铭禹此时走了回来,看到这一幕连忙劝阻道。

  “带不走的武器装备都炸掉,可别再便宜了小鬼子!”

  一番忙碌过后,战士们已经整装待发,虽然疲惫,但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回家的喜悦。

  经过了这一战,那些原本只知道逃跑的溃兵,终于蜕变成一命合格的战场老兵。

  廖铭禹看着众人激情洋溢的面庞,满意的露出了微笑。他抖了抖发沉的脑袋,努力驱使掉身体上的疲倦感。

  “全体都有!回家了!”

  “回家!!”

  战士们把手里的步枪高高举起,大声欢呼着。

  与此同时,在怒江东岸的虞啸卿焦急地来回踱步。

  已经上午8.9点了,到现在南天门那边都毫无动静,他也弄不清楚对岸的具体情况,到底是日军打赢了还是那伙川军团胜利了。

  小鬼子的火力他是很清楚的,这场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夜,就算那帮士兵战斗力再强,到现在也都打光了吧。

  旁边的唐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劝说道:“好了啸卿,稍安勿躁,不就是一群溃兵吗。干嘛为他们劳神费心。”

  “我也说不清楚,总感觉那边的情况不简单。这都多少时间了,就算日本人打赢了也该做出反应了吧。”

  虞啸卿脸上写满了问号,与其说担心川军团的安危,不如说是他害怕对面的战局会以一个截然不同的结果呈现在他眼前。

  “别多想了,我看呐,要不就是这伙人拼得精光,但也重创了日军,可能此刻日本人正在整理部队,暂时没能力来攻打怒江了。”

  “反正那个什么团长和他的士兵都死光了,这守江之功最后还是得落到你的头上啊。”

  唐基笑呵呵的说道。不管怎么样,自己这边是最大的赢家那就足够了。

  虞啸卿不再多话,他一言不发的望着对岸,脸上看不出到底是高兴还是生气。

  突然,南天门面朝东岸的山坡上出现了大量的部队,他们全副武装,排着整齐的队形向岸边走来。

  虞啸卿脸色一沉,急忙拿起望远镜观察着对岸。

  “那是日本人?他们这是要进攻了吗?”唐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不是……是川军团。”

  颤抖的声音从虞啸卿嘴里发出,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不可能啊!昨天打探消息的士兵报告,日军整整两个大队外加一支数量不少的炮兵部队在进攻南天门,他们一千多人是怎么活下来了的?”

  唐基也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的说道。

  “难道他们消灭了所有日本人!?”

  “哼!这怎么可能。”

  虞啸卿瞬间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现在都在怀疑,是不是日军穿了华夏士兵的衣服,企图鱼目混珠骗过西岸守军。

  “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命令炮兵将炮口瞄准对岸的那支部队,我怀疑他们是穿了华夏人衣服的小鬼子,想假冒我们的士兵蒙混过江!”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