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海量!

  “我们到了啊!”

  “哈哈,到禅达啦!”

  看到那路边挂着的指示牌,川军团众人一脸兴奋,终于回来了。

  这个小镇就如同大伙的避风港一般,它有着像家一样的温馨,是一个可以得到庇护和归宿的地方。

  “咋回事?路上咋都没人呢”

  “王八盖子滴,我记得这条路平常很多人走的呢?”不辣摸了摸脑袋,也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这不完犊子吗,老百姓都去哪了?我老婆孩子呢!?”

  迷龙有些心急,他心里最重要的两个人却没见着踪迹。

  “嘭!嘭!”

  远处传来两声枪响,这一下把众人吓得的够呛。大伙瞬间拿起武器,以为前面出现了什么情况。

  “诶诶,都放下都放下,打台枪,别紧张。老百姓的打台枪。”

  见多识广的龙文章摆摆手,示意大家放松。

  此时众人才发现,远远的道路尽头,一处白墙外的空地上站满了人,正直勾勾的看着他们。

  “王八盖子滴,这架势,偷头牛也不至于啊。”

  不辣目瞪口呆地看着人群,傻傻地来了一句。

  无语的廖铭禹一巴掌呼到他脑袋上:“你小子是干了多少偷鸡摸狗的勾当啊?”

  “哦!”

  “英雄回来啦!”

  就在这时前面的百姓开始敲锣打鼓,好不热闹。几个年轻人披着被子跳起来他们独有的舞蹈,欢迎着川军团战士们的回归。

  许许多多百姓蜂拥而至,为战士们戴上鲜花,他们纷纷用手摸摸战士们的脸和头,用他们当地的习俗表达着对川军团的感谢。

  好家伙,廖铭禹的身上还被百姓披上了一床被子,百姓纷纷用手搭在他的脑袋和肩膀上,以视对他的一种尊敬和感谢。他们的热情着实让廖铭禹受宠若惊。

  而后百姓们更是手捧着各种各样的鸡蛋,水果,猪肉,烧鸡……恭恭敬敬地端到了战士们的面前。

  其中有一个少女,端着一碗坚果,毕恭毕敬地用双手递给了孟烦了:“哥哥,这是我自己嗑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楞楞地看着这个单纯可爱的少女,孟烦了鼻子居然有些发酸,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一个闻着连长被烤成熟肉,还在专心点他怎么也点不着的火柴的主儿。

  一个通达英语,学过机械的高材生。面对日军坦克,用半秒钟决断,放下燃烧瓶,躺下装死,哪怕是日本人的刺刀刺入他腿上两寸,都没有叫出声的家伙,此时居然流下了满脸的泪水。

  “谢谢!谢谢……”

  他接过了这碗坚果,低着头哏咽地对少女表示感谢。

  “不要谢,该谢谢的人是我们。”

  看着孟烦了收下了他的礼物,少女开心的笑了。

  “就是啊,要不是你们昨天在对岸挡住了日本人,我们那能好好站在这里哟。”

  “感谢你们啊,你们都是英雄!”

  “英雄们,请收下我们的心意吧。”

  ……

  看着这些淳朴的百姓,川军团战士们无不眼角泛着泪花,皆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昨夜的那一仗打得值了!

  他们终于明白了受人尊敬是什么滋味,原来,保家卫国的感觉是这么美好啊。

  他们心中追随廖铭禹的信念也更加坚定,因为这一切的荣光,都是团长带给他们的啊。

  “壮士!”

  一个身穿黑色大褂,带着眼镜留着山羊胡的老人,杵着拐杖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向廖铭禹他们走来。

  “辛苦,辛苦咯!来,给壮士倒酒!”

  旁边的青年端着一个酒坛,满满当当地倒了一大碗。

  “去时坡云遮月,来时干戈寥落,老朽一生做蠹虫,今日才知,马革裹尸乃大悲情,并不是啥子大豪情!”

  一口西南官话的老学者感慨地对廖铭禹说道。

  “呵呵……您客气了”

  “来,请干了这一碗!”

  ……

  看着那比脸盆还大的海碗,廖铭禹脸上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你居然管这玩意叫碗!?

  这原时空的剧情居然被他撞上了,可真叫人哭笑不得,他现在都想把龙文章拉过来顶在前面,这原本就是龙文章要面对的事情。

  龙文章看着廖铭禹撇过来的眼神,立即把脑袋转向别处。看老子干嘛,你的锅你自己来背。

  其他人也是尴尬的别过头,要么就是望着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他娘的,没义气!

  “壮士?”

  “沙场事,昨日事!今日你就来个醉卧家乡,在我们禅达,君子人,绝不笑你。”

  看见廖铭禹有些犹豫,但老学者丝毫不为所动,认真地盯着他,今天是铁了心要他干了这一碗酒。

  额……廖铭禹无语了,这一碗盆下去还能站的起来啊?

  妈的,不管了!

  只见他脸一横,接过了大碗,看着这满满一碗,不,这满满一盆的浊酒,心里那个苦啊。

  对了!龙文章那小子就是这么干的啊!哈哈,他脑子里瞬间有了主意。

  顿了顿身形,廖铭禹端着大碗对老学者示意了一下,他把海碗高举过头,大声的说道:“上敬战死的英灵!”

  “哗啦…”

  一碗酒被他洒掉大半。

  “下敬涂炭的生灵!”

  “哗啦……”

  又往地上倒掉许多,老学者惊讶地看着他,还能这样玩的?

  望了望碗里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地酒水,廖铭禹感觉还是有点多,他咬咬牙,再次大喝一声:

  “中间的敬,这人世间的良心!”

  又是一阵哆嗦,海碗里的酒顷刻见底。

  差不多了,廖铭禹豪情万丈的大喝一声:“干了!”随后闷着脑袋咕嘟咕嘟灌了下去。

  再不干就说不过去了。

  别看碗里还剩下薄薄的一层酒水,可那也得有个七八两。

  “啊…嗝~”

  忍不住打了个嗝,廖铭禹还装模作样把碗底朝外向大伙亮了亮,示意他喝得一滴不剩。

  “呵呵,海…海量,壮哉,壮哉!”老学者尴尬地笑了笑,众人也是纷纷叫好,连连拍手称赞。

  孟烦了悄悄地对他竖起大拇指,高人,果然是高人啊!

  “乡亲们听我说,东西我们就不收了,大伙都不容易的,你们的好意我代表川军团战士们心领了!”

  廖铭禹拱拱手,对着百姓们客气地说道。

  “长官你太客气了!”

  “就是,长官,你们就收下吧。”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